267、宝贝,是不是想不健康的东西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哇……来了!来了!”

“看背影不错啊!”

“好乖的样子,看来大老板都喜欢乖乖女的。”

“……”

人群开始起哄,摄像机灯光打在她身上。

台上,厉泽川站在那里,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她,在她快到时,走下台执起手,牵着她一同上来。

岑曼曼攥紧他的手,轻声说:“不是说好选择权给我的吗?”

男人把话筒稍微移开,垂头附耳道:“你不是已经做出选择,上台来陪我了!”

“……”

岑曼曼哑然,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坐在台下,听完他说的那些,心中很动容。

那会儿还没有上来的想法,但听完倪初夏说的那句话,心里多少会不舒服。

只要一想到台下有那么多女人对他抱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头脑一发热,就上来了。

想告诉她们,这个男人是她的,休想肖想。

“应付完这些人在发呆,走吧。”厉泽川的唇擦过她的额头,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管她脸红成什么样,对着话筒说:“这位就是我的夫人,岑曼曼。”

岑曼曼心中‘咯噔’跳了一下,反应过来脸上扬起笑容。

笑容干净、纯洁,与厉泽川站在一起,很般配。

她想着,还好补了妆,能适当遮住泛红的脸。

之后,艾琳让位,让两人坐下,接受媒体记者的访问。

大抵就是两人如何相识,又是如何确定关系之类。

当问到是谁主动的时候,厉泽川绅士地笑着,深情地回:“自然是我,她很害羞的。”

大家的重点却都落在后半句话上,语气透露宠溺,又有些令人难以言喻的遐想,旖旎暧昧。

岑曼曼微微垂下头,脸颊已经开始发热,耳廓也已经泛红。

“夫人真的脸红了哎!”有人像发现新大陆,叫唤出来。

“都结婚好几个月了吧?好好奇两人私底下相处是什么样的哦,肯定好萌!”

“……”

这些话落在倪初夏耳中,倒是逗乐她。

她像只树懒一样挂在厉泽阳身上,笑着说:“必须萌啊,曼曼在大哥面前的战斗系数可是负数。”

男人轻抚她的发,低声回:“你呢?”

“什么?”倪初夏不解地回。

“战斗系数多少?”

倪初夏谦虚地说:“一半一半吧。”

“你倒是不谦虚。”男人轻笑,唇贴在她耳边,厮磨道:“这事需要男人评判,你的战斗力勉强超过负数。”

什么叫勉强超过负数?

倪初夏不高兴了,哼声道:“我平时那是让着你。”

“今晚你可以不让我。”厉泽阳很快接话,让她无话可接。

倪初夏娇声喊了句‘老流氓’,便将视线看向台上,不再与他搭话。

她家的老男人真的变了好多,两人很少探讨这样荤素不忌的话,并且讨论的地点都很固定,床上或家里,可这是好几百人的会场,一言不合就开车,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接招。

“冒昧的问一句,厉夫人平时和孩子是如何相处的?”

突然抛出这类问题,全场瞬间安静下来,几百双眼睛都盯着台上,似是要全身心听清楚她的回答。

台上,厉泽川在桌下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紧张。

岑曼曼抬眼看过去,微笑说道:“刚才泽川也说了,他叫我曼曼姐姐,我和他是像朋友一样相处,平常他上学我上班,周末会一起看电影,出去玩这样。”

半个小时的问答环节过去,多少都是顾忌厉泽川的,所以问题都相对温和,只是有一些比较粗暴关乎隐私的,岑曼曼会脸红用沉默回答,效果其实比认真回答要好。

临近结束,倪初夏和厉泽阳先离开。

张钊和艾琳则负责组织在场的工作人员把媒体记者送走,以保证最后不会出岔子。

厉泽川全程牵着身侧的人,就是已经离开,也没有松手。

最后,是岑曼曼挣开了手,她难为情地看着他,说道:“手上好多汗。”

男人饶有兴味地问:“紧张的?”

她老实点头,主动攀上他的胳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所以肯定不如你老练。”

“熟悉几次就好,以后有晚宴陪我参加,就当是锻炼。”厉泽川发出邀请,并未问她是否愿意,就直接敲板定案。

岑曼曼没应下,也没用言语拒绝。

作为女人,还是比较年轻的女人,被男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的感觉是很好的,极大的满足了属于小女人的那点虚荣心。

她其实挺想以厉氏总裁夫人的身份站在他身边,享受与他并肩的感受。

虽然明白自己现在还会遭到外界的质疑,但她会以此为动力,鞭策自己朝梦想奋斗。

记者还未完全散去,摄像设备依旧开着。

只是,沉浸在互动中的两人,并未察觉,旁若无人地聊天。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来哄闹,原本有秩序离开的记者媒体被堵住,场面有些不受控制。

张钊从一边跑过来,气息微喘地说:“老板,有个女人过来,她是……是卢静雅的侄女。”

考虑到岑曼曼在,他停顿了一会儿,才把林怡珺来闹事的事告知。

厉泽川微抬头,视线望着那处,不咸不淡地交代,“让警察来解决。”

“啊?”

张钊愣了一下,随后表示明白,边走边掏出手机报警。

他能猜到老板一定会生气,却没想到会直接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

回到办公室。

岑曼曼才出声问:“林怡珺来应该是为她姑姑打抱不平的,记者会知道亦航的妈妈就是卢静雅吧?”

“并不能改变什么,不过是哗众取宠。”

厉泽川把西装脱掉,挂在一边的落地衣架上,紧接着松开领带。

岑曼曼趴在沙发后背上,见他这般娴熟,眼神开始飘忽,呼吸都有些急促。

良久没听到她的回话,男人转身看过来。

他跨步走过来,捧起她的脸,让她与自己对视,“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她舔了一下唇瓣。

就在这时,厉泽川蓦然凑过来,含住她的唇,趁机攻占她的领地。

这个吻犹如狂风暴雨一般袭来,让她有些招架不住,手无措地揪着衬衫纽扣,任由他摆布。

“宝贝,刚才是不是想不健康的东西了?”男人放开她,就这么贴着她的唇问出口。

岑曼曼偏头,神色闪躲说:“……才没有。”

平日有厉亦航在场,他说话多少会顾及一点,像‘宝贝’这类词也只有在最浓情蜜意的时候才会脱口说出,像今天这样还真的很少见。

“说实话,嗯?”厉泽川的手探到她脖颈处,还有向下滑的趋势。

“有,我其实有乱想。”生怕他做太出格的事情,伸手握住他的手,承认了。

说完,她懊恼地咬着唇。

厉泽川轻笑起来,撑手翻过去,搂着她的腰坐在沙发上,“乱想什么了?”

“只想了一下,你别问那么细致啦!”被他追问的有些恼羞成怒。

脱衣服、加上解领带,脑海不由自主就浮现每当他出差回来的场景,接下来就是过来抱她,做些羞人的事。

这样的话,她怎么也是说不出口的。

厉泽川适可而止,轻啄她的唇,朗声笑着。

*

鉴于快到午餐时间,岑曼曼头一次享受作为总裁夫人的特权,没回设计部,而是赖在他的办公室。

一来在经历刚才的事情之后,她想和厉泽川在一起,二来是觉得现在回去,太不合时宜。

吃的依旧是酒店送来的外卖,吃完后,厉泽川处理公务,岑曼曼拿着纸张开始画设计图,没有主题,也不受束缚,完全随心而定。

期间,张钊进来汇报招待会的情况。

之后是艾琳送文件进来,顺便把行程告知。

她见岑曼曼在,并没有多惊讶,还体贴地为她冲了果汁送进来。

一下午的时间,厉泽川的手机一直响在响,相较于她来说,真的很忙碌。

从他说话的只言片语能知道,大多都是分公司的一些项目问题,也口头推脱了很多应酬。

临近下班时,接到的电话却与以往不同,他只是握着手机,说的不多。

“报道中的那番话你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吧?”

厉泽川回:“真情流露而已,与你无关。”

“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残忍。”

卢静雅掩面遮住自己的狼狈,摆在她面前的电脑中正是对他的采访。

除了那句‘生母已故’之外,他就没有再提及过她,只言片语都没有,是完全否定了她。

平复心情之后,她说明打电话的来意,“怡珺怎么说也只是孩子,现在警察正在追究她的责任……”

直到最后,他才开口,“你这通电话打迟了,很多事情我心中已经有定夺,你求我也没用。”

厉泽川挂了电话,抬眼看向岑曼曼。

岑曼曼把胡乱画的稿子收进包里,偏头与他对视,手抚上脸颊,“我、怎么了吗?”

“没有,就想看看你。”

厉泽川把手机收起来,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刚刚是卢静雅的电话。”

不知怎么,在对上她纯真无害的眼神之后,便什么都不想瞒着她。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确信在很多年之后,不会后悔他如今的选择,这个女孩,值得被善待。

“哦。”岑曼曼只是点点头。

厉泽川问:“不想知道她说了什么?”

岑曼曼摇了摇头,想了一会说:“她在事业上无疑是成功的,创办的LR品牌得到很多人的认可,可是她并不是一位好妈妈,嗯,我说这些就是有感而发,并不是想说她什么。”

卢静雅说了什么她并不在意,就光她容忍林怡珺欺负亦航这一点,就不想再和这个女人有交集。

她这样的行为,与当初林凤英和朱琦玉利用自己有什么区别?

厉泽川将她搂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

自那次记者发布会以后,厉氏上下都处于八卦因子攒动阶段,不时有人来设计部,为了一睹总裁夫人芳容。

因为事关厉泽川,网上的报道都很正面,连厉氏珠宝官微下方的键盘侠都有所收敛。

而林怡珺那次闹事之后,并没有掀起多大的轰动,对她的行为直接忽略。

紧接着,LR退出珠城的消息不胫而走,尽管LR的负责人卢静雅表示自己并不会退出珠城,但厉氏大厦撤除LR的专柜是不争的事实。

在珠城被厉氏所排挤,想要发展会难上加难。

倪初夏看到这篇微博,摇头笑起来,都这个时候了,卢静雅竟然还死撑着不离开,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太太,该吃水果了。”

阿姨把水果端给她,看了时间,说道:“今天上午玩手机的时限到了,先生看到又该说您了。”

倪初夏皱着眉,闷闷地说:“阿姨,你为什么那么听他的话?”

那次不过是打赌输了,才有了玩手机时限这么一说,她以为不过是玩玩而已,却没想到他真的会实施,并且还找了好帮手。

“因为先生是对的啊。”阿姨笑着回。

厉先生所做都是为了她着想,她当然会帮忙。

“好吧。”

倪初夏无奈地瘪嘴,把手机放到一边,“我不玩了。”

水果吃完,觉得无聊,准备上楼休息。

临上去前,不忘叮嘱阿姨十一点前叫醒她,和齐泓约在今天中午见面,总不能迟到。

最后,过来叫醒她的是厉泽阳。

揉着眼睛,迷糊地伸手要抱抱,坐起来后,将头靠在他怀中,问:“不是说要下午才能回来吗?”

男人垂下头,低声说:“泽宇顶着,就先回来了。”

“你这个做哥哥的就这么剥削他呀!”倪初夏笑着回,心里默默同情厉泽宇。

厉泽阳亲了亲她的额头,弯腰将她抱起来,走向浴室,“能怎么办呢?放心不下你。”

尽管阿姨每天都在,但心里就是装着事,只有看到她才能安心,倒是变得有些不像他。

倪初夏眼眸微怔,有些发愣地看着他,抬手环住他的脖子,心里感动,嘴上却说:“频繁进出部队终归影响不好,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等这个月过了再说。”厉泽阳不与她讨论这事,垂头替她把水打开,调好温度。

医生说过头三月与后三月并不稳定,前者防止滑胎,后者防止早产,需要格外注意。

等五月一整月过去,他就需要去参加长达两个月的军演,不能时刻陪在她身边,这时候能陪就尽量陪着。

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之后,便和厉泽阳一同出门。

约见面的地点在雅尚轩,两人出发比较早,到的时候齐泓还没来。

等了一会,人风尘仆仆赶来,与前几个月相比没两样,脸上是始终带着笑。

上来先与厉泽阳点头问好,而后寒暄道:“许久没见,近来过的好吗?”

他和莫少白交好,自然知道最近由陈年旧事闹得不可开交的官司,输赢没分,但结局早已经定下。

所以聊天时,他刻意避开这方面的雷区。

“不错,你呢?”

“我倒是过的还行,阿烁那小子却让我头疼。”

齐泓把他天天跟着严瑾的事情说出来,严瑾又是脾气爆的人,凡是齐烁做错了事,受气的必然就是自己。

“我看他挺适合做YL的老板,比少白还敬业。”

想起前几天在YL办公室遇到他的事,倪初夏笑起来。

齐泓对这方面倒是没表态,只是问:“今天找我是为了什么?总不会就请我吃顿饭吧。”

“有事,先吃再聊。”倪初夏招呼他吃菜,没急着说。

两个男人都要开车,就没点酒。

吃饭的过程,说的都是些最近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平常朋友聊天。

最后,倪初夏才提有意把股份转让的事。

“虽然这次的事对倪氏是一个打击,但毕竟它是成立三十年之久的公司,有一定的底子,还不至于到太糟的地步吧。”

言下之意时,其实没必要转让,就是握着股份每年拿分红也有不少。

“说实话,公司远比你们想的要糟糕。”

这些天她虽然没去公司,也没有看过邮箱,但能预估亏损了多少。

而这种亏损依旧会继续,如果没有一笔强大的资金注入,土崩瓦解是早晚的事情。

齐泓眉头稍微皱起,“你都这么说,正荣又怎么会接手?”

“从头至尾我都没表露要正荣接下这笔烂摊子。”

倪初夏抬眼看着他,面带笑意说:“只是需要你把这个消息带给一个人而已。”

“你说的倪柔?”齐泓反应过来。

“没错。”倪初夏点头,“在饭桌上随便一提就好,当然,不要提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些话,只需透露散股都着急抛出去就行。”

齐泓沉默片刻,明白她的意思。

外界已经有消息传出,倪氏已经归于黄娟名下。

照她刚才所说,公司情况很不好,董事会成员多,自然风险就会分担开,若是黄娟执意拿下倪初夏抛出去的股份,必然会举步维艰。

这时,如果再有助力,翻身的机会怕是不会有。

谁说商界的争斗都在男人之间,眼前这个女人不就玩转很顺溜。

“这点忙我自然会帮,但你能保证那对母女会进你布的局?”对于这点,齐泓倒是有些怀疑。

那对母女虽然没有经商才能,但不至于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倪初夏笑着:“后续的事情就交给我,你负责演好前半场就行。”

她太了解黄娟和倪柔的嫉妒心里,只要利用好这一点,自然能让她们昏头去花重金买下股份。

事情摆脱完,三人离开雅尚轩。

厉泽阳去取车,倪初夏等在路边。

齐泓先一步开车过来,打开副驾驶车窗,说道:“有时间帮劝一下严瑾,其实凭她的长相成为YL的当家一姐只是时间问题。”

“她有心结,不解开是不会踏足娱乐圈半步的,你不如让齐烁往这方面使力。”倪初夏回答。

齐泓点头,表示明白,便扬长而去。

因为站在路边,车子启动离开排出的汽油味很浓,闻到气味之后,心里一阵恶心,小跑着到路边的垃圾桶旁,干呕起来。

这时,厉泽阳解开安全带下来,拿出随身携带的方巾递给她。

难受了一阵,倪初夏脱力地靠在他身上,“走吧,车停在这里违章的。”

坐上车,厉泽阳没急着回去,而是开车来到附近的万象小吃城。

把车停靠在一边,叮嘱她坐好,解开安全带下车。

回来时,手里多了两份东西。

“这什么?”

倪初夏接过后,将纸袋打开来,眼睛突然一亮,“糖雪球,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

她心心念念很久,又懒得出门,只能忍着馋意。

厉泽阳见她有精神,眉宇间稍稍放松,回道:“怀孕的人爱吃酸和辣,你肠胃不好,辣的要少吃,就买了酸的。”

倪初夏满足的叹谓:“都说孙儿辣女,厉先生,TA有可能是个带把的哦。”

------题外话------

毕竟老男人,撩妹技术自然是一流!

感谢

【?Dai_尐媛】1月票

【wing33】9鲜花

【夏小坏】1月票、2评价票

【zy701123】2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