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吹枕边风肯定管用/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着吃了几个,脸上尽是满足之意。

她笑弯下眼睛,偏头看着车侧开车的男人,唇角始终上扬。

红灯时,他的手搭在方向盘上,中午气温上升,衣服袖口卷起,露出强有力的手臂。

脸正对着路,认真注意路况,分外吸引人。

察觉到她的视线,转头看过来,问:“总看着我做什么?”

“你好看啊。”

侧脸冷硬、刚毅,正脸更是英俊,周身散出的气质都是独一无二,就是能让人把目光聚集他身边。

这种魅力与来自商界成功人士不一样,却同样能让人着迷。

倪初夏觉得自从怀孕之后,脑袋里想的东西好多,往往想不出什么所以然,当看向厉泽阳的时候,是最纯粹。

这时候,什么都不用想,只知道眼前优秀的男人是她所有。

对于她的夸赞,厉泽阳选择性忽视,说道:“身体不舒服,下午就回家休息吧。”

语气中,并不想让她继续下面的行程。

“我没事,挖人重要,去公司吧。”

倪初夏把糖雪球放到一边,开口询问:“你说黄娟会上当吗?”

“这段时间别让她真的了解公司的情况,就会上钩。”厉泽阳提出意见。

“那就是不能让她接触财务喽。”

倪初夏靠在座椅上,漂亮的眼睛浅眯起来,要是这样,Johnson暂时不能离开公司,必须等黄娟完全上钩才能走。

一路上想着事,很快到了公司。

走进一楼大厅,明显能感觉到员工已经心不在此,与那时候倪氏出事无二。

来到办公室,李秘书头一回是趴在桌上,无所事事的样子倒是稀奇。

当她看都倪初夏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倪总,您终于回来了?”

默默在心里补了句,您再不回来,公司就真的撑不下去了。

客户订单大半被退回来,公司工厂已经接近停工的状态,不过一个星期而已,萧条了太多。

倪初夏朝她一笑,“我已经向董事长请辞,今天过来是收拾东西的。”

李秘书愣了一下,她带的两个小徒弟也是愣住。

请辞……是不当倪总了?

“麻烦你帮我把方旭和Johnson叫上来。”倪初夏说这句话时,真的完全放下了原先的架子。

如果她能成为演员,一定是收放自如的那种。

办公室的布局与她走时一样,看得出李秘书很有心,每天都让人认真打扫。

走到老板椅上,手指搭在椅背,轻声叹息。

并没有太多的不舍,只是要亲手毁掉自己拯救回来的公司,多少会有些感慨。

移步走到窗边,看着车辆人行攒动,有着别样的感觉。

她曾站在这里,说出豪言壮志,会让倪氏如何如何,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很快,这里将会成为历史。

厉泽阳走过来,与她并肩站着。

“想什么呢?”他问。

倪初夏将头倚在他肩膀上,轻声说:“这里是我妈和我爸创立的,黄娟不配拥有,我会让她知道夺走不属于自己的,会有怎样的下场!”

就算毁了倪氏,也不会让她占有,现在她要兑现自己说过的话。

方旭推门进来,见到这一幕,也不知是否该出声打搅。

听到动静,两人同时转过身。

“你们聊,我出去等你。”厉泽阳握了握她的手,走出去。

只余方旭和倪初夏两人时,前者开口埋怨:“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你想做什么?”

任性也要分场合,这个时候弃公司不管,寒了多少人的心。

“我已经请辞不干了。”倪初夏说的干脆。

“什么意思?”

方旭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说:“你知不知道公司现在亏损了多少?你一句不干了让我们怎么办?”

现在整个公司的心已经散了,再传出负责人请辞,那不得大乱。

“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很自私,可是你为我考虑一下,在出现那样的事之后,我还怎么心安理得的坐在这个位置上?”

这是靠着践踏别人生命为代价走到今天的公司,她无法接受。

方旭沉默一会儿,问道:“可公司倒了,上下的员工该怎么办?”

倪初夏平复心情,看向他,郑重地开口,“所以方旭,我需要你的帮助。”

……

眼前的女人,就像是有着魔力一般,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那么大胆,冲劲十足。

从刚开始职场菜鸟,到完全能独当一面,她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在这一行中,天赋真的很高。

如今,她又做出令人觉得冒险又忍不住想尝试的决定,言辞间的力度,表达的说服力,都让他无法拒绝。

听完她的阐述,方旭发问:“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的?”

“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后,脑海中冒出的想法就是摧毁。”倪初夏毫无保留地开口。

方旭低头笑起来,良久后才说:“你和明昱还真是像。”

当初他并不知情,只是在倪明昱醉酒的时候得知他的想法,那会儿也就二十来岁吧,他说他想毁了倪氏,毁了倪家。

按照他的性子肯定会付出行动的,但最后选择了离开,只因他舍不得妹妹受到伤害,所以选择隐忍这一切。

可现在,倪初夏不必再担心任何,她没有顾虑。

倪初夏笑了笑,“当然,他可是我大哥。”

等了半天不见他表态,他继续游说:“方旭,你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真的就甘心一辈子给别人打工吗?”

“我不是珠城人,家境也很普通,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你知道吗?”

他从未这般吐露过自己的事,只是想告诉她,他所呈现的并不完全是真实的。

“所以你就更应该抓住这次机会。”

倪初夏抬手指向窗户外面的那些高楼大厦,说道:“你现在可以跳槽去珠城任何一家企业做高管,但是结果还是一样,拿着固定的公司,受到老板的约束。”

方旭抬眼看着她,心中已经开始动摇,“想法虽然很好,但实施起来会很难,只有我们完全不够。”

“泽阳会帮我的。”倪初夏脸上扬起笑容,半开玩笑地说:“还有,我和厉氏总裁夫人是超级好的闺蜜,她吹枕边风肯定管用。”

无形中,也把厉泽川给坑了。

心稍微定下,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难题我会帮你搞定,你只要在公司成立时出任CEO。”

“就这些?”方旭明显不信。

如果这么简单,这丫头就不会大费周章过来,说出那么肺腑有共鸣的话。

倪初夏讪笑着,说道:“当然不止这些,比如如果购地成功,你需要去监工督促完成进度,选购工厂所属设备,负责人员调度……”

“你还真不客气!”

这话就没把他当外人,简而言之,就是要完成公司成立前所有需要出面的准备事宜。

“那些事都是很重要的,所以才交给你,说明我信任你啊。”

方旭摆手打断她,“别急着给我戴高帽,这些事总不能真要我一个人完成吧?”

“我在公司能接触的人除了你就是那些高层,其余人就交给你了。”搞定她之后,倪初夏准备做甩手掌柜。

“谢谢你看的起我。”

方旭没好气看着她,坐下来和她详谈事情,到最后,补了句,“前期我得有报酬吧?就算我的你可以欠着,跟我走的那些人怎么办?”

倪初夏翻了白眼,“放心,工资会比较你现在所得给你,但是你不许因为这样就故意拖慢进程。”

“……丫头片子。”

他刚才怎么会相信她说的那些话?!

搞定方旭,倪初夏起身伸了懒腰,拎着包走出办公室。

厉泽阳站在会议室边上的窗边,左手夹着并未点燃的烟。

倪初夏轻手轻脚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将脸贴在他背后,嗅着属于他的气味。

“谈好了?”

男人抬起右手握住她,他的手很温热,能感受到手心的茧子,是常年训练的结果。

倪初夏“嗯”了声,反手牵住他的手,“我们回家吧。”

两人走向电梯,按了按钮。

门打开时,倪柔与黄娟出现在眼前。

母女俩有说有笑,在看到电梯外的人时,皆是停止说笑,面上都是一愣。

四人对立而战,都没有说话,也没人让步。

李秘书不久之前接到黄娟的电话,她磨蹭地从办公室走出来,就看到这一幕。

内心挣扎了一下,走过去打破沉默,“董事长夫人……”

倪柔训斥道:“李秘书,拜托你提前做好功课,我妈现在可是倪氏的董事长。”

李秘书脸上依旧挂着职业的微笑,改了称呼。

黄娟走出电梯,目光落在倪初夏身上,见她背着包,开口说:“现在不是下班时间,你准备去哪啊?”

倪初夏乐笑了,饶有兴味地说:“哟,你是在管我?”

“我妈是董事长,当然有权利管你!”倪柔趾高气昂,俨然已经有要在公司横着走的前兆。

“董事长?”

倪初夏脸上依旧带着笑,问道:“董事长下一步是不是要到工商局把倪氏建材改为黄氏建材啊?”

“我和德康是夫妻,现在坐上董事长之位也是他的意思,当然不会这么做。”黄娟明白人言可畏,压着心中怒火回答。

公司现在都在她手里,姓什么,叫什么名字,一点都不重要!

“哦,这话说的在理。”

倪初夏赞同地点头,一步步走到黄娟身边,低声说:“不过你确定能把董事长的位置坐稳?你的股份多不了我多少,我还有大哥能帮我,你能斗得过我吗?”

“你!”

“不过是一份合同的事情,只要我签了,你就只有被我死死踩在脚下份!”

“倪初夏——”

黄娟欲意抬手扇她耳光,熟料手还未抬起,就被厉泽阳狠狠握住。

“啊……放开我!”黄娟大声尖叫。

她的手前不久才被倪明昱卸掉过,最近才能提重物,这下若是再来一次,怕是会彻底废掉。

“放开我妈,你这是故意伤害,我们可以告你的。”倪柔站在一边急得额头冒汗,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自然是不能报警的,有厉泽阳在,她们毫无优势。

倪初夏好笑看着她,“你妈抬手要打我难道不是故意伤害?”

“啊——我的手……”

一声凄厉的惨叫过后,黄娟直接晕死过去。

倪柔被吓傻,脸色惨白地站在一边,惊恐地望着厉泽阳。

男人面露寒意,视线落在她身上,仿佛在说‘这次只是一只手,下次就是要你的命’,令人不寒而栗。

回家的路上,倪初夏的视线一直似有若无落在他的手上,若有所思。

回到临海苑,男人把手摊放在她跟前,问:“被吓到了?”

像是再告诉她,真的只是手。

倪初夏摇了摇头,把自己的手放在上面,轻轻握住,询问:“怎么能做到徒手就把人手腕卸了?”

“专门训练过。”厉泽阳回答,好笑看着她,“怎么,你也想学?”

“不行嘛?”倪初夏仰头看着他,跃跃欲试。

男人眼中笑意加深,捉住她的手,说道:“学会了打算对付我?”

“才不是。”倪初夏靠在他身上,把玩他的手,“我就是好奇是怎么学会的,部队有专门的人教?”

厉泽阳将头磕在她头顶,笑着说:“那倒不是,七八年前去毒枭组织当过卧底,学来的。”

“毒枭组织?”倪初夏呢喃。

男人以为她对这事感兴趣,倒是把那时候发生的相对于她来说有趣的事讲出来。

倪初夏刚开始的确是在听,只是后来思绪纷飞。

上次大哥也用同样的方法卸掉黄娟的手腕,当时她就觉得眼熟,今天看到厉泽阳如此,才想起当初他也是这般制服韩立江。

以及他肩膀上的纹身,和那次在岛上看到的无异,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

她将很多事情都串起来,突然间觉得自己就像是处在迷宫,怎么也走不出去,反而把自己逼到死角。

“夏夏?”

厉泽阳的声音,将她思绪拉回。

“和你相比,我就像是井底之蛙。”没等他回话,她分外依赖地抱住他的腰,“不过这样也好,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

男人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却没问,只是搂着她的肩。

……

医院过道,不少人排着队等着看病。

倪柔把费用缴完,立刻赶回病房。

房内除了躺在床上的黄娟之外,还有一位中年男人,戴着框架眼镜,看上去斯文儒雅。

“你怎么来了?”倪柔冲过去问。

男人语气充满怒意:“你妈成这样了,我能不过来看看吗?”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万一被媒体记者拍到,他们会怎么写?”

倪柔把包放到一边,抬手指着门,“马上给我离开。”

“柔儿,我可是你……”

“闭嘴!”倪柔低吼止住他的话,“赶紧滚啊!”

男人眼中是难以置信,不敢相信她竟然直接叫他滚。

在两人僵持下,病房的门从外面打开。

韩立江进来询问:“妈怎么样了?手腕才好怎么也不注意一点。”

倪柔眼睛闪烁,只是片刻转身回答:“都以为好透了,哪知并没有。”

韩立江点头,目光看向房内多出来的人,“这位是?”

“你好,我是……”

倪柔打断男人的话,替他回答:“她是小舅,特地过来看我妈的。”

韩立江没怀疑,朝这个男人点头问候,随意说了句,“你和小舅长得还挺像。”

话落,倪柔心里‘咯噔’一下,极力克制慌乱的心,说道:“不是有句话说外甥女像舅舅嘛。”

她知道韩立江礼数一向会到位,害怕他要下一步就要提出一起吃饭,借口给黄娟买饭把他支走。

待韩立江离开,男人眼中隐隐带着激动,问道:“柔儿,他就是你丈夫吧?”

“和你有关系吗?”倪柔愤怒看着他,咬牙切齿道:“你还赖在这做什么?赶紧离开!”

“我,我只是想看着娟醒过来。”男人看着床上的黄娟,眼中流露不舍。

倪柔深呼吸,极力克制情绪后说道:“妈醒过来,我会让她给你打电话的,你现在必须离开。”

目送他离开,才算松口气。

虽然现在的一切并不是最理想的,但她也绝对不能失去。

倘若外界知道她其实不是倪德康的女儿,而是婚外情的产物,她的人生就毁了。

重新回到病房,黄娟刚好醒过来。

看到倪柔时,突然间泪水涌出来,虚弱地问:“柔儿,我的手?”

“妈,你别担心,好好修养一定能好的。”倪柔低声安慰。

黄娟痛苦地闭了闭眼,偏头看到床头多了束花,问道:“他过来了?”

倪柔冷哼了一声,握住她没受伤的手,“妈,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有今天,不能让他毁了我们啊!”

“柔儿,那是你爸。”

“他不是。”倪柔提高音量,继续说:“你清醒一点吧,如果这个把柄被人抓住我们俩就都完了!”

她的名声已经因为叶雨和倪初夏而声名狼藉,若是再冠上这样的身份,真的就毁了。

韩家人一向以名誉为重,到那时,他们一定会舍弃自己。

所以,他一定不能被人找到,事情也绝对不能被公开。

黄娟没说话,只是别开了眼。

她出生在农村,从小就长的漂亮,只是因为家境不行,早早出来打工。

那会儿工作的时候遇到杜超,她还没有成年,觉得他是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也是掏心掏肺地对他好。

在一起度过一段时间之后,她越来也与厌倦那样的生活,每天都在为房租、水电费、伙食费烦恼,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所以选择离开。

之后,她遇到过很多人,直到遇上倪德康。

那时,也不过刚二十出头的年纪,被他的成功、俊朗打动,想方设法地引起他的注意,她也成功了。

可是,兜兜转转又与杜超相遇,昔日的初恋与现今的归宿,她贪心的都想占有。

直到怀上柔儿,她决定和他断了这段感情,那段时间哭过、痛过。

随着孩子长大,瞧着她的容貌,心里越来越不安,偷偷做了DNA检测,竟然真如她所猜想。

在倪德康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对她的照顾越来越少,她就开始贪恋超哥对她的宠爱,虽然没有钱,但那份真诚就是她想要的。

这么多年过去,两人的关系从未真正断过。

她知道自己很无耻,但每每想到倪德康也和外面的女人纠缠不清时,就觉得这样做最公平不过。

如今,她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却依旧不能和爱人在一起。

“我会让他尽早离开珠城,以后不会再有联系。”说话时,语气坚定,尽显决心。

------题外话------

感谢

【沐籽L】9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