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还想在我身上躺多久?/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丫头,眼睛看到的有时候并不是真的,有些事需要你用心去感受。”倪明昱拉住她,一把将她抱住。

用心去感受?

倪初夏眼睛睁大,手指攥紧他的衣服。

他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是因为她看到了那一房间的模型,怕她多想才这么说?还是说这段话是意有所指?

没一会儿,倪明昱松手。

“大哥,你想让我感受什么?”她的心更乱了。

明明已经决定不去多想,可每当涉及到那些事,就会不由自主的把事情联想在一起。

倪明昱轻拍她的脑袋,笑着回:“自己想去,赶紧走吧,有人快等不及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转身离开。

倪初夏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才回到车内。

厉泽阳问:“事情都解决了?”

“大哥说等他忙完这一阵会帮我。”倪初夏如实回答,想到让他等了很长时间,语气带着歉意,“以后不会让你等这么久了。”

厉泽阳偏头看了他一眼,薄唇轻挽,“应该的。”

等的时间其实并不长,若真要算起来,远没有她在家中等他从部队回来长。

倪初夏伸手握住他的手,目光真诚地看着他,“你这样依着我,真的会把我宠坏的。”

她脾气本来就不好,可以说还有些刁钻,再让他这么惯下去,可能过不了多久,就真觉得太阳围着自己转了。

男人单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手腾出来由她握着,低声说:“我不宠着,你不是也会宠着自己?”

“……”

话虽这么说没错,但是有必要这么戳穿她吗?

倪初夏抽出手,环抱胸前靠着座椅不说话。

“困了就先在车上眯一会,等回家再睡。”厉泽阳摸了摸她的头,认真开车。

……

送走她,倪明昱原路返回。

在拐弯处,他突然停下来,转身看向一旁矮小的灌木丛,“还打算跟到什么时候?”

等了一会,没人答应,他跨步走回去,伸手把人拎出来。

“喂喂……快放开我!”宁婧拍打他的手,领子被拽住,感觉快要窒息而死。

在男人松开手时,没站稳,直接坐到地上,宁婧精致的五官都拧在一起。

“说吧,跟着我做什么?”倪明昱站在一边,居高临下看着她,眼中划过促狭。

宁婧忍着痛站起来,仰头说:“谁跟着你了?这路是你家的啊?”

倪明昱略微点头,“好,别再跟过来了。”

话落,他转身向前走。

宁婧整理了衣服,见他走远,快步跟了上去,始终和他保持一米的距离。

回到小别墅,倪明昱推开院门进去。

宁婧观察他继续向前走,刚要伸手,就听他的声音传来,“再往前一步,就是擅闯民宅,你知道后果的。”

她蓦地把手收回去,对着他的背影大叫:“喂,我有话对你说。”

“我没话对你说。”倪明昱没回头,开门进了别墅。

宁婧傻愣地站在院外,怒火中烧,只能跺脚泄愤。

还没进去就警告她擅闯民宅,那上次他不也没经过她的允许进她家了吗?

“有本事就告我,我今天还就擅闯民宅了!”宁婧愤懑开口,推开院门走进去。

当她站在别墅门外,迟迟不敢按铃,只好坐在台阶上等他出来。

午后两点左右,宁婧摸着肚子,好饿啊,这时候要是有一包泡面就好了。

又等了半小时,没等来他开门,反而是等到了过来找他的女人。

上身是衬衫外套,下身是黑色铅笔裤,配上艳红色高跟鞋,看打扮和容貌,年纪大概在二十八九。

见她手里拿着类似资料的东西,宁婧想应该是院里新招的老师。

女老师踏着高跟走过来,低头俯视她,问道:“你是?”

宁婧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她胸前呼之欲出的双峰,心中冷哼,把头别开,不理会她。

女老师表情有些僵硬,走上台阶掏出钥匙开门。

等她进去,宁婧瞪大了眼睛,蓦然站起来,这个女人竟然有钥匙!

起来的太快,脑袋一阵晕眩,摔倒在地上。

宁婧捂着额头,哭丧脸坐回台阶上,对那个女人有钥匙这一点耿耿于怀。

据她了解,倪明昱虽然抽烟喝酒,但是绝对不乱搞男女关系,可是今天这一幕却让她震惊。

还是说,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别墅内。

女老师走进去,见倪明昱就在客厅沙发上坐着,脸上满是欣喜。

“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

她走过去,把手里的资料放在桌上,“这是吴院长让我给你的。”

倪明昱看了眼资料,偏头看向女人,“你可以走了。”

“我……”女老师语结,突然想起门外的那个女孩,打趣地说:“倪老师,你惹的情债还不少,人都找到家门口了,都不放她进来?”

倪明昱眉头稍稍拧起,没说话。

“小姑娘一个人坐在门外,模样挺可怜的。”女老师见他没反应,心里舒畅不少。

正准备离开时,倪明昱叫住她。

脸上嫣然笑着,目光放光看着他,“还有事吗?”

倪明昱从沙发上起身,一步步走进,将手摊在她眼前,“钥匙交出来。”

女老师脸上的笑容散去,攥紧手中的钥匙,“这是、是院长给我的,我拿回去还给他。”

“交出来。”倪明昱又重复了一遍。

僵持之下,倪明昱没了耐心,反手扳住她的手腕,钥匙落地时,女老师也发出尖叫。

隐约的叫声,令宁婧心里一惊,起身贴在门上,企图听的更清楚。

就在这时,门从里面打开,宁婧踉跄一下,冲进屋内。

女老师红着眼,捂着手腕跑出去。

宁婧尴尬地站在一边,对着倪明昱干笑两声,“我、我不是有意的。”

倪明昱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去客厅。

宁婧把门合上,脱了鞋跟在他身后,看到别墅内部全貌,夸赞:“你待遇真好。”

一般的老师就只有一套公寓,他却拥有一栋别墅。

男人没理会她,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资料。

宁婧规矩地站在他身边,不时用余光偷看他。

十来分钟后,倪明昱把资料重新扔回桌上,抬眼看向她,“你来做什么?”

宁婧愣了一下,老实交代来意,“我想进你的律所。”

“呵……”

倪明昱冷笑起来,上下打量一番,“你这样也配进我的事务所?”

“我是研究生毕业,为什么不能进?”宁婧反驳,试图忽略他轻蔑的语气,和伤人的话语。

“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你接过案子吗?”

宁婧直起身子,说道:“我当然接过。”

“如果你说的是那种不需要用大脑思考的离婚案件,或者民事纠纷,我只能说抱歉,事务所不收这样的废物。”倪明昱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抬手指了指门。

虽然他没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是让她赶紧离开。

“你才是废物!”宁婧睁大眼睛,狠狠瞪着他。

倪明昱冷冷地开口,“有本事再说一遍。”

“我说你才是废物!”

“哦?让你说就说,还挺乖的。”倪明昱脸上陡然浮现笑容。

宁婧气结,没好气地问:“你是双子座的吧?人格分裂啊!”

一会凶巴巴的,一会又笑得这么灿烂,神经病吧!

“让你失望了,我是金牛座,在乎的是一个人的价值。”倪明昱站起来,走到厨房倒了杯水。

言下之意是,她并没有他看重的价值。

“贪财就贪财,还什么一个人的价值?”宁婧心里嘀咕。

倪明昱倚在一边,望着她纤细的背影,开口:“趁我还有耐心的时候,赶紧离开。”

宁婧没就此离开,反而走到他跟前,“你要怎么样才让我进事务所?”

“不可能,别想不切实际的事。”

“我承认我现在没有任何经验,但是谁不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总得给我锻炼的机会吧?”宁婧见他要走,拦住他的去处,急得喊出声:“倪明昱,我以为你对我是不一样的。”

“虽然你几次害我丢了工作,但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那时候我就想其实你也没那么恶劣,我知道学校那份工作是你出门安排的,我以为……”

“小姑娘,偶像剧看多了吧?”倪明昱轻拍她的脑袋,好笑地说:“帮你是因为陆警官的请求,至于工作,就当是前几次的补偿,我前面怎么说的?以后见到我就当不认识,你做到了吗?”

“可是……可是你那会不是还来出租屋找我了吗?”

都登堂入室了,她也没说什么啊!

“那会你身上还有官司,我是怕你逃跑。”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宁婧拍开他的手,气得眼睛泛红。

“我就是这样的人,想借机和我攀关系,你还不够格,赶紧走吧。”

撂下这句话,倪明昱跨步上楼。

宁婧小跑追上他,一把拽住他的手,“你真的不帮我?”

“没可能。”

“那我就把你和那个女老师的奸情说出去!”

倪明昱抽出自己的手,转过身,“你说什么?”

“你也别装,她有你家钥匙,而且我刚才也听见那什么了。”宁婧得意看着他,眼中带着笑。

叫那么大声,虽然时长有点短,她在门外都听见了,敢做还不敢当。

倪明昱单手插进裤兜,低头步步靠近她。

宁婧向后退,突然脚下踩空,直接向后仰,吓得尖叫起来。

“啊……”

倪明昱将她拽到怀里,迅速对调两人的位置,用自己给她做肉垫。

身体摔在地上的声响,盖过他短促的闷哼,一时间,空气像是静止。

“还想躺在我身上多久?”倪明昱松开搂住她的手,提醒她起来。

宁婧被刚才的情况吓傻,听到他的声音回过神来。

狼狈地爬起来,垂头站在一边。

倪明昱起身,象征性掸掉身上的灰尘,“你可真会惹麻烦。”

宁婧抬头,小声开口:“对不起,你有没有事?”

“没事。”倪明昱没好气回,准备上楼时,衣袖被她拽住。

男人没甩开她,反而一步步靠近,表情饶有深意。

宁婧被他突如其来的变化惊住,只能向后退,退无可退的时候,抬手抵在他胸口,“你不许乱来!”

“乱来?”

倪明昱唇角上扬,将她桎梏住,“想进事务所的是你,跟踪我,又堂而皇之进我家,知道行内有规矩叫潜规则吗?你是想让我潜你?”

“我、我没有这个意思。”

宁婧的眼中满是惊恐,害怕他下一刻真的就要潜她。

“小丫头,你不拿点诚意出来,我怎么帮你?”倪明昱俯身靠近她,气息喷吐在她脸上,气氛一时间变得异常暧昧。

在家,他没有戴眼镜,骨相俊朗,含笑的眼睛蛊惑人心。

有那么一瞬间,宁婧的确被他诱惑,甚至脑海中还浮现龌龊的一幕,只是片刻,她便恢复理智。

垂于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拳,感觉身体慢慢变冷,心也透凉了。

男人果然都是一样,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只要付出身体,就能办成任何一件事情。

他、也不例外!

这么想,眼眶充盈泪水,仿佛下一刻就会落下。

“怎么不说话了?”

倪明昱轻挑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地说:“你一次次接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钱、名还是别有用心?”

宁婧眼眸微怔,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哭了?我还没把你怎么样呢?”男人用拇指擦拭她的眼角,语气温柔,会让人有种他在与恋人说话的错觉。

宁婧别开头,自己把眼泪抹掉。

倪明昱向后退了两步,双手环胸倚靠在楼梯负手上,“宁婧,想要一步登天必定会摔的很惨很惨,你还年轻,脚踏实地慢慢来就好,何必执着于进我的事务所?”

知道他刚才说的潜规则什么都是假,宁婧心里才平静下来,她开口:“我在珠城无依无靠,住着十平米的房子,晚上锁了门都害怕醉鬼闯进来,所以,我想要一份体面的工作,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说到这里,声音开始哽咽。

倪明昱眼眸微动,开口:“机会可以给你,抓不抓得住就要靠你自己。”

画风突然转变,让她愣了一下。

等他已经上楼,才算反应过来,这么说他是答应了?!

宁婧吸了吸鼻子,笑起来,傻站在原地有一会儿,径自跑上楼。

本想站在门外与他道谢,却没想到他的房间竟然没有门。

惊讶之余,她将头发别在耳后,扶着门框说:“倪老师,谢谢你。”

倪明昱解纽扣的手顿住,冷声道:“谁是你老师?”

宁婧忽略他欠揍的语气,继续表达谢意:“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就行。”

“是吗?”男人转过身,不客气地说:“正好我饿了,下去做饭吧。”

“现在?”

“不可以吗?”倪明昱反问。

宁婧摆手表示可以,转身下去。

等她离开,倪明昱才把上衣衬衫脱掉,背后赫然乌青了一片。

他拧着眉动了动肩膀,确定没伤到筋骨,套上家居服。

目光重新落在门上,心想着,小姑娘文静一点才讨喜,整天和刺猬一样,他这脾气看到,都想把刺全拔了。

*

倪明昱下楼时,宁婧煮的面条已经起锅,热腾腾的,看着很有食欲。

“让你做饭,就这个?”

“你不是饿了嘛,先凑合吃,等到了饭点在吃饭。”宁婧把面条端到他跟前,自己则端着另一碗开吃。

倪明昱低头看着清汤寡水的面条,抬眼说:“你倒是不客气啊?”

吃的那么香,确定不是自己想吃!

听他这么说,宁婧放下筷子,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从早上到现在就没吃饭,这碗面我会给钱的,你让我吃完吧。”

为了能和他有次偶遇,她六点就起来,从出租屋赶过来上他的课,哪知还是来迟,只能坐在后面,下课的时候,学生一窝蜂出门,等她挤出去,连他的人影都没看见。

出门太匆忙,校园卡没带在身上,中午连饭都没吃就徘徊在他家门外,看到他妹妹来的时候,她是想出来的,毕竟有其他人在,他多少会顾忌一点,可最终心里那作祟的自尊心让她放弃。

倪明昱望着她那副可怜样,没好气说:“大学学表演的吗?又没说不让你吃。”

话落,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开始吃面。

宁婧深呼吸,把内心窝的气顺下去,继续吃面。

和他说话千万不能计较,否则迟早会被气死。

从碰面至今,她已经不知道被他的毒舌伤过多少次,虽然达不到刀枪不入的境界,至少不会像刚开始那样气得饭都吃不下。

两人沉默地把面吃完,宁婧主动收拾碗筷,洗完之后,她摘下围裙,说道:“倪老、倪先生,你也吃饱了,我先告辞。”

“等等。”

倪明昱叫住她,“你走了,我的晚饭怎么办?”

“……”

宁婧不可思议看着他,难不成她还得等到晚上给他做饭?!

没等她问清楚,倪明昱拿起桌上的钱包,抽出两百递给她,“去买菜吧。”

“倪先生,我不是你的保姆。”没有义务做这些!

倪明昱挑眉,“刚才我还想给事务所的合伙人打电话,看来……”

宁婧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钱,微笑着说:“我这就去买菜,不知道倪先生喜欢吃什么?”

“看着买吧,我不挑食。”倪明昱笑看她,眼中尽显真诚。

宁婧继续保持微笑,点头转身离开。

走出别墅,脸上的笑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愤恨。

不挑食嘛?见鬼了才会相信他说的话!

倪明昱没有食言,在她离开后,拿出手机给事务所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任志远,他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明昱,什么事?”

“有个人需要你带一下。”倪明昱开门见山。

“带人?”任志远没想到是这事,笑着调侃,“不是说最讨厌走后门的人,能走到你这,那人不简单啊。”

倪明昱接着说:“人虽然是我带进来的,但是事务所规矩还在那,没必要对她客气。”

任志远问:“女人?”

倪明昱意味不明“嗯”了声。

“看上人家了?”任志远直截了当地开口询问。

“瞎说什么!”

“你没看上人家就行,事务所都是光棍,内部消化也不错。”

任志远说完这句话,转移话题,“盛源和客户产生纠纷的那个案子,有兴趣吗?”

“没兴趣。”

“那舒城彦家的家产纠纷呢?”任志远心里的打着小算盘。

“自己去接,别来烦我!”

倪明昱果断拒绝,刚要挂电话,那边就传来任志远的声音,“我说你吃炸药了啊?喜欢人姑娘就上呗,以你的身价还怕人拒绝吗?”

------题外话------

大哥的情路坎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