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估计连孩子都有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你吃炸药了啊?喜欢人姑娘就上呗,以你的身价还怕人拒绝吗?”任志远明显是带着看好戏不嫌热闹的心。

“去你的!”倪明昱语气不明,对他这话弄得心更烦。

“明昱,也别怪我多话,你也不小了,眼看咱们班就剩下你和子怡,两个人要是真有复合的意思,你作为男人主动点也没什么。当年你和她如果没因为那点事分开,现在估计连孩子都有了。”

等了一会没见他反应,继续说:“前段时间聚了一次,她和我说话的时候有旁敲侧击的意思,不过她终归是女人,脸皮薄了点,没捅开说……等会我把号码发给你。”

直到电话挂断,倪明昱都未曾说一句话。

把手机放到一边,微信提示音响起也没理会。

提及孟子怡,已经是将近十年前的记忆。

那会儿刚出国,语言方面说的还不是很溜,都是和班上的国人混在一起,这其中就有任志远和她。

两人相处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只记得她爱穿白色,连离开的那天也是一袭白色长裙,走的果决,至始至终都未曾回头。

这么多年不是没处过,不过维持不到三个月都以和平分手告终,之后感情就处于空档期,说是为了她,并不尽然,可能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而他的身份也不是能随便结婚的。

一通电话,倒是勾起不少那些陈年旧事,曾经觉得过不去的,回想起来已经可以很平静的面对。

瞧着时间差不多,他起身走到玄关处,把门打开,接着拿了资料上楼。

宁婧回来的时候,接近四点半。

没顾及他在哪里,把买好的菜拿到厨房,就开始洗菜做饭。

想到有机会进入名誉律师事务所,好心情就难以掩饰,六年的时间,她终于能慢慢靠近那里。

一个小时的时间,做了两菜一汤,红烧肉、水煮鱼片和青菜蛋汤。

宁婧解开围裙,站在楼下喊他下来吃饭。

没一会儿,男人从楼上走下来,脸上依旧没戴眼镜。

宁婧赶着坐公交回城中村,和他说了声,急匆匆就要离开。

倪明昱拉住她,将她拽到饭厅,“等我吃完你才准走。”

宁婧快被他的霸道要求急哭,无奈开口,“等你吃完就没公交车了,难道我要走回去吗?”

倪明昱不理会她,坐下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眉宇尽显轻松。

宁婧紧握着背包,拧眉垂头,心急如焚。

错过最后一班公交车,除了步行就是打车,学校离城中村很远,步行不切实际,就只能选择后者,那么她三天的伙食费就没了。

这么想着,真的有要哭的冲动。

倪明昱用手敲着桌面,“我逼你做什么了吗?”

“……”宁婧抬头,用眼神控诉他。

倪明昱起身拿了一副碗筷,放到自己对面,“坐下吃饭。”

宁婧指了指自己,见他没否认,拉开椅子,还没坐下,手已经握起筷子,夹了块肉放进嘴里。

动作迅速,行云流水。

抬眼见对面的人一直看着自己,宁婧尴尬笑着,含糊不清地说:“我好久没吃红烧肉了。”

倪明昱凝视她,问:“你很穷?”

宁婧握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回道:“其实还好,就是钱要用在别的地方。”

“比吃饭还重要?”

“嗯,很重要。”宁婧点头,埋头吃饭。

倪明昱没再问,换了话题,“我已经和事务所的任律师联系,他会带你,有时间去报道。”

宁婧眼眸一亮,开口说:“我明天就有时间,真的谢谢你。”

为了奖励自己找到靠谱的工作,她决定今天打车回去。

倪明昱垂下头,不打算和她搭腔。

这时,宁婧出声问:“你能不能给我一样能证明我和你认识的东西,嗯,比方说名片,我怕明天过去会被人赶出来。”

倪明昱重新看向她,眼中有疑虑。

宁婧把嘴里的饭菜吞下,解释:“曾经也有人给我介绍工作,让我交费用,可我到了那里之后,他们都说不认识那个人,还把我赶出来了。”

倪明昱问:“怀疑我?”

宁婧摇头,“我知道你不会骗我,就是害怕被赶出来。”

她知道倪明昱在业界是很厉害的律师,即使倪家如今出事也比她好,根本没必要骗她。

“那时候被骗了多少?”

“五百。”宁婧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脸红。

曾经,她也有阔绰的家底,名牌衣服和包包伸手就会有,可如今她成了穷光蛋,还是无依无靠的穷光蛋。

“不算多,我那会儿在国外被人骗了全部家当。”倪明昱透露自己的遭遇,表情是淡然。

这种淡然,是专属于三十岁男人所有的,不骄不躁,他们会将失败看作是财富。

“全部?”宁婧没问为什么,觉得很不可思议。

“嗯,吃饭都要靠人接济。”倪明昱看向她,询问:“想听原因吗?”

宁婧点头,像是对上他的眼睛之后,就不受控制了。

“那时急于证明自己脱离家里能混的很好,轻信当时的合作伙伴,把钱全部交给他,结果第二天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段时间……还挺难熬。”倪明昱没觉得这是件丢脸的事情,说得时候,眼底还有笑意。

宁婧问:“那、后来呢?”

“后来?”

倪明昱放下筷子,靠在座椅上,“他涉嫌诈骗坐牢,应该前些年才放出来,而我坐在这里,正和你说这些。”

“坏人终究会有报应的,骗我钱的那个人肯定也会倒霉。”宁婧双手握拳开口。

倪明昱突然笑起来,“是不是傻?真当我说的是真实经历啊。”

宁婧愣了一下,拧眉瞪着他,“你无不无聊啊?”

真的好神经,莫名其妙编故事,逗她玩吗?

“刚才听的不是挺有劲,心里估计想着,他这样的人都能成功,自己一定可以,是吧?”倪明昱盯着她的脸,轻吐道:“傻。”

宁婧把筷子放下,起身说:“饭也吃过,我先走了。”

“等在门口,我拿车钥匙送你回去。”

“不用你……”

“或者你更想花钱打车?”

宁婧后面的‘假好心’没说出来,硬生生憋回去。

取了钥匙出门,见她果然站在门外,唇角略微上扬。

这丫头,似乎把钱看得很在乎,不同于夏夏那丫头片子有钱的抠门,她是迫于生活所迫,倒是令人动容。

刚才那些遭遇,的确经历过,不过前因后果却不一样。

说出那番话,只是单纯的不想她过于小心、卑微,这样的形容词不该出现在还年轻的她身上。

路上,两人没再说话。

她住的地方车子进不去,倪明昱把车停在一边,下了车。

“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宁婧婉拒。

倪明昱看了她一眼,“就当我是消食散步,带路。”

宁婧跨步走到前面,没忍住翻了白眼。

习惯他的毒舌、冷漠,突然变得这么好,心中最先的感受不是感动,而是害怕。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狭窄、脏乱的小巷,不时还能听到周边房里传来的谩骂。

来到屋前,宁婧拿出钥匙开门。

门打开时,她没急着进去,而是转身看向倪明昱,略微弯下腰,“感谢你给我机会,也谢谢你送我回来。”

“明早八点,事务所门外见,记得准时。”

撂下这句话,人就转身离开。

宁婧握着门的手收紧,看着他颀长的背影逐渐消失在黑夜中,手轻轻贴在心口,这种感觉好糟糕。

进了屋,抓紧时间洗了澡,靠在床上玩着手机。

点开微信,有几条消息。

其中一条是来自徐梅梅,告知她在老家已经找到工作,询问她的近况。

宁婧打字回过去,退出会话框,目光落及另一个会话框,突然觉得好累。

“这个月怎么只有两千?”

“你不是已经毕业,一个研究生毕业每个月只给两千,你是不打算还债了吗?”

“宁婧,我告诉你,我家成这样,全都是你哥害得,你想这么撇清关系,不可能!”

“你要是再不回消息,我就去你们学校闹,让你那些同学和老师都知道你的丑事。”

一一浏览这些消息,宁婧麻木地回道:“从下个月开始会恢复三千。”

没等那边回过来,就退出了微信,把手机放一边,关灯睡觉。

“宁婧同学,有个消息老师要告诉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父母跳楼,已经离世……”

“婧婧,哥真的撑不下去了,那么多债务哥没办法还啊……”

“婧婧,哥刚才喝了好多酒,把人撞死了,你不是学法律的吗?给你哥算算,这要判多少年?”

“不要——”

宁婧蓦然睁开眼,眼泪已经浸湿枕头。

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才缓过神。

电话接通,那边就传来命令的声音:“宁婧,我在警察局,你带钱过来保我出来。”

宁婧低吼道:“徐菲,我欠的是你爸,不是你。”

“你欠我家的债没有还清,还想赖账是吧?”徐菲在电话里冷笑,“我在珠城警局,半小时内赶到。”

一阵忙音传来,宁婧攥紧手机,倒在床上。

没一会儿,她起来穿衣洗漱,拿了包出门。

用手机打车软件叫了辆车,在警局附近的ATM机处停下。

取了一千块钱之后,看着卡里剩下五十块,无奈叹气。

推门走进警局,就听徐菲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说好半小时的,我在这都等一个多小时了!”

宁婧把钱递给她,面无表情开口,“我家离这车程都不止半小时,你让我飞过来吗?”

“怎么就这么点?”徐菲瞪着她,冷笑着说:“你一个高材生,全身上下就一千块?”

宁婧比她个头高,居高临下看着她,“钱全部还给你家了,我哪里有钱?”

她每天省吃俭用,就是为了能早点把债还清,当初说好在校期间每个月一千,后来她多打了几份工,有钱就多给点,但总得有限度。

“按照你这速度,什么时候能把钱还清?”

“明年底就能还清。”宁婧回答。

她现在进了事务所,或许今年底就能全部还清。

“这么快?”徐菲眉头皱起来,一把扯过她的包,在里面翻找。

“把包还给我。”

宁婧夺过包,从里面拿出账本和笔,“签字。”

“你欠我家十二万,这么多年存银行也有不少利息,别想还够十二万就结束。”徐菲翻看账本,不耐烦地把字签了。

宁婧把账本和笔拿回来,放进包里,咬牙说:“你不要太过分,我是学法律的,如果你不讲理,那我们就法院上见,到时候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交完钱,又走过程序,已经是凌晨三点钟。

徐菲坐朋友的机车离开,宁婧站在警局门外,突然不知道该去哪。

最后,她选择坐在台阶上,靠在墙边。

隔了一会儿,有人推开警局门走出来,站在她旁边,问道:“小姑娘,这么晚你怎么不回家?”

宁婧偏头看过去,眼中一愣,“…陆警官?”

陆警官显然也认出她来,询问:“刚才那位徐小姐是你朋友吧,怎么没和她一起走?”

宁婧抿唇摇着头,“我和她不熟。”

她宁愿,从来没有招惹过他们徐家。

“那你怎么还过来给她送钱?”陆警官顺势坐下来,像是和她闲聊。

宁婧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太需要倾诉,把这几年的事都说了出来,对这个只有两面之缘的中年警察。

听完后,陆警官沉默了,从口袋掏出烟,点燃抽起来。

“宁小姐……”

“您叫我宁婧就好。”可能是面相,也可能是感觉,让她信赖他。

“关于你的事,我虽然没有经历过,却感同身受,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陆叔,能帮到的一定帮。”陆警官嘴里叼着烟,从口袋摸出钱包,把大钱抽出来塞进她手里。

“陆叔叔,我不能要您的钱,我有手有脚,可以挣的。”

陆警官执意让她手下,“宁婧啊,这是陆叔叔借给你的,等你找到工作赚钱了,在还给我。”

宁婧红着眼,哽咽地说:“谢谢你,陆叔叔。”

“傻孩子,陆叔知道你是乖女孩,这么坐着也不是办法,我让人开车送你回去。”

这一晚,在被徐菲呼来喝去之后,她感受到来自一位人民警察的关怀,久违的温暖让心中那股郁结逐渐散去。

*

经过昨晚的折腾,早上醒来已经七点半。

想到和倪明昱约定的时间是八点,她加快速度穿衣洗漱,走出城中村后拦了出租车。

即使这样,到达事务所的时候,也已经超过约定时间。

门外不少穿着西装的人进出,皆是行色匆匆。

宁婧不知道该不该进去,错过和倪明昱的约定时间,他应该会生气吧,要是不让她进事务所,该怎么办?

这时,倪明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傻站着做什么?跟我进来。”

宁婧眸中一亮,紧跟在他身后。

进电梯时,他想开口:“等很久了吧?”

宁婧垂头想了一下,如实说:“我今早起过了,就比你早到一会。”

“迟到也好意思说?”倪明昱看着她,眸中意味不明。

今天清晨,陆警官就打来电话,询问事务所能不能破格录用一个人,等他听到宁婧的名字,倒是惊了一跳。

等听完电话那端的陈述,更是被惊到。

他只知道她父母双亡,却不知道她因为家人还欠着债。

其实,按照她这样的背景,是不被允许做诉讼律师,虽然法律没有明文规定,行业的规矩却在这里摆着。

在这一点上,他倒是与她很像,甚至比她还要严重。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宁婧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低头认错。

倪明昱没责怪,反而提点一二,“打起精神,以后在这里工作,人放聪明一点。”

……

临海苑。

几天前就知道郊区有块地今天竞标,所以倪初夏起得很早。

本来方旭要过来接她,最后厉泽阳不放心,改成他亲自送她过去。

坐上车,厉泽阳把得到的消息告诉她,“……目前盛源、正荣获胜的几率会大一点。”

“方旭赶策划书好几个晚上没睡,如果不中标,他不觉得有什么,我都看不下去。”倪初夏拧着眉头,攥紧手中的文件。

购地建厂是计划的开始,如果这点都受挫,后面其他难题该怎么办?

“你很关心他?”厉泽阳关注的是前半句,语气有些冷淡。

倪初夏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看向他,“在公司的时候,方旭就帮了我很多忙,关心一下不是应该的吗?”

听了她的反问,厉泽阳没再说话。

等细细品味他的问话后,倪初夏恍然大悟,弯下眼睛笑着说:“你是吃醋了?”

“没有。”

“承认又不会缺块肉。”

倪初夏没揪着吃醋这个话题不放,解释道:“方旭是我哥的朋友,我待他就和哥哥一样,而且又是求他办事,总不能冷冰冰的吧?”

“别瞎想。”

车子停靠在会场外,厉泽阳轻握她的手,“下去吧,保持平常心就好,能帮的我会帮。”

直到下车走向会场时,她的脑袋还有些晕晕的,刚才明明是不让他乱想,怎么到后面反而是他安抚自己。

倪初夏的手搭在小腹上,难道真的因为怀孕傻了不成?

进会场,倪初夏在侍者递来的名单上签字,视线环视,企图找到方旭找的位置。

注意到韩正荣与韩立江坐在第二排,盛源的王总与他有竞争关系,隔得比较远,还有几个面熟的人,都是靠房地产开发起家。

相较于她和方旭来说,这些人参加的竞标会多如牛毛,每个人从表面看都信心满满,势在必得。

“初夏,这边。”方旭站起来招手,让她过来。

就在倪初夏准备走过去时,身后传来男声,“倪总,我这刚来珠城就遇见你,你说是缘分吗?”

通过音色,即使没回头,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

明明会场开了空调,背后还是浮起薄汗。

倪初夏转过身,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孙先生,你好。”

孙涵抬手扶了扶眼镜,一派斯文的样子,“你面色不太好,是哪里不舒服?”

“可能是这里有些闷。”

倪初夏不想与他多有交集,指了指方旭那边,“我先过去坐。”

“等等。”孙涵握住她的手腕,发出邀请,“我在珠城没认识几个人,不如一起吧。”

“不……”

倪初夏的话没说完,只觉得天旋地转,人已经被厉泽阳搂在怀里。

男人脸色微沉,果断拒绝:“她不会和你一起。”

孙涵的手停在半空中,片刻后,不动声色地收回去,。

他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笑了笑,问道:“你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