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难受的是你自己/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笑了笑,问道:“你是?”

“厉泽阳,她的丈夫。”

“孙涵,幸会。”

孙涵主动伸手,面上没有多大起伏。

厉泽阳不动声色打量他,同时,握住他的手。

两个男人,视线交织,虽然没有剑拔弩张,但眼神与手腕的较量已经开始。

孙涵率先开口:“上次听倪小姐说她已经有丈夫,我还不信,这下相信了。”

倪初夏脸色并不好,以竞标会马上开始为由,拉着厉泽阳离开。

落座后,方旭询问:“那孙涵什么情况?阴魂不散的。”

倪初夏还没有从惊慌中缓过神,手一直攥着厉泽阳,神色恍惚。

刚才两人碰面,眼神中的较量,她以为下一秒就会掏出枪来。

如果说在帝都那会儿,她还在怀疑孙涵的身份,这时已经完全能确定,他就是影刹。

无论他隐藏的多么好,但在厉泽阳出现的那刻,还是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挑衅与恨意。

厉泽阳还在想孙涵那句话的含义,询问:“什么时候和他见过面?”

方旭把上次在帝都出差的详细情况告诉他,最后补了句,“他应该是和岑南熙一起来的,双方有合作。”

听完后,厉泽阳的脸略微沉下,周身的温度都似降下。

方旭闭嘴不语,回想刚才他有什么话说错了吗?

也不应该啊,出差有厉泽宇陪同,他应该尽数都告知才对。

厉泽阳原以为她的反常只因孙涵与影刹有共同之处,却没想到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有过交集。

他垂头看向身侧的人,知道她在紧张,亦或是害怕。

男人轻捏她的手指,示意一切都有他在。

倪初夏抬头看向他,轻声说:“他是影刹,我敢确定他就是。”

“别怕,有我在他不会伤害你的。”厉泽阳按住她的后颈,将她带进怀中,轻拍她的后背。

如今,她像是惊弓之鸟,让他不禁想到他们上一次见面,真的就如方旭所说那般,吃了顿饭,聊了两句?

影刹有另外的身份,他并不意外,毕竟传言中是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貌,就更别说音频或者DNA。

所以,孙涵这个身份,不过是他的掩护罢了。

只是现在,事情棘手了。

他能名正言顺的出现在珠城,即使知道他是影刹,也没有人能证明,就算现在抓到他,四十八小时之内拿不出证据,照样会无罪释放。

倪初夏靠在他怀中,深深嗅着专属于他的气味,企图让心平静下来。

如果说上次在帝都相遇,可能只是偶然,那么现在呢?

让她不得不多想,这个影刹,是不是真的盯上了自己,或者是他想要用她来威胁厉泽阳?

越想,心里就会越烦躁。

以至竞标会开始,有人上台宣讲他们公司的策划案,都无法静下心。

倪初夏突然想起还有杨胜带队的小组,询问:“孙涵就是影刹的事情需要告诉唐风他们吗?”

“暂时不用,会打草惊蛇。”

厉泽阳低声分析:“他既然用孙涵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一定有目的,暂时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倪初夏若有所思点头,心稍稍放下。

厉泽阳问:“之前已经见过他,为什么不说?”

泽宇并没有接触过影刹,所以在与孙涵碰面,没有发现异样可以理解,可连落水的事都没有向他提及过。

“当时不敢确定,他又正好走了,就没告诉。”倪初夏回。

“那在帝都的时候落水呢?”男人语气变冷。

“就觉得不是大事,我恰好会游泳。”倪初夏自知理亏,所以在他询问的时候,一五一十说出来。

厉泽阳无声叹息,重重地捏住她的手,没再说话。

之后,方旭偏头靠近,问道:“我看你从刚才状态就不对,没事吧?”

确切的是,遇到孙涵之后,脸色像是活见鬼。

倪初夏把视线投向台上,提醒他注意听他们发言,自己并没有事。

方旭见问不出情况,也就不再问,抓紧时间过一遍策划书。

在方旭上台后,倪初夏坐直身子,视线扫向第一排的市政官员,心里已经有了思量。

虽然前面精神不集中,但也稍微听了,盛源与正荣的策划案大同小异,没什么独特之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若真想要这块地,光靠这次竞标会是远远不够的。

这时,厉泽阳询问:“中午想吃什么?”

“啊?”

没料到他在得知她隐瞒事情后还会理她,倪初夏微愣,随后说道:“去骨味坊吧,想喝它家的粥了。”

男人点头应下,起身出去预订位置。

走出会场,厉泽阳先把电话拨给厉泽川。

那端接通过后,他率先开口:“今天在国际会展中心有竞标会,你知道吧?”

厉泽川回:“知道,你感兴趣?”

厉泽阳没说感兴趣,也没否认,只是说:“你打电话给市政那几位,中午请他们出来吃顿饭。”

“行啊,没问题。”

厉泽川应下来,觉得不对,问道:“你面子比我大,怎么不直接约?”

“我没你能喝。”厉泽阳如实回答,“大哥,那这事就拜托你了。”

“……”

厉泽川看着屏幕上是‘通话结束’的字样,抬手按了按太阳穴,他这个弟弟坑人的本事见长啊!

重新回到会场,前半场已经结束。

厉泽阳走到位上,她正在与云暖聊天。

声音在他来时,戛然而止。

“你回来了。”倪初夏伸手拉住他,转头看向云暖,问:“刚才说到哪了?你继续。”

云暖瞅了瞅厉泽阳,摇头说:“倪姐姐,改天再找你聊,我先回岑南熙那里。”

倪初夏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有些纳闷地说:“她好像很怕你。”

厉泽阳看过去,不置可否。

“所以,你以后别总板着脸,等孩子出世,你也要这样吗?”倪初夏对着他,手指调皮地戳着他的脸,“来,笑一个。”

没让他笑,自己倒先弯下了眼。

厉泽阳握住她的手,薄唇轻挽起来,“对你和孩子自然板不下脸,人很多,别胡闹。”

倪初夏‘哦’了声,看向四周,发现的确不少人看过来,才稍微收敛。

坐在两人身侧的方旭,是坐立不安。

虽然明白他们不是刻意如此,但越是这样不经意,越是能虐的心肝脾肺肾难受,狗粮一把一把的吃。

不远处,孙涵一直注意两人的动向,看到这样甜蜜的互动,眼中饶有深意。

“孙大哥,等会中午一起吃饭吧。”云暖坐在他身侧,主动攀谈。

“好啊。”应下时,视线并未收回,显然心思不在。

无论刚才他是否与厉泽阳比手劲,找他的观察能力,一定能察觉到,与其这样,倒不如大大方方暴露出来。

孙涵这个身份不假,表面本分的生意人,光明正大的来一场较量也挺不错。

至于,较量的筹码,就选他在乎的女人好了。

云暖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眼中含着惊喜,转头对岑南熙说:“孙大哥答应一起吃饭了,你快订餐厅吧。”

说完,没等他回话,又转过去看着孙涵。

注意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倪初夏和厉泽阳那处,她询问:“孙大哥,你和倪姐姐他们很熟吗?”

被点破,孙涵这才收回视线,回道:“不算熟。”

云暖点着头,小心拽着他的衣袖,小声说:“孙大哥,你别喜欢倪姐姐。”

虽然她不确定孙涵对倪初夏是报着什么感情,但他从开场就一直望着那处,不得不让人多想。

听了她的话,孙涵笑起来,挑眉问:“你从哪看出我喜欢她了?”

云暖回答:“你总看她。”

“那我现在看你,也是喜欢你?”孙涵与她对视,好笑地问。

云暖脸颊突然泛红,小嘴微张,一时没反应过来。

脑海中却都是‘也是喜欢你’五个字,虽然知道他的话是反问,还带着戏谑,心跳还是不自觉加快。

以前和韩立江相处,好像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岑南熙一直在观察两人之间的互动,见她如此模样,心里多少明白。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让她身子坐正,言语威胁道:“不听话,以后别想让我带你出来。”

云暖挣扎了两下,只好放弃转身和孙涵攀谈。

孙涵见岑南熙做出如此举动,只是朝他笑了笑,根本不在意。

岑南熙回以微笑,将视线看向台上,心思却百转千回。

无论怎么样,云暖明面上还是他的未婚妻,而现在,毋庸置疑的是,她喜欢上了孙涵。

前面有韩立江,现在又是孙涵。

虽然最终,他与她不一定会结婚,但男人的自尊心摆在这,未婚妻喜欢上别的男人,面子上也过不去。

这么一想,手下的动作不由加重。

手腕被他握的很疼,云暖伸手拍他,低声委屈地说:“岑南熙,我的手腕快被你捏断了,赶紧放手!”

岑南熙狭长的眼睛微眯,搂住她的腰逼迫她贴近自己,附耳警告:“放开你可以,和孙涵保持距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云暖挣扎。

“我带你出来,你自然要听我的。”

云暖瞪着他:“放开我,我才不要听你的!”

岑南熙冷哼,一口咬住她的耳垂,还恶意、重重地舔舐一口。

云暖何曾被这样对待过,伸手捂住嘴,害怕自己发出声音,眼中满是愤懑和怒意。

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心里明明厌恶的不得了,但身体竟然还有些舒服,又气又躁。

等他松手离开,她用脚尖踹向他,觉得不解气,又站起来用包捶打他。

岑南熙命令道:“云暖,给我坐下。”

“我就不。”云暖眼眶泛红,直接把包砸向他,转身离开。

不要脸的流氓,恶心!无耻!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台上发言的人,也引来不少人的视线。

岑南熙让助理去道歉,自己追着云暖出去。

方旭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评论,“云家那小公主脾气不行啊。”

倪初夏的视线追随一前一后离开的人,轻声说:“云暖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应该是岑南熙做了什么。”

方旭问:“你很喜欢她?”

“不能用喜欢与否界定一个人,云家从小对我就不错,她又是云家的小女儿,关心她也是应该。”

倪初夏说完,倒是想起一件事情,“她喜欢的人类型好像都差不多,前面是韩立江,现在是孙涵。”

都是表面看上去无害的温润公子,实则内心截然相反。

韩立江这样只能是虚伪,算正常范围,但孙涵,却令人毛骨悚然。

“你说那小公主喜欢孙涵?”方旭不可思议地问。

厉泽阳同样投以疑惑的眼神。

“不会就因为上次孙涵救了她吧?”方旭无奈摇头,感慨道:“要知道这样,那会儿我就跳下去救她了。”

“要不要脸,刚才还说人家脾气不好呢?”

倪初夏没好气瞥了他一眼,转头对上厉泽阳的目光,心虚地垂下头,他应该还介意她瞒着他把。

方旭察觉这对夫妻气场变化,识趣的没再说话。

竞标会结束后,觉得无望的公司先行离开,也有不少留下来和市政官员套近乎的人,其中就包括正荣、盛源等。

方旭还没辞掉在倪氏的工作,结束后便离开。

厉泽阳与倪初夏并肩来到停车处,还未走近,就听见云暖和岑南熙的吵架声。

“岑南熙,我一定会和你解除婚约的,你给等着!”云暖气急败坏,朝他吼。

“死心吧,你爸不会同意的。”岑南熙把包递给她,“上车,我送你回去。”

云暖把手背在身后,就是不听她的话“我才不要,说好的和孙大哥一起吃饭的。”

岑南熙冷笑起来,“云暖,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我的未婚妻,天天围着别的男人转,像什么样子?”

“你!”

云暖被气得直跺脚,余光看到倪初夏,走过来挽住她,“倪姐姐,他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你和我回家作证好不好?”

“……”

倪初夏抬眼看向岑南熙,轻拍她的手,没说话。

实则,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不成附和她的胡闹,骂岑南熙卑鄙、下流、无耻?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总不能莫名就骂别人吧。

若说岑南熙这个时候还对曼曼纠缠不清,她自然有立场,事实上并没有,是关乎这对未婚夫妻的事情,她管不了。

“倪姐姐,你说句话啊。”云暖急得快哭了,怎么就让她摊上轻浮的未婚夫?

岑南熙把她的包扔进车里,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她不会管你的,跟我回去。”

这时,厉泽阳挡在倪初夏跟前,显然是怕在那两人的拉扯下误伤到她。

倪初夏拉了拉男人的衣袖,低声询问:“要提醒她孙涵很危险吗?”

对于这件事,她拿不定主意。

如果放任云暖这样陷进去,她过意不去,可又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告知。

总不能说实话,告诉她孙涵是南亚最大的军火头目,就是现在告诉警察,也没人会相信。

厉泽阳抬眼看过去,岑南熙已经把云暖塞进车里,并且锁上车门,开口道:“要是不放心可以适当提醒岑南熙。”

在他上车前,倪初夏叫住他。

岑南熙问:“什么事?”

“借一步说话。”话是厉泽阳说的。

待离车较远,确保云暖听不到,倪初夏开门见山:“让云暖离孙涵远点。”

岑南熙不太明白,“这么做,至少要给个理由吧?”

“或者你想传出岑总未婚妻恋其合作伙伴的丑闻。”

倪初夏见他脸色不好,善意提醒:“云暖很单纯,或许你不喜欢,但你是她未婚夫,就请你对她负责。”

“你是真心关心她还是有其他目的?”岑南熙并不相信她会特地因为云暖的事而找上他。

“她是云辰的妹妹,白姨云叔的女儿,这点理由够不够?”

倪初夏反问过后,视线落在那辆车的窗户上,“不管你如何想,我只希望你尽到自己的责任。”

岑南熙回到车上,不发一言将车启动。

“倪姐姐和你说了什么?”

“骂你了对吧,我就说她肯定不会不管我。”

“我不要回家,说好和孙大哥一起吃饭的,做人不能言而无信!”

岑南熙额头青筋暴起,怒吼出声:“我在开车,你就不能安静点吗?”

当初真的是疯了,才会选择和云家联姻。

同样是二十来岁的女孩,怎么别人都恬静优雅,她却聒噪的不行!

冷不丁被他一吼,云暖被吓到,呆愣地坐着,不敢说话。

没听她说话,岑南熙才开口:“倪初夏让我看好你,尽未婚夫的责任,我对你的要求不高,离孙涵,不、离其他男人尤其是孙涵远点,就行了。”

“凭什么?”云暖哽咽出声,眼泪在眼眶打转。

“就凭我是你未婚夫。”

云暖质问:“那我是你未婚妻,怎么不见你和其他女人保持距离?”

岑南熙笑起来,偏头看着她,问:“吃醋了?”

“我和孙大哥走的近,应该是你吃醋才对吧!”云暖把眼角的泪水抹掉,拿出包里的气垫补妆。

遇到红灯,岑南熙把车停下,偏头看向她,“我再说一遍,不要再和孙涵有来往,否则就不止今天这么简单。”

云暖捂着自己的耳朵,怒意十足地看着他,能想到的词都说出来,“流氓、无耻、下流……”

岑南熙抬手指了指她手上的东西,“你还年轻,以后不准再用了。”

“凭什……我就不!”怕他又用‘我是你未婚夫’这句堵她,到嘴的话改口。

“一看就知道语文不好,颠来倒去就那么几句。”岑南熙收回手随意搭在方向盘上,警告道:“再犟,零花钱全部没收。”

“钱是我爸给的,你没资格没收。”云暖快要被他气死。

自从过年时两家人吃过饭,她就没了自由,出门也必须要他接,就是在学校也有人看着,她又不是奴隶!

“送你回家之后,我会和云叔提,以后零花钱我给你。”

岑南熙眯眼看向她,示意她如果不听话,零花钱全部没收。

……

来到骨味坊,没等多少时间,菜都上齐。

厉泽阳替她盛了粥,坐在对面看着她。

倪初夏见他不动筷子,问道:“你怎么不吃?”

“让大哥约了竞标会上的几位吃饭,等你吃完让裴炎送你过去,我过去看看。”厉泽阳也没瞒着。

倪初夏眼眸一亮,“我也要去。”

“乖,吃完就回去午睡。”在这一点上,厉泽阳没有依着她。

饭桌上,喝开就不会管你是男是女,身份如何,怕她去了自己顾及不到她。

“那行吧。”

倪初夏点头,撑着脑袋叮嘱:“你酒量不好,要少喝点,不然难受的是你自己。”

------题外话------

今天凌晨爆更……

等不到的明天醒来看也一样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