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嗯’了声,示意她吃饭,无需担心他。

临近十二点,裴炎开车过来,换走厉泽阳。

“夫人,是回家吗?”

倪初夏点头,偏头看着他,“部队的事都结束了?”

“还没有,接下来都是常规训练,也用不上我。”裴炎如实回答。

听他这么说,倪初夏倒是很开心,至少在六月之前,他能陪在她身边。

刚吃过饭,困意还没来,便把手机掏出来,看到锁屏上显示的日期是‘5月8日’,愣了一下。

她划开屏幕,点开微信,给倪明昱发了消息,“亲爱的大哥,在吗?”

等待回复的过程,倪初夏偏头看着路边,突然间,像是注意到什么,让裴炎找地方停车。

“夫人,您要去做什么?”裴炎一路跟在她身后,有些好奇地问。

倪初夏神秘地说:“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最终,穿过马路,来到蛋糕店。

询问是否能自己手中制作蛋糕,得到答案是可以之后,倪初夏付了钱,换上衣服让后厨教她方法。

*

红鼎酒店,厉泽川带上张钊正与市政人员周旋,双方都很客气。

“厉总,上回在高尔夫球场玩的不尽兴,这次一定要多喝两杯。”说话的是土地局的李局。

“李继,厉总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可不能像以前那样没节制。”建设局章局打断他的话,看向厉泽川,打趣地问:“出来夫人会管着吗?”

劝酒也是有技巧的,在提及家室夫人之后,厉泽川表情明显不在那么紧绷。

“做到自觉,不需要她出面管。”说话时,酒杯同时也端起来,算作是敬在座的。

章局笑着说:“听见没,好男人就是厉总这样的。”

一来二去,气氛也就活络开。

张钊是知道厉泽川此行的目的,站起来敬酒,套完近乎之后提出要求:“李局,今天竞标会的情况透露一下?”

李继也没瞒着,开口说:“正荣和盛源都是老主顾,应该会先照顾他们。”

他说的很含糊,两家到底是谁,并没有交代,可能还没有定下,正在犹豫。

“就这样定下不好吧?”章局看出情况,用脚踢了李继一下,示意提醒。

李继看了眼他,又把视线落在张钊和厉泽川身上,笑着说:“也说不好,其他家的表现都不错。”

话说出来,脑中已经开始搜索,试图捕捉到能让厉泽川亲自出面的公司,又或者其实他是想要那块地?

听完这些话,厉泽川依旧提不起兴趣,看了眼屏幕亮着的手机,脸上浮出笑来,开口说:“我这个弟弟最近对购地有意向,他马上就到,李局、章局要多指点指点。”

“谈不上指点,知道了解的一定会告知。”章局附和。

没一会儿,包间门从外面打开,厉泽阳现身。

除却厉泽川与张钊,包间的人纷纷站起来,与他寒暄。

厉泽阳一一点头问候,拉开椅子坐下。

“好歹是求人办事,别和练兵一样严肃。”厉泽川低声说了两句,把他的来意交代。

李局问:“厉少将是想买郊区那块地皮?”

厉泽阳轻‘嗯’出声,“不知李局能否通融?”

“自然是可行,但说实话,那块地地理位置不太好,要是私用我还真不介意购买。”李继以为他是想买来建造别墅或者庄园,好意提醒。

“倒不算私用,内人最近想独自创业,那块地适合建厂。”厉泽阳没瞒着购地的用途。

乍听他这么说,厉泽川惊了一下,消化过后说道:“弟妹的经商才能是有目共睹的,那块地到她手里,也能物尽其用。”

当时知道她有意要把倪氏股份抛出去,就觉得她不会甘心。

人一旦坐上高位的时候,就不会轻易的离开,即使有一天下定决定,那么也必定是有更具诱惑力的事情等着完成。

无论手里握着多少倪氏的股份,这个公司终究不是她的,倒不如放手一搏,重新创立一个。

刚开始可能会很坎坷,走的很慢很累,一旦成功,便会在整个珠城的商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李继这才明白,是为了倪家的千金。

不过听厉泽阳话中的意思,信息量很大。

最近倪家的事在珠城算是闹得人尽皆知,虽然不属于他的管辖范畴,但饭桌上胡侃免不了拿出这事闲余饭后的谈资,多少了解。

这时候舍弃倪氏出来单干,比不是最佳时机,但有厉家两位少爷的保驾护航,就另当别论。

之后,饭桌上的人自然是附和厉泽川所说,谈及了倪初夏的事,又表示能帮的一定会帮忙。

*

约莫一小时后,倪初夏从后厨出来。

手里的蛋糕用的还是蛋糕店糕点师做的,她的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就算有糕点师的力挽狂澜都不好意思送出手。

裴炎一直等在外面,见她捧着蛋糕出来,有些疑惑:“少爷的生日还在月底,难道今天是夫人您的生日?”

倪初夏笑了笑,说道:“我的生日在夏天,还早呢,这是给我哥准备的。”

她把蛋糕递给裴炎,掏出手机,在学做蛋糕的过程中,倪明昱已经回了消息。

消息一来一往,知道他现在在事务所,收起手机,让裴炎去旁边的花店选11朵玫瑰。

裴炎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夫人……”

倪初夏好笑看着他,“就进去让店员包一束花,有那么难?”

“少爷要是知道夫人您送人玫瑰花,不太好吧?”他担心的是这一点。

玫瑰一般都是男方送给女方,而且是爱情的象征,怎么到夫人这里,就完全没逻辑可寻了?

倪初夏见他磨磨唧唧不进去,把蛋糕递给她,自己推门进去。

出来时,裴炎正在接电话。

“……夫人刚从蛋糕店出来……嗯,没说现在回去……少爷,夫人出来了,您和她说吧。”

裴炎把手机递给她,松了一口气。

“喂,是我。”

“买了蛋糕?”

厉泽阳问完,没等她说话,开口:“要是想吃西点,明早做给你吃。”

“大哥今天过生日,虽然上回已经送了小蛋糕,但这算是十年来第一次能在生日的时候见到他,所以……”

她的后话没说出来,但厉泽阳是明白的。

于是,说道:“让裴炎送你去,晚上他如果没安排,可以一起回临海苑。”

电话挂断,倪初夏把手机还给裴炎,两人回到车上。

今天,是十年来第一次在倪明昱生日的时候见到他,也是第一次去名誉事务所。

倪明昱在Y国替很多华人打过经济纠纷案,名誉事务所原先是在那边,后来合伙人回国,就又开了一家。

如今他回来,省了不少事。

进入写字楼,倪初夏坐在名誉事务所外厅的座椅上。

她并没有找倪明昱,而是让裴炎以快递小哥的身份把蛋糕和鲜花交给前台。

*

前台小姐把蛋糕和鲜花当着众人面送进倪明昱办公室之后,事务所像是炸开了花。

一群大龄单身文艺男青年抱团开始猜测到底是何许人,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明恋大老板。

“我猜是学校的妹子,敢送玫瑰花,年纪肯定不大。”穿着正统黑色西装,笑容很阳光的男人开口。

“周传洋,辅修心理学分析的不错啊。”有人附和。

那人笑起来,转而看向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男人,搭在他肩上套近乎,“新宇,你平时和老板走的近,说说呗。”

杨新宇礼貌地推开他的手,扶了扶眼镜,“我和老板仅限于工作上的交流,从来不聊私事。”

“没劲。”周传洋直起身子,视线落在新添置的格子间,问道:“新来的美女,你是倪老板带进来的,应该知道情况吧?”

宁婧把视线从电脑前移开,只是说:“我不清楚。”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情雪凝钰

【高冷真流氓VS热心伪白兔,简而概之:都不是省油的灯】

初次见面,飞机上,他们互不相识,却已是合法夫妻。

同别墅三个月后:

她把两份离婚协议放到他桌上,说:“签字,我们离婚。”

他抬眸看着她,并不说话,眼神带着疑问:为什么?

“你太闷了,我又有喜欢的人了。加上,你讨厌麻烦,我又属于麻烦中的……”麻烦两字没有说出口,就瞄上他严肃的表情,立刻噤声。

他将她逼到角落,双手壁咚她,说:

“我拒绝,最近爱上麻烦了。”低头吻了她的唇。

她扬起唇角,窃喜“奸计”得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