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一声不吭把老板娘带来了【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件事,她还真不清楚。

虽然她曾经蹭过几次他的课,也明白女同学对他几近狂热的拥护和喜爱,但其中与他有来往的,还真不知道。

“你们一个个的就知道工作,都不知道关心自己领导,让我怎么说才好呢?”周传洋无奈摇着头,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被推开,倪明昱靠在门框边,似笑非笑地说:“周传洋,是不是不想在事务所混了?不想混现在就可以滚蛋了!”

周传洋身形一怔,立刻撇清关系:“老板,我没有啊,我正在和他们讨论刚接的案子呢?”

倪明昱不明所以的哼了声,回到办公室。

没一会儿,他重新出来,手里拎着蛋糕,“把手头的工作放一下,过来吃吧。”

周传洋率先附和,“老板万岁,我刚好有些饿了。”

“谢谢老板。”杨新宇中规中矩地表示感谢。

之后,事务所不少人表示感谢,纷纷围过来。

“老板,这表达浓浓爱意的蛋糕我们就这么吃下不好吧?”周传洋一边说,嘴还没有停。

倪明昱的手在半空中轻点他,无奈一笑,转身出去。

等他离开,才有人说话:“传洋,咱们这里,就你敢调侃老板,也不怕哪天他真把你炒了。”

周传洋摆手笑着,“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什么人都得吃开,要是像新宇那样的书呆子,只有给我们打打下手的料。”

这边哄笑一团,另外的两个格子间内,除了键盘声,就没有其他。

宁婧用余光看向那群人,无声叹气。

她今天才来,又是空降兵,被这群人孤立好像是应该的。

可是……

目光看向桌子上三层的奶油蛋糕,又摸了摸肚子,好想吃啊。

看了一会儿,觉得那几位不会好心叫她,干脆趴在桌上装死。

说来也奇怪,她的长相在女生居多的法学院也能排上名次,以前上学的时候异性缘挺好,怎么来这里之后,他们都不愿意和她说话了?

坐在她斜侧的杨新宇突然说话:“想吃的话就自己去切,不用管他们。”

宁婧惊了一下,偏头看向他,“你怎么不去?”

“不爱吃甜食。”杨新宇回。

宁婧托着腮看着一处发呆,打了哈欠后,朝他歉意笑了笑,“我还是不去了。”

能进这个精英云集的事务所是为了工作,不是交朋友,这么想,心里平衡了不少。

这时,门外响起倪明昱近乎宠溺的声音:“这么大的人了,花样倒是不少啊?”

“和你比起来,我还很小,好吧。”婉约好听的女声接着响起。

抱团的单身男青年不再嬉闹,都端着蛋糕看向门外。

他们老板帅气地走回来,身边站着漂亮的女人,关键是这个女人挽着他的手腕,动作亲密、说话亲昵。

“哇哦~”

惊呼声发出来。

周传洋八卦起来,“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一声不吭就把老板娘带来了?”

任志远也被吵闹声从另一件办公室炸出来,推开门看到这幕,先是一愣,而后训斥:“都不用干活了是不是?一个个眼瞎吧,站在明昱身边的人是他亲妹妹。”

周传洋被他训的一句话不敢说,瘪三地把蛋糕放到一边去工作。

其他人见他如此,也不在说话。

倪初夏抿唇笑起来,轻拍倪明昱的胳膊说:“大哥,我和你长得很像啊,怎么还认错了?”

她本来是不想进来,最终还是抵不过好奇心,想看一看律师这个行业的工作环境。

只有两个独立办公室,其余都是格子间,倒是与平常的白领差不多。

“谁让你没事又送蛋糕又送花的,当然要闹误会。”

“啊?花和蛋糕竟然是妹妹送的,我还以为有情况呢?”周传洋虽然被任志远训斥,但改不了嘴贱和接话的毛病。

“嘿,你愁明昱,还不如愁愁你自己。”任志远没好气开口。

当初真的瞎了眼,把他给招进了事务所,败笔啊!

倪初夏笑着说:“我哥哪天要是有情况,我一定请你们吃饭。”

倪明昱拿她没办法,准备带她去办公室,哪知她松开挽住他的手,径自走向一边。

“你在这里啊?”

倪初夏站在一边,微笑看着她。

宁婧想到她会认出自己,但没料到她会直接过来和她打招呼,站起来说:“嗯,今天刚来这里。”

倪初夏问:“吃蛋糕了吗?”

宁婧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爱吃甜食。”

她其实想吃来着,但就是不好意思,所以把杨新宇的话盗用了。

倪初夏转身去切了块蛋糕,走过来放在她桌上,笑着说:“今天我哥生日,给个面子吃一块吧。”

宁婧略微一愣,只说了‘好’字。

“那你吃吧,我去给寿星唱生日歌去。”

倪初夏对她俏皮一笑,拽着倪明昱走进办公室。

宁婧望着她的背影,久久没能回神。

她想,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笑起来真好看,无论是谈吐还是举止,都是那般优雅,一看就知道是名门的千金。

如果,她的父母没有离世,家里的公司没有破产,哥哥没有肇事逃逸,是不是她也会这样?

办公室内,倪初夏把纸做的皇冠扣在倪明昱头上,为他唱了首生日快乐歌。

在任志远的嘲笑下,倪明昱戴着皇冠听完一首歌,没忍住说道:“你现在的智商只有十岁,不、顶多六岁,厉泽阳也放心你出来?”

倪初夏坐在老板椅上,单手撑着头,眨眼说:“大哥,我智商六岁,也好过你心口不一吧?”

“说人话。”倪明昱把皇冠摘掉,扔在桌子上。

倪初夏抬手指了指外面,解释:“外面那位小美女怎么回事?我记得那会儿你不是捉弄过人家,看对眼了啊?”

任志远唯恐天下不乱,吹了口哨,稍稍激动开口:“初夏妹子,我俩想一起去了,绝对有情况。”

“你也觉得是吧!”

倪初夏像是找到知己,开始和任志远分析,“我哥捉弄她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你说他一个大男人至于和小女孩过意不去吗?果然,连这么幼稚的引人注意的方法都用上了,看来用情至深。”

“可不是嘛,一个月没个电话过来,特地为她进事务所给我打了电话,问他还死不承认。”任志远附和,看好戏一般看向他。

倪明昱见这两人一唱一和,也不恼,抬手敲了敲桌面,“老任,我除了在学校,其余时间都在事务所,每天都能见到你,打什么电话?”

“哟,您老这是在辩解?”

任志远看向倪初夏,笑着说:“他辩解了。”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倪初夏站起来,轻拍倪明昱的肩膀,“大哥,我瞧着那姑娘挺好的,配你绰绰有余。”

“呵……”倪明昱冷笑起来,视线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俩要不要去外面唱一出?”

任志远摆手,识趣地推门回自己办公室。

倪初夏趴在桌上,笑的没心没肺,“这个我可以乐一年。”

以往,都是倪明昱打趣她和厉泽阳的感情生活,现在终于能让她逮到机会了。

“够了啊,在我面前说说可以,别去宁婧那说,知道吗?”倪明昱倚在办公桌旁,提醒她注意。

“哎哟,我还没怎么样呢?你就护上了。”

“倪初夏,不许再笑了,否则直接丢出去。”倪明昱拍着她的脑袋,觉得不能再惯着她。

“咳咳……好,我保证不笑。”

倪初夏坐直身子,清咳两声,表情异常严肃。

心情完全平复下来之后,问道:“刚才那位是你合伙人?”

倪明昱拖了把椅子出来,没好气说:“你真够可以,不认识他还跟着后面瞎起哄。”

这种幼稚的把戏,都是校园时候才用的,没想到自己都三十多了,还能看到。

倪初夏无辜地眨眼,憋着笑说:“大哥,其实是他跟着我瞎起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