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我就抱着你,什么都不做【三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我是看在未来小外甥的份上不计较,适合而止。”倪明昱头疼地揉着太阳穴,一副拿她没有办法的模样。

丫头片子长大了,打不得、骂不得,只能任由她胡闹。

倪初夏见好就收,不再起哄调侃,发出邀请,“晚上一起吃饭吧,去临海苑。”

“我这个万年单身就不打扰你们俩的二人世界,自己回家吃碗面就成了。”倪明昱没有应下。

“大哥,泽阳烧菜特别好吃,来吧。”

可能是今天日子特殊,更想找时间陪着他。

“最近事务所案子比较多,晚上有应酬,抽不开空。”

最终,倪明昱也没有应下她的邀请。

离开事务所,倪明昱轻拍她的后脑,“瞧你眼皮都打架了,赶紧回去休息吧,都快是孩子的妈了,也不知道注意点。”

倪初夏打了哈欠,没忘记确认:“大哥,你和宁婧真的没有恋爱?”

“以你现在的智商,只要有女人在我身边,都会认为和我有关系,别瞎捉摸了。”

倪明昱推开玻璃门,虚扶着她的腰,将她送到车旁,催促她上车。

“那你要是有情况,一定记得告诉我啊。”倪初夏坐上车,打开车窗叮嘱。

倪明昱格外好脾气地点头,目送她离开。

其实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他很清楚,无非是自己有了归宿,希望他能找到照顾他的人。

只是以目前他的状况,谈这些还太早。

回到临海苑,接近下午两点钟。

阿姨离开,别墅里没有人。

倪初夏上楼换了衣服,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过去。

半睡半醒间,鼻尖萦绕酒精的气味,强忍着困意睁开眼,就见厉泽阳坐在身边。

“回来了?”

低喃出声之后,她便翻身继续睡。

察觉到哪里不对,才从床上坐起来,凑到他身边闻了闻,“不是让你少喝点吗?”

光闻着散出的气味浓度,头都有点晕了。

厉泽阳没说话,伸手抚上她的脸,在她没反应过来时,垂头含住她的唇瓣。

“唔…喝多了酒开始耍流氓了是吧?”倪初夏别开头,用手抵住他的胸口。

男人见没亲到,眉头稍稍蹙起,手直接覆上她胸口,“老婆,我头晕。”

倪初夏快被他这副人畜无害的模样逗笑,一把抓住他耍流氓的手,“不许乱动,头晕就睡觉。”

哪知这只手被抓住,另一只手熟练地搭在腰胯,逐渐向下移。

“厉泽阳,我是谁?”

听到自己的名字,男人眼中难得清明,吻着她的脖子含糊道:“夏夏。”

“你老婆现在怀孕了,知道吗?”

倪初夏被她缠的没办法,搬出杀手锏,“你这样会压到宝宝的。”

胡作非为的手停下,连吻也慢慢停歇。

他翻身躺倒一边,只是将头埋进她脖颈处,有些怨意地说:“我就抱着你,什么都不做。”

呵呵!

这和‘我就进去,保证不动’不是一个道理,这事谁能控制得了?!

困意被他搅没,倪初夏麻溜地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

出来,见他规矩地躺在床上,脑袋微侧,脸颊还泛着酒醉时的红晕,不由得笑起来。

他醉酒的样子可爱的像孩子。

重新回到浴室,端了盆热水出来,拧干毛巾替他擦拭。

男人双眼紧闭,虽看不见那抹深邃,但五官依旧立体、英俊。

可能真的是难受,眉宇一直皱着,薄唇紧抿。

倪初夏爬上床,让他枕在自己腿上,伸手轻按太阳穴。

直到见他眉宇舒展,心里才稍稍放下。

他是因为自己想要那拿下那块地,才甘愿去和市政人员打交道,酒怕也是在推脱不掉的时候才喝的,毕竟男人在饭桌上,即使处于高位,最终喝多少也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

手指落在他的眉头,顺着鼻梁滑下来,唇角不禁上扬。

这是她的丈夫,能带给她温暖、安全感的男人。

她爱极了他那副不苟言笑,漠然板着脸的模样,也喜欢他眼中氤氲笑意,对她包容、宠溺的样子。

这么想,忍不住低头亲吻他的额头,顺着鼻梁来到唇瓣,回忆平时他的动作,不太熟练地吻着。

男人缓缓睁开眼,神色由迷糊转为清明,也不过是转瞬即逝之间。

倪初夏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后脑勺就被大手按住,很快,便被反客为主。

“还真是……口是心非。”厉泽阳单手撑在她上方,手指轻抚她的脸颊。

因为刚醒过来,嗓音低沉,带着独有的哑意,分外撩拨心弦。

偷亲被抓包候,倪初夏流露出片刻的尴尬,伸手攀上他的侧肩,手指插进他的发间,低声说:“酒醒了?”

厉泽阳没回答,只是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额头,躺下来搂着她。

可能是真的缺觉,也可能是他的怀抱很温暖,躺下没多久,困意再次袭来。

“那块地拿下来了,想过接下来做什么吗?”

靠在他胸口,以至听他说话像是从胸腔发出,令人心安。

她闭眼开口:“后续事情交给方旭处理,我呢,就是陪着你,然后把黄娟解决。”

厉泽阳对她的回答很满意,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像是在哄她入睡。

……

约见土地局和建设局几位之后,事情虽然解决,但后遗症却还是有的。

厉泽川从酒桌上下来,保持清醒回到公司。

强撑着把工作全部完成,才进了休息室。

刚躺在沙发上,手机响起来。

从裤子口袋把手机掏出来,没看是谁就接了,“喂?我是厉泽川。”

因为酒精的原因,嗓音与平时不大一样。

“你喝酒了?”

听出电话里的声音,厉泽川敷衍地‘嗯’了声,没说话。

那端也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没有对岑曼曼造成任何实际的伤害,你至于为了她为难整个林家吗?”

“你回来见到我的那天,就该知道我的态度。”

他话说的很明白,不要对她耍那些弯弯绕绕,否则决不轻饶。

三番五次试探他的态度,已经很让人恼火,却依旧不罢休,甚至牵连到亦航,如何能忍?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手安排的,你要对付冲我来就好,为什么要牵连林家?”电话那端,卢静雅几乎是用吼的。

她知道厉泽川的手腕厉害,却没想到竟然能让舒城的彦家出手,在这么下去,林家肯定会被毁掉。

厉泽川反问:“你看不惯我复婚,又为何牵连曼曼和亦航?”

“你,是不是岑曼曼对你说了什么?还是她让你这么做的?”卢静雅见说服不了他,只好重新找突破口。

厉泽川站起来,手搭在沙发靠背上,“曼曼从未在我面前说过你,更加不会如你想的那样。”

“哈哈,你倒是护她护的厉害,她样样都好,既天真又善良,怕是在床上把你伺候的很舒服吧!”

卢静雅被他刺激的开始口不择杨:“也对,像她这样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清纯可人,正巧就满足了你们这种大老板的征服欲望,勾勾手指她们就会爬上床,多省事!”

“卢静雅,你给我放尊重点!”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卢静雅在电话里笑起来,“你都快比她大一轮了,和她上床你没罪恶感吗,不觉得恶心吗?”

厉泽川扣住沙发背,不仅指尖泛白,脸色也阴沉下来:“我现在心平气和与你说话,完全是看在你是亦航妈妈的份上,别逼我一点情面都不留。”

“你什么时候给我留过情面?为了那样的女人你不惜赔付偿金都要和LR解约,还让怡珺进了局子留下档案,现在你连林家都不放过,试问我爸我妈做过什么错事?”

卢静雅心中是悲凉的,当她看着镜头里的他谈笑风生地说出‘生母已故’四个字时,就知道,对他所有的幻想该破灭了。

“说完了吗?”

厉泽川语气平淡,言语残忍:“他们有今天的下场,都是因为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