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是不是想要了?【五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云暖的嘀咕声很小,但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卢静雅能猜到她说的并不是好话。

她把纸巾扔在桌上,缓缓站起来,“小妹妹,你如果和岑曼曼一样无父无母,那我也无话可说,毕竟没人教,可我要是记得没错,你应该是珠城的名媛吧,不分青红皂白泼人水丢的可是你家人的脸!”

云暖把她这一段话听完,抓住重点:“你凭什么说曼曼姐?她招你惹你了啊!”

“原来和她是一伙的啊?”

卢静雅像是发现新大陆,目光在岑南熙和云暖身上流转,最后看向男人,说道:“我猜你应该没告诉她你喜欢岑曼曼吧,也对,毕竟明面上她还是你的妹妹,这关系还真复杂。”

“你胡说什么呢?我看你就是羡慕曼曼姐嫁了好老公。”云暖听的云里雾里,依旧护着她想护的人。

到底从哪里冒出莫名其妙的女人,说的话拐弯抹角的,一点礼貌都没有。

卢静雅脸色变了变,眼睛微微眯起,握着包离开。

“你别走,有本事把话说完!”

云暖要跟着她,却被岑南熙一把握住手腕,“别追了,你都把人泼了,还想做什么?”

“是她先说那些话的。”云暖心有不甘,却只能作罢。

这时,云辰慢悠悠走过来。

岑南熙见他出现,也就明白是他带云暖过来。

云暖挣开岑南熙的手,走到云辰身边,“哥,刚才那个女人好奇怪,上来就贬低曼曼姐,你认识她吗?”

云辰略微一怔,目光若有所思盯着岑南熙,似是在质问他和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岑南熙面色未变,招来服务员买单,然后走向楼梯口,云家两兄妹跟在身后。

一路走出来,云暖都在和云辰说那个女人,最后提及卢静雅开始的话,“她还说岑南熙喜欢曼曼姐,他俩明明是兄妹啊?”

虽然她知道岑家对曼曼姐不好,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一直以兄妹一起相处。

云辰有些头疼地揉着太阳穴,抽出云暖挽着的手臂,对岑南熙说:“我还有些事,暖暖交给你了。”

言下之意,这事是谁惹出来的,谁去收场。

待他走后,云暖跟着岑南熙上了车,没有再说话。

她有很多问题想问,想到刚才自己冲动做错事,就不敢开口。

岑南熙没好气开口:“哑巴了?”

“你才哑巴。”

“你哥在的时候话不是挺多吗?”岑南熙没急着开车,偏头看着她。

“那他现在不是走了嘛,我话当然就少了。”云暖说完,从包里拿出手机,划开屏幕开始查找。

岑南熙被她气笑,随口问了句,“在干吗?”

“给曼曼姐打电话。”云暖如实回答。

“不准打。”说着,就要伸手拿走她的手机。

云暖机智地把手机攥在胸口,弯下腰说:“你不告诉我情况,我当然要问别人了!”

岑南熙对她耍赖没办法,头疼地说:“把手机放下,我会告诉你情况。”

……

厉氏,正处于员工下班时间。

岑曼曼乘坐电梯上楼,下来时碰到等电梯准备下班的张钊。

“老板娘,又来等老板下班啊?”

岑曼曼朝他点头微笑,然后走向办公室。

经过这些天的锻炼,在听他们称呼老板娘、调侃时,已经不会当场脸红心跳。

没在办公区寻到他,岑曼曼走进休息室。

男人躺在狭小的沙发上,腿悬在半空,身上就盖了件西服。

看到这一幕,在与他意气风发,商界指点江山对比,令人心酸。

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不劳而获,都是靠着点点滴滴的心酸苦楚积累而成。

外界,又有谁知晓,厉泽川会是这般。

岑曼曼走过去,缓缓蹲下来,手指悬空临摹他的面庞。

时间逐渐过去,双腿有些发麻时,她直接盘膝坐在地上,趴在沙发旁静静看着他。

她何其幸运,能在那么狼狈和无助的时候,遇到他。

在她为了上一段感情哭得歇斯底里的时候,他只是陪在她身边,守着她度过必经的过程。

正因为他的好,所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恋上他,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就这么看着,心中就已经升起很多感悟。

等到换一只手枕着头的时候,男人倏尔睁开眼,目光温柔地看向她,低声问:“来很久了?”

岑曼曼直起腰板,笑着回:“也没有很久。”

话落,她准备起身,小腿发麻,一时间没站稳,直接扑在他怀中。

厉泽川轻笑起来,手搭在她腰间,“说实话,从什么时候开始萌生扑倒我的想法?”

“…没有。”

岑曼曼软绵绵地说了句,双手撑着他试图起来,却被他抱得太紧,只能贴在他身上。

男人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与自己对视,仰起头吻住她的唇。

到了后来,两人顺序对调,在狭小的沙发上相拥缠绵。

被他吻的晕乎乎,岑曼曼一个激灵,别开头错开他的唇,“亦……”

第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候,都不敢相信那是她的声音,哑声,充着情欲。

“是不是想要了?”厉泽川低声询问,如此诱惑,就是想让她把心中所想说出来。

岑曼曼红着脸没理会他的话,拍了拍他的胸口,“亦航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呢,快起来。”

厉泽川知道她是害羞,手劲放松,说道:“你压着我,我怎么起来?”

“明明是你……”

感受到他松开手,岑曼曼从他身上爬起来,佯装怒意以掩饰羞涩。

刚刚明明是他抱着她不让她起来的,突然就这么耍坏。

厉泽川把外套搭在胳膊上,拎起她的包,另一只手牵起她的手,“都是我的错。”

岑曼曼眼总含笑望着他,开口说:“那我要怎么惩罚你?”

“回家跪搓衣板,怎么样?”走进电梯,厉泽川玩笑提议。

“现在网上都说要跪键盘,还不能打出字的那种。”

岑曼曼踮起脚,小声说:“你捉弄我,回家让你跪键盘。”

厉泽川垂头看着她,问:“你舍得吗?”

叮——

这时,电梯门开了。

岑曼曼有一瞬间的迟疑,回答:“我舍不得键盘。”

话落,挣开他的手快步走出去。

两人在休息室厮磨半天,此时的厉氏除了加班和保全,都已经离开,大厅很安静。

厉泽川见她这般活泼,眼中都透露那抹纵容的温润。

终归是二十来岁的女孩,即使性子再文静,心智再成熟,不经意间也会流露孩子气的一面。

很少见,所以他才更加珍惜。

有时,看着她,也难免会想,自己在她这般大的时候会做些什么。

必定是没有她经历的多,也不会有她这般为人着想。

这时候就会庆幸,他比她大了这么多,能在她这个年纪,照顾她,爱护她。

华忆公寓。

厉亦航含着棒棒糖从房里跑出来,直接扑到厉泽川腿上,“爹地,学校这周组织春游,我能去参加吗?”

“这事别找我。”厉泽川跨步走去书房,已经把选择权抛给岑曼曼。

小家伙见在家老爸不理他,又蹭到岑曼曼身边,讨好地说:“曼曼姐姐,我能参加吗?”

岑曼曼蹲下来与他齐平,“当然可以参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先说说看。”厉亦航向后退了两步,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岑曼曼被他逗乐,笑着说:“要听老师的话,不能去危险的地方,一定要记得安全第一。”

厉亦航拍拍胸脯,信心满满地说:“这没问题。”

“那就好。”岑曼曼摸摸他的头,起身走到厨房,准备今晚的晚餐。

小家伙开心好半天,在客厅手舞足蹈,突然想起事情,跑进厨房问:“老师要求要有一名家长跟着,你和爹地谁跟着我啊?”

岑曼曼正在择菜,看着他说:“你想让谁跟着?”

她和小家伙的相处,基本都是让他去做决定,自己只是引导作用。

“和爹地……不,还是想和你。”厉亦航说着,伸手拽着她的衣摆,“同学都羡慕我有很帅的爸爸,我想告诉他们,其实我小妈妈也很好看。”

即使不是听他第一次说‘妈妈’这个词,心里依旧会觉得动容。

她把菜放到一边,蹲下亲了亲他的脸,“那我陪你去参加。”

“耶!give、me、five!”

厉亦航伸出肥嫩的小手和岑曼曼击掌,缠着她好一会儿,才重新回到客厅。

岑曼曼唇角一直上扬,似乎连做出来的菜色香味都比以前要好。

饭菜做好,厉泽川从书房出来,抱着小家伙去洗手,然后来到饭厅落座。

“今天的菜都是我爱吃的!”厉亦航看到‘红烧排骨’、‘板栗烧鸡’这些菜,口水都快留下来。

厉泽川替他夹菜,让他趴在桌上好好吃饭。

抬眼与岑曼曼对视,出声问:“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没有啊。”岑曼曼对上他那双带着戏谑的眼睛,随便找了理由,“亦航正在长身体,要多补一补。”

“对,我要多补一补。”厉亦航点头,把勺子扔到一边,上爪子那肉啃。

厉泽川戳了戳他的脸,没好气道:“长这么胖,以后没小姑娘要你。”

小家伙乌溜溜的眼睛转动,把嘴里的肉全部吐了出来。

“……”

厉泽川扶额,语气不好:“干什么呢?”

“你说我胖!”厉亦航嘟着嘴,赌气不吃饭了。

“不吃你就饿着。”厉泽川看了他一眼,替岑曼曼夹菜,用眼神示意不用管他。

小家伙瞅了瞅男人,又看了看岑曼曼,见两人真的没有管他的迹象,伸手想去够那盘板栗烧鸡里的鸡腿。

只是,手还没有碰到盘子,筷子就打在手上。

“你干嘛打我?”

厉泽川见他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自己错了,声音变冷:“我是你爹地,打你还不行了?”

“你这样是家暴,我要告你!”厉亦航摸了摸手背,委屈地自己吹了吹。

岑曼曼被父子俩针锋相对逗笑,放下碗筷走到小家伙身边,低声细语道:“亦航,浪费食物是不对的,在偏远地方,很多像你这般大的孩子都吃不饱饭,你浪费的那些肉,他们可能一年都吃不上一回。”

“……我知道。”厉亦航垂下头,很懂事地说:“老师也和我们说过,但是爹地说我胖。”

见他还纠结这个问题,岑曼曼抚上他的背,“那是你爹地审美不好,我就觉得你这样很可爱,很帅气。”

“真的?”厉亦航抬眼看着她,似乎是怕她骗人。

“当然,我们亦航最讨喜了。”

岑曼曼替他夹了鸡腿,继续说:“快吃吧,吃完陪你看电影。”

厉亦航欢快地点头,开始继续奋战尸巫。

一大一小讲话的时候,厉泽川也没吃饭,而是坐在一边听着。

到最后听到她说要陪臭屁儿子去看电影,心里多少有意见。

因为上班,两人的见面时间就已经大大缩短,下班回来还有拖油瓶兼电灯泡在,想和她多相处都没时间。

很可能,臭屁儿子这边长大,第二个就会出来,突然意识到情况很不妙。

饭后,厉泽川主动收拾桌子,去洗碗,催促一大一小去房间看电影。

等他把碗洗掉,又在客厅里看了一会晚间新闻,走进小家伙房间,一片漆黑。

他刚要开灯,就听岑曼曼小声说:“别开,这样看电影才有感觉。”

厉亦航特嫌弃地说:“别和爹地说话,他不懂。”

“……”

厉泽川更加觉得他在这个家越来越没地位了,幸亏没养宠物,要是养了,他会排在最后。

“看什么电影?”男人走近,好不容易插一句。

“嘘,别打扰我们思考。”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厉亦航和岑曼曼同时开口,却是截然不同的回答。

男人已经不想理会臭屁儿子,顺势坐在岑曼曼身边,半搂着她说:“还是老婆好。”

岑曼曼低声笑起来,靠在他身上。

一家三口的饭后生活,就是窝在床上看电影。

这部电影是帝都已经息影的影后苏微凉的代表作,讲述女主人公被所有人认定为有精神病,在被迫‘治疗’过程中找到多年前陷害自己父亲真凶的故事。

画面一直是灰暗,也有略微害怕的镜头,但其中包含了很多哲理,最后突出电影主题,黑暗尽头必定会有光明的存在。

电影快要播放结束,也是高氵朝部分,厉亦航已经完全看进去。

这时,厉泽川搂着她的手开始不老实,偏头靠近,唇有一下没一下吻着她的耳垂和脖颈,令她注意力集中不了。

“别……孩子还在呢。”岑曼曼伸手捉住他的手,低声说。

“你主动亲我一下,我就住手。”厉泽川又开始诱惑她。

岑曼曼两只手按住他的一只手,腾不开手去阻止另一只,只好妥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当她离开时,黑暗中,厉泽川精准捕捉她的唇。

身侧有孩子,她不敢发出声音,只能任由他胡来。

“那些小孩子最后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电影结束,厉亦航开始说话。

岑曼曼慌张推开男人,清咳应答:“是啊,结局很好。”

说出这样的话,她也是心虚的,毕竟最后十分钟,注意力都被身侧的男人吸引,根本没看电影。

男人轻点IPad,开口道:“一部电影接近两个小时,关掉吧。”

“我这就准备关。”厉亦航把平板关掉,床头灯打开,“爹地,我今晚能不能跟你们睡?”

“自己睡。”

“可是我害怕。”厉亦航作势就要掀开被子,男人一把按住,退了一步,“我留下来,等你睡着再走。”

“可……”

厉泽川坐在床头,压低声音说:“没有可是,没得商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