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连本带息还回去【十六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内,两人都没有说话。

岑曼曼将头倚在车窗上,看着夜色发呆。

遇到红灯的时候,厉泽川伸出右手扳过她的脑袋,笑道:“头硌的都不疼吗?”

岑曼曼把身子坐正,摇头说:“你开车很稳,不疼的。”

如果开车的人换作是倪初夏,她可不敢把脑袋磕在窗前。

厉泽川无声笑起来,倒也没再说什么。

到了医院之后,两人走到住院部,询问护士站,径自来到病房。

先来的李家小孩的病房,守着他的是李家夫妇。

李父认出厉泽川,从座位上起来,主动伸手问好,“厉总,您好。”

厉泽川握住他的手,颔首过后收回来,视线似有若无地落在李母身上。

“厉总,昨天的事深感抱歉,内人不知道那位是您的太太,多有得罪。”李父说着,把孩子他妈扯过来,示意她道歉。

岑曼曼先她一步开口,“李先生,按照你的意思,我如果不是厉太太,那一巴掌就是应该的?白受了?”

“这……”

“你不要混淆视听,当时我儿子还在抢救,我情绪当然不稳,但是后来……”

“给我住嘴!”李先生厉声呵斥,让她闭上嘴。

随后对着岑曼曼陪笑,“厉太太,我替她向您道歉,也希望您能理解做父母的心情,毕竟那时候儿子生死未卜。”

“她又没孩子怎么理解?打一巴掌觉得委屈,我还被打了两巴掌呢?”李母走到一边,低声嘀咕表达不满。

病房也就那么大,她说的话自然都落在在场的人耳中。

李先生无力地闭了闭眼,当着孩子的面他也不能说太过分的话。

厉泽川握紧她的手,说出第一句话,“看来对于那两巴掌你很有意见?”

李母身形微怔,没敢说话。

以为厉泽川是那种更在乎面子问题的男人,不会计较她口头上的逞能,却没想到他是真的护着妻子。

李先生很快反应过来,说道:“不会有意见,这事本来就是她做错了,自然要受到惩罚。”

厉泽川没理会他这话,而是开门见山:“我今天来就是想向两位的儿子确认一件事情,你们没意见吧?”

“什么事?”

“没意见,当然没有意见。”

夫妻俩同时说话,看着如此狗腿的丈夫,李母要被气死。

儿子落水他不管,她被打了,他也怂的不管,现在连什么事都不问,就让厉泽川和儿子交流。

李家在珠城虽然没有厉家有势力,但也不是小门小户,有必要这么怵一个人吗?

厉泽川移步来到病床边,目光落在孩子身上,“你叫李小宝?”

李小宝怯生生地点着头,有些害怕地看向自己的父母。

“亦航上学的第一天就和我说他交了朋友叫小宝,还吵着要把名字改成大宝,叔叔认为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厉泽川顺势坐下来,没有显露半分令人畏惧地气势,就像是和她聊天。

“才不是。”李小宝把头扭到一边。

“嘿,这孩子就是平时给我们惯坏的。”李先生刚松一口气,又被孩子的态度弄得紧张起来。

“即使不是朋友,你们也是同学,平时小打小闹都是正常的,但这一次为什么要说是他推你的?”话说到后面,话锋突然一转,表情也冷下来。

李小宝缩了缩脑袋,结巴地说:“我…不是我说的……”

岑曼曼怕他吓坏孩子,扯了扯他的衣袖,轻声朝孩子说:“小宝,阿姨知道你是好孩子,能告诉阿姨你是怎么掉进水里的吗?”

李小宝看向自己的父母,见他们都沉默,没阻止他说话,才开口:“我想看水里有没有鱼,就拉着他们一起去,我鞋子掉进水里,怕妈妈知道骂我,就想去捞鞋子……”

小孩子说到最后,哭得很惨。

李母脸色由刚开始的尴尬到后来,干脆抱着孩子一起哭,李先生站在一边,脸色并不好,可能是知道真的弄错了。

等哭声停下,厉泽川说道:“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弄清楚,我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否则你们该知道得罪厉家的下场。”

“厉总,真的对不住,我们一定会照做的。”李先生见他没有为难的意思,连忙应下来。

之后,厉泽川和岑曼曼离开病房。

去见李娜的途中,岑曼曼攥紧他的手,“我以为刚才你要发火呢?”

刚才他的那副模样真的很严肃,像是随时随地都可能发怒。

厉泽川笑起来,问:“害怕了?”

“有点。”岑曼曼老实地点头,偏头看着他,说道:“不过你等会可以对李娜凶一点。”

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平时上班的时候,同事几人提及厉泽川,李娜的反应最明显,所以能肯定她是爱慕他的。

这算是她提的为数不多的要求,厉泽川听了心里很满意,捏了捏她的手,算作同意。

相较于李小宝房中有家人陪着,李娜的病房只有她一人。

两人进来之前她正垂头摆弄手机,听到动静头也没抬,抱怨道:“你怎么回事,想饿死我吗?”

没听到答复的声音,她才将头抬起来,见到厉泽川时,眼睛亮了一下,嘴里也低喃出声,“厉总。”

岑曼曼见她就差把眼珠子贴在他身上,心里难免会吃味,率先开口,“李娜,你侄子刚才说了他是自己落水的,与亦航没有半点关系。”

听到她的话,李娜才把视线移过来,“那这就是误会喽。”

岑曼曼眉头微皱,对她这样满不在乎的态度很不满。

一句误会就能弥补自己犯的错吗?

厉泽川冷声说:“既然是误会,明天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我儿子道歉。”

“厉总,就是一个误会,这么兴师动众有必要吗?”

李娜不可思议看着他,见他不说话,继续解释:“那时候我侄子落水,我慌张之下只是看错了。”

岑曼曼不想听她的狡辩,上前说道:“你的一句‘误会、看错了’就能不负责任吗?他还只是七岁的孩子,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诬陷他,说那些难听的话,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你知道吗?

“我……我当时只是着急,哪能想到那么多?”李娜想破口大骂,但碍于厉泽川站在她身边,硬生生憋住,转而苦着脸说:“我是有不对的地方,难道你就没错吗?上来就给我一巴掌……”

岑曼曼看着她,后话被堵住,斟酌后说道:“我先动手是不对,但之后你又做了什么?”

“我只是怕你再动手,所以才会有后续的事情。”

“我打了你一巴掌,但在水中救了你,这事算扯平,但是亦航的事情,你必须道歉。”岑曼曼的态度很坚决。

她无故被扯落水中,这事可以不计较,但是关乎孩子的事情,没得商量。

厉泽川在一边听着,跨步走上前,紧盯着床上的人,目光毫无温度,“你当着众人的面骂我儿子,我夫人给你一巴掌,你还不能受了?”

“厉总,我、我不……”

“亦航的事先放到一边,我们先来算算你拖我夫人落水的事情。”厉泽川根本不理会她的话,继续说:“落水害她生病发烧,这事用你们李家的公司做赔偿怎么样?”

李娜脸色骤然变得苍白,焦急地说:“厉总,你别迁怒我的家人。”

厉泽川冷笑起来,“你陷害我的儿子和妻子,我自然要连本带息还回去。”

“岑曼曼,不、厉夫人,我向你道歉,你让厉总高抬贵手,我家就是做小本生意。”李娜惨白着一张脸,显然是被吓到。

她家的公司千万不能有事,能跻身于珠城有名望的家族不多,她还要靠着这个家替自己谋出路。

岑曼曼开口:“明天你去学校道歉,把事情和校方解释清楚。”

“我会的,我明天一定会去。”李娜连连保证。

岑曼曼拉着厉泽川走出病房,事情总算解决,面上是如释重负。

厉泽川垂下头,问:“这么急着拽我出来,不是让我对她凶点?”

岑曼曼快步走到他跟前,仰起头有些吃味地说:“就不应该让你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