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玩不起就别来求人【二十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海餐厅,钢琴声悠扬。

韩立江与倪柔相对而坐,若忽略两人板着的脸,算是很浪漫的烛光晚餐。

“不要再说了,爷爷不会同意帮你家的。”韩立江态度很坚决。

正如半年前一样,韩英杰就是再喜欢倪初夏,都没有出手帮倪氏度过难关,这次就更加不会帮忙。

“我已经嫁给你,难道连帮孙媳妇他都不愿意吗?”

倪柔双手紧扣桌子,不死心地说:“当初我流产,爷爷还说等我再次怀孕会给孩子股份,他还是很看重你的,你为什么不能替我求情?”

嫁到韩家的这几个月,很多事情她都看的明白。

虽然齐泓和齐烁很受韩英杰的喜欢,但毕竟是外孙,根本无法和韩立江相比,很多时候,在饭桌上,老爷子虽然夸赞齐泓,实则也是在暗示他要争口气。

如果亲孙子去求他,他肯定会帮忙的。

“就算我去求情也会是一样的结果,又何必自讨没趣?”韩立江端起酒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很多事情,不是他不帮,而是他真的无能为力。

就如半年前倪氏出事,他也想帮,可是他在正荣没有实权,只是小小的总监,连齐泓都不如,拿什么去帮?

倪柔拔高音量:“你不去,怎么知道不行?”

两人的争执,惹来不少人的白眼。

韩立江面子上觉得过不去,出声提醒,让她小声点。

倪柔忍住怒气,压低声音,哀求道:“立江,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我不知道还能去找谁,你是我的丈夫,我只能求你。”

她已经放下自尊,这么低声下气地求他,如果得来的答案依旧是没有办法、帮不了,那么她真的就对韩家不抱任何希望。

孩子掉的时候,她听了妈的劝说,好好和他过下去,可如今她有困难,而他却无动于衷,这样的男人要来有什么用?

韩立江烦躁地扯着头发,垂头想了好一会儿,说道:“我去和爷爷提,但是不能保证会成功。”

倪柔点着头,握着他的手,说道:“立江,谢谢你。”

韩立江扯了扯嘴角,心里没谱。

说实在,他并不想趟这摊浑水,毕竟对她的感情并没有多深,但见她如此哀求,不帮显得做男人很失败。

……

那时吃饭碰到盛源王总,为了给卢静雅难堪,主动约他。

原本倪初夏都快把事情忘了,他主动打电话过来,把时间定在厉泽川空闲的时候。

吃完午饭后,来到皇冠盛宴顶层包间。

上次,倪初夏在这里遇上影刹,还差点被抓,对这里有些阴影,好在这次有厉泽阳陪同。

人不够凑不齐牌桌,临时把方旭叫来。

四位男士上了牌桌,倪初夏和岑曼曼各自坐在两兄弟身边。

期间王总要点烟,被厉泽川制止,理由并没有提及有孕妇在场。

王总倒也算配合,把烟和打火机摆在一边。

牌局进行如火如荼,王总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没一会儿,有人敲门。

岑曼曼去开门,见到两位陌生的女人,心里有疑惑。

进来之后,其中一位径自走到王总身边坐下,露骨地将腿架在他腿上,朝众人笑了笑。

王总示意另外一个女人过去,“你去陪陪方副总。”

方旭在那个女人过来时,不动声色地移了位置,和她保持距离。

“副总,您这样不是让我难堪吗?”女人暧昧地朝他挤过去,声音很嗲。

方旭干笑了两声,侧身避开她。

倪初夏撑着脑袋笑看这两人你贴我躲的戏码,觉得还挺好玩。

男人打牌,不会觉得无趣,倪初夏和岑曼曼一直兴致缺缺,坐在对面,还用手机聊着天。

大抵就是聊方旭到底是不是假正经、王总老婆什么性格之类。

服务员端了果盘和小吃进来,两人起身来到沙发上。

岑曼曼这才问出心中疑惑,“你和盛源也没合作了,怎么还应下这个局?”

“上次吃饭碰到他和卢静雅一起,猜想那女人应该是想和盛源合作。”

倪初夏说着,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把她赶出珠城我才能放心。”

她若是一直在珠城,并且围绕着岑曼曼和大哥转,心里会不安。

岑曼曼心头一暖,顺势靠在她肩上,“初夏,你真好。”

“行啦,觉得我好就陪我去卫生间。”

倪初夏说着,拽着她出去。

“来之前不是去过?”

“孕妇尿频你不知道吗?”倪初夏白了她一眼,径自走向卫生间。

岑曼曼笑着跟过去,她又没怀过孕,哪里能知道?

解决完,倪初夏走出来。

岑曼曼挽着她的手,开口说:“刚才看到倪柔了,进了那边的包间。”

倪初夏眉头微扬,随口问:“跟谁来的?”

“没见过,不过看样子挺有钱的。”路过那间包间时,她压低声音。

倪初夏乐呵地笑起来,“能比得过你这个小富婆有钱?”

“我不是小富婆。”岑曼曼脸蛋微红,被她调侃的有些不好意思。

她知道倪初夏会这么调侃,起因是一张卡。

那天她向往常一样把晚饭做好,叫厉泽川出来吃饭。

他出来之后,便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卡,只是说让她有想买的东西就用。

后来在逛街的时候被倪初夏看到,才知道这是一张额度很高的卡,想要豪宅都能刷下来,得知之后,回家就把卡锁在柜子里,一直没用过。

不同于两人之间气氛的活跃,倪柔所处的包间,像是降至冰点。

倪柔放下身段,恳求道:“公司财务部经理辞职,很多事情还没有交接完,您看这方面的事能不能通融一下?”

“倪小姐,你该知道各大银行的规矩,虽然我们是私人银行,但是也要按照国家发布的章程办事,你这样让我很为难。”说话的人是当初黄娟用公司做抵押的那家银行行长,中年男人,谢顶、挺着大肚腩。

话落时,手已经贴在倪柔腿上。

倪柔强忍着恶心,笑着说:“行长,您该知道,我是韩家的媳妇,所以称呼上?”

她在变相提醒他,自己已经结婚,让他收敛点。

“倪小姐,规矩是人定的,你如果是诚意到了,我也能通融。”男人没理会她的话,暗示道。

倪柔忍受不了,蓦地站起来,“请您放尊重点。”

这个男人岁数上都能当她父亲,竟然对她提出这么恶心的要求。

“这么清高别约人来这里谈事情啊!”

男人冷笑着起身,挥手让跟着他的助理秘书撤,“呸,是女表子还要立贞节牌坊,玩不起就别来求人!”

倪柔气得浑身发抖,心里的委屈和身体上的抗拒,让她快要崩溃。

看着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水,一把握住泼在自己腿上,那里是男人碰到的地方。

她拿着纸巾擦拭着,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来,哭得不能自已。

自那晚韩立江求助韩英杰被拒之后,她就一直在求人送礼,好不容易约到抵押行的行长,却被如此侮辱。

当初倪氏也面临破产的边缘,为什么倪初夏就能轻而易举的扳回局面,而她却举步维艰,屡屡碰壁?

这些天,她一直都在想,不如算了吧,就让公司这么垮掉,她还有丈夫依靠,可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明明她已经赢过倪初夏,却因为一念之差落得如此地步。

哭累了,她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位上发呆,直到手机响起。

电话是黄娟打来的,刚接通,就听她开口,“柔儿,他们要赶我离开别墅,你赶紧回来。”

倪柔在电话里安抚她不要急,她马上赶过去。

挂断电话后,倪柔推开包间的出来,急慌慌地走向电梯。

没想到,和倪初夏等人不期而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