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说好爱的亲亲呢?【二十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双方都没有料到会遇到,脸上有错愕。

这时,电梯门打开,盛源王总侧身先让厉泽川他们进去。

倪柔站在一侧,双手握拳,在最后时刻,硬着头皮走进电梯,努力挺直腰板。

她不想让别人觉得她过的不好,也不想让人看不起,尤其倪初夏还在其中。

“厉总,我在红鼎订了一桌,赏脸一起吧。”盛源王总打破沉默的局面,发出邀请。

厉泽川垂头看了岑曼曼,见她脸上并无异议,便应下来。

电梯到达底层,一行人下来。

外面等电梯的人较多,厉泽阳一直揽着倪初夏的腰,将她护在身后,低声询问是否累了,要不要直接回去。

倪柔被人撞得踉跄,面色难看极了。

想到在包间被人羞辱,想到现在的境况,对倪初夏的恨意就难消。

见他们走向停车场,倪柔出声:“倪初夏,你站住!”

一行人都停下来,目光投向她。

这里面,也只有盛源王总对倪柔的了解较少,正因为如此,识相的没有说话。

倪柔见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感觉很不自在,压低声音说:“我有话对你说。”

之后,方旭、王总和厉泽川夫妻先行离开,定下在红鼎酒店门口汇合。

待人走后,倪柔看着厉泽阳欲言又止,似乎想让他也离开。

倪初夏抬眼看着她,说道:“有什么就说,我没时间跟你耗。”

倪氏现在的近况一言难尽,这个时候倪柔的情绪必然是不稳的,出于为自己的安全考虑,自然不会单独和她在一起。

倪柔见她并没有单独与自己说话的意思,开口说:“你说如果爸知道公司因为你而毁于一旦,他会不会气死?”

“关于这点,我并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如果爸知道你妈在外面养男人,一定会气得不轻。”倪初夏说完,饶有兴味地笑了。

当初,是不希望倪德康失望、伤心,本着维系好一个‘家’的平衡,才打算把这件事隐瞒下去,可是如今,这个家已经散了,也没必要再隐瞒。

“你、你胡说什么?”倪柔强装镇定,大声吼道。

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她怎么可以知道?

倪柔面上只是愤怒,实则心中已经翻起惊涛骇浪。

虽然心里慌乱,但是她还是安慰自己,没事的,那个男人已经离开珠城,不会有事的。

“是胡说还是事实,你心里最清楚。”

倪初夏漫不经心地笑道:“倪柔,你想和我斗,还差的很远呢!”

她心里很清楚,一旦黄娟有情夫的事情曝出去,这对母女在珠城就待不下去了。

还没有让她们尝到无家可归、求佛无门的地步,这一招就先留着。

倪柔向后退了两步,脸色变得煞白。

突然间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好狠,先让她们享受云端翱翔的感觉,之后再无情地把她们从高空抛下,摔得粉身碎骨,最后是不是连名誉都不会留给她们?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倪柔深呼了一口气。

似乎每次在她面前,最后都是自己溃不成军,输得一败涂地。

当初设计她与韩立江是这样,如今以为得到倪氏,却没想到给自己揽下难以承受的责任。

平复心情之后,她走到路边,拦车报了倪家的地址。

等她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晚。

别墅外,黄娟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身边是还未来得及收拾的行李。

“柔儿,妈该怎么办?”黄娟抱住自己的女儿,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绝望的痛哭。

她名下的房产全部抵押出去,现在连倪家也因为倪德康的事情被查封,真的一无所有了。

倪柔抱住她,即使自己很无助,也不敢表现出来。

安抚完她的情绪,开始收拾行李,把衣服一件件收进箱子里,说道:“妈,我先送你去酒店。”

“住酒店?”黄娟显然很抗拒。

“我名下的房子都没有装修,先在酒店住几晚,我在想办法。”其实,她名下也只有一套房子,还只是一套单身公寓。

为了能拿到倪氏的股份,几乎把能卖的都卖了。

她还在上学,平时的开销用度都是韩立江给的,保她自己没问题,但多出一个人就很勉强,尤其是还要花钱在各方面打通关系,太拮据。

*

红鼎酒店。

生意人上了桌往往就停不下来,盛源王总就是如此,好在有方旭能拖着他。

饭局进行一半,王总主动交代起卢静雅找他的原因,并且表态盛源并不会和LR合作。

在珠城,生意场上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厉泽川,估计不久之后,就要加上倪初夏。

总而言之,他们一家人都不能开罪。

听他这么一说,厉泽川也就明白这次局的目的,含蓄地向王总说了之所以弃LR,是因为一些私人问题,至于何种问题并没有再提。

之后,话题转到别处。

包间封闭,酒精味和烟味散不去。

倪初夏强撑了前半场,身体不适,和几人说了声,先行离开。

走出酒店,吹了一会儿风,反胃恶心的感觉才压下去。

晚上回到家里,早早地躺在床上。

厉泽阳进厨房煮了百合五仁粥,又用凉水把温度降下来,才端上楼。

“晚上没吃多少,把粥喝了。”

倪初夏在床上磨蹭半天,坐起来不高兴地说:“喝完就要去卫生间,累!”

男人明白她说的话,眼里含着无奈的笑,“懒成这样,羞不羞人?”

“再懒也是你老婆,必须接受,没得选。”倪初夏接过碗,三两下把一碗粥喝完,舒服地靠在床上,哼着歌。

厉泽阳没说话,把碗拿着出去。

重新回来,就见倪初夏捧着笔电,接收方旭前两天发的邮件。

怀孕之后,她已经很少碰手机和电脑,往往邮箱都是隔很多天才登陆。

方旭发的邮件是建厂的申请表,一式三份,还有很多繁琐的要求。

把表格填写好,时间已经不早。

厉泽阳催促:“明天在弄,快睡吧。”

“马上,我检查一下有没有遗落的邮件。”倪初夏把表格一一保存,点开邮箱大致浏览。

果然看到一份没点开的邮件,并不是认识的人发来的。

——亲爱的,还有14天。

这是邮件内容,很简洁。

十四天后是六月一日,儿童节?

倪初夏没想出什么头绪,以为有人发错,点了删除,退出邮箱把笔电交给厉泽阳。

快睡的时候,梳妆台上的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

倪初夏用脚踢了踢身侧的男人:“去拿手机。”

厉泽阳问:“这会儿给你拿,打算几点睡?”

“我保证五分钟之内解决,老公~”

“你给我玩,我就给你爱的亲亲好不好?”

“……”

撒娇、耍赖之下,厉泽阳起身把手机拿给她。

倪初夏接过手机,笑得很甜。

消息是方旭发来的,“忘记和你说,那块地可以动工了,不过我们没有挂任何公司名下,肯定会有人恶意操事,要花钱雇人看着工地才行。”

地皮竞标过后,失手的公司经常会阻挠工程实施,以便能重新赢得这块地。

这样的商界竞争手段比比皆是,如今落在她头上,也不奇怪。

倪初夏打字回:“这事你看着办。”

那边很快回过来,“我不认识这方面的人,你有门路吗?”

“我哪里会有……”

倪初夏编辑这几个字,犹豫片刻又删除。

退出和方旭的会话框,点开通讯录,翻找到一个人,进了他的朋友圈,随便浏览之后,返回聊天界面告诉方旭这事她会解决。

因为时间原因,结束对话后,没立刻找人,而是把手机交给厉泽阳。

“说了五分钟解决的,很乖吧。”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她。

厉泽阳把手机放回去,伸手将床头灯关掉,倪初夏顺势钻进他怀中。

隔了一会儿,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响起,“说好爱的亲亲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