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老子养得起你【二十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的气息全部喷在她的脖颈处,有些痒痒的。

睡前低沉的声音,带着她所难以抗拒的性感。

倪初夏翻身压住他,低头含住他的唇,含糊不清地说:“给你的亲亲。”

要离开时,却被厉泽阳一把扣住后颈,温热的大手贴在那里,唇上是他的为所欲为,令她脑袋变空。

因为怀孕的缘故,两人在房事上多有克制,每每都是点到为止。

知道今天也是如此,倪初夏便没有阻止。

当意识到事情往不一样的方向发展时,已经晚了。

事后,倪初夏无力地瘫在床上,伸手捏住男人腰间的肉,抗议道:“以后不许再喝酒了!”

她只想到平常的情况,却忘了他今天喝了酒,量还不少。

为了玩五分钟的手机,她容易吗?

厉泽阳短促笑起来,体贴地抱她去浴室清理。

*

翌日,倪初夏起得比较迟。

将近十点钟,才洗漱好下楼。

阿姨正在厨房忙活,见她下来,把热好的早餐端给她,说道:“太太,先生去老宅了,估计这会儿要回来了。”

倪初夏轻点头,随口问:“阿姨,中午吃什么啊?”

“先生说口味要清淡的,鲫鱼炖蛋行吗?”阿姨倒没急着定下,还是询问她的意见。

“可以,随便再炒两个菜就行。”倪初夏坐在饭厅吃着早餐,撑着脑袋和阿姨聊家常。

夏天算是来了,天气闷热也吃不下多少菜,做多了也是浪费。

用完早餐,倪初夏在后院溜达了两圈,回到客厅,想起还有正事没有办。

她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岑北故的电话。

因为岑曼曼的缘故,两人互相留了彼此的电话,却没有联系过,这次算是第一次。

电话接通后,岑北故的声音传来,“大妹子,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

这句‘大妹子’,还真是和什么人交流都能吃得开。

“岑二哥,有点事找你。”他这么主动,倪初夏自然也随着岑曼曼叫他一声二哥。

“艹!趁老子打电话敢换牌,你小子不想活了!”岑北故说完这句话,对着听筒说:“什么事?哥能帮的一定帮。”

“这事电话里说不清楚。”他那边有些吵,倪初夏觉得并不是适合谈事情。

“那要不这样,你定个时间,我们见面再聊。”岑北故倒也好说话,直接把选择权交给她。

工厂的事情算不上急,但拖一天就是钱,倪初夏就定在今天晚上,具体地点和时间会用短信通知他。

挂断电话之后,又在微信里找了岑曼曼,告知她今晚约了她二哥,让她也来。

毕竟有熟悉的人在场,她求人办事也方便一点。

临近中午,厉泽阳从厉家回来。

倪初夏把手机放到一边,起身迎上去,一直看向他身后。

“蠢蠢呢?”

没见到那只胖硕的大金毛,眉宇尽显失落。

从得知怀孕到现在,也快一个月,还挺想那只萌蠢的狗。

“爷爷不让我带过来,怕影响到你。”

“哼,我看是他舍不得我家蠢蠢。”倪初夏坐在沙发上,郁闷地抱着抱枕。

厉泽阳目光温柔看着她,说道:“等这星期给它理了毛,就让它回来。”

听他这么说,倪初夏才放下心来,伸手拉着他坐到沙发上,很享受地把头枕在他腿上。

两人聊天时,把约了岑北故的事情告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晚上有些事处理,所以,他并没有应下。

原本晚上吃饭的地方是在雅尚轩,但岑北故拒绝了,最后定在大学城附近。

这家店在上学期间,是她和岑曼曼常来光顾的,毕业快两年,这还是第一次来。

三人坐在楼上的包间,点了几个家常菜,岑北故要了四瓶啤酒。

饭菜上齐之后,岑曼曼好奇地问:“二哥,怎么想到来这里?”

“吃过去学校转转,看那群小兔崽子在做什么。”

岑北故说完,一口气干了半瓶,“曼曼,陪哥走一个。”

岑曼曼用玻璃杯倒了半杯啤酒,和他碰杯。

倪初夏在来之前,听岑曼曼提及岑北故的工作,大抵是雇人帮会所看场子,而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

“妹子不喝吗?”岑北故举杯,向倪初夏示意。

倪初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意思意思。

岑曼曼替她解释:“初夏身体不适,不喝酒。”

之后,基本都是两兄妹说话,聊的都是最近各自的情况。

“就那样吧,没钱也是过,有钱也是过,反正饿不死就是。”岑北故看的很开,性子也洒脱。

岑曼曼把酒杯放下,劝说:“为什么不进公司呢?这样至少能有稳定收入。”

“呸,老子才稀罕那个老妖婆的公司!”

岑北故爆粗口,伸手敲桌子,“曼曼,你哥虽然挣不到大钱,但把兄弟几个顾好,手下吃饱穿暖,就够了。”

倪初夏托着下巴,乍一看岑北故身上穿的都不是什么大牌,但是光看他开的那辆骚包的跑车,也知道他其实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潦倒。

或许,他是希望外人见到他这样。

“哪天你要是离开厉泽川,尽管来找你哥,老子养得起你!”岑北故说完,摇了摇头,“你还是跟着他吧,我没养过女人,怕养不好。”

岑曼曼被他的话逗笑,“哥,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知道你很厉害,也有自己的想法。”

看岑北故的社交圈,乍看会觉得不务正业,终日与那些不正经的人混在一起,但是她知道,跟着他的那些人,都是穷苦人家或者没有家庭的孩子。

他出钱让他们读书,替他们照顾家中的老人,只是这些他都不说罢了。

“不能夸,老子经不起夸。”岑北故不好意思地揉着头发,岔开了话题,“妹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我能帮的一定会帮。”

倪初夏见他问起,便把工地需要人看住的事告知。

岑北故拍拍胸脯,说道:“这事简单,什么时候要,立刻把人给你送过去。”

倪初夏和他说了具体的时间,感谢道:“岑二哥,这事谢谢你,费用方面别人怎么给的,我也跟着就行。”

“谈钱多伤感情,就从你是曼曼的朋友,我也不能收啊。”

岑北故推脱,最后实在没办法,只是让她在竣工之后,请那些人吃顿饭就好。

倪初夏对他这一行挺感兴趣,问道:“珠城都有哪些行业需要找人看着?”

“这就多了,会所、夜总会,还有类似你的那种建筑工地,甚至有时候市政那边也得要人。”岑北故一连举了很多,还专门挑了两个比较有意思的例子说出来。

饭局结束之后,岑北故要去学校找他的手下,倪初夏和岑曼曼也不好跟着,便和他告辞。

岑曼曼刚才喝了点酒,没有立刻开车。

在大学城逛了一会,有些感触:“像是回到了两年前。”

倪初夏压下唇角,“那会儿可真舒服。”

几乎什么都不用想,每天醒来就是想这一天该怎么过,三餐要吃什么。

哪像现在,愁着事业,愁着家庭。

“初夏,我觉得最幸运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成长。”

身侧的女人,在成长过程中,她替她承受了很多,也教会了她很多。

这些,都是无法回报的。

倪初夏调侃:“原来你最幸运的事不是嫁给大哥啊?”

“我在说认真的呢!”岑曼曼有些急。

“逗你玩你。”倪初夏挽着她的胳膊,漂亮的眼睛弯下来。

两人之间,好像很久没有这样纯粹的、没有旁人的聊天,感觉还是没有变,自在和舒服。

时间差不多,岑曼曼开车送倪初夏回去。

将她安全送到家后,趁她没下车,提及周颖回来的事。

倪初夏解安全带的手顿住,“她想做什么?如果是约我出去购物,她买单,那我愿意。”

“她回来是为了月底的宴会,还问了你是否愿意去?”岑曼曼如实告知。

“什么宴会?”倪初夏眉头微蹙,询问。

岑曼曼没有隐瞒,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她,心里有些忐忑,怕她会生气。

倪初夏只是点头,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和想法。

岑曼曼又问:“你会去吗?”

“到时再说吧。”倪初夏没给出准信。

“如果你不去,我也准备不去的。”

岑曼曼把自己担心的事说出来,“我怕自己站在泽川身边会很突兀,怕那些人会嘲笑他娶了平凡的人做老婆。”

“曼曼,你都是已经是大哥的妻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倪初夏没下车,而是转身看向她,“就算有人比你漂亮、比你优秀,那又怎么样?她们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厉泽川的妻子,而你做到了,这说明你身上有她们没有的,或许你自己看不见,但是总有一天,这种特质会发光发亮。”

三两句话,便让岑曼曼的心定下来。

“我好像又庸人自扰了。”

“你还知道啊?”倪初夏翻了白眼,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我觉得你就是闲得慌,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保证不会再想这些事!”

岑曼曼垂头想了一会儿,觉得她说的很对。除了工作,她就是在家,真的挺闲。

“我呢,之所以没立刻回答你,是因为有很多要考虑,比如月底宴会,具体时间哪一天?泽阳的生日也在这个月月底,两者冲突我肯定选择陪他,还有,我是YL的合伙人,在她并不知晓真实情况去赴宴,会引起很多麻烦。”

本来周颖已经做出退步,她也不想把双方的关系变得太僵,所以自然不能立刻答应。

“等具体时间下来我再通知你,还有,你是YL的合伙人这件事能告诉她吗?”如果能告知,提前说一声会比较好。

“不是什么大事,告诉她也没事。”说完这句话,倪初夏下了车。

叮嘱她开车回去小心,直到车子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才走进别墅。

厉泽阳并不在家。

倪初夏洗漱过后,便回到主卧。

长发还有些微湿,她坐在梳妆台前,用钥匙打开抽屉,抽出笔记本。

从第一开始翻看。

2016年11月13日,天气晴朗,心情却很糟糕。

倪柔的使计让她自己遭到报应,促成和韩立江的‘好事’,事情传开之后,爸却相信她们母女的话……

厉泽阳,我被后妈扇了一巴掌,如果你在,会替我扇回去吗?

2016年12月4日

没有你的这段时间,好像过的特别的慢,每天过着同样的生活,虽然心情偶有不同,但想你的心却是一致。

……

2017年1月1日

今年跨年,与云辰、曼曼和严瑾一起,护城河边的烟花、朋友的嬉闹以及海港的雨水,都显得弥足珍贵。

零点刚过,我就在想,如果你在身边该有多好。

希望时间能快一点。

2017年1月3日

听完奶奶说的那些陈年往事,就明白,现在的等待何尝不是以后美好的回忆。

不过,你要是敢让我等久了,我就改嫁!

……

看完这些,倪初夏眼眶有些湿润。

半年的日记,虽然并不是每天都会写,但现在翻看,却别有一番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