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谢夫人夸奖【四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去的路上,厉泽阳与倪初夏皆保持沉默。

穆云轩觉得纳闷,操事的幕后人也揪出来,下一步不是直接找上门吗?

“那个姓孙的谁啊?”记得珠城有名有望的人中没有姓孙的。

“主营业是木材生意。”倪初夏回答,并没有透露孙涵的另一个身份。

穆云轩沉默一会儿,问道:“你和他有过节?”

“算是有吧。”

上次在皇冠盛宴偷拍,加之他与厉泽阳之间的关系,是结下梁子。

虽然不明白他此举的目的,但他无疑是行动了。

自那次竞标会之后,他就像消失了,与上次在帝都一样,一连好久都没有动静。

与其这样一直令人心悬着,还宁愿他做点什么,也能让人知道他的动态,好早作防备。

穆云轩察觉到不对劲,开口问:“那个姓孙的有什么问题吗?你和泽阳的表情都不太对啊?”

教训完那些人应该是亢奋、高兴的事,但两人从工地上离开,气氛就显得很沉闷,像是再思考什么。

厉泽阳抬眼,透过内后视镜看向穆云轩。

眼神中透露的意思,就是让他住嘴。

一路沉默,回到临海苑。

午饭过后没有午睡,倪初夏脑袋昏沉的厉害,便上楼休息。

客厅里,只余两个男人。

穆云轩犹豫片刻,开口问:“到底有什么事?”

“指使那些人来工地找茬的叫孙涵,他是影刹。”

厉泽阳向他抛出重磅消息,面上虽无变化,心中却以掀起惊涛骇浪。

在思索,下一步该如何走,才能不出岔子。

“……”

穆云轩已经惊的失语,孙涵等于影刹?

他是有多久没有关注这方面,怎么都觉得接受不了这个消息。

南亚最大的军火头目,竟然光明正大来到珠城了,特喵的确定不是在逗人?

厉泽阳知道他一时很难接受,说道:“他能逍遥法外这么多年,有合法的身份不足为奇。”

“你当初把他在Y国的势力基本铲除,他现在是来报复的?”穆云轩内心有些不安。

那会儿出任务,他是陪同一起的,除却影刹和他身边的得力人手逃走,其余人被国际刑警一网打尽,这还不算之前任务时候和他结下的梁子,这么看他极有可能是来实施报复。

若真如他猜想,倪初夏不是很危险?

之后厉泽阳的话也证实了他的想法,“他趁我不在的时候,已经用孙涵的身份和夏夏有过接触。”

穆云轩挠着头发,略有焦躁开口:“都这样了,你还要走?”

男人沉默了。

如果可以,他自然是想留下来。

可是,他的身份在这里,那么多手下称呼他为首长,辛苦训练就是为了六月份的军演,哪里还有选择?

他曾向,等现世安稳就退下来,与她生个孩子,一家三口幸福生活在一起。

但安稳的日子,是需要努力,经历不断的分离才能拥有。

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不对,穆云轩自说自圆,“我的意思是要保证她的安全,军演可不像平时的训练,打个报告就回来了。”

厉泽阳点头,表示明白。

遇到孙涵之后,他就一直着手准备着,临海苑已经装上叶飞扬设计的防御系统,连接飞扬和厉家,有情况他们会第一时间得知。爷爷钦点军演裴炎必须上,只有让泽宇留下来,也已经给他的部队打过电话,孙涵那边,他派了人盯着,至少动向能了解。

至于夏岚,她始终是颗定时炸弹,不拔出会是祸患。

走之前,会想办法解决。

脑袋飞速运转,事情逐渐明朗,不至于太过慌乱。

*

接下来的几天,穆云轩一直赖在厉泽阳的别墅,蹭吃蹭喝,顺带伺候大金毛,和倪初夏混得不错。

周欣在他回国的第三天就来到珠城,说是为了看怀孕的倪初夏,其实最主要的任务还是要给自己物色媳妇。

这天,是周颖举办宴会的日子。

清晨就收到岑曼曼的消息,大意是她已经告知周颖她是YL的合伙人,透露出的意思是希望她能去参加。

倪初夏没给出答复,而是照往常一样过了一天。

临近黄昏,她从楼上下来。

走到阳台,就见男人正在逗狗。

穿着板正的短袖衫,露出精壮有力的胳膊,手里握着绿色的绒球,抛出去之后让大金毛去捡。

等蠢蠢衔着球回来,厉泽阳便会拿出肉干喂它,算作奖励。

倪初夏靠在推拉门旁,看了有一会儿,出声喊:“泽阳,我有些事和你说。”

男人把球丢到一边,径自走过来,眼中氤氲笑意,落在她身上分外的温柔。

虽然没有说话,眼神已经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等会有一场宴会,是厉氏赞助的。”倪初夏没直接说明意思,仰头看向他。

厉泽阳问:“想让我陪你一起?”

“话还没说完呢。”倪初夏小声嘀咕,伸手拽着他的衣摆,“宴会主办人是周女士,听曼曼的意思,她想让我参加。”

厉泽阳眼中划过诧异,是没有料到这种情况。

倪初夏怕他为难,主动开口:“你不想去的话,我就和你在家里。”

她现在不是倪氏的总裁,对于宴会并不是热衷,如果他不去,自己一个人也没去的兴致。

“走吧,上楼换衣服。”

因为双手碰了狗,手并没有牵她,但目光却一直看着她。

倪初夏不确定地问:“你真的要去?”

她知道他们母子的关系并不好,不想他有一点勉强。

厉泽阳点头,“总在家里闷着也不好,就当是出去散步。”

回到主卧,厉泽阳去浴室冲澡,倪初夏在衣帽间挑选衣服。

并不想多么惊艳登场,选了一间款式简单的嫩黄色连衣裙,等会穿上尖嘴平底鞋,就能出门。

不一会儿,男人从浴室出来,全身上下,只有下半身裹了浴巾。

倪初夏看着脸红心跳,在他走过来时,伸手揽住他的腰,“要不我们不去了吧?”

他只要这样,一直在家里待着也是没有关系的。

厉泽阳哭笑不得,站在那任由她抱着。

两人磨蹭到五点半才出门,等到酒店时,宴会已经开始。

错过了主办人的开场话,倪初夏心中还有些庆幸。

场面热闹,觥筹交错。

一眼望去,能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

有不少商界人士,居多的还是荧屏上的明星。

倪初夏想,那些生面孔,可能拎出来就是知名导演或者制片人。

“倪总,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有人认出她来,端了酒杯上前,在倪初夏疑惑之际,他开口介绍自己,“我姓安,当初在倪芊荷那件事上,和您有过一面之缘。”

倪初夏恍然大悟,点头微笑:“安先生,你好。”

他不提,她倒是已经忘记,当初倪芊荷就是开这个安志鹏的车撞的她。

话题挑的有些尴尬,加之她身侧有一尊冷面大佛,安志鹏主动离开。

之后,又有不少以前倪氏的合作伙伴过来,本着以后还要干老本行,自然一一用微笑回应,态度都算不错。

等到了一边坐下,才有空偷闲。

“看来,陪你过来是正确的。”厉泽阳意味不明说道。

倪初夏倚在他身上,近似撒娇道:“我都是你的人了,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我只是没想到,我都在你身边了,还能有那么多苍蝇围着你打转。”

厉泽阳从未否认过她的魅力,刚才那些人十有八九都存着心思,虽然知道他们没机会,就挨着她太近,都会让他不舒服。

“你该开心,那么多人我就相中你,认定你,并且只缠着你。”倪初夏怕他心里不快,仰头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觉得不够,又亲了亲他的唇角。

两人的互动落在旁人眼中,就是赤裸裸的秀恩爱。

岑曼曼好不容易找到她人,结果看到的就是两人肆无忌惮亲亲的一幕。

若是她,怕是绝对不会在这样的场合去亲厉泽川。

“曼曼,过来坐。”倪初夏招手让她过来,询问大哥怎么没陪着她。

“他在那边和人说话,我专门过来找你的。”岑曼曼坐下,脸蛋因为喝了酒泛着红晕。

倪初夏顺势看过去,明晃晃的灯光之下,厉泽川被不少人围着,一副大老板的势头。

“你是喝不了酒才逃过来的吧?”

岑曼曼点了点头,抬手抚上自己的脸,“他们太能喝了,就先避开一会儿。”

虽然厉泽川会替她挡下酒,但是遇到盛情难却的场面,终归是要喝的,她若是再不离开,怕是宴会没过半,人就要醉了。

因为所处的圈子不同,倪初夏没在人群中转悠。

即使是这样,还是有不少人过来与她寒暄,说是问候她,倒不如说是这些人想借机和厉泽阳说上两句话。

以前,媒体上没有登过厉泽阳的照片,眼拙的人只会觉得他的气质不凡,相貌俊朗,但不会主动打招呼。

而如今,先有厉泽川是大哥,后有倪初夏为老婆,加之他本身的身份在那,争相上前的人实在太多。

应付完一拨人之后,倪初夏懒懒地靠在男人身上,视线扫向人群。

见到卢静雅的身影,提醒岑曼曼,“缓过来就去大哥身边。”

后者还没有反应过来,迷糊地看向她。

“听我的就是,去吧。”倪初夏轻抬下巴,让她去。

岑曼曼轻点头,端着酒杯就向人群。

藕色的礼服贴身而下,将她纤细的腰肢勾勒出来,胸前隐约露出事业线,站在厉泽川身边,十足的小女人。

虽然偶尔会有纠结、不自信,但她已经在一点点蜕变。

站在那里,就会让人将目光投向她,不是因为她是厉泽川的女人,而是从内而外散发的迷人光环。

厉泽川微垂下头,将手里的酒杯与她对调,低声说:“尝尝。”

近似调情的嗓音,令她原本就红的脸蛋显得更红。

当她抿了一口,眸光一亮,“怎么是……”

厉泽川打断她的话,询问:“好喝吗?”

“好喝。”岑曼曼违心的回答。

酒杯中只是普通的水,还带着点点温度。

趁人少的时候,男人压低声音解释:“这么多人敬过来,怕要横着被人抬出去,就让张钊提前准备了白开水。”

“真聪明。”岑曼曼笑着回,又抿了一口酒杯中的水。

男人轻笑起来,握紧她的腰,“谢夫人夸奖。”

岑曼曼被迫贴他很近,小声抗诉,“都看着呢?”

“要的就是他们看着。”厉泽川说着,低头吻在她额间,眸中尽显深情。

此情此景,在外人看来,唯美而又令人惊羡。

先前珠城的名媛最渴望嫁的人就是厉泽川,现在看到他与妻子伉俪情深,心怕是都碎了一地。

而这一幕,落在卢静雅眼中,却又是一番风景。

握着酒杯的手已经开始颤抖,心里像是在滴血。

这次的宴会,是周颖主办,本来她并不想来,经过思想争斗之后,她还是选择来了。

明明已经有心理准备,可看到这两人站在一起,还是会控制不了情绪。

她将酒杯重重放到桌上,转身离去。

*

酒店后院。

云暖甩开岑南熙的手,质问:“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找倪姐姐?”

“你就不能安稳待在我身边吗?”岑南熙梗着脖子道。

他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天天围着小丫头转已经耐心缺缺,偏偏她还一点都不省心,稍微不留神就还要闯祸。

“不能、不能!”

云暖气得直跺脚,说道:“你是怕我找曼曼姐吧?或者是你自己怕见到她?”

岑南熙脸色冷下来,“闭嘴!”

云暖被他态度突然转变吓到,反应过来后,倔强地说:“我要是知道你喜欢曼曼姐,死都不会和你订婚!”

她真的傻得可以,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当初他和岑曼曼是两情相悦。

而那个时候她都做了些什么?

缠着曼曼姐让她陪自己选戒指,还要她和他们一起吃饭。

那个时候,曼曼姐心里一定很难过,说不定还哭过。

这么想,她越发的讨厌岑南熙,觉得他就是不折不扣的渣男!

“有的选择吗?”

岑南熙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如果能在选择一次,我宁愿什么都不要,只管带着她离开这里。”

可是,这个世上就没有后悔药,也不会再有机会重新选择。

错过就是错过,一辈子的事情。

如今,他看到她站在厉泽川身边笑靥如花,知道她幸福,心里虽然难过,却是打心底里为她感到高兴。

他从小念着的姑娘,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组建自己的家庭。

想到这,岑南熙深呼一口气,强行将眼角的泪水憋回去。

云暖小声问:“你哭啦?”

“没有。”岑南熙自然不会承认,扯开话题:“既然我们俩都不愿意让彼此做自己的另一半,不如做笔交易吧?”

“什么交易?”

岑南熙说:“一年时间,你好好做我的未婚妻,一年之后我会向云家提出解除婚约。”

“……我有什么好处?”云暖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一年不用受你爸管教,这不是好处?”

听到这个,云暖果断应下:“好,我答应。”

“嗯,回大厅吧。”岑南熙赶她离开。

“你呢?”

岑南熙从口袋摸出烟:“我抽根烟。”

云暖‘哦’了声,原路返回大厅。

卢静雅从石柱旁现身,看着远处点烟的岑南熙,眼眸划过阴狠的算计。

她转身走去大厅,在走道深处停下来,确保没有人,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岑南熙爱着岑曼曼,两人还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那么她就好心一点,让两人能修成正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