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我和你没完【六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曼曼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调整呼吸。

如果刚才,她只是怀疑有所怀疑,那么现在自己身体的反映已经证实,那杯酒真的有问题。

她不过是咽下去一小口,就有浑身发热、注意力不集中这样的症状,如果是整杯喝下。

后怕,已经不敢再往下想。

房内很静,利于思考这一系列的事情。

也让她明白,人心险恶。

被困在房里半小时之后,岑南熙手机接连收到两条匿名短信。

——厉泽川的女人,滋味如何?

——你该感谢我的,不然你一辈子都不能如愿。

“操!”

岑南熙气得不行,把手机直接扔在桌上。

岑曼曼瞥了眼,双手缓缓握拳。

她拿过手机,回拨电话。

良久没人接听,发了条短信过去,信息的内容很简洁。

——如果你是卢静雅,那么我和你没完。

编辑完,她把手机放回桌面,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知道她和岑南熙那些往事的人并不多,除了卢静雅,她实在想不到会有谁要这么对她。

明显就是想让她跌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岑南熙来房间踱步,不时走到门边,透过猫眼去看外边。

他重新回来,注意到岑曼曼脸上呈现不正常的潮红,拧眉问:“发烧了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在他要靠近时,岑曼曼抬手阻止他,“我没事,你离我远一点。”

“曼曼,你……”

话还没来得及说,岑曼曼手机响起。

只见她很快接通电话,喊了声,“泽川?”

“我在门外,过来开门。”厉泽川的音调至始至终都未有变,依旧是温声,带了点担忧的语气。

她蓦然起身,快步走到门外打开了门。

不同于刚才外面挤满了人,此时此刻,走道只有他。

额头沾染薄汗,连呼吸都带着轻喘声。

在看到她的时候,一把将她搂在怀中,低声安慰:“没事了,记者已经被支走。”

“泽川,泽川……”

岑曼曼将头磕在他胸口,嗅着属于他的气味,不安的心慢慢定下来。

在两人拥抱的时候,岑南熙已经黯然离开。

他觉得,先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或许厉泽川心中会有在意,但相较于他对岑曼曼的真心与信任,那点在意根本算不了什么。

岑曼曼仰头看着他,似乎想解释,却被男人低头封住唇。

最后,这间情侣套房的确派上了用场。

岑曼曼不知道怎么就演变成这样,自己被他搂着,疲惫地躺在床上。

昏昏沉沉时,门外传来大力的敲门声。

厉泽川掀开被子,又将她裹得严实,才拿起落在地毯上的裤子穿起来。

后续的事情已经掌握在手中,他将门打开。

“厉先生,怎么是你?”

“知情人士不是说里面是……”

“里面是谁?”

厉泽川压低声音追问,散发着压迫感,“我和爱人参加宴会累了,上来休息也能把你们引来?”

“厉总,我们刚才明明看见岑先生进来,他和令夫人不是……”

没等记者说完,厉泽川出声说:“是我邀他过来的,曼曼虽然已经与岑家脱离关系,但与岑家两位哥哥的关系很好,是我请他上来一叙。”

媒体记者面面相觑,心中还是有些疑惑。

厉泽川微微侧过身,让他们看到床上只露出侧脸的女人。

这时,眼尖的记者发现厉泽川身上那些暧昧的痕迹,也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表示抱歉,然后离开。

合上门,厉泽川拿了手机,走出阳台拨了张钊的电话。

那边接通后,开门见山问:“情况查的怎么样?”

“监控里她的确打了电话,随后不久她的助理就慌张赶过来……通知老板娘和岑先生的那个服务员查实不是真的酒店服务员,应该是雇佣来的……”

“所以你查了半天只是把前因后果弄明白了?”厉泽川语气中有些不耐。

“老板,是卢静雅太精明,她根本没有亲自动手。”张钊略有无奈。

要查到她指使的人也需要时间啊!

“行了,你马上来顶层,守着房门,我有点事要去处理。”

“……”

张钊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欲哭无泪。

卧槽!

这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为什么还要让他守着门?!

换好衣服,厉泽川站在床边,伸手拨开挡在她脸上的发,捋顺之后,拿了外套离开。

他径自坐电梯下楼,重新回到大厅。

宴会接近尾声,已经有一部分人离开。

扫视一圈没有发现要找的人,厉泽川来到周颖身边,问:“您和LR品牌所属公司有联系吗?”

周颖先是一愣,觉察到他隐忍的怒意,试探性地说:“想要收购它?”

厉泽川脸色阴沉,冷声道:“不,是毁了它。”

“卢静雅又做了什么?”

厉泽川没说,只是问她要走了LR隶属公司负责人的电话。

周颖看着自己的儿子步履稳健地走出酒店,心里有些好奇,看样子那个女人又做了足以令他动怒的事情。

助理赶过来,打断她的思绪:“周老师,已经安排好那些人的住处,宴会这边?”

“你配合厉氏负责宴会的工作人员把宾客都送走,我还有些事。”周颖交代完,与几位圈内好友打了招呼,便离开。

离场时,与厉泽阳和倪初夏不期而遇。

三人几乎是同时走出酒店,站在一边,等着侍者把车开过来。

周颖大方看向倪初夏,说道:“我以为你不会来。”

倪初夏朝她抿唇笑了笑,算作打招呼。

本以为她作为主办人一晚上会很忙,只要他们不往上凑,就不会碰到,没想到决定离开还是碰到了。

厉泽阳视线一直落在远处,并不打算和她问候。

周颖已经习惯他这副漠然的样子,却不想放过这次与他见面的机会,主动开口说:“泽阳,妈有点事和你说。”

听到她说这话,厉泽阳才把视线移过来,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已经示意她现在就可以说。

正巧车子开过来,倪初夏主动松开男人的手,说了句‘我去车上等你’,把空间让给他们。

可能是周颖不再像之前那样剑拔弩张,也可能是她没有用令人不舒服的眼神,所以才会愿意主动离开。

待她离开,周颖深呼一口气,像是抱着要解开多年的郁结,说:“泽阳,这么多年过去,你就不能原谅妈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