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怎么样,有感觉吗?/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涵蜷缩靠在墙边,眼镜碎了一地。而厉泽阳则站在一侧慢条斯理地整理在打架过程中弄皱的衣服。

岑南熙推门出来,看到的就是这幕。

他愣了几秒钟,硬是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直到身后有人高呼叫救护车。

孙涵挣扎起身,咬牙惹着痛,抬手指着厉泽阳,“你狠!”

他笃定自己不会投诉,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让他去不成军演,白白丢失这么好的机会,得不偿失。

厉泽阳微抬下巴,轻蔑的笑敛去,取而代之的冷漠,仿佛刚才死命殴打他的人并不是自己。

在那群人的错愕中,男人一步步走近孙涵,缓缓蹲下来,“我的军衔,这身军装,都是靠自己一次次徘徊在生死边缘拼来的,你若触碰我的底线,丢了它们又如何?”

狠吗?

他可觉得一点都不!

这一番话,只有孙涵一人听见。

周围的人见到这幕,以为两人又要打起来,连忙冲上前。

岑南熙伸手将厉泽阳拉住,问道:“你是想整个珠城的人都知道你在会所打人吗?”

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找孙涵,前阵子在竞标会上已经有端倪,难道孙涵真的有问题?

一个男人,能在公共场合殴打另一个男人,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了女人,能让厉泽阳在意的,也只有倪初夏。

难不成孙涵招惹过那个浑身长刺的女人?

厉泽阳一直看着孙涵,见他狼狈至极,视线落及自己右手上沾染的血迹,目光转深。

之后,不发一言,转身走向电梯口。

待他离开,岑南熙才将孙涵扶起来,客套地询问:“你没事吧?”

孙涵用手擦了嘴角的血迹,摇了摇头。

垂下头,看到脚边的眼镜,跺上去狠狠碾碎。

从未这么狼狈过,即使用的是孙涵的身份,他也忍受不了被如此践踏。

厉泽阳,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怒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这时,人群中有人说了句救护车就在楼下。

孙涵敛下阴狠的目光,说道:“让各位担心了,我没事。”

随后,不顾众人的惊愕,抬脚离开。

“这都被打成猪头了,还说没事?”

“孙先生不禁做生意牛逼,连抗打能力都这么强!”

“我就好奇他是怎么惹上厉家的人?”

“……”

众人你一言他一语,在旁边讨论起来,岑南熙却陷入沉思。

孙涵刚才的目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阴狠、毒辣,像是要将人生吞活剥。

虽然那个眼神只是转瞬即逝,但还是让他捕捉到。

或许,真的不应该在再与他来往,尤其是要看紧云暖那个蠢丫头。

*

厉泽阳回到家中,倪初夏已经醒来,正在客厅看电视。

听到动静,她偏头看过来,正巧与他的视线相对。

她弯下漂亮的眸子,笑着说:“阿姨家里有事先走了,我有点饿,就让云轩过来给我做饭。”

穆云轩从厨房探出头,看到他回来,直接拿着锅铲出来,“煮饭夫回来了,快拿着你的武器进去吧。”

说着,把锅铲塞进他的手里,大步流星走向客厅。

“等等。”

厉泽阳出声止住他的步子,从口袋中拿出方巾,“拿去做血液检测,数据出来发给我。”

穆云轩接过之后,随口问:“谁的?”

“孙涵。”厉泽阳吐出这两个字,走向厨房。

倪初夏听见,眉头略微蹙起,从沙发上起来,跟过去。

“你去找他了?”

厉泽阳轻‘嗯’一声,没瞒着。

“有没有受伤?”说着,已经开始动手检查,眼中满是担忧。

厉泽阳站着不动,任由她在自己身上乱摸,眼底划过一抹浅笑。

最后,才开口:“我没事。”

“真的?”倪初夏仰头与他对视,不确定地问。

男人点头,握住她的手,“他现在是孙涵,只有被我打得份。”

深知自己动手的轻重,他至少要在床上躺半个月,而凭借他锱铢必较的性格,必定会报复。

三天的时间,足够了。

这句话,倒是把倪初夏逗乐。

她靠在一边,问道:“你穿着这一身去打他,就不怕被部队惩罚?”

男人穿着军装,身姿笔挺地站着,只是手里拿着锅铲,配上他冷硬的侧脸,看着有些违和。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他穿上一身军装之后,都不能和她太过亲密,更别说揍人了。

“不用担心。”厉泽阳把菜起锅,打开一旁的水龙头,清理灶台,从他脸上的确看不出丝毫担忧。

吃完饭,穆云轩识相地离开,不打扰这对夫妻的夜间生活。

倪初夏照例在后院散步消食,天色暗下来之后,便回房洗澡。

躺在床上没等来厉泽阳,她穿上鞋出了主卧。

书房的门虚掩,里面亮着灯。

“…就定在明天,三天的时间,一定要把人抓到……这几天你辛苦点,嗯……”

推开门,便看见他在打电话。

正在犹豫该不该进去,男人已经招手让她过去。

进来没一会儿,他的事情就交代完,挂断了电话。

倪初夏站在一边,问:“还要忙吗?”

“很快就好。”厉泽阳示意她坐一会,视线看着笔电,认真的浏览,偶尔在键盘上敲几下。

倪初夏坐在一边,手撑着脑袋,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像是怎么也不会腻。

二十来分钟,男人合上电脑,抬眼看过去,以表示事情已经处理完。

之后,起身走过去,弯腰将她抱起来。

走进主卧,将她放到床上,拿了换洗的衣物去浴室。

倪初夏觉得无聊,趴在床上玩手机,两腿翘起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

冲澡出来,厉泽阳就看到两条光溜溜的腿,极其诱人。

他走过去,伸手握住她的脚踝,在她扭头时,整个人覆上,手也顺势上滑。

刚洗澡出来,他的手要比体温高,似有若无地触碰令她羞红了脸。

厉泽阳瞧她这样,附耳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倪初夏侧过头,避开他薄唇的触碰。

男人眼底染了笑,大手搭在她腰间,“有感觉吗?”

倪初夏被他的手撩拨的难受,翻过身,抬脚踹向他的腿,“有屁的感觉,我要睡了!”

说着,拉过薄被盖在身上。

怀孕的女人对这方面的需求很大,她当然也不会例外。

但见他这会儿这么积极主动,就是不想如他所愿。

厉泽阳随手把灯关上,一把将她搂在怀中,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后颈处,嘴里轻喃:“夏夏,我们要抓紧时间。”

等解决完夏岚这个隐患,他就该走了。

……

深夜,孙涵从昏迷中醒来。

映入眼帘的是画了壁画的天花板,试图动一下身子,却发觉疼得厉害。

“大哥,你醒了?”娇娘语气有欣喜,更多的却是担心。

孙涵偏头,冷下声问:“你怎么在这?”

“我…我担心你啊。”

“马上离开。”孙涵的脸色略显苍白,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话落,他伸手拔掉手背上的针头,撑手起来。

“大哥,你伤的很重,这段时间一定要静养才行。”

娇娘想阻止他,在对上他警告的眼神之后,将手缩回,“那我先走,你好好休息。”

刚走到客厅,门铃响起来。

孙涵隐忍疼痛走到玄关,看到来人是岑南熙,皱着的眉逐渐舒展,将门打开。

岑南熙换鞋进来,与真要离开的娇娘撞了正着。

见孙涵没有介绍的意思,将视线收回。

“随便坐。”

孙涵倒了杯水过来,坐回沙发上,“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看你伤势怎么样了?”岑南熙答。

厉泽阳下手绝对不会轻,但他坚持不去医院,而是选择回家,令他有些疑惑。

“已经看过医生,静养就没事。”孙涵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显得很随意。

“那就好。”

岑南熙看了眼四周,问道:“你和厉泽阳有恩怨?”

孙涵眼睛稍稍眯起,身体也不似刚才那么放松,回道:“我对城郊那块地感兴趣,现在那块地在他老婆手里,前几天找了些人去砸场子,怕是因为这个才惹来祸端。”

他这样解释,没有任何疑点。

岑南熙心中却更加疑惑,他不相信厉泽阳会因为这件小事亲自找上门,甚至下那么重的手。

孙涵端起桌上的玻璃杯,手指慢慢用力:“怎么,岑先生不信?”

“据我了解,厉泽阳行事一向低调,应该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找你麻烦。”

岑南熙说完,试探地问:“或许,你是在某种场合惹到了倪初夏?”

孙涵原本就发白的脸色更加难看,手指的力度越发大起来。

就在这时,岑南熙的手机响起,看了孙涵一眼,起身走到窗边接电话。

“喂?”

“你在哪?”

岑南熙耐着性子回:“说吧,你又想做什么?”

“我失眠了,睡不着。”云暖躺在宿舍的床上,语气有些哀怨。

“睡不着就数绵羊,给我打电话就管用了?”岑南熙没好气开口。

好在这个时候他没睡,要是睡着了就被她这通无厘头的电话吵醒。

云暖想当然地说:“那你给我数。”

“……”

岑南熙抑制住砸手机的冲动,没说话。

坐在沙发上的孙涵起身,手中的玻璃杯捏碎,发出细微的响声。

“你到底在哪?是不是又和女人约会呢?”云暖质问。

岑南熙深呼一口气,说道:“我和你孙大哥在一起,要不要让他说两句啊?”

“要的要的!”

听出那端很激动,岑南熙冷下声音,“要你个头,赶紧去睡觉。”

话落,便将电话挂断。

转过身,见孙涵就睡觉站在自己不远的地方,眼中有些错愕,片刻后扬了扬手机,“云暖那丫头的电话。”

孙涵点头,笑了笑,“她挺可爱的。”

“一般人经不起她的折腾。”

岑南熙听到‘可爱’两个字,觉得格外刺耳,没再与他交谈下去,告辞离开。

目送他开车离开,孙涵摊开手,玻璃杯的碎片正在手心摊着,沾染血迹。

云暖?

他的眼眸危险地眯起,唇角勾起邪笑。

那小丫头的电话来的及时,否则这块玻璃早就划破他的喉咙,血迹染遍地毯。

敢管他的事情,也要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车内,岑南熙的手机一直在震动,拿起来一看,全是云暖的消息,话题大多都是围着孙涵切入。

他将手机扔到一边,没理会,脑中想着另一件事。

走之前,他瞥见了地毯上的水渍和玻璃碎片,也注意到孙涵沾染血迹的手,是因为刚才那番话,才令他如此愤怒吗?

此时此刻,他并不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出来,能想到只是孙涵因为他话而动怒,也更加确定他有问题。

------题外话------

有二更……

最近比较忙,更新会尽快调整到上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