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我那么信任你,你出卖我?【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上午,倪初夏被狗叫声吵醒。

她拽过被子继续睡,眯了一会儿,觉得肚子饿,干脆起来。

进浴室冲了澡,换套衣服,走下楼。

穆云轩坐在沙发上,看到她下来,说道:“表哥说你今天要去逛街,我会全程陪着。”

逛街?

倪初夏眉头微蹙,想不起来她什么时候提过要去逛街。

坐在饭桌上,才想起前天晚上的事,眉宇才舒展开。

用过早餐,倪初夏收拾好,和穆云轩出门。

两人来到厉氏大厦,先逛的女装店。

在挑选衣服的时候,穆云轩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就连她去试衣服,也和门神一样杵在门外。

倪初夏掀开门帘看到他,脸上尽显无奈,“你到一边坐着就好,看这么紧谁还敢动手?”

“不行,泽阳说过一定要保证你的安全。”穆云轩跟着她来到镜子前,一本正经地开口拒绝。

计划他是知道的,有一定的危险,加之厉泽阳不能露面,他当然得盯紧。

“随你吧。”倪初夏心累,抬眼看向镜子。

她换的是一套连衣裙,并不是修身款,这样等肚子大的时候也能穿。

“表嫂,我发觉我俩还挺配的。”

穆云轩直起身子,指着镜子,“你裙子是淡蓝色的,我衬衣也是,很配吧!”

呵呵!

倪初夏翻了白眼,没接话。

这时,耳麦传来男人的声音,“夏夏,把裙子换下来。”

穆云轩嘀咕出声:“我靠,要不要这样啊?”

“或者你把上衣脱了。”

“……”

凡是表哥说的都是对的,凡是表哥做的也都是对的,秉承两个凡是,穆云轩学聪明不说话了。

倪初夏憋着笑,小声道:“嗯,我买那条淡黄色的。”

“商场暂时没有异样,别担心。”没在讨论衣服,而是轻声安抚。

他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令倪初夏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倪初夏没回,而是走进换衣间。

买好衣服,转战去了下一家店。

临近中午的时候,两人来到商场顶层,走进一家‘粤菜’餐厅。

饭后,厉泽阳来电话,“累了吗?”

倪初夏讲着电话,倚在栏杆边,“不累,下午还可以继续。”

“累了就和云轩回去,知道吗?这事急不得。”虽然想尽快解决这件事,但是她的身体更为重要。

倪初夏轻‘嗯’出声,问道:“她真的会动手吗?”

厉泽阳没正面回答,“我离开珠城的消息已经放出去,就算她有所怀疑,影刹也会等不及。”

“秦飒他们知道这件事吗?”

倪初夏挺担心他们,夏岚曾经是他们出生入死的伙伴,可现在误入歧途,如果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受到伤害,知道了,也应该会难过吧。

最终,这个问题他还没来得及回答,被穆云轩打断。

挂断电话之后,离开女装楼层,来到男装店。

穆云轩平时穿衣风格很正统,看不上小男生的衣服,也就是进店逛一下,与其说是逛街,倒不如说是走形式。

“我猜今天她是不会出现,毕竟消息才刚穿出去,她肯定会探虚实。”穆云轩靠坐在商场提供的椅子上,不想再继续。

陪女人逛街,大多数男人都不愿意,他也不例外。

这样的夏天,就适合躺在家里,追着与医学挂钩的电视剧,找BUG。

与此同时,厉泽阳正在自己名下的一处公寓,离厉氏大厦步行只需五分钟。

接到厉建国的电话,他正让叶飞扬切换屏幕上的监控。

电话内容是让他即刻回军区大院,事由倒是没说。

叶飞扬知道他有事,提议:“老大,今天应该没事了,让嫂子和云轩撤吧。”

厉泽阳看了眼时间,点头道:“让云轩带她回去,其余的人你自行安排。”

说着,他拿了车钥匙离开。

军区大院,将军楼。

厉泽阳进门,就被厉奶奶拦下,“那老头今天吃了炸药,他说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

“我知道。”

听她这么说,厉泽阳多少能猜到是为了什么。

果然,刚进书房,就听老人家厉声呵斥:“你小子胆子肥了是吧,穿军装打架,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要说当初他十几二十岁的时候这样做,他还能理解,毕竟小伙子年轻气盛,经不起挑衅也正常,但他今年都三十了,再过几个月就是孩子的爸爸,干这样的事是要把他气死!

“您知道了。”厉泽阳面色未变,并没有因为他的愤怒而急于解释。

厉建国最见不得他这副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这次要不是我压下来,你脸往哪搁?”

军演都是全国各地挑出来的精英,在平时组织的训练、集训中彼此也都见过,这事传出来,不就是给人当茶余饭后的笑柄。

厉泽阳眼睑微动,说道:“您也可以不用压下来。”

这事,就算厉建国不压,孙涵那边也会想办法压下来。

“你……臭小子你回来是专门气我的吧!”

厉建国吹胡子瞪眼,合着他是好心办坏事了。

“爷爷,那个人是影刹,他只是换了身份。”厉泽阳没再卖关子,而是把孙涵就是影刹的事情告知。

厉建国愣了一下,“你说他是影刹?”

老人家审视地看着他,确定他是认真的,手掌狠狠拍在桌上,“打得好,龟孙子害了那么多人,就应该往死里打!”

站在门外偷听的裴勇、裴炎父子俩脚底打滑,差点摔倒。

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厉建国清咳两声,话锋一转:“但是吧,还是要注意点,以后打架最起码得把衣服换了,穿着军装太显眼,万一打不过人家都不好隐藏。”

厉泽阳似乎早料到他的反应,只是点头,示意已经把他的话听进去。

“话说回来,你不是无故回去招他的人,他做了什么?”厉建国清嗓之后,开始细问。

“在我还在集训的时候,他就以其他身份接近过夏夏。”

“有这事?”

爷孙俩围绕这件事聊起来,大抵就是该如何解决,以及怎样更好的保护身边的亲人。

*

接到叶飞扬的通知,最开心的莫过于穆云轩。

硬是逛了一天的商场,已经身心疲惫。

回到临海苑,穆云轩坐在车内,目送她进了别墅,才将车开回自己家。

“太太,我刚洗了水果放在茶几上,您先吃点。”阿姨在厨房忙活,抽空和她说话。

倪初夏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客厅,把购物袋和包扔到一边,躺在沙发上休息。

缓了一会儿之后,才坐起来捧起果盘。

这时,别墅门铃响起。

倪初夏刚要站起来,就见阿姨从厨房出来,便重新坐了回去。

“你是谁?太太……”

听到家政阿姨带着恐惧的声音传来,倪初夏心里‘咯噔’一下。

手里的果盘落在地毯上,她慢慢站起来,转过身。

只见家政阿姨面色惨白的走过来,身后是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棒球帽的人。

“你是……夏岚?”倪初夏双手握拳,试图让自己保持镇定。

那人从阿姨身后走出来,手里那把刀也露出来,正抵着阿姨的腰部。

“自己过来,还是我先解决完这个女人?”话落,刀子向前送了几公分。

紧接着,传来家政阿姨痛苦的叫声。

“别,别伤害她,我过去!”倪初夏出声制止,慢慢向前移步。

每走一步,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与厉泽阳相处的点点滴滴,若她这次没能逃脱,最舍不得的还是他。

“快点,不然我立刻捅了她!”

“夏岚,曾经你是保护他们的人,现在怎么……”

“闭嘴!”夏岚将手里的人推到一边,一把钳住倪初夏的手腕,刀子直接抵住她的脖颈,“我告诉你,别耍手段,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倪初夏听到这句话,慌乱的心逐渐稳下来。夏岚现在为影刹卖命,只要她没有接到命令,自己的生命是有保障的。

阿姨摔倒在地上,看着这一幕,拼命地摇着头。

是她的大意,以为她真的只是送快递的,才把门打开,让这个女人有机可乘。

咬牙之后,她蓦地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撞向夏岚,大喊道:“太太,你快跑!”

夏岚被撞到沙发后背,疼得脸部狰狞。

她看着依旧抱着自己的老女人,眼睛闪着阴狠,握着刀刺向她。

“不要……”

倪初夏稳住身体之后,看到就是这一幕,哭喊着让她住手。

手起刀落,只听见皮开肉绽的声音。

阿姨依旧死死地抱住夏岚,气息微弱地说:“太太,快走啊……”

倪初夏捂着心口,转身跑向玄关。

她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弱,在面对强敌的时候,一次次连累别人。

逃离别墅,倪初夏第一个想到的是去找穆云轩,只要进了他的别墅就会安全。

这时,身后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听出是属于厉泽阳开的那辆车,果断改变了方向。

离别墅还有几十米,男人看到慌张奔来的人,心猛地揪起来。

停车、推门,用力将他搂在怀里。

“……泽阳,快去看看阿姨,叫救护车……”倪初夏用尽全力握住他的手,试图把话说清楚。

厉泽阳一手揽着她,另一手掏出手机,给穆云轩打了电话。

穆云轩拿着急救箱赶到别墅时,家政阿姨已经陷入昏迷,以最快的速度做了急救,包扎伤口,开车把人送去医院。

等他从医院回来,已经是半夜。

这期间,厉泽阳请了小时工打扫家里,又简单做了晚餐,只是倪初夏吃的很少。

“情况怎么样?”

穆云轩猛地灌了一杯水,喘着气说:“没伤到要害,昏迷是因为失血休克,休养一段时间就会没事。”

厉泽阳眉眼明显放松,起身走上楼。

倪初夏睡得不踏实,一直处于半睡半醒间,听到开门声,突然惊醒。

“是我,别怕。”厉泽阳快步走过去,握住她的手。

倪初夏从床上坐起来,靠在他身上,“阿姨怎么样了?”

厉泽阳把原话复述给她听,轻拍她的后背,安抚道:“没事了。”

“……没事就好。”倪初夏缓缓闭上眼,语气是庆幸。

“夏夏?”

倪初夏将头磕在他怀中,低喃:“我头有些疼。”

厉泽阳伸手覆在她头上,感受到温度偏高,眉头紧蹙,“先躺一会,我让云轩上来看看。”

穆云轩顶着困意上来,从急救箱拿出温度计测体温,显示的温度正常,开口说:“你太紧张了,没事的。”

厉泽阳抬手摁着眉心,最近神经的确是紧绷的。

发生这样的事,是在他意料之外。

叶飞扬设计的防御系统,仅限于有人想要破门而入,但谁能想到,她竟然会直接冒充快递员上门。

将倪初夏哄睡着,厉泽阳才走下楼。

穆云轩并没有离去,询问他接下来怎么办?

厉泽阳只是撂下一句,让他在别墅守着,拿起钥匙出了门。

路上,给叶飞扬打了电话,询问秦飒如今在哪,得到酒店地址之后,便将电话挂断。

*

酒店套房。

秦飒坐在沙发上,头深深埋进手里,情绪显然很低落。

床上,是魂不守舍的夏岚。

她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秦飒之后,便一直沉默不语。

“夏岚,听我的话去自首吧,我刚才打听,那个人没有生命危险,不会有事的。”秦飒试图劝说。

闯进老大家,用刀子捅伤佣人,试图绑走倪初夏,这些事情听到都让人不知所措,别说全部做全。

夏岚眸光黯然失色,眨了眨眼睛说:“我不能自首。”

她如果自首,厉泽阳是不会放过她的。

可是,影刹交代的事情失败,她也活不了几天。

横竖都是死,她该怎么办?

曾经,她是家里的乖乖女,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遇到厉泽阳之后,她毅然决然通过选拔进去基地,就算没有军籍,没有晋升机会他都没有埋怨过一句,甚至和家里人闹翻。

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时候的冲动的小女生,但印在心底的那个男人却一直未曾忘记过。

因为太过深刻、忘不掉,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犯下错误。

当她亲手刺向还那个无辜的人,温热的血落在手中,就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回头,即使那个人没有死去。

“夏岚!”

“秦飒,你不懂,我真的不能自首,不能让厉泽阳找到我!”夏岚拼命的摇头,泪水顺着眼角落下来。

她要伤害的可是他的妻子,他爱的人,在他找到自己之后,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就是老大也不行。”

秦飒走过去,用力抱住她,“夏岚,听我的话,去自首好不好?”

真的不能在错下去,趁还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的罪。

夏岚任由他抱着,将头埋进他怀中。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秦飒,如果我自首,你会等我吗?”

“会,我会等你。”秦飒毫不犹豫地回答。

他喜欢她啊,一直都喜欢。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夏岚离开他的怀抱,轻声问。

秦飒张了张嘴,没说话。

他知道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因为眼前的女人并不喜欢他。

她喜欢的人,是那个令人敬佩的男人。

夏岚垂下头,笑起来。

这样好的人,喜欢上她,也真够悲哀的。

“夏岚,我对你好是因为我……”

话没说完,门外传来敲门声。

夏岚神色突然变得惊恐,从腰间拔出匕首,目光透露凶狠。

“别怕,我去看看。”秦飒轻声安抚,起身走到门边。

透过猫眼,看到厉泽阳笔挺地站在门外,脑袋有片刻的懵。

第一反应就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夏岚询问:“是谁?”

半天得不到回应,她自己走过来,在看到门外的人时,像是疯了一般,用刀指着秦飒,“我那么信任你,你竟然出卖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