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他还让你做了什么/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那么信任你,你竟然出卖我?”

她的声音尖利,理智接近崩溃的边缘。

已经走投无路了,能帮助她,能信任的人也只剩下秦飒,可是他还是背叛了她,这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岚,老大不是我叫来的。”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厉泽阳怎么会来这里?

秦飒急于解释,却又碍于她手中的刀,不敢轻举妄动。

“打电话,快打电话让他离开!”夏岚紧握着手里的刀,双手颤抖着。

因为厉泽阳的到来,她原本已经平复的情绪又被激起,只知道不能让他见到自己,绝对不能。

秦飒慢慢靠近她,抬手握住她的肩膀,“或许他并不知道你在这里,去旁边的衣帽间躲着,我出去让他走,好不好?”

此时此刻,夏岚脑袋一片混乱,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眼前的男人。

最终,她轻点头,走到门边的柜子旁。

秦飒示意她进去,手搭在门把手上,等她完全躲进去,门就会被打开。

就在最后时刻,夏岚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出声:“不准开门!”

听到把手的声音,她的脸色变得煞白。

而门外的厉泽阳趁着这个时候,推开了门。

“老大,呃……”

夏岚疯一般冲过来,刀子狠狠刺进秦飒的后背,温热的血喷到她脸上,顺着刀柄低落地板。

刺痛、不可思议、心伤,到最后的绝望,涌进秦飒的脑海。

他想说,厉泽阳真的不是他叫来的,想说对她好,帮她的原因是因为他一直都喜欢她。

可是,此时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夏岚——”

看到这一变故,厉泽阳抬脚将她踹到一边,伸手扶住秦飒,胸口起伏明显,是动了怒。

夏岚重重地撞到墙边的柜子上,又跌落到地上,嘴角溢出鲜血,手里拿着沾染血迹的刀子。

“秦飒,坚持住。”厉泽阳托着他,手用力捂住后背的伤口。

“老大,我…我不怪她,真的……”

厉泽阳抬眼看向还在地上没爬起来的女人,眼中凛冽,带着恨意。

用力扯过床单,用随身携带的军刀划口,撕成条状,绑在他的伤口处,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

包扎的过程,夏岚艰难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想要逃跑。

男人随手拿起因拉扯床单而坠落在身边的手机,砸了过去,击中她的膝盖。

“啊——”

夏岚尖叫一声,无力地摔倒在地上。

厉泽阳把结打好,起身走向门边,感受到阻力,他垂下头来,秦飒正用手拉住他的裤脚,“老大,别杀她……”

因为疼痛,他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却又怕厉泽阳真的痛下杀手。

厉泽阳抬脚挣开他,径自走过去。

他不杀她,要让生不如死。

夏岚捂住腹部,那里是刚刚男人踹到的地方,直到现在还钻心的疼,见厉泽阳走过来,她摇着头向后退,眼中充满恐惧。

“你刚才伤害的人,是曾经和你同生共死的战友,之前,是年过半百的妇人,加入行动组之前,宣誓的内容都忘了,是吗?”

厉泽阳居高临下看着她,说出来的话却像是针狠狠扎进她的心尖。

忘了吗?

她没有忘记,只是一步错,造就步步错。

夏岚单手撑着地面,目光贪念地望着他,“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

当初在行动组的时候是这样,等他离开,她鼓起勇气表明心意,却还是遭到拒绝。

厉泽阳没回答她的话,而是提及影刹,“他还让你做什么?”

夏岚愣了一下,没说话。

厉泽阳见她沉默不语,似有想撇清亦或者包庇的意思。

他半蹲下来,手搭在膝盖上,冷声道:“他做过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你还为他效力,究竟要执迷不悟到几时?”

“我没有……”

夏岚红着眼摇头,“他让我绑了倪初夏,或者杀行动组的人,我没有办法,我不想……”

“嘭——”

这时,门被踹开。

厉泽阳觉得时机差不多,站起身。

唐风首当其冲进来,面露凶狠地看着夏岚,“我们把你当兄弟,为了能把你留下来费尽心思,你竟然这么对我们?”

和影刹勾结,已经是重罪,竟然还再为自己的错误找着借口?

“费劲心思?是努力在找我背叛你们的证据吧?”

夏岚撑着身子坐起来,目光扫视一周,很好啊,都来了。

“你胡说什么?”

“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从知道我用毒品害人之后,你不就和防贼一样防着我,到底我是你的伙伴还是那个倪初夏啊!”

夏岚说完,目光落及叶飞扬,呶动嘴没说话,最终看向杨胜,“在行动组中,你是最后一个加入的,却成了我们的头儿,最可笑的是你是第一个怀疑我的人。”

叶飞扬没有参与他们,而是检查秦飒的情况,先扶着他出去就医。

“不可理喻。”杨胜看着她,只说了四个字。

“如果换做是他,一定不会让基地对我审讯,更不会之后的任务时时刻刻防着我!”夏岚手指向厉泽阳,就是打心底觉得杨胜比不过他。

甚至认为,厉泽阳离开,都是因为杨胜所迫。

此时,厉泽阳开口:“你错了,遇到这种情况,我的做法与他一致,甚至会亲自审讯被敌对方抓走却活着回来的人。”

“你骗人!”夏岚大声尖叫,面露狰狞。

“六年前,我所带的第一队也曾遇到过相似的情况,那人执迷不悟,最终的结果是葬身火海。”厉泽阳平静地叙述过往的事,似乎是在告诉她,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杨胜听了眼中有片刻的怔愣,回神后说道:“唐风,把她带走吧。”

就在唐风要靠近她的时候,夏岚蓦地起身,像是最初最后一搏,狠狠地把手中的刀子刺向厉泽阳。

“老大!”

“泽阳哥,小心——”

唐风与杨胜都在他身后,根本来不及阻止。

厉泽阳抬起胳膊挡住,反手掰住她的手,用力抵在她的身后,脚下动作未停,踢向她未受伤的腿,让她跪在地上。

“夏岚,你真的疯了!”唐风从腰间抽出手铐,将她彻底制服住。

“泽阳哥,你没事吧?”杨胜看向他的胳膊,询问。

即使他的反应快,刃口还是划破他的手臂,留下一道血痕。

厉泽阳看了一眼右臂,摇头表示无碍。

“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我成今天这样全都是拜你所赐!”

夏岚拼命挣扎,现在的模样与疯子已经没有两样。

幻想全部破灭,给自己塑造的那个世界也已经崩塌,自然接受不了现实生活带来的冲击,最终只能导致精神崩溃。

“夏岚背叛基地,惩罚方式该有它定夺,人我就先带走了。”杨胜看向出于疯癫状态的人,走过去直接将她打晕,让后面赶来的带她离开。

厉泽阳出了酒店,此时天已经蒙蒙亮。

唐风走过来,提议:“老大,让随行医生给你看看伤口吧?”

“不用。”厉泽阳拒绝之后,看向她,“记得把秦飒的情况告诉我,先走了。”

唐风站在酒店门外,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视线范围,才回到车上。

六年前,不过才二十出头,可是他提及的事情,她却是有印象的。

低头看着戴着黑皮手套的手,她的烧伤也是因为一场大火,发生在六年前的大火。

……

厉泽阳回来的时候,穆云轩正抱着靠枕打瞌睡,听到动静,他立刻坐起身,把手里的靠枕扔到一边,说道:“家里一切正常。”

男人轻‘嗯’一声,坐到沙发上,默不作声打开茶几上的急救箱,熟练地拿出包扎伤口所需医疗用品。

“你受伤了?”

穆云轩看到他手臂的伤痕,皱起了眉头,主动接过双氧水,“把胳膊伸过来。”

“包扎的自然一点,别让她发现。”厉泽阳嘱咐。

用棉球清理发现伤口不算浅,问道:“过几天就要去军演了,不影响吧?”

厉泽阳轻描淡写说:“没事。”

只要不伤及骨头,都不是什么大事。

“看你这样子,那个女人的事情处理完了吧?”伤口包扎好,穆云轩有一搭没一搭找他聊着。

厉泽阳答:“她还算是基地的人,交给杨胜了。”

“啧啧,你曾经待得那地方最痛恨背叛,已经能预见她的下场。”绝对不会是死那么简单。

穆云轩虽然并不是那里的人,但终日与厉泽阳和裴炎混在一起,多少也听过,背叛组织的都是生不如死,身心受到折磨。

“她有今天,都是自己选的。”

错了,自然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否则规矩立在那里,还有什么震慑作用?

“她的事算是解决,那孙涵呢?”

穆云轩是知道他找孙涵麻烦,略有担忧地说:“就算他现在卧床在家,难保他的那些手下不会动手。”

要防的就是那个浓妆艳抹,爱好美男的娇娘,和满口黄牙的老三。

厉泽阳表情未变,解释道:“这次军演集合的都是各大军区的佼佼者,一直追着他的于向阳也会参加,你认为他会在这个时候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吗?”

穆云轩略带惊讶地问:“你是说他会回南亚?”

“极有可能,但是你和泽宇都不能放松警惕。”有了夏岚这次意外,他不敢再冒险。

天亮时,厉泽阳让穆云轩回去休息,又将沾了血迹的棉球、纱布处理好,才上楼回到主卧。

床上的人还没有醒。

可能因为昨天惊吓过度,在男人刚靠近时,她就睁开了眼。

“醒了?”厉泽阳坐在床边,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倪初夏迷茫地眨了眨眼,撑着手起来,“你一夜都没睡吗?”

“嗯,有点事需要处理。”

男人替她捋好头发,嗓音低沉道:“再睡一会?”

“不想睡了。”

倪初夏掀开被子坐起来,摸着他的下巴,“胡茬都长出来了。”

“嫌弃了?”厉泽阳握住她的腰肢,轻轻揉捏,将她拉进怀中。

“没有啊。”攀上他的肩侧,将脸贴在他下巴上,笑着说:“有点痒。”

厉泽阳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按在怀中,低声说:“夏夏,已经没事了。”

“嗯,我知道。”倪初夏轻点头,呢喃出声,“刚开始的确有点害怕,后来你出现就不会了。”

在看到他时候,心中的不安、害怕就都消散。

男人轻拍她的后背,无声叹息。

她所受的苦,遭的罪,都是他一开始的私心。

像他这样的身份,前十年都生活在刀刃上,时刻都会面临危险,家人亦是。

只是,让他因为未来的某种可能而错认为对的那个人,他做不到。

倪初夏感受到他的手劲加重,询问:“事情解决了吗?”

厉泽阳回过神,答:“夏岚被杨胜带走,基地会有办法惩罚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