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靠在床上,将手机攥在手中,屏幕显示的联系人是倪明昱,却迟迟没有拨过去。

电话能不能通是问题,接通了她该怎么开口问,又是问题。

可能是因为怀孕,心思变多,很多事情都想不透彻,这会儿只能庸人自扰。

瞧着时间逐渐过去,最终也没拨出电话,将手机关放到一边,关上灯,准备睡觉。

翌日。

倪初夏下楼时,唐风已经晨练结束,在厨房向张嫂学做早餐。

听到动静,她探出头,让倪初夏赶紧坐下,早餐马上就好。

两人吃过后,唐风要去医院看秦飒,倪初夏想着阿姨也在那家医院,便和她一起。

进住院部之前,倪初夏在外面买了果篮和一些保养品,一式两份。

先去看望的是阿姨,她的家人在,所以没待一会儿,就去了秦飒的病房。

这时,叶飞扬正在和他说话。

“嫂子,你来了。”叶飞扬率先与她打招呼。

倪初夏朝他微笑,将果篮放到一边,询问病床上的人,“感觉怎么样?”

秦飒的事情,还是唐风告诉她。

被自己喜欢的人伤害,外在的伤口只是一时的,但是内心的伤口,怕是长时间都无法愈合。

秦飒回答:“恢复的差不多,再有几天就能出院了。”

他对倪初夏的敌意,很早之前就不再有。

夏岚的下场,以及他受伤,与眼前这个女人都没有关系。

说到底,她也只是受害者,无故被卷进去。

而他自己,受伤、住院,也怨不得别人,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

倪初夏点头,真诚地开口:“等你出院,你们可以聚一聚,我提供场所。”

“好啊,我一直怀念那时候我们一起烧烤聊天的日子呢。”秦飒没说话,唐风倒是不客气地应下来。

叶飞扬脸上也带着笑,提及那时候,脑海中满满都是回忆。

因为夏岚,他们几个后面一段时间怕都没事,趁这时聚一聚也好,谁知道之后会怎么样,相聚的日子又有多少?

离开医院,在回去的路上,倪初夏接到方旭的电话。

大抵的意思是倪氏已经在清算,不出三个月公司将彻底不复存在,公司的员工大部分已经离职,一号二号工厂也都停工。

倪初夏只是说:“我知道了。”

“你这反应也太平淡,毕竟是你一手拯救回来的公司,最后竟然落到清算破产的地步。”方旭说到这,心里有些感触。

工作这么多年的地方,多少有些不舍。

再有就是,当初来这里,也是为了倪明昱,如今他解决多年的心结,追求着自己的事情。

倪初夏把包放到一边,靠在椅背上,“倪氏如何已经和我无关,我只关心黄娟要还多少债?”

“……”

方旭沉默半天,开口说:“财政方面你应该问Johnson,我的辞职报告已经递上去,具体情况不了解。”

倪初夏了解之后,交代道:“趁这段时间,多约以前的老客户见面,等工地建好,还需要他们捧场给面子。”

“我已经开始着手处理。”

方旭应下来,说了这几天的安排,基本上都是和以前倪氏的客户吃饭。

挂断话之前,倪初夏问道:“我哥真的没有和你联系吗?”

“…没有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倪初夏没回答他的问题,继续追问:“我哥除了和你熟点,平时还和谁联系密切?”

那端沉默了片刻,说道:“事务所的那几个,据我了解的就只有任志远。”

“方旭,你最好不要骗我。”倪初夏撂下这句话,将电话挂断。

唐风开车,察觉到她情绪不对,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大事。”倪初夏朝她一下,让她放心。

之后,便让她先去趟名誉侓师事务所。

到了那里,唐风去停车,倪初夏先进去。

距离上次来这里,接近一个月,大概是倪明昱特地吩咐过,前台对她微笑,并没有拦下她。

这个时间,事务所大部分律师都去见客户,只有两三个人还坐在位上。

倪初夏的到访后,他们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坐在最里面的宁婧起身走过来,轻声说:“倪小姐,老板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在事务所。”

知道这里的人都称呼倪明昱为老板,她略微沉默,问道:“知道他去哪里吗?”

“他没有交代。”宁婧摇了摇头。

她来这里工作快一个月,也就刚开始几天见过倪明昱,之后他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关键这里人都像早就习惯,没人对他的去向好奇。

久而久之,她也跟着习惯。

“你忙吧,我去找任律师。”

倪初夏朝她点头,转身走向任志远的办公室,敲门进去。

“过来找明昱的?”

任志远一眼就看出她来的意图,见她点头,说道:“明昱在哪,我还真不清楚,他从大学时期就一直神神秘秘,消失一两个月联系不到人都是正常的。”

那会儿上大学,大家都住在一起,时常见不到他的人,为此孟子怡不知道和他闹了多少次,就是询问他去哪,最终都是无果。

犹然记得最长的一次是半年,合租屋里的人都急得不行,就在商量着要去当地报警时,他派人送信回来,寥寥几个字,只说自己现在很好,无需挂念。

等人回来,都瘦脱了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染上毒品。

大概就是他的神秘,最终才导致和孟子怡分开,毕竟,没有几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的男朋友不交代原因的消失。

倪初夏眉头微蹙,惊讶道:“你说从大学开始就是这样?”

任志远点头:“是啊,问他也不说原因,当时我们还想会不会是他回国陪你了。”

倪初夏轻声说:“这些年,他没有回来看过我。”

“不应该啊,和他关系好的那几个都知道你,平时聊天他提的最多的也是你,不然我也不可能一眼就认出你。”

这话,说简单点就是,倪明昱是活脱脱的妹控。

就这样天天念着妹妹的人,十年不回国,还真是反常。

听完任志远的话,倪初夏陷入沉默。

这些事情,她从不知道,也没听倪明昱提及过。

“妹子,怎么了?”

纷飞的思绪被打断,倪初夏问:“那、我哥每次消失一段时间之后,回来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

“反常的行为?”

任志远把手中的笔放下,拧眉思考,最后摇头,“没有,除了有一次瘦了很多之外,其他没什么变化。”

见问不出什么,倪初夏表示感谢之后,就准备离开。

任志远客气地送她到了事务所门口,说道:“等明昱回来,你直接问他就好,那小子对你总不会隐瞒。”

“好,我哥如果联系你,请你告诉我一声。”

“这没问题。”任志远拍胸脯保证,见她上了车,才转身回去。

回到临海苑,倪初夏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嗯,什么事?”

唐风喊了她好几声,才算回神。

“张嫂问你晚上想吃什么呢?”唐风看着她,眼中有担忧。

好似从昨晚开始,她就变得有些奇怪。

倪初夏轻声说:“清淡一点的吧,胃口不大好。”

唐风还想再问,见她已经垂下头,便起身走去厨房,和张嫂交代。

吃过午饭,倪初夏回到主卧休息。

从包里掏出手机,几条短信都是方旭发来的。

——骗你?我哪敢骗你啊!

——明昱真没联系我啊,大小姐!

——这样,等他联系我,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吧?

倪初夏浏览过后,没有回复,而是点开了微信。

提示音响起,接收到不少消息,两条来自岑曼曼,一条来自岑北故,剩下的都是云暖发来的。

按照顺序,先点开岑北故的会话框,是一条语音,“你那块地皮快完工,老子就让他们先撤了,遇上政府派的监工对你也不好。”

倪初夏回了微笑的表情,表示感谢。

之后,点开岑曼曼的微信,两条都是询问她最近的情况。

“不用担心,我一切都好。”

倪初夏发完这一条,又询问道:“你呢?最近怎么样?”

那边很快便回过来,是一长串的语音,“初夏,我把厉氏的工作辞了,妈让我跟着她,可是那样留在珠城的时间就很少了,我不想离开他太久、太远。”

跟着周颖,的确能学到不少东西,也能接触到很多对她有帮助的人或事,但一想到要离开厉泽川,岑曼曼心中就流露浓浓的不舍。

平时他出差,最长也就半个月,她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自己出国到处飞。

倪初夏找到舒服的位置躺下来,按下语音键,“要不是肚子里有个球儿,我还挺想去外面看看。”

言下之意,她是支持岑曼曼出去多见世面。

她和岑曼曼性格不同、经历不同,所以对待事情的选择也就不一样。

曼曼是偏家庭型,组建家庭之后,自然希望把时间多留给家人,虽然她给出意见,但最终的选择权还在于她自己。

那边沉默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来。

趁这个时间,倪初夏点开云暖的会话框。

与她想的一样,大抵就是控诉岑南熙如何不好,她最近的近况,像是小孩,言语间都是倾诉和对人的依赖。

倪初夏无奈一笑,回了最近的网络用语,“觉得他不好,就赶紧换老公。”

没一会儿,云暖发来哭泣的表情,回道:“我想换来着,人家看不上我。”

倪初夏看到这一条消息,知道她说的是孙涵,斟酌过后,打字回:“你还小,找一个愿意疼你、宠你的比什么都重要,而你喜欢的人,可能只是一时的好感,没有必要太过执着。”

“倪姐姐,经历韩大哥的事情之后,我其实想开了很多,就是不想自己留下遗憾,等孙大哥回来我就会和他说明自己对他的感觉,不论他给出的答案是什么,我都会平静接受的。”云暖发来一段语音,语气很坚决。

倪初夏听了陷入一阵沉默,重新开了一遍,捕捉到重点,问道:“孙涵不在珠城吗?”

“听岑南熙说,孙大哥南亚那边的一批木材受了潮,货被退回来,他赶回去解决了。”

听完云暖这么说,倪初夏这段时间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

孙涵不在珠城,对她的威胁也就少了很多,至少能让她在休息之余不用细思恐极。

饭菜烧好,唐风叫她去吃饭。

吃饭的过程中,云暖发来消息,邀请她晚上一起吃饭。

岑南熙定的时间并不是今晚,倪初夏询问清楚,那边的回话是一切听她的。

答应下来之后,抿唇笑了笑。

唐风看着她,眼中有疑惑。

“晚上有个小妹妹请吃饭,一起去吧。”倪初夏邀请。

唐风应下来,扒了两口饭,抬起头重新看向她。

她心里一向藏不住心思,也不会弯弯绕绕,开口问:“嫂子,你是不是有心事?总觉得不太对劲。”

------题外话------

最近忙炸了……美妞们的评论没来得及回,今晚有空一定回!

还有你们送的花花、钻石,月票评价票之类的,隔了太长时间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感谢了,在这里一起谢谢啦。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