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玩的就是刺激【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唐风的问话,倪初夏握筷子的手顿了一下,眼中略微闪烁。

沉默片刻之后,才开口:“联系不上我哥,有点担心。”

唐风了然,放下手中的筷子,从口袋掏出手机,“这件事找飞扬就好,他肯定能帮你找到人的。”

话落,她便要起身去打电话。

“唐风!”

倪初夏喊住她,对上她的眼睛,说道:“不用麻烦他,我突然想起来他以前给过我另一个号码,我等会儿试着联系。”

“那行,如果还是联系不上,就让飞扬试试。”唐风将她坚持,没自作主张找叶飞扬。

倪初夏见她坐下来,悬着的心放下来。

再没有弄清大哥具体身份之前,她并不想太多的人注意到他。

吃过午饭,张嫂把饭厅和厨房收拾好,便离开。

唐风在这住了两天,行李没搬过来,趁着倪初夏午睡,她开车离开别墅。

回到主卧,倪初夏走进房里,在梳妆台上翻找。

她刚才对唐风说的话并不假,倪明昱曾经给过他一个号码,让她有比较紧急的事情就打上面的号码找他,当时她没当回事,顺手丢在一边。

翻找未果之后,感觉身上汗津津,拿了衣服去浴室冲澡。

十来分钟,从浴室出来,正巧听到手机在床上震动。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老公’,眼中微怔,显然没料到他会打电话。

电话刚接通,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吃了吗?”

“刚吃过的,你呢?”倪初夏愣愣地回,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还没有,这边吃饭相对晚一点。”

“怎么……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不是说全封闭,所有通讯设备都会被上缴吗?

所以,他走了这么多天,都没有奢望过能接到他的电话。

厉泽阳好似笑了,“打电话过来,不开心吗?”

“开心啊。”

倪初夏不假思索说出来,“就是有点不敢相信。”

“手机是裴炎的,那小子背着我竟然把手机带来了。”这次,男人是真的笑了,虽然短促,却能看出他心情不错。

倪初夏唇角微微上扬,话中带着笑说:“然后你就用了他的手机?”

厉泽阳没回答她的问话,反而问及她:“这几天身体怎么样?”

“就早上刚起来会有点难受,后面就好了。”倪初夏如实回答。

怀孕也有三个多月,无论是在外还是在家,她都会格外的注意身体,甚至有时睡前会看一些准妈妈的读物,就是怕后期会手忙脚乱。

“唐风来家里了吧?”

倪初夏问:“是你让她来的?”

厉泽阳轻‘嗯’一声,继续道:“过段时间泽宇会回珠城,和那时候一样,想去哪和他说声就好。”

听到他这么吩咐,倪初夏心里暖暖的。

他离她很远,却在之前就把事情全部安排好,这一份心在这,就足以令她感动。

“我听云暖提,孙涵因为一批木材出了问题回到南亚,他走了,你不用担心我。”

倪初夏说到这里,停顿了几秒钟,“我听泽宇说过军演很辛苦,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我等你回来。”

这句‘我等你回来’已经说过很多次,但每当他离开,两人在电话中联系上,她都会说。

就像是一句承诺,说给他听,亦是说给自己听。

厉泽阳沉默了一会,才缓声开嗓说道:“后期忙起来可能顾不上给你打电话,我会尽量抽出时间,差不多了,去午睡吧。”

“好,我挂了。”倪初夏爬上床,躺下来盖上被子也没有挂断电话。

男人低声笑了一下,说:“挂电话吧。”

最终,倪初夏也没按下挂断键,而是握着手机入睡。

厉泽阳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才将电话挂断。

这时,裴炎从外面进来,“少爷,用餐时间到了。”

看到厉泽阳手中攥着的手机,眼角略微抽出,想张口把手机要回来,又有些不好意思。

男人把玩手机,没等他开口,便将手机放进抽屉里,“上头规定禁止带手机,别让我太为难。”

“……”

裴炎额头挂黑线,虽然是他带来的,但是一次都没用过。

再说,刚刚谁在用手机打电话呢?!

来到食堂,乌压压一片穿军装的兵,看到厉泽阳和裴炎过来,纷纷起立朝两人敬礼,礼毕之后,才坐下。

听到口号,才拿起筷子吃饭,不发一言。

厉泽阳坐下,刚拿起筷子,就有人急忙走过来,“报告,前线有人混进来,正在营地看押,请首长指示。”

把筷子重新放下,起身颔首,示意那人带路。

裴炎快速扒了两口饭,把帽子戴好跟上去。

离开临时搭建的食堂,穿过一小片丛林,来到军营驻扎的地方,有人在附近巡逻。

“首长,您请进。”带头的小伙推开三合板的门,主动守在门外。

“靠!你们凭什么绑着我?现在军演又没正事开始,我来串门不行啊?”

刚进去,就听到一道略带稚嫩的声音传来。

“安静点,不然马上把你嘴巴堵起来。”这是张宇的声音,步兵连连长。

张宇见厉泽阳和裴炎都过来,从位上起来,迎上前,“首长,这小子嘴紧得很,问不出是哪里派来的。”

厉泽阳点头,让他先去吃饭。

那人被绑在板凳上,态度桀骜不驯,满不在乎地说:“换一个人来我也不会说的!”

裴炎走上前,把他帽子拿下来,扯着他的红毛说:“啧啧,你这毛挺有个性啊?”

“别碰我,我头发怎么样管你什么事?”被人揪了头发,顿时炸了毛。

裴炎把帽子随便扔在他头上,朝厉泽阳说:“哪个部队能收他这样的人,红毛怪一样!”

厉泽阳没回答裴炎的话,直接问:“你是、于向阳的人?”

虽说是问话,但是语气已经肯定。

那人被固定在椅子上,所以并没有看到厉泽阳,但光是听声音也分辨出来。

原本嚣张的气焰顿时浇灭,表情也有些僵硬。

厉泽阳从他身后走出来,低头看着他,“陆斌?”

红毛蘑菇头避开他的眼神,没应话。

不仅是心虚,也怕说得多暴露的就多。

厉泽阳抬起下巴,指向那处,“裴炎,给他松绑。”

“万一他跑了呢?”裴炎有些担心。

“绑了他也没用。”

军演还没开始,甚至连红队、蓝队都没有分,抓到类似探子的人也是无济于事。

裴炎见他坚持,也不好再说话,走过去动作粗鲁地给他解开麻绳。

陆斌得到自由地第一反应就是跑路,还没跑到门边,人就被裴炎直接放到在地。

“靠……我发现你带的人怎么都这么粗鲁呢?”陆斌趴在地上,用手指着前面坐着的男人。

他平常就爱开玩笑,有时候得罪了于向阳,那家伙也会用这一招对付他。

厉泽阳面色冷下来,道:“最简单省事的方法,对付你正好。”

卧槽!

陆斌觉得这两个名字里都有阳的男人,不仅处事风格相像,特么的连说话方式都差不多。

裴炎见自家少爷态度转变,更加用力地按着地上的人,“说,过来想做什么?”

“妈呀疼……我比你小那么多,你竟然欺负我!”陆斌趴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哭喊,活像耍赖的孩子。

裴炎原本黑沉着脸,听他这么喊,顿时汗颜,也不好再用劲。

他很想知道,于向阳到底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逗逼?

厉泽阳摆手,让裴炎放开他,问道:“是他让你过来的?”

陆斌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活动手脚,埋怨开口:“我自己想过来玩的,想看我家老大的老大是谁不行吗?”

这句话,浇灭了裴炎生的气。

论资历,于向阳的确没他家少爷厉害,论军衔,也没他家少爷高,老大的老大,说的挺中听。

厉泽阳表情依旧冷冰冰的,看向他时,眼中也没多少情绪,只是吩咐,“想看就让你看够,裴炎,去安排住处。”

“……”

陆斌顿时垮下脸,跛着脚走到厉泽阳跟前,“我今晚必须回去,不然老大会砍死我的!”

他就是偷溜出来的,要是被发现,这两个月肯定要被于向阳玩死。

“玩的就是刺激,要的就是这效果。”

裴炎拍了拍他的头,直接把他架走,“小伙子,你还嫩了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