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你凭什么打我?/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觉睡醒,已经是下午时分。

倪初夏起床洗漱、换衣之后,下了楼。

唐风没有午睡的习惯,把行李搬来,就在客厅沙发上窝着。

“嫂子,你醒了啊?”

唐风见到她,一跃而起,走到厨房把张嫂临走时准备的果盘端过来,让她吃水果。

倪初夏顺势坐下,微笑道:“不用刻意照顾我,这样久了,都觉得自己生活不能自理了。”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怀着孕的女人都很辛苦的。”唐风将空调的风向调整,又给她倒了杯花茶,才算停歇。

倪初夏垂下头,手覆在还未凸起的小腹,笑了起来。

未怀孕之前,她做事很冲动,想起一出便是一出,而现在,会将孩子考虑进去,也算是成长。

喝了清热降火的花茶,又吃了点水果,和云暖约定的时间快到。

地点是岑南熙提前约定的,锦海餐厅。

唐风把车停好,和倪初夏一同进去。

吃的是中餐,包间定在一楼。

“倪姐姐,在这边。”

刚走到过道,就听见云暖的声音。

进了包间,才知道,除了她和岑南熙之外,还有云辰。

后者显然也没有料到她会来,看到她时,眼底划过惊讶。

倪初夏向三人简单介绍了唐风,才和她落座。

云暖挨着她,把菜单摊开,问道:“倪姐姐,你想吃什么?”

扫了一眼菜单,回道:“按照你的口味点吧。”

云暖又问了其他人的口味,最后还是和岑南熙商量,才把菜单确定不下来。

等待上菜的过程,有云暖在,并没有太过沉默。

岑南熙从口袋拿了烟,递给云辰一根,准备点的时候,唐风开口:“这里环境封闭,烟就别抽了。”

老大让她过来,一来是为了保护倪初夏的安慰,二来就是能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吸二手烟危害本来就大,加之她是孕妇,自然要出声阻止。

两个男人的点烟的动作顿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看过来。

倪初夏清咳几声,隐晦地解释了两句。

云辰眸光微怔,将手里的烟扔到桌上,玩笑开口,“几个月不见,是圆润了不少。”

相较于以前的纤细,如今的身材匀称很多,不着妆容,皮肤也是白皙滑嫩。

说话时,一颦一笑依旧像曾经那般牵动着他的心。

强迫自己不去找她,以为时间久了就会忘记,但再次见面,才知道,那些建树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倪初夏用手捏着自己的脸,“好像是胖了点。”

最近,一天三餐已经满足不了她,就像来之前已经吃了不少水果、点心,现在又有些饿了。

云暖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笑着说:“倪姐姐怎么样都好看,对吧,哥。”

“夏宝贝必须漂亮。”云辰走心的附和。

倪初夏的好看,是大家公认的,尤其是眼睛,笑起来很迷人。

当时上学,如果不是他拦着,那些猪怕是都按捺不住,想要拱白菜。

只是,他看了那么多年,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虽然过去很久,但他依旧记得当着众人面告白的那一晚。

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像放电影一样在脑中过了一遍,意识到其实他有很多机会对她表达情意,都错过了。

或许,从一开始,他以朋友的身份自居,就是站错了位置。

唐风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流转,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对嫂子绝非朋友那么简单。

虽然这些都不该她操心,但是女人都会八卦,对感情的事情与生俱来存有好奇心。

云辰酝酿好久才开口:“前段时间我不在国内,回国才知道发生了事情,没事吧?”

带上这次,已经错过两次。

当初倪氏出事,他也在国外,这次亦如此。

有时候想,她没选择和自己在一起,或许是件好事,毕竟他无法保证自己在遇事时,能够沉着应对,替她分担。

倪初夏笑着答:“不用担心,差不多都解决了。”

这两人在聊天时,菜上来。

云暖用手机拍了照,发了朋友圈。

“一顿饭都要发,真是闲得慌。”岑南熙瞥了她一眼,语气很嫌弃。

现在的小女孩似乎都有这种习惯,吃顿饭要拍照,化了妆要自拍,就是晚上睡觉前也要来一波。

他现在的朋友圈,都被她的动态刷屏。

云暖瞪着他,不满开口:“你不爱看屏蔽就是,我又没逼你!”

倪姐姐说的没错,最好是找年龄相仿的人,这样才有共同话题,而她和岑南熙,别说话题,现在就是看一眼都烦。

“早就屏蔽了,用得着你提醒?”

“你!”

云暖看着他,皱着眉,气呼呼地说:“你认识的那些女人一个个性感撩人,我这样的当然碍你眼了。”

包间不大,即使刻意压低声音,也还是能让人听到。

云辰替她倒了杯果汁,说道:“别废话了,快多吃点菜。”

云暖把果汁喝掉,闷不做声吃着菜,明显是生气了。

气氛有些凝滞。

倪初夏真的有些饿,虽然听见他们的拌嘴,也知道闹得不愉快,却没有插嘴。

“嫂子,那姑娘喜欢她身边的男人吧?”唐风凑过来,嘴里含着筷子,说话有些含糊。

“喜不喜欢我不清楚,但他俩现在是未婚夫妻。”倪初夏如实回答。

说完,下意识看向那两人,正巧看见岑南熙替她夹菜,表情虽然没耐心,但眼中却没有丝毫嫌弃和不耐。

不管怎么说,岑南熙年纪摆在那里,再怎么也会让着云暖。

成熟的人在面对感情时,并不强求。

如今曼曼也找到属于她的幸福,岑南熙喜欢别人,亦或者娶别人,是他的自由,没必要一直绑着。

也没谁规定,一个人一生只能喜欢那么一个人。

“你从哪看出来的?”倪初夏有些好奇。

唐风把筷子放下,压低声音说:“小姑娘不都是这么和自己喜欢的人赌气吗?”

并不是为了生气而生气,只是想让对方过来哄自己。

倪初夏赞同地点头,这点倒是与她挺像。

说的好听是赌气,在她看来,其实就是矫情,有点小做作。

沉默最后由岑南熙打破,他问:“我看新闻联播这两天都在介绍军演,你家那位也去参加了吧?”

倪初夏点了点头,“前几天去的。”

“脱颖而出的部队,最后都在东海岸军演,时长两个月,要到七八月份才能全部结束。”岑南熙把自己所了解地说出来。

倪初夏听后,垂下头笑了笑。

家里有位军人,最基本的事她是了解的,也做好了分离很久的准备。

云暖得知厉泽阳不在家,小声问:“倪姐姐,那这段时间我能去找你玩吗?”

倪初夏莞尔:“当然可以,随时欢迎的。”

话题挑起,几人重新聊起来。

饭局结束后,唐风、岑南熙与云辰去取车,云暖和倪初夏则在锦海餐厅门外等着。

六月初的珠城,天气很炎热,夜晚吹拂的风都是热的。

云暖站在门外一会儿,觉得太热,提议先进店里。

倪初夏点头应下,转身跟在她身后。

“给我站住——”

玻璃门未推开,就听见一道尖锐的声音,是属于黄娟。

她从车上下来,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指着倪初夏的鼻子,骂道:“你就和宋玉那个贱人一样,吃里扒外,倪氏宣布破产对你有什么好处?”

“亏得你爸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把他一手创建的公司给毁了,你对得起他吗?”

黄娟说到这,脸色难看至极,上前拉住她的手,“你心真狠,跟我去见你爸,他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

这段时间,她和柔儿腆着脸去找人帮忙,却屡屡碰壁,几经波折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倪初夏这个贱人一手设计的。

故意激她,让她转掉名下的不动产、用公司作抵押换现金去买倪氏股份……时至今日,董事会召开例会,才知道她名下的股份早就没了,根本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她陪了倪德康二十多年,到头来,竟然什么都没有,连倪家的老宅都进不去。

这口恶心,怎么咽下来?

所以,听朋友提及在锦海看到倪初夏之后,她便一直等在门外。

“放手!”

倪初夏想要挣开她的手,奈何她的手劲太大。

“你放开倪姐姐。”云暖上前想要推开黄娟,发现自己做不到,欲要掏出手机,“你不放开,我就报警……”

“啪——”

黄娟一巴掌打在云暖脸上,辱骂声接踵而来,“她名义上还是我的继女,我找她和你这个小贱蹄子有什么关系,滚一边去!”

“黄娟,你别太过分。”话从牙缝中挤出来,拼命挣开,询问云暖的情况。

云暖被这一巴掌打懵了,头发乱糟糟的,眼泪唰地落下来,“倪姐姐……”

她何曾被人这样当众对待过,除了疼痛还有难以言表的委屈,想要骂回去,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在倪家院外一样。

只是,当时是倪柔动的手,而现在换做她妈妈。

倪初夏抬手轻抚她的脸颊,小声说:“云暖,对不起啊。”

明明,黄娟针对的是自己,却连累到了她。

黄娟冷笑起来,“人是我打的,谁让她碍手碍脚的?”

“她是云家的掌上明珠,你打她想过后果吗?”

“哟,你就是一直缠着我女婿不放的那个不要脸的女大学生?”

黄娟鄙夷地看着她,冷嘲热讽道:“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上大学什么没学到,倒是学会勾引男人了!”

云暖胸口起伏明显,是被她的话气得,“你不要胡说,我没有缠着韩大哥。”

“你口中的韩大哥现在是我女儿的丈夫,叫这么亲密,还说没有勾引?”

黄娟的嗓门很大,足以让周边的人听到。

因此,已经不少人围观。

“够了!”

倪初夏打断黄娟的污言秽语,“到底是谁勾引,你比谁都清楚,何必把脏水往她身上泼?”

“泼脏水?她要没做过那些腌臜事,激动什么啊?”黄娟说着,将矛头重新指向倪初夏,“还有你,和你大哥吃里扒外,竟然帮着外人对付你爸,使计陷害我,今天没人给你撑腰了吧?”

话落,黄娟冲过来,伸手就要扯她的头发,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

倪初夏用包挡着小腹,向后退。

她怀着孕,和她对上绝对占不到任何一点优势。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云暖把手里的包砸向黄娟,趁她惊呼疼痛之际,拽过她的包,扯住她的头发。

“我爸我妈都没打过我,你凭什么打我?”

云暖将她推到在地,和她扭打起来。

“贱蹄子,你给我放手……”

“还敢骂我!”

场面一时,变得混乱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