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这样下去,我怎么走得掉?/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这件事要告诉老大吗?”

厉泽川停顿了几秒钟,开口道:“一切事情等她醒来再说吧。”

唐风主动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得知她的身体无碍之后,岑曼曼松了一口气,走到床边坐下。

床上的人还未醒,面色逐渐恢复血色。

虽说这次是意外,但黄娟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令人防不胜防。

厉泽川移步走过来,手搭在她的肩上,是无声的安慰。

倪初夏于她而言,并不仅仅是妯娌,也是这一生的挚友,对方有事,她心里肯定不会好过。

岑曼曼偏头看过去,说道:“泽川,黄娟那边你派人盯一下吧,我怕她不死心,还会来找初夏麻烦。”

厉泽川点头,思考一会儿说道:“这段时间让老马过来接送,我会派人盯着她。”

“厉先生,我已经通知飞扬,以后有他接送嫂子。”

唐风这时才开口说话,怕两人不认识飞扬,解释道:“飞扬和我一样,曾经是老大的部下。”

厉泽川点头同意:“这样也行,她身边还是要有人陪着。”

除了要防着黄娟这些人,还有一定的风险是来自厉泽阳这边。

他前几年一直从事有一定危险的工作,难保不会与人结怨。那些歹徒、凶恶之人,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妇孺就放过,反之会变本加厉。

“我现在就让他过来。”

唐风说着,掏出手机走出病房。

通知了叶飞扬,又给穆云轩发了短信,让他有空来趟妇产科住院区。

有厉泽川和岑曼曼在里面陪着,所以,她暂时没有进去,而是在过道边靠着。

虽然嫂子的家人并没有怪她,但是内心的自责却没办法消散。老大让她来就是为了防有人伤害嫂子,最后她来了也没能阻止。

穆云轩就在医院值班,看到短信的第一时刻赶过来。

和急诊室医生了解情况之后,来到病房。

此时,倪初夏已经醒过来,正在和岑曼曼说着话。

穆云轩走近,询问她现在的身体状况。

倪初夏靠在病床上,浅笑道:“已经好很多了。”

“明早再做次B超,抽血检查一下。”穆云轩伸手贴在她额头上,感觉温度正常,悬着的心放下来。

很多时候,母体神生病发烧,会影响到孩子的发育,好在没有。

见她脸色并不是黯淡无光,穆云轩才问及原因:“怎么会突然腹痛?”

倪初夏答:“吃过饭遇到黄娟,和她有几下拉扯,可能是因为这个。”

醒来之后,她有想在腹痛之前发生的事,最有可能的是两人推搡之下,扭到了腰或者吃了力。

穆云轩若有所思点头,嘱咐道:“你是头一胎,这方面更该注意点。”

他虽然不是妇产科大夫,但是一些原理上的东西还是懂的。

现在年轻女性,长时间伏案办公,熬夜加班,其实对这块儿很有影响,身体素质差了,在怀孕的时候,问题就逐渐显露出来。

倪初夏应下来,觉得是自己太大意。

刚才醒来的时候,她都以为孩子不在了,得知保住之后,心中是欣喜若狂的。

怀孕至今,她都没有特别强烈的感觉,可那一刻,才感受到自己无比渴望这个孩子的到来。

想要这个孩子,TA是自己和厉泽阳的结晶,这个家庭的延续。

庆幸的同时,对黄娟更加不能释怀。

若说以前,她仗着嫁给了倪德康成为自己的继母,对她冷嘲热讽,用计谋害她,这些已经抵消,但这次,却让她无法释怀,不想就这么算了。

曾经说过,自己并不是善良的人,做不到以德报怨,而黄娟这样的人,只会得寸进尺,根本不值得原谅。

她的退让、隐忍,得来的并不是谅解和包容,很可能就像是今晚,她躺在医院里。

这一次她和孩子没有事,若再有下次,出事了呢?

穆云轩朝岑曼曼说:“表嫂,今晚你留下来陪着她吧,明天做完检查再出院。”

他毕竟是男人,留下来也不方便。

岑曼曼点头应下,就算他不提,今晚她也是会留下的。

本着不想再麻烦人,倪初夏开口说:“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和大哥回去吧。”

最后,抵不过岑曼曼的坚持,任由她陪夜。

时间不早,因着厉泽川明早要出差,岑曼曼送他先离开。

穆云轩晚上也要值班,就先回值班科室。

病房外,叶飞扬急匆匆赶到,见唐风垂着头,表情很沮丧,轻声喊了她。

唐风抬起头,哑着嗓子说:“飞扬,我做错事了。”

叶飞扬靠近,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她是趁你取车的时间出现,不怪你的。”

就算是最好的保镖,也有顾不到的时候。

唐风摇头:“是我不够警惕,明明有车挡在路口,我应该想到的。”

这些天很太平,什么事都没有,加之知道影刹不在珠城,所以她才放松了警惕,才让人钻了空。

“好了,嫂子没事就好,她不会怪你的。”

叶飞扬轻拍她的后背,轻声提议,“陪我去病房看看嫂子,好吗?”

*

住院部外,岑曼曼原本是目送他离开,想到他明早要去出差,快步追上前,拉住他的手:“送你去停车场吧。”

厉泽川好笑看着她,说:“那我不还得送你回来?”

呃……

岑曼曼没松开他的手,反倒是握紧,表明态度。

厉泽川见她坚持,也没说什么,牵着她向停车处走去。

“工作也辞了,这几天就多陪陪她。”

岑曼曼点头,有些担忧地说:“我想着明天要不要和她一起回临海苑,她一个人住在那,平时还要忙着工作上的事,怕她照顾不好自己。”

尤其是她现在怀着孕,厉泽阳又不在,不论从生活上还是心理上,都挺为她担心。

厉泽川低声说:“要是去的话让老马送你过去,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可以找宋清,我会尽快刚回来。”

“你在外照顾好自己,推不掉的饭局,酒也要少喝的,还有……”

“还有什么?”

岑曼曼听他问,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轻声说:“没有了。”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说的太多,唠叨的没完没了,自己都嫌烦。

厉泽川低声笑起来,一一答应下来。

很快,走到停车的位置。

岑曼曼仰头望着他,眼中闪着光泽,像是有话要说。

“明早给你电话。”厉泽川轻拍她的脑袋,示意她不用再送。

岑曼曼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厉泽川出差一个星期,她都有不舍,会受不了,别说是按月计算了。

这个时候,她与倪初夏感同身受,甚至更加佩服她。

岑曼曼松开他的手,紧抿唇角。

男人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住她,动作缱绻温柔。

良久,他低喃:“再这样下去,我怎么走得掉?”

岑曼曼从他怀中退出来,红着脸说:“我去陪初夏了,你走吧。”

不等他回话,她转身离开。

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对他实在太依赖,这样其实并不好。

时间长了,日子久了,他可能会厌烦。

曾经的她,并不是这样。

她没有同龄女生的开朗、活泼,每天都很沉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渺小、懦弱,甚至是敏感自卑。

如今,好像变了很多。

喜欢和他说话,也喜欢在他面前表露出小女人的心思,以至考虑她以前从不敢考虑的未来。

原路返回,步调加快。

在快要到住院部时,一侧传来声音,是叫她的名字。

这一声‘曼曼’喊出来,就听出是谁。

岑曼曼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圆形花坛,一道身影站在那里,手中隐约可见烟头的火光。

那人没动,在暗处招了招手。

岑曼曼迟疑了几秒钟,移步走过去,询问:“你…怎么在这儿?”

他不是已经和云暖离开了吗?

“我在等你。”岑南熙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蒂掐灭。

“等我?”

岑南熙轻‘嗯’了一声,有些艰难地说:“哥有些话想对你说。”

岑曼曼眼中微怔,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黑暗中很亮。

在很多年前,她其实叫过他哥哥的,后来硬生生被他威逼利诱改了过来,如今从他嘴里说出‘哥’这个称呼,的确很惊讶。

岑南熙移开眼,尽量不去与她对视,问:“前段时间和北故见面了?”

“嗯,是找二哥帮忙的。”

岑曼曼点头,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

“他、待你好吗?”

岑曼曼眨了眨眼,回答:“他很好,对我也很好。”

曾经,她把眼前的男人当作这辈子的依靠,渴望与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最后败给了现实。

一度觉得自己已经不配得到幸福,自卑到了骨子里。

可就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厉泽川出现了。

他绅士、温柔、体贴……就是这样,浑身都是优点的男人,最终成为自己的丈夫,真的很幸运。

像是一辈子的幸运,都用在了这上面。

岑南熙勾起了唇,开口道:“那就好。”

那个时候,他给不了她幸福,能有人照顾她,给她带来温暖,真的很好。

岑曼曼问:“你呢?最近过的怎么样?”

他们彼此是对方的求之不得,如今各自找到幸福,就像是多年的朋友一样聊天,并没有太过尴尬。

“也不错。”岑南熙故作轻松地回答。

“和云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提及结婚,岑南熙心里一怔,他其实没有考虑过,嘴上却说:“结婚一定通知你。”

岑曼曼笑着点头:“云暖是很好的姑娘,要好好待她。”

为了避免气氛僵住,岑南熙也笑了,说道:“太会折腾,再过几年怕都管不到她了。”

“小姑娘有点活力才好,她这样的,在大学校园里很受欢迎的。”岑曼曼说出心里想的实话。

当初,她在云暖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太过安静。

紧接着,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大抵就是最近的情况,以及曾经那些事。

岑曼曼临走时,他突然开口:“曼曼,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随后,自嘲地改口,“有厉泽川在,怕也用不着我。”

“我会的,大哥。”岑曼曼看着他,微微一笑。

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岑南熙长呼一口气,一直存在的心结打开,舒服很多。

从此以后,这个女孩就真的与自己没有可能,只是最初遥不可及的梦。

从裤兜掏出烟,点燃之后,默默地抽着。

就在这时,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

划开屏幕,接收到一条彩信,是云暖发过来的聊天截图,文字是:“哼,孙大哥找我聊天了,说我朋友圈很活跃,只有你嫌弃我!”

岑南熙看到‘孙大哥’,脑壳子疼起来,把烟灭了扔进垃圾桶,直接回拨了电话过去。

那边很快接通,问道:“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岑南熙跨步走出医院,质问:“谁让你和孙涵聊天的?”

“我和谁聊天和你有关系吗?你别忘了,我们只是交易。”云暖得意洋洋地开口。

“你!”

岑南熙有气没地方撒,觉得自己纯粹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云暖继续说:“还有,你明明就放不下曼曼姐。”

岑南熙坐回车内,咬牙说:“这件事适可而止。”

“现在是被我说破恼羞成怒了吗?你要是已经放下她,干嘛还拿我当挡箭牌?”云暖听出他的怒意,但因为是讲电话,变得有恃无恐。

“云暖,闭嘴。”岑南熙戴上蓝牙耳机,把手机扔到一边,发动车。

“岑南熙,我一直以为你是花蝴蝶,沾花惹草,没想到你还挺深情的,从头至尾都喜欢一个人。”云暖此刻躺在床上,对他评头论足。

“我深情与否不需要你说,不过你还真是,啧啧……”岑南熙打了半圈方向盘,汇入另一边车道。

“我怎么了?”

云暖气呼呼地开口,不服气地说:“我至今一次恋爱都没谈呢,哪像你整天扎女人堆里?”

虽然说做生意难免会有逢场作戏,但是谈生意不让女人到场会死吗?不和女人暧昧会死吗?

“我在开车,等会和你……”

“开车?”云暖捕捉到敏感词,问道:“你不是已经到家了,又出来干嘛?”

“出来扎女人堆啊。”岑南熙笑着开口。

“岑南……”

名字还没有叫出来,手机里突然传来车子碰撞的声音。

云暖从床上坐起来,问:“岑南熙,你没事吧?”

“喂,你应一声啊?”

“岑南熙,我不和你吵了,你别吓我……”

云暖打开门,直接冲到楼下,不顾云辰和白茹月的话跑出别墅。

半天听不到他的答复声,她咬唇呜咽起来,“呜呜……岑南……”

就在她推开院门时,那端隐约传来声音,“…你他妈~的喝酒开什么车……”

紧接着,男人的声音变清晰,“我这边出了事故,先挂……哭了?”

岑南熙站在路边,车子被追尾,尾翼刮花不说,车主说话舌头打结,显然是喝多的节奏。

原本想直接挂断,听到电话里的哭声,明显愣了一下。

听到岑南熙的声音,云暖放声大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汽车的碰撞,加上他的沉默。

她真的以为是他出了事故,那一刻恐惧涌上心头,只能用最无用的哭声发泄情绪。

岑南熙在那边笑着安慰:“我又没事,哭什么?”

“你做什么让我妹哭这么惨?赶紧给我过来向她道歉!”回答他的是云辰,语气并不好。

说完,便将电话挂断。

从小到大,云暖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今天被中年妇女扇巴掌已经够让他生气,现在竟然又被人欺负哭,这怎么忍?

最终,岑南熙没等交警,上车来到云家所在水榭雅居。

刚进别墅,就被云辰揪起来打了一拳。

云暖从客厅跑过去,拉住云辰:“哥,你别打他啊……”

“你还帮着他?”

云暖解释:“我、我哭不是因为他欺负我。”

“那哭什么?”云辰追问。

“是…是因为……”

岑南熙抬手揉了揉脸,替她回答:“她以为我出车祸,担心才哭的。”

“……”

WTF?

云辰的目光在这两人身上流转,看向岑南熙时,视线有闪躲。

“瞧你这孩子,这么冲动做什么?”

白茹月走过来,关心地问:“南熙啊,没什么事吧?”

岑南熙摇头,“伯母,没事的。”

云暖看着他,口是心非地说:“我才不是因为担心你。”

白茹月朝云辰使眼色,两人先上了楼,把地方让给这对未婚夫妻。

岑南熙把鞋脱了,大大方方走到客厅,坐到了沙发上。

云暖别扭地走过来,问:“你不走吗?”

“莫名其妙被你哥打了,现在还要赶我走,你可真行啊。”

岑南熙翘起二郎腿,吩咐道:“去给我倒杯水,温热的。”

“……”

虽然不想,但心里多少有愧疚,云暖走到厨房,按照他的要求倒了杯温开水。

喝水解渴之后,岑南熙倚在沙发上,目光饶有兴味看着她,“怕我出事?”

“谁怕了!”

云暖反驳,硬邦邦开口:“你和我打电话的时候出事,警察肯定要查我。”

岑南熙扬眉点头,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撩起她右侧的头发,在她挣扎之前,开口问:“脸好点了吗?”

“回来用冰袋敷过,没事了。”云暖垂下眼睛,不去看他。

虽然她喜欢过韩立江,现在觉得自己喜欢孙涵,但是除了爸和哥之外,从未和男人靠的这么近过。

关键,这个男人,曾经还是她最讨厌的人。

岑南熙仔细观察她的脸,突然捏了捏,笑着说:“害羞了?”

“我才…唔……”

最后一个‘没’字还没说出来,唇瓣已经被他封住。

这是她的初吻,除了惊讶,就再无其他。

岑南熙刚开始只是浅尝辄止,在发现她瞪着眼时,低声笑起来,伸手覆在她眼睛上,慢慢加深属于他们的第一个吻。

云暖的脑袋已经处于当机状态,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应该很厌恶的推开他,然后在赏他一巴掌才对,为什么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只能软弱无力地靠在他怀中,任由他采撷。

良久,岑南熙离开她的唇,附耳问:“初吻吧?感觉怎么样?”

明明是正常的询问,但此时在云暖听来,令她很不舒服。

她蓦然推开他,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虽然经过刚才的拥吻,她没多大力气,但是这的的确确是巴掌。

岑南熙眼中略有无奈,刚要说话,就见云暖站起身,撂下‘流氓’两个字,急忙跑上楼。

在沙发上又坐了一会儿,确定她不会再下来,摇头起身,准备告辞离开。

白夕语下楼,开口道:“坐会儿吧,我去叫小暖下来。”

岑南熙没料到她在云家,眼底划过警惕,随后说道:“不用,替我向伯母说一声。”

话落,转身离开。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但至今都未能忘记被她下药的那次。

若不是被人撞见,又有岑北故助力,怕就要着了她的道。

以前,觉得她与岑曼曼有几分相像,如今想,两人简直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分。

坐回车里,岑南熙拉下内后视镜,观察自己的脸。

右边被云辰揍了一拳,到现在还有些疼,左边是云暖打的,像猫挠一样,倒是没什么感觉。

他抬手覆在唇边,低声笑出了声。

心想,小丫头估计还在害羞。

此时此刻,云暖站在窗帘后面,露出一双眼睛,观察岑南熙的车。

待他的车彻底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她把自己甩在床上,心中羞涩,身体打着滚。

那是她的初吻啊,竟然就这么没了?

除了懵逼,就没感觉,实在是太过突然。

等回想完所有的事情,云暖心中有疑惑,他为什么要吻自己?是因为喜欢,还是仅仅想开玩笑?

她明明是喜欢孙大哥的,被他吻应该很生气才对,为什么除了心砰砰跳,脸蛋发烫之外,没有一点厌恶?

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她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岑南熙,意思是控诉他刚才不负责任的行为。

虽然反复斟酌,但发出去,却有种欲盖弥彰,害羞的意图。

经历刚才的事情,她的脑袋太乱,已经无法思考。

点开了微信,联系人从头翻到尾,最后还是找了倪初夏。

她编辑了消息,发出去:“倪姐姐,你身体怎么样了?”

倪初夏收到短信时,叶飞扬已经离开,病房剩下唐风和岑曼曼陪她。

她打字回:“已经好很多了,不用担心。”

“倪姐姐,今天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冲动,你也不会被我连累的。”云暖虽然急于想把事情分享给她,但还是要以道歉为先。

倪初夏靠在病床上,编辑了一串文字:“这件事不怪你,黄娟本来就是来找我,是我连累你被挨打,应该我向你道歉的……我也没事,不用自责。”

点击发送之后,她抬头,看向正在铺床的唐风,喊了她一声。

她立刻转过身,问道:“嫂子,什么事?”

倪初夏笑着说:“唐风,今天谢谢你帮我教训黄娟,我想打她很久了。”

“嫂子?”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别想太多,也别给自己压力。”并没有像劝云暖那样与她说话,知道这样更能让她不再自责。

唐风抿着唇,重重地点头。

这是两人间的病房,穆云轩刚才又让人送来一张折叠床,三个人刚好住下。

岑曼曼洗漱好,爬到离倪初夏最近的那张床,感叹地说:“好久没有这样,可以一起聊天睡觉。”

“地点不是医院就更好了。”倪初夏附和。

手机屏幕亮起来,消息依旧是云暖发来的。

“倪姐姐,我和你说件事,刚才岑南熙亲我了,我明明不喜欢他,可是为什么对他亲我一点都不反感呢?”

“第一次接吻根本不是小说里说的那样脸红心跳,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

看完云暖的长篇大论,倪初夏哭笑不得。

她先回了一个擦汗的表情,之后打字道:“你确定不喜欢他?想想现在是什么感受?”

小丫头太纯洁,若真是她自己说的没感觉,也不会找她聊天了。

想到岑南熙亲了她,倪初夏偏头问:“曼曼,你现在对岑南熙是什么感觉?”

没料到她会问及这事,岑曼曼愣了一下,随后回答:“我对他已经没有当初那份心,爱过、怨过、也恨过,我以为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忘记的,可是刚才见到他时,能平静的和他说话,心里真的没有任何波动,可能是我太绝情了。”

曾经以为的刻骨铭心,到头来不过是过眼云烟。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吧,感觉女人就是这样,注意力永远都放在和自己过日子的那个人身上,之前的不是忘了,而是没有如今的人重要。”

这话是唐风说的,她说完,整个房间都沉默了。

“我…我有说错吗?”

“没有。”倪初夏摇了摇头,笑着回:“觉得你说的太对了。”

岑曼曼附和道:“分析的很透彻。”

她想表达的就是唐风所说的意思,与岑南熙的那段日子,不可能说忘就能忘,只是如今她已经不会刻意去想,注意力也都是放在现下的生活。

唐风舒服地躺在床上,咋舌道:“这就是我单身的原因,看的太透彻。”

倪初夏乐呵地笑起来:“一般分析透彻的人都是单身,记得以前上大学,严瑾每次说话都一针见血,结果单了四年。”

提及这点,岑曼曼很有共鸣,也笑起来。

三个女人天南地北地聊着,没有人说困。

岑曼曼与唐风也因为倪初夏而逐渐熟知,趁着两人聊天的闲暇之余,倪初夏点开微信。

云暖发了一条消息:“我刚才对着镜子看了自己,脸蛋好红,心跳好像也有点加速,(哭泣表情)倪姐姐,我不会真的喜欢他吧?”

“这事我也说不准,要你自己感受。”

把这条消息发出去之后,倪初夏又快速编辑了一条,“不如这样,这段时间你先别联系他,如果觉得很想念他,或者他找你,你会感到开心,那应该是十有八九喜欢上了。”

其实,对于感情,自己也只经历过厉泽阳这一个人。

犹然记得,那会儿厉泽阳不理自己,还要拎着包离开时,她很难过。

下意识就冲上前抱住他,告诉他,自己并不想让他走。

在抱住他的那一刻,心中其实很乱,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想要什么,只知道不能让他带着误会离开。

之后的一切,她都是顺着自己的心,慢慢接受他,喜欢他,直到爱上他。

云暖隔了好一会儿,回道:“那完了,我刚刚还发短信骂他呢,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