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他的身份有点特殊,目前不宜公开/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的纠结。

这时,倪初夏不厚道地笑了。

作为旁观者,如果岑南熙和云暖在一起,他曾经对曼曼做的那些糊涂事也就不用计较,有小姑娘就有他愁。

“(偷笑表情)这样的话,你就从明天开始不要理他。”倪初夏编辑完这条消息,转而听房间另外两人的聊天内容。

岑曼曼正在向唐风讨教如何让自己变得独立起来,觉得自己现在总是待在家里,对一个人过分的依赖。

她甚至觉得,假使有一天,让独自离开厉泽川,都会做不到。

唐风撑着脑袋,开口说:“我以前也很依赖人的,后来的话,可能是环境所致,我必须得独自一个人,慢慢的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她是一名狙击手,当然要耐得住寂寞,守着猎物不动,已经是最基本的要求。

有时候,也挺羡慕那些小女人,找到靠谱的男人嫁了,就能安安稳稳地过上一辈子,但绝大多数,她还是希望自己一个人。

环境所致?

岑曼曼细细咀嚼这四个字,觉得很有道理。

唐风见她若有所思,又开口:“有人能依赖也挺好的,只要那个人愿意,赖一辈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赞同这句话。”倪初夏适时说话。

她算是赖上厉泽阳了,要是哪一天他敢不要她,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对待感情,她不会想的太过细致,反倒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未来谁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想的再多,也没有那一刻到来时,跟着心走来的绝对。

这个时候,难免觉得岑曼曼是庸人自扰。

只要现在两个人好好的,何必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当然,自己并不是她,说的话、做的事也不能代表她,一切还是要她自己想明白。

可能真的是困了,没等来云暖的消息,她便睡着了。

岑曼曼原本想再问问她的意见,看她已经闭上眼,起身把灯关掉,和唐风互道晚安。

躺在床上,并没有立刻睡去。

想起唐风前面说的话,‘只要那个人愿意,赖一辈子又有什么关系呢?’,说得的确没错,但她总觉得这辈子不应该这么碌碌无为。

她也不想听别人提及厉泽川老婆的时候,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或许人不应该把别人的想法看的太重,但也不能完全忽视。

按照厉泽川的话就是,反正还年轻,跌倒了也不用害怕,一切都有他在。

就这么胡思乱想,进入睡梦中。

翌日清晨。

倪初夏醒来时,岑曼曼与唐风已经忙开。

前者去买早餐,后者则留在病房里收拾东西。

洗漱过后,刚过八点。

穆云轩下班赶过来,领着倪初夏去妇产科做B超。

因为有熟人,医生还没上班,她就已经做好检查,之后便是去抽血看指标是否正常。

虽然觉得自己身体没问题,但拿到单子的时候,还是很担心。

全程都是穆云轩在与妇产科大夫交流,确定没事之后,才和倪初夏回到病房。

“没问题的,不用担心了。”穆云轩把彩超和检查的单子递还给她,介绍了应该知道的几个常量之后,便靠在空床上休息。

值了一晚上的班,给一个支点他就能睡过去。

唐风和倪初夏用眼神交流,并没有吵他。

倪初夏躺回床上,拿着彩超,回想刚才妇产科大夫与她说的,仔细辨认哪里是小脑袋,哪里是小脚丫。

看了一会儿,她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用彩信的形式发给了厉泽阳,文字编辑的是:这是我们的宝宝,TA很健康。

发送之后,也没期盼他会回,将手机放到一边,闭目养神。

*

岑曼曼买完早餐,回住院部的路上,接到了厉泽川的电话。

那边很安静,应该还没有出门。

“曼曼,刚把亦航送去学校,收拾好准备出门了。”

“嗯,照顾好自己。”

“……”

两人聊了一会儿,岑曼曼听到张钊的声音,似是在让他尽快下楼。

“下了飞机给你电话。”

男人正准备挂电话,岑曼曼喊道:“泽川!”

“什么事?”

当听筒传来他温润的嗓音后,她又不知该说什么,只是道:“等你回来吧,我有些话想说。”

厉泽川轻笑起来,应下来,“那就等我回来,先这样。”

电话挂断,才提着行李箱下楼上了车。

张钊要跟着一起出差,所以,开车的是老马。

老马见厉泽川面露微笑,玩笑着说:“夫人很黏先生,每次出差都很不舍。”

厉泽川扬眉,不置可否。

张钊接了话,感慨道:“我刚结婚那会儿也是这样,恨不得把我和她绑一起,现在巴不得我出去,别烦她闺蜜聚会。”

“曼曼不会。”厉泽川只说了四个字。

言下之意是,曼曼不会像他老婆那样,嫌他烦人。

与此同时,岑曼曼拎着早餐进病房。

吃完后,叶飞扬开车过来,接倪初夏和唐风回临海苑。

穆云轩则送岑曼曼回华忆公寓取换洗的衣物,这段时间她是打算陪着倪初夏。

到了停车的地方,岑曼曼主动要求开车。

穆云轩坐到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就开始闭眼休息,直到她回华忆拿了东西,开车去临海苑的路上才醒过来。

“可以适当的提速,这开回去都中午了。”

穆云轩开口催促,免不了提及厉泽川,吐槽他车技好也不教教自家老婆。

“泽川不让我开车的。”

岑曼曼老实交代,说道:“平时出门都是他开,就是喝了酒也会让老马过来,很少让我碰车。”

“啧啧,表嫂够了啊!”稍有不慎就被撒了狗粮,穆云轩无奈摇着头。

兄弟几人,都有对象了,就他还打着光棍,平时被厉泽阳和倪初夏虐就算,这下竟然又加了两位。

岑曼曼笑了笑,没再说话。

穆云轩好奇地问:“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是怎么看上我大表哥的?”

他们结婚消息他是知道,结婚公开的时候他在国外,只是和周欣通电话的时候,听她提及过,但真正走到一起,还真不清楚。

当岑曼曼把厉泽川车上求婚,并且带着她回岑家讨要户口的事告知,穆云轩已经目瞪口呆。

合着这还算是一桩‘强买强卖’的婚姻?

“大表哥这招也太强了吧?”

穆云轩咋舌摇头,询问道:“这样寒酸的求婚你也答应?”

岑曼曼唇角略微上扬,眨眼道:“现在想想还挺浪漫的。”

寒酸吗?

她觉得一点也不。

虽然没有婚戒,也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但是能在那个时候说出那番话,足矣。

穆云轩揉了揉头发,“这样也得分人吧,科室那些护士一个个要求高的很。”

什么求婚必须有钻戒啊,形式还要新颖之类的,每每听到她们讨论这些,宁可选择性耳聋。

快到临海苑的时候,岑曼曼问:“科室那么多小姑娘,没想过发展吗?”

也没有用长嫂的身份,就像是普通朋友聊天,这么一提。

穆云轩也不排斥,有些自恋地说:“不是我说,就我这长相摆那里,不知道多少姑娘有那意思。”

“结果呢?”岑曼曼笑着问,很想知道他的后话。

“烦够了那些姑娘,我就直接告诉她们,月薪五千,无房无车,性取向不明,就没然后了。”

“你也不怕小姨揍你。”

“我妈就是爱瞎操心。”

穆云轩看了窗外,指着路边说:“就把车停这边吧。”

岑曼曼把车停在一边,下车拿了自己的衣物,走去别墅,穆云轩则回家里补觉。

……

相较于珠城的炎热,沿海军方重地刚迎来一场暴雨。

分散的营地,有继续练兵的,有休息待命的。

厉泽阳则是后一种,让士兵先回室内,由各班各排各连做热身运动,雨停就越野负重练习。

一间用三合板搭建的屋子,每隔二十分钟会有人出来,换一个人进去。

不时传来男人爆粗口的不雅声音。

裴炎站在屋檐下,问道:“他会来吗?”

厉泽阳看着落下的雨幕,嗓音低沉,“会来。”

语气中,是不容置疑的肯定。

临近正午时分,士兵们用过餐,雨势逐渐变小,已经不会影响训练。

裴炎组织他们越野训练,由步兵连张宇带头。

等所有的兵离开,松一口气的莫过于被关在房间里的陆斌。

他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实在是累得不行。

刚要闭上眼休息,听到门从外面打开,透着丝丝光亮,崩溃地大叫:“靠!还来啊!”

过了一会儿,没人阻止他睡觉,他疑惑地睁开眼,从床上爬起来。

隐约看到于向阳的轮廓时,激动地喊道:“老大,头儿……快来救救我啊!”

“没用。”

于向阳负手站在那,脸色并不好,显然是被他的没出息气得。

陆斌从床上跑下来,连鞋子都没有穿,开始控诉这边的不仁道:“他们、他们竟然用熬鹰这种恶毒的方法,他娘的,我都一天一夜没睡了……”

刚要碰于向阳,见他眼神冰冷,又可怜兮兮地缩回了手。

老大果然嫌弃他,不然也不会在他消失这么久的时候才来找他。

于向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问:“谁让你来这里的?”

“我自己要来的。”

他也不想的,可就是控制不了他寄几啊!

实在是对厉泽阳好奇,才会不顾规矩偷跑过来。

“……”

外面就是厉泽阳和裴炎,他要是在这动手教训这熊孩子,免不了会被嘲笑。

于向阳恨铁不成钢地开口:“还不跟我出来。”

“哦。”

陆斌很乖地点头,蘑菇头已经变成鸡窝头,幽默感十足。

走出房间,于向阳才看清他这副样子,眼角抽搐了两下,清嗓说道:“人我就先带走了。”

裴炎拦住他们的去处,“等等,你当我们这里是收容所吗?”

“那你想怎么样?”于向阳从牙缝中挤出话来。

裴炎收回手,忽略他的怒意,说道:“赔礼道歉不会吗?”

“喂,你不要太过分!”有老大在,陆斌说话显然有了底气。

这时,厉泽阳才开口说话:“两个选择,要么他走回去,要么告知军演组导演。”

“走回去?”

陆斌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

特喵的知道两个营地相差多远吗?就是走一天也不一定能到啊!

于向阳额头青筋暴起,怒意难平,却又不能反驳。

陆斌属于编外人员,照理是不能参加军演,破例让他过来已经担了风险,如果这事捅开必定会影响他们整个部队。

所以,后者绝对不能选。

“老大,你不能抛弃我啊!”陆斌就差抱着于向阳的大腿哭诉。

于向阳颇为头疼地揉着太阳穴,问道:“你想要什么?”

他之所以提出强人所难的选择,一定是有目的。

这么多年,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就连威胁人,都能做到让别人上赶求威胁。

厉泽阳看向他,轻描淡写地道:“你身边像陆斌这样的人应该不少,让他们全部离开军营。”

“你什么意思?”

“军演靠的是军队的战斗力和团队协作能力,你让他们跟着,有失公允。”

厉泽阳薄唇微抿,语气不容拒绝,“这一点要求、你必须应下,否则今天,别想离开。”

于向阳的脸色由红转白,而后再转青,有怒意,也有心思被点破的羞愧。

“你这要求太过分了,我虽然没军籍但毕业的学校隶属于国家安全部,还有我明……”

“陆斌,给我闭嘴。”

于向阳打断他的话,平复情绪之后,应道:“好,回去就让他离开。”

裴炎怕他断章取义,提醒:“听清楚,我们首长说的是全部离开,光有这个红毛怪可不行。”

陆斌扒拉两下头发,不高兴嚷嚷:“骂谁红毛怪呢?”

“说的就是你,就你这样怎么好意思进部队?”说着就要去扯他的鸡窝头,被厉泽阳抬手阻止。

裴炎清咳两声,意识到是在谈正事,站直身子回到男人身后。

“倘若让我发现有人留下来,你该知道我会怎么做。”厉泽阳扫视两人一眼,转身离开。

于向阳看着他的背影,垂在两侧的手紧握起来。

陆斌知道他心情不好,自然没有惹他,站在一边充当隐形人,可困意袭来,真的快熬不住了。

一直以为于向阳一言不合就揍人已经很坑爹,特喵的就在厉泽阳身边待了一天,整个人都快shi了!

坐上车,陆斌蒙头就准备睡,听到于向阳的问话,才打起精神应对。

“他们都问了你什么?”

“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还像就是为了不让我睡觉才问的。”

什么年龄、家庭之类的,还有专门向他讨教计算机运用程序的,他想那个男人并没有让他的手下套他话。

“老实交代,来这里到底想做什么?”

陆斌下意识挪了位置,睁开眼说:“单纯想来看看妹夫的,特喵的太可怕了,再也不想和他有半点接触。”

统共不知道说了几句话,可每句话都让他不寒而栗。

熬鹰的方法一般都是用在那些罪犯那里,他还是个宝宝啊!

于向阳冷笑起来,“妹夫?倒是会占便宜啊。”

“……”

陆斌正经脸,笑着解释道:“明昱哥是我哥,我比他妹妹大,等量代换,我是倪初夏的哥,厉泽阳就是我妹夫!”

“有本事当着他面说去。”

说完这句话,于向阳闭上眼,懒得理他。

陆斌干笑起来,“你不是不让我在他面前提明昱哥的吗?”

于向阳倏尔睁开眼,声音冷下来:“说到这才想起来,刚才要不是我打断,你又要干蠢事!”

陆斌立刻闭上了嘴,一副‘我错了’的表情看着他,摇头表示以后再也不做蠢事,怕他会动手。

见他态度诚恳,于向阳重新闭眼,低声吩咐:“明昱的身份有点特殊,目前不宜公开,知道吗?”

------题外话------

嗯,看到评论区里有宝宝是猜中大哥的身份的,腻害!

大哥目前的身份已经公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