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想玩欲擒故纵,嗯?【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海苑。

穆云轩原本是要补觉,但大金毛实在太闹腾,爬起来将狗又送来,就在一楼客房凑合睡了。

医嘱是要求倪初夏近几日最好卧床,她便上楼回了主卧,岑曼曼帮着张嫂准备几人量的午饭。

几经对比,也只有唐风和叶飞扬没事做,两人干脆牵着蠢蠢去后院,替它洗澡。

可能是不习惯他们的方式,刚开始它一直闹腾、叫唤,之后才逐渐安静下来配合两人。

伴随着狗叫声,倪初夏躺在床上又眯了一会儿,最后是被包里手机的震动吵醒。

她从床上坐起来,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齐泓’,有些惊讶。

“喂?”

电话接通,齐泓的声音传来,“听说你昨晚出了点事?”

倪初夏掀开薄被起来,拿起遥控器将空调关掉,“嗯,怎么了?”

昨晚在锦海餐厅那一出,虽说没有传到网上,但若是相熟的人在那里吃饭,必然是知道的。

所以,对于齐泓知道,她并不好奇。

“今天一大早黄娟就来韩家大吵大闹,要让外公给她做主。”

齐泓把今早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笑着说:“她可真有意思,女儿嫁进韩家,弄得和自己也嫁进来了一样。”

倪初夏轻描淡写地回:“病急乱投医,现在还有谁能帮她?”

就是倪氏现在的情况,避之都不及,何况是出手帮忙。

“别说,这事还有后续。”

齐泓将打这通电话的意图说出来,“外公被她吵的没办法,让大舅去处理,最后事情自然就落在韩立江身上。”

老爷子推给儿子,儿子又推给儿子,这种戏码不知道在韩家上演多少回。

反正接下这事,就是吃力不讨好。

倪初夏知道齐泓是提前和自己打招呼,以防到时会手忙脚乱。

表示感谢之后,准备挂电话。

最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齐泓,可能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

倪初夏吩咐:“帮我拿到黄娟和倪柔的头发,照你的意思,她现在应该住在韩家,你很好下手的。”

“你要她俩的头发做什么?”

齐泓突然反应过来,语气略有不可思议,“难不成你怀疑她不是你妹妹?”

倪初夏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麻烦你了,事成之后请你吃饭。”

电话挂断后,她站在窗户边,略有沉思。

做出这一步决定,都是黄娟逼的。

如果她能安稳的度过余生,不再招惹自己,也不至于闹到这一地步。

手轻轻覆在小腹上,这是她的底线,不容触碰的底线。

换了衣服下楼,午饭快做好。

唐风正在帮蠢蠢吹毛发,吹风机嗡嗡作响。

大金毛听到动静,立刻坐起来,摇着尾巴屁颠屁颠儿跑到倪初夏身边,用还未干透的毛蹭着她。

“嗷呜……”

倪初夏带着它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和它玩了一会儿。

穆云轩每天要上班,不可能像之前一样,早上牵它出去晨跑,下午陪它玩。

所以,自他离开之后,大金毛的精神也萎靡不少。

“我陪它玩到现在,都没对我摇尾巴呢。”见它巴结女主人蠢萌的模样,唐风气笑了。

倪初夏用专用的梳子替它顺毛,轻声说:“和它混熟就好了。”

都说狗是人类最真诚的朋友,说的并不假。

它们从不会记主人的仇,要的也很少,只是希望主人在闲余饭后陪它们玩上一会儿。

她想,厉泽阳喜欢它不是没有道理,经历的太多,就希望生活简单、真诚一点。

饭菜做好之后,张嫂出来叫他们去用餐。

众人洗了手,来到饭厅落座。

岑曼曼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桌,摘掉围裙坐下,询问:“要叫云轩起来吗?”

“等他醒来吧。”

知道他倒夜班很辛苦,倪初夏让张嫂替他把饭菜盛好放微波炉里,等他醒来就能吃到。

四人中,也就叶飞扬与岑曼曼不相熟,但前者话不多,都是听三位女性说话,偶尔聊到他的时候,才说上两句。

期间,岑曼曼手机响起。

她放下碗筷,去客厅接电话。

“曼曼,事情考虑的怎么样?”

电话中,周颖是询问的口吻,“我这周末就要飞国外,要是可行你就和我一起去。”

但也能听出,她其实是希望对方能同意。

她始终觉得,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方面,都需要独立。

虽然她的婚姻和家庭,一塌糊涂,但并不代表这种观念是错误的。

没料到她会如此直接,岑曼曼愣了一会儿。

“曼曼?”

直到周颖再次出声,才将她的思绪唤回。

“妈,我…我还没有考虑好。”她委婉的表达内心的想法。

至少,她不能在厉泽川还未回来的时候离开。

电话那端沉默片刻,略有无奈地说:“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就不会再有,你要想清楚。”

岑曼曼攥紧手机,顺着沙发边沿走到阳台上,开口说:“我这几天想了很多,觉得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以跟着您,所以,我决定继续回大学深造。”

珠城传媒艺术大学虽说也是本科,但和厉氏设计部那些国内名牌,留学海外的人还是不能比。

她已经输在起跑线上,就应该比别人更加努力才是。

周颖问:“想读研?”

“嗯,专业书已经买好,准备参加今年十二月份的研究生考试。”

尽管她知道周颖看不见,但还是重重地点头。

她还年轻,不应该虚度光阴的。

家里有位双学士高材生,还有小学霸亦航,她也应该努力才是。

“……女孩子多读书也不是坏事,既然决定了就朝着目标努力吧。”

周颖象征性地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转而问:“是打算出国,还是在国外?”

“准备等泽川出差回来和他商量的。”岑曼曼如实说。

之后,她又交代了两句。

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倪初夏在那边喊她过去。

周颖听到,问:“你和老二媳妇在一起?”

“嗯,和几个朋友在她家吃饭。”

周颖沉默好一会儿,又问:“老二也在家?”

岑曼曼觉得不论关系如何,毕竟都是亲人,也没有瞒着:“他去军演了,估计要七月底才能回来,初夏又怀着孕,我怕她照顾不好自己,就过来陪陪她。”

“怀孕了?”

周颖捕捉到关键词,很吃惊。

岑曼曼答:“嗯,已经三个多月了。”

“行吧,你先去吃饭。”

话落,周颖把电话挂断。

倪初夏怀孕的事情,从来没有人向她提过,就是上次在宴会上碰到,也不曾听厉泽阳提及。

看来,是真的铁了心要和她不来往。

虽然她这个妈不受儿子待见,儿媳妇怀孕还是要表示一下的。

饭后,张嫂洗了水果,泡了茶送到客厅。

因着上午睡了一觉,倪初夏现在并不困,便和他们聊着天。

大金毛趴在脚边,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尾巴,在他们聊得起劲的时候,会动动耳朵,睁开假寐的眼睛。

午后,阳光正烈。

透过窗帘缝隙进来,配着适宜的温度,让人昏昏欲睡。

聊到厉亦航,岑曼曼提及下午要接他过来。

厉泽川去出差,让他一人在家也不放心。

下午两点钟,叶飞扬有事,先行离开,唐风则上楼去运动器械室锻炼。

直到这时,穆云轩才睡醒,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出来,游神一样进了卫生间。

出来,脸上沾染凉水,眼中也清明。

倪初夏指了指厨房,说道:“饭菜在微波炉里,自己去热。”

客厅只剩下两人,岑曼曼才开口提及自己的事情。

听完,倪初夏略有惊讶:“你的意思是想要继续读书深造?”

岑曼曼轻点头,说道:“初夏,你知道的,其实我高考想填帝都的学校,后来因为岑家的缘故,只能留在珠城。”

她将双腿屈起,下巴磕在膝盖上,“算是一个情结吧,因为被约束太久,就想去外面看一看。”

也只有出去,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听她说完,倪初夏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想做就去做吧,我支持你。”

没有过问太多,也没有去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只是让她勇敢的去做,她永远支持。

“初夏,你说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正确吗?”

“那要问你自己,既然决定了,就别想那么多。”倪初夏笑着弯下眼睛,是真的为她的决定而高兴。

岑曼曼看向她,抿唇点了点头。

两人聊天的过程,听见门铃声,见穆云轩去开门,并没有在意。

“谁让你过来了?”

“……”

“赶紧离开,别逼我拿扫把赶你走!”

听到穆云轩带着怒意的声音,倪初夏才觉察事情不对。

她从客厅走到玄关处,看到韩立江站在门外,眉头微微蹙起。

几个小时前她才接到齐泓的电话,以为至少要隔段时间,却没想到这会儿人就来了,看来他对倪柔挺重视。

韩立江极力控制情绪,对穆云轩说:“我今天来并没有恶意,就是想对初夏说两句话。”

“要说话是吧,你就站这里说。”穆云轩依旧挡着门,并不打算让他进来。

外面的温度三十多度,韩立江额头都已经冒着汗,显然很焦急。

韩立江看过来,一脸真诚地开口:“初夏,你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你让我进去,好吗?”

倪初夏冷漠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初夏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来到底想做什么?”岑曼曼走过去,开口问。

她对韩立江的印象很槽糕,加之他又娶了倪柔,昨晚才出了黄娟的事情,今天他就登门造访,实在很可疑。

“我、我过来就是想看看她,昨晚……”

倪初夏出声打断他的话,冷眼看过去:“看就不必了,回去告诉你丈母娘,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没完!”

说完,她转身走进屋内。

穆云轩抬手做出滚蛋的姿势,连话都不想和他多说。

韩立江垫着脚追随她的背影,想见她,有话对她说并不像假的。

“你回去吧,黄娟做的实在太过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撒泼,还害得初夏进医院,这样的人你还要去帮,真对不起初夏曾经叫你一声哥。”话说完,岑曼曼把门合上。

看着关上的门,韩立江抹了把脸,觉得很累。

在来之前,他已经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自然是知道这一切都是黄娟自找的。

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

爷爷把事情交给他,处理不好少不了一顿骂。

原本想随便糊弄一下,但是黄娟哪里是能糊弄的人,吵着闹着要报警,告他们故意伤害。

那些看到事情经过人都知道是她先动的手,就算走法律程序,胜算也不大,就是往里面白白砸钱,更何况其中还牵扯到云家的人。

想到这事,他就头疼。

悔不当初,为何要娶倪柔,最后竟然摊上这样的丈母娘?

韩立江回到车上,想着这边走不通,还要往云家那边跑一趟。

*

云家,水榭雅居。

云暖上身穿着嫩黄色吊带,下身穿着白色热裤,趴在凉席上晃动小脚丫。

白茹月把门打开,看到这一幕,没好气说:“换衣服下楼,南熙过来找你了。”

当初生这小丫头的时候,就想着要把她养成名媛淑女,性格一定要温婉大方,知书达理也不能少。

结果——

取名云暖,一点都不是暖心的小女儿,反倒是到处惹祸,每一天让人省心。

这不,前几天才和云昊夸赞她最近变乖,和岑家那孩子相处不错,昨晚就和那姓黄的女人对上。

云暖翻了身,摇头说:“热死了,不想动!”

“懒死你得了。”

白茹月进来,替她把房间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嘴上数落:“要让你爸发现你又逃课在家懒着,绝对少不了一顿打。”

“哎呀,妈,你别告诉我爸不就得了,反正他晚上才能回来。”云暖拉过空调被,把自己裹在里面。

白茹月伸手轻拍她,哭笑不得地说:“赶紧下楼,听见没有。”

“知道啦,知道啦。”

云暖动了动身体,确定她已经走了,从床上坐起来,拿了手机,点开微信,给倪初夏发消息。

“啊啊啊!倪姐姐,岑南熙过来找我了,我该怎么办?!”

“不理他,还是不理他?”

“……”

连着发了很多条,捧着手机等待回复。

就在这时,门从外面被推开。

云暖以为又是白茹月,嚷嚷道:“都说了不下去,让他走算了!”

“就这么不想见我?”岑南熙嗓音带着笑。

乍听见他的声音,云暖惊了一下,手机从手里滑落在地上。

岑南熙跨步走进来,弯腰把手机捡起来,正巧看到她与倪初夏的对话框,随意地翻了几下。

“还给我!”云暖脸瞬间红了。

不知是羞的,还是急的。

岑南熙把手机递给她,俯身靠近,“想玩欲擒故纵,嗯?”

云暖支支吾吾,说道:“我才不想玩,离我远点。”

一把夺过手机,她抱着向后移了位置,企图离他远一点。

只是,这个小动作,更加暴露了自己。

红扑扑的脸蛋,鼻尖因为急得浮现小汗珠,小吊带的肩带落了下来,露出白皙稚嫩的肌肤。

这一幕,着实刺激眼球。

岑南熙吞咽口水,强迫自己别开眼,清咳道:“把衣服换了。”

“就不换!”

平常和他作对习惯了,他说什么都想反着来,以至现在脱口说出这句话。

岑南熙蓦地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将她压在床上,“这一招也是你的倪姐姐教你的?”

云暖心跳的巨快,下意识抵住他的胸口,“我听不懂你说什么,赶紧给我起来啊。”

“脸这么红啊?”

岑南熙伸手捏着她的脸蛋,轻笑道:“云暖,你不会是喜欢我了吧?”

小丫头皮肤真好,捏起来又软又舒服。

“我喜欢孙大哥,谁喜欢你啊?”云暖推开他,拿了衣服快速跑进浴室。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懊恼地垂下头。

好丢人,他竟然都看到她和倪姐姐的对话了。

换好衣服出来,岑南熙已经不再房里。

调整好情绪,云暖下了楼。

“南熙啊,吃块西瓜解解渴,暖暖就是被我们惯坏了,平时你多担待一点。”白茹月把西瓜递给他,瞧见自家女儿下来,说道:“非得让南熙亲自去叫你才肯下来是吧?”

云暖不满地说:“你怎么能让他进我房间?”

白茹月不解:“南熙是你未婚夫,进房间怎么了?”

“他刚刚……”

岑南熙适时打断她的话,礼貌地说:“伯母,是我考虑不周到,毕竟那是暖暖的闺房,以后我会注意的。”

白茹月笑起来,有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好的感觉。

当初两家定亲,她是持反对意见的。

觉得暖暖还小,这么早订婚并不好,如今有他带着女儿,她和云昊也省心不少。

云暖拧着眉头,瞪了岑南熙老半天。

暖暖?以后会注意?

大坏蛋,嘴上说的好听,这么会装!

“你们两聊吧,我上楼休息一下。”白茹月识趣地上楼,把地方让给两人。

云暖拿了一块西瓜,啃了中间之后,便放到一边,刚想拿第二个,手腕被身侧男人握住,“这就算吃完了?”

云暖白了他一眼,有些骄纵地说:“从小到大我就是这么吃西瓜的,剩下的我哥和我爸回来会替我解决。”

岑南熙眉头微皱,纳闷地说:“伯父和云辰就这么惯着你?”

“虽然我爸平时对我很凶,但在这些事情上还是很惯我的。”云暖点头回答。

云昊在教育孩子上面,儿子和女儿不一样,奉行的是穷养儿子富养女。

云辰出国以后的生活费都是他自己赚的,而云暖则恰恰相反。

在原则性的问题上,他能舍得落下巴掌教训女儿,但是在生活上,却也是极为宠她。

岑南熙脑壳子开始疼,抬手摁了眉心,云伯父虽然在订婚的时候没为难他,实际上已经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麻烦。

“你那什么表情?”

岑南熙回答:“嫌弃你的表情。”

云暖把西瓜放到桌上,趁他不注意,直接把手贴到他脸上,笑着说:“让你嫌弃我,粘粘的,恶心吧?”

“……”

岑南熙抓住她胡作非为的手,高举过她的头顶,警告地说:“别太过分,不然有你受的。”

“我就……啊——”

话未说完,人已经被他压在沙发上。

“喂,你干嘛总欺负我?”挣脱不开手腕,用眼神表达不满。

岑南熙看着她,低声问:“我不来找你,真打算不联系我?”

听他提及与倪姐姐的聊天内容,云暖顿时焉巴,口是心非地说:“我喜欢的是孙大哥。”

言下之意,她才不喜欢他,就算不联系也不代表什么。

“云暖。”

岑南熙突然喊她的名字,认真地开口:“小小年纪,骗人可不好。”

------题外话------

岑大少:我看那个姓孙的不爽很久了!

作者君:我知道。

岑大少:所以,什么时候解决他?

作者君:呃……这个嘛……

岑大少:我初恋被强力对手夺了,我梅开二度别在夭折了,亲妈,你看着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