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没有我的日子,过的怎么样?/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小年纪,骗人可不好。”

说完,岑南熙唇角略微上扬,以显示心情不错。

小丫头经不起调戏,凑近一点就会害羞到不行,倒是挺有意思。

云暖撅着嘴,别开眼不去看他。

她才没有骗人!

脸红、心跳加速,那是因为他凑得太近,从来没有和异性这么接触过,有这样的反应才是正常的。

岑南熙撑着胳膊,仔细观察她。

没有化妆,皮肤嫩滑光泽,脸蛋有些婴儿肥,不算是标准的美女,看上去很舒服。

“你、你赶紧起来,不然我告诉我妈说你欺负我!”云暖伸手推着他胸口,挺不好意思。

就是平常和云辰闹腾,也不曾像这样亲昵过。

岑南熙笑起来,压低声音问:“要是伯母问我怎么欺负你,你怎么回答?”

不知从什么时候发觉,逗一逗这丫头,也挺有趣的。

云暖用力推开他,坐到一边开口:“当然是实话实说,说你偷亲我,占我便宜!”

岑南熙整理了衣服,伸手轻拍她的脑袋,无奈道:“傻不傻?”

那晚亲她,是情不自禁,觉得应该那么做,今天言语上调戏,也是想逗她,这事若是告诉别人,不是让人笑话吗?

“别碰我。”云暖挪了位置,在离他较远的地方坐下。

客厅里并没有人,他们不说话之后,异常安静。

岑南熙拿了她吃剩下的西瓜,很自然地吃掉。

“你……你干嘛啊?”

云暖有些结巴,对他的行为很不解。

明明盘子里有很多,却偏偏要吃她剩下的,暧昧不说,让她觉得别扭。

云昊和云辰是她的亲人,做这些并没有什么,她也乐意和他们撒娇,但是换做是他的话终归不自在。

“岑先生又来看小暖了?”

这时,白夕语从楼上下来,大大方方地与他打了招呼。

岑南熙把瓜皮放进垃圾桶里,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

对于这个女人,他始终释怀不了。

平时在酒桌上都是逢场作戏,也很少会在女人身上栽跟头,她算是会玩手段的。

以前谈生意带着她,是觉得她酒量不错,又能和那些老板打成一片,现在想想,也只有有野心的人,才能八面玲珑。

云暖没察觉出气氛变化,招手让她过来:“表姐,吃水果。”

白夕语朝她微笑,坐在单人沙发上,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未婚夫妻应该聊的事情。”这话,是岑南熙说的。

云暖睁着大眼看向他,有点莫名。

“我坐这不会打扰你们吧?”白夕语脸上挂着浅笑,看着云暖问。

“当然不会啊。”

云暖拿出手机,坐在一边玩起来。

说实话,她与岑南熙每次见面,说是聊天,倒不如说是吵架斗嘴,要么就是像现在一样,各自玩各自的。

点开微信,倪初夏回了消息,“尽量表现的冷淡一点。”

表现的冷淡吗?

云暖歪头想着,完了,她根本冷淡不了啊!

尤其是岑南熙说完话,她就是想反驳,就是想和他对着干。

“倪姐姐,我冷淡不了(大哭表情),我还是赶他走吧。”云暖把这条消息发过去之后,转而看向岑南熙,说道:“你什么时候走啊?”

岑南熙看了眼时间,又瞅见她拿了手机,笑道:“她出主意让你赶我走?”

云暖把手机屏幕背过来,一本正经地说:“才没有,就觉得你来了挺久的,可以走了。”

“送我出去吧。”

岑南熙起身,握住她的手,很自然地牵着她往门外走。

“外面好热,我不去。”

“我特地来看你,送我去门外都这么不情不愿,你这个未婚妻当的可真称职!”

“好吧,就到门外……”

两人的对话越来越远,直至听不见。

白夕语手中握着的圣女果变成碎渣,果汁顺着手心低落在地板上都浑然不知。

不应该是这样的,岑南熙喜欢的应该是岑曼曼那种类型的女人,怎么突然间对云暖上心了?

她努力改变性格,让自己更加贴近他喜欢人的样子,为得就是有朝一日能顶替他心中的那个人。

可是,自从那次行动失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主动找过自己。

就是刚刚,她刻意去找话题,也能感受出他的抗拒。

在珠城,能称得上大户人家的不多,其中有与她年龄相当的男人更加少,所以,岑家她绝对不能错过。

别墅外。

云暖把外套的帽子戴上,摆手让他赶紧离开。

岑南熙侧身站着,替她遮挡阳光:“这么怕热?”

“我不想变黑,一白遮三丑不知道吗?”云暖乖乖在他影子下,认真观察自己胳膊的肤色。

“挺好的。”

“什么?”云暖抬头看着他,对他这没头没尾的话感到疑惑。

岑南熙抿唇,没做解释,反倒是提及今天来的目的:“临市开放度假村,专门为避暑设的,等你放假带你去玩玩。”

云暖听到‘度假村、避暑’这几个词,眼睛都亮了。

但又时刻惦记着倪初夏给她发的消息,故作冷淡地说:“嗯,再说吧。”

岑南熙见她如此,没拆穿她,只是让她先回去,之后手机联系。

等云暖离开,他才转身往院外走。

按了车钥匙解开车锁,刚要打开门,就见一辆白色的四环缓缓驶来,停在一边。

看到韩立江从车内走出,开车门的手顿住,狭长的眼略微眯起。

询问:“来找谁?”

岑家与云家联姻,是整个珠城都知道的事。

所以,他出现在这里,韩立江并不觉得奇怪。

“找云暖了解一些事情。”他没瞒着来的意图。

岑南熙跨步走过去,拦住他的去处:“要是为了昨晚的事情,找我了解就行。”

他太清楚云暖那傻丫头,就算她现在对韩立江已经没那方面意思,但被他忽悠,肯定要吃亏。

“这件事还是找当事人比较好。”韩立江想绕过他,见他并不让自己过,从口袋掏出手机。

就在这时,岑南熙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她的事,找我就行。”

韩立江甩开他的手,不痛快地问:“岑南熙,你只是云暖的未婚夫而已,难不成能帮她做任何决定?”

“韩立江!你能帮丈母娘过来讨要说法,我还不能护着我未婚妻了?”

岑南熙不甘示弱,依旧未让开,“不分青红皂白打人,这事我还没找她,她反倒是恶人先告状。”

“打人是不对,但之后你们的做法难道就对了?”韩立江这话指的是,唐风和云辰的行为。

他这次来,是希望能和云辰沟通,让他能和黄娟道歉,当然,关于黄娟打人的事情,他会代替赔礼道歉。

岑南熙冷笑起来:“觉得不对就去告啊,来这里装孙子、博同情做什么?”

若不是云辰和唐风已经给过教训,就黄娟打云暖一巴掌的事情,也没那么容易翻篇。

韩立江双手紧握,气得咬牙切齿。

如果告的话有胜算,他至于来这里吗?

“韩大哥?”

“谁让你出来的?!”

岑南熙回头,见云暖站在院子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云暖移步走过来,拧眉有些莫名说:“表姐说有人找我,我就出来了啊。”

“现在不怕晒了是吧?”岑南熙将她扯到树荫下,强忍不满。

“云暖,昨晚的事情……”

韩立江的话未说完,被云暖打断:“韩大哥,我知道黄娟是你丈母娘,你说的话肯定都是站在她的立场上,但是她打我是不争的事实,你别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

更何况,这件事还牵扯到倪姐姐,不去计较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这段话,直接将韩立江的后话堵住。

原本以为云暖单纯,从她这边好解决问题,却没想到说出来的话让他无法反驳。

“回去告诉黄娟,想要补偿让她亲自过来找我,我也好和她算清楚这笔账。”

最后,岑南熙三两句话把他打发走。

说实话,看着韩立江灰溜溜地开车离开,心里倒是顺心不少。

刚想夸一夸云暖刚才的表现,就见她拿出手机发语音,“倪姐姐,我照着你说的对他说了,他已经走了。”

“……”

*

倪初夏收到云暖的语音,回了一个笑脸,便将手机放下。

她去了厨房,张嫂正在准备晚餐。

“太太,今晚的菜都是您爱吃的。”

张嫂看出她脸上的疑惑,开口解释:“先生临走时把您的口味告诉了我,还有一些生活的习惯。”

倪初夏微愣,转而笑起来。

虽然他并不在身边,但好似和没走一样,生活中的事情能考虑的他都帮自己考虑到,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温暖。

傍晚时分,岑曼曼回到临海苑,与她一起的是厉亦航。

小家伙背着书包,迈着小碎步进来,奶声奶气地喊道:“小婶婶,我过来了哦。”

倪初夏招手让他过来,“咱们家小帅哥来了,快过来让我看看,有没有变帅?”

“帅是肯定的。”

厉亦航把脸凑过去,老成地说:“你应该问我有没有比爹地帅?”

七岁的孩子,皮肤很好,可能是户外活动参加的多了,褪去婴儿肥,五官变得明朗起来,的确成为帅小伙。

倪初夏捏着他的脸,不吝啬地赞美:“比你爹地帅。”

“那和小叔比呢?”

厉亦航执着于和厉泽阳比帅、比酷。

倪初夏沉默了一会儿,有些为难地说:“亦航,在我眼中,你小叔是最帅的,你和他没得比,别伤心哈。”

“哼,反正现在小叔又不在,你就不能骗骗我吗?”小家伙不高兴了,别开头不理她。

岑曼曼被他臭屁的样子逗乐,心血来潮地拿出手机给他拍了张照片,通过微信发给了厉泽川。

“都在临海苑?”

那边很快回过来,倒是令她惊讶。

“嗯。”

岑曼曼打字回了,然后编辑道:“不忙了吗?”

厉泽川没有再回文字,直接回了电话过来。

岑曼曼朝倪初夏笑了笑,攥着手机走到阳台,接通后,听到男人的声音,“刚开完会,等会有饭局。”

他在交代自己的行踪,以及等会的安排。

“我这边也快吃饭了,这几天会带亦航在临海苑住下。”岑曼曼说着,唇角微微上扬。

就这样与他说话,都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厉泽川叮嘱:“孩子上学放学让老马接就行,你不用来回跑。”

天气炎热,并不想她太过辛苦。

“没关系的,反正我在家也没什么事。”

岑曼曼说完这句话,听到张钊的声音,似是在提醒他快到时间,于是说:“有事就去吧,等你空了再聊。”

“曼曼?”

在挂电话时,厉泽川低声唤了她的名字。

“什么事?”

“等见了面再说吧,电话里总觉得不正式。”

“好,等你。”

挂断电话,岑曼曼重新回到客厅。

此时,厉亦航正缠着倪初夏,要和她说话,见岑曼曼回来,一本正经地说:“曼曼姐姐,我爹地肯定没提我,他就是这样,有了老婆不要儿子。”

岑曼曼满脸窘态,支吾说道:“他提你了,让你乖乖听话的。”

厉亦航倒在沙发上,撅着小屁股说:“哼,你用帮他说话,我知道他是妻奴。”

岑曼曼默然。

末了,又补了句,“小叔叔也是,妻奴。”

倪初夏:“……”

现在的小屁孩,懂得太多。

说出来的话,虽说有道理,但总能让人啼笑皆非。

用过晚餐,岑曼曼牵着厉亦航上楼,看着他完成作业,陪他玩了一会儿,便让他上床睡觉。

唐风则牵着狗,在别墅外转悠。

一来,是想遛蠢蠢,二来,则是想排查安全隐患。

等她转一圈回来,张嫂已经把离开,别墅也陷入安静当中。

主卧里,倪初夏洗完澡出来,笔电收到一封邮件。

与前几次差不多,发件人是一串英文字母。

‘嗨,没有我的日子,过的怎么样?’

内容很简洁,却令人觉得莫名。

首先,她的邮箱并不是公开的,只有几个熟知的人才知道,其次,她也的确没有认识的人会用这样的名字,最后,用这个邮箱发来的邮件她都没有回过,但发件人依旧再发。

脑中快速运转,后背陡然冒冷汗,觉得毛骨悚然。

她想,如果不是发错,那么很有可能是影刹的手段。

在床上冷静了一会,考虑到已经是晚上,她想在微信上找了叶飞扬。

等他回复之后,才把自己的猜想告诉他,把前几封邮件连带今晚的都转发给他。

片刻,叶飞扬发来微信,“嫂子,我今晚会排查,明早用你的电脑追踪邮件的路径,不用担心。”

倪初夏编辑了谢谢,把手机放到床头。

邮箱中,大多数是方旭发来的,中间夹杂几封不知名的邮件。

一一打开,重新浏览后,发觉前面都是倒计时的天数。

她想了很多,最终把天数与厉泽阳离开的时间对上,就更加确定是影刹发来的。

云暖说过孙涵不在珠城,那么他通过邮件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仅仅是达成恐吓的效果吗?

此时此刻,萦绕在心尖的并不是恐惧,而是想要探究答案。

胆量真的需要锻炼,如果是以前,她碰到这件事,必定会方寸打乱,而如今却想要剥丝抽茧,知道他的目的。

十点钟左右,倪初夏下楼倒水,见岑曼曼坐在沙发上翻看书籍,轻手轻脚走过去。

后者视线从书中移开,问:“还没睡?”

“白天睡得太多,还不困。”

倪初夏没对她说太多,只是顺势坐下来,“看的怎么样了?”

岑曼曼笑着摇头:“才刚准备,很多知识都忘得差不多。”

毕竟都快毕业两年,重新捡起书本还是有一定难度。

“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才刚开始。”倪初夏伸手拢了拢她的肩膀,给她鼓励。

岑曼曼偏头看向她,轻声问:“初夏,如果给你去国外深造的机会,你会去吗?”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名门贵妻:世子,别乱来

作者/言之命至(正在首页PK)

传闻他淡漠无情、不近女色;

传闻她貌若无盐、内里无华。

对凤世子,云姑娘是这么评价的:无耻流氓又阴险,牙尖嘴利要吸血!

对云姑娘,凤世子是这么评价的:柔软如丝手感佳,清新香甜口感好!

他是嗜血世子,她是草包嫡女,且看他们如何在相爱相杀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