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少爷,我看到夫人的大哥了【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她问及这个问题,倪初夏只是摇了摇头。

之后,才开口道:“我应该不会离开的,不仅是因为现在怀着孕,最重要的是有了自己的追求。”

厉泽阳的身份摆在那里,两人之间有段时间的分离是必然。

她不想在他有假期的时候,自己还要忙于其他的事情。

更何况,之前创业的想法已经慢慢进入正轨,她所爱的人,以及所追求的都在珠城,何必要出去呢?

回答完,倪初夏将这个问题抛给岑曼曼。

她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我可能会去试一试。”

倪初夏调侃:“留大哥一个人在国内,你舍得?”

虽说很少见她明面上秀恩爱,或者表现出对厉泽川的依赖,但每每见两人在一起时,注意到她的目光追随,多少能明白她内心的想法。

岑曼曼眼中微愣,垂头说:“说实话,是舍不得的,甚至连对他提这件事都很艰难呢。”

有好多次,她都想拨打厉泽川的电话,告诉他自己的决定,但听着他温柔的声音,到嘴边的话就咽下了。

倪初夏轻拍她的肩膀,低声说:“慢慢来,还有半年多的时间可以考虑的。”

没等她在说话,她捧着杯子走到落地窗旁。

夏日的夜晚,除却草丛中蚊虫的窸窣声,是一片静谧。

她与厉泽阳就相识于这样的夏季,那会儿的Y国高温多雨。

在遇到他之前,从未想过未来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可能就是门当户对,凑合着一起过一辈子。

甚至觉得,如果韩立江没有劈腿,或许她会考虑的。

既定的如果太多,却都及不上一个意外。

至今,她还记得那一晚。

海上的夜很黑、很黑,没有一丝亮光,天空还落着雨。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死在那儿的时候,他出现了。

倨傲挺拔的身姿,笔挺地站在那里,对着影刹说出是死、是降的话,让她活了下来。

那时候是吓傻了,到没有这么多感悟,如今回想,却颇为感动。

我的意中人,他会是一位盖世英雄——

这句话,贴切地形容那时候的厉泽阳,他的确是位盖世英雄,救了她,捍卫正义。

“初夏?”

岑曼曼轻声唤着,将她纷飞的思绪拉回。

“我上楼休息,你别熬太晚。”

话落,她走向楼梯。

岑曼曼看着她削瘦的肩膀,有些出神。

她想,初夏一定很想念厉泽阳,尽管她从未在人前提及,但还是能隐约感觉得到。

有时候会想,如果自己是她,会是什么样?

答案并不确定,但唯一能肯定的是,自己没有她坚强,一定做不到她这般。

透过初夏与厉泽阳的分离,她觉得如果出国读书,也不是太艰难的事情。

毕竟现在交通很发达,也有视频通话。

可这几点,对于他们俩来说,都挺难实现。

回到主卧,已经快十一点半。

倪初夏将空调温度调高,顺势躺在床上。

想着此时,厉泽阳是否睡了?

如果睡了,他应该是以最标准的姿势躺着,如果没有,那他又在做些什么?

就这么乱想着,逐渐入眠。

……

沿海军营重地,号声突然拉响。

在夜幕中,显得很突兀。

所有已经就寝的士兵,放射性从床上弹起来,将被子和用品打包,冲出去。

此时,裴炎已经穿戴整齐,站在训练营地。

他看着稀稀拉拉到的人,吹响口哨,呵斥道:“瞧瞧你们懒散的样子,这要真的打战,敌人的炮火都轰到家门口了,你们还没醒呢!”

“报、告——”

“说。”

张宇站直身躯,大声喊:“步兵连准备就绪。”

“看看,同样是连长,张连长怎么就比你们快?”

裴炎吹响口号,转身走到台阶上,“全体都有,立正、稍息……”

张宇的步兵连被表扬之后,各连也开始打起精神,极力配合裴炎的指令,完成度高达百分之九十八。

厉泽阳站在夜幕中,时刻注意训练情况。

在他的身后,跟着不少军官,军衔等级都不低,能看出是他的部下。

“首长,裴少校在军演前夕这样拉练,会不会不合理?”说话的人,肩章是两杠一星,与裴炎一样是少校。

厉泽阳偏头看了他一眼,问:“那你认为怎么样才合理?”

那人有些担忧地说:“我是怕他们到后期跟不上。”

其中有人附和:“首长,我听说别的军营现在都是进行常规的训练,我们的训练量的确有点大了。”

厉泽阳冷哼,眸中带着一抹凛冽,面若冰霜开口:“情报做的不错,连其他军营的训练量都打听清楚了?”

“……”

道听途说的谎言被戳破,那人低下头,不再说话。

厉泽阳向前走了两步,嗓音冷漠道:“我的部下,必须绝对服从,看不惯,可以立刻滚蛋!”

身后的人面面相觑,最后都一一闭上了嘴。

“刘玉峰,出列。”

被点到名的人条件反射出来,大声喊道:“报告首长,刘玉峰出列。”

他,正是与裴炎军衔相当的人。

“带上你的兵,按照裴炎的方式训练。”

“林子健,出列。”

“……”

下达命令之后,伸手的部下已经全部赶去训练场。

夜晚,微风阵阵。

不时传来士兵训练的声音,紧凑有力。

就在这个时候,通讯兵从通讯室赶来:“报告首长,军区司令员来电。”

厉泽阳随他去通讯室,接到了电话。

“珠城军区厉泽阳。”自报家门。

“臭小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吗?”

那端,厉建国没好气开口。

“司令,有什么事吩咐?”厉泽阳依旧是公事公办的口吻。

这下,可把厉建国气急:“臭小子,大晚上练什么兵,你当那些士兵和你一样都是铁人啊?”

厉泽阳语气冷下来,问道:“爷爷,你在我身边安排谁了?”

“……没有啊,我睡不着才给你打电话,是刚刚那个通讯兵说你在练兵的。”厉建国心虚地解释。

厉泽阳默然,没说话。

最后,还是厉建国打破这一沉默,“行了,爷爷不是关心你嘛。”

“刘玉峰是你的人?”虽然是问话,但语气极为坚定。

“嘿,什么你的人、我的人,那可都是咱们军区的人!”

厉建国拉下面子,继续说:“就刚才上头给我来电话,说七大军区,有两个区大晚上还拉练士兵,我一猜就知道你在里面。”

厉泽阳意味不明‘嗯’了声,显然并不想和他有过多交谈。

“你想知道另外一个是哪个区吗?”厉建国神神秘秘地说。

“不想。”

“湖城军区,就于诚那儿子带的区。”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从未有默契。

“还有什么事吗?”厉泽阳兴致缺缺。

对于于向阳会这么做,他一点都不意外。

相识这么多年,即使因为一些事情不再有交集,但人的很多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无趣呢?”

厉建国无奈叹气,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木头孙子?!

厉泽阳反靠在桌旁,说道:“爷爷,你是被奶奶赶出房间,才无聊到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孙子的吧?”

“咳咳……凡是把握好度,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听到电话中的忙音,厉泽阳无奈摇头。

望着桌上的电话,若有所思。

这里的通讯,只能连接到各大军区,打不出外线。

就是想给她打电话,也是有心无力。

转而察觉已经是凌晨,她也早该睡了。

翌日清晨,起床号照例响起。

厉泽阳洗漱过后,穿戴整齐,坐上车出了军营。

前半个月是给士兵适应环境,今天各大军区首长开完会,军演就算正式开始。

来到总部,太阳才刚刚升起。

“少爷、少爷……”

刘玉峰适时打断他,“裴少校,在这种场合还是称呼首长比较好。”

裴炎咽下口水,面露惊讶地喊道:“首长,我刚刚看见……”

“厉少将,咱们有多久没见了。”

刚要说出的话,就又被人打断。

裴炎站在厉泽阳身后,急得额头都有些冒汗。

就是越急,和厉泽阳寒暄的人越不离开,一路和他攀谈,进了开会的礼堂。

珠城军区的位置一向很靠前,厉泽阳与那人稍稍点头,摘下帽子走向前面。

落座之后,才询问身旁的裴炎,“刚才那么急,有什么事?”

“少爷,我看到夫人的大哥了。”

裴炎怕他不相信,转头找了一圈,低声说:“左后方第三排的位置,就和于向阳坐一起呢!”

卧槽!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夫人的大哥,倪明昱不是律师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刚刚,他还以为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

从他出现就一直盯着,无论是相貌,还是走路的姿势,就是倪明昱无异。

可是,他怎么就穿了军装,摇身一变成为军人了呢?

这一发现,对他的冲击很大。

当然,同样震惊的,还是厉泽阳。

只是他毕竟经历过不少的大风大浪,再惊讶的事情,也是片刻就能消化。

“少爷?”

刘玉峰适时提醒:“裴少校,你安静点,领导已经在上面讲话了。”

接二连三被他挑刺,裴炎的求知欲也只能压下来。

按照少爷的意思,这个刘玉峰很可能是司令的人,能来这里怕也是司令安排。

就算再不满,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和自个儿军区的人闹矛盾。

一个上午,就是听领导说话。

总结起来,也就是说此次军演的规矩与流程。

大抵与以往的没两样,七个军区,派代表抽签,分别有三红、三蓝,空签则是第一轮轮空,也就是直接晋级。

抽完签,便是由军演导演组登记,由他们安排最后的作战用地在哪。

临近中午,所有领导先离开礼堂,让各军区代表上台抽签。

厉泽阳吩咐:“裴炎,你上去抽。”

七个代表上台之后,按照军区排名抽签。

厉泽阳在台下坐着,目光一直落在于向阳身上,像是要将他看透。

第一次见倪明昱的时候,他就曾问过倪初夏,他是否是军人出身,因为周身的气质,并不像陌生人。

当时倪初夏的回答,他还记得,也知道她并没有撒谎。

那么,问题就出在他本身。

虽说这些军区的人他认得并不全,但平白多出一位能参加军演的军官,他不可能不知道。

到底哪里出了错?

裴炎下来,把签递给同军区的人,“我们是红方。”

有人问:“其他军区的是什么?”

裴炎回答:“蓝方是湖城、西南、帝都军区,红方是我们、沂南和东北军区,西北军区首轮轮空。”

“靠,最好第一次抽签别和帝都撞上。”

“三个蓝方实力都挺强,按照兵力也就湖城弱一点。”

“……”

珠城军区的几个军官已经开始讨论起来,只是最后结果没出来,谁也不知道。

到了吃饭的点,厉泽阳让他们去吃饭,自己则和裴炎暂且离开队伍。

“少爷,咱们是守方,可近段时间作战训练都是以蓝军攻方为主,对我不利。”抽签的时候他就想着抽到蓝方,结果事与愿违。

“没关系,攻守都一样。”厉泽阳随意搭话,已经开始走向于诚那处。

于诚察觉到他过来,脸上带着笑:“泽阳,听说你们是红方,咱们可能会对上。”

“于叔。”

厉泽阳略微一点头,抬眼将视线落在他身后的人。

男人穿着陆军正装,帽子夹在手臂处,倒是与以往带笑的样子完全不同。

两个男人,相对而立,视线相交。

裴炎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良久都没见他们打招呼,心里有些失落。

眼前的男人,毕竟是夫人的大哥,也就是少爷的大哥,最后竟然以这样出乎意料的身份出现,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番景象。

于诚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场交织,他朗声笑起来,“泽阳,我还有些事,就先行一步,你们年轻人趁这时候聊聊吧。”

待他离开,场面越发沉寂。

于向阳还坐在靠椅上,并没有因为这两人的见面而有任何变化。

似乎,这一切,他都已经料到。

“我算是向阳请来的外援,不会直接参战。”

最终,是倪明昱打破了沉默。

厉泽阳伸出手,低声说:“大哥,多多指教。”

倪明昱大方伸手,只是片刻,便不动声色抽开。

这一幕,他曾在脑海中想过数次,等真正到来时,没想到心情是这般平静。

或许是对方的表现,让他觉得并没有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于向阳起身,整理还自己的仪容仪表,不紧不慢地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攀关系的好。”

“内人如果知道这时候我不认大哥,回去肯定会跟我闹。”厉泽阳巧妙的化解他的刁难。

说完,他朝倪明昱点头,跨步离去。

整个礼堂,已经没有多少人,大多数都去了食堂用餐。

厉泽阳走出来,感受外面骄阳似火,无声叹气。

他在刚才提及倪初夏并不是没有道理,像倪明昱表明态度,他始终是倪初夏的丈夫,无论双方立场如何,他都是。

只是,等军演结束,该如何向夏夏交代?

瞒着,还是全盘托出呢?

裴炎跟在他身后,询问:“少爷,去吃饭吗?”

厉泽阳让他先去,自己则去附近转一转。

与其说转,倒不如是静。

所说适应与接受能力强,但这样的信息充斥脑中,还是要缓一会,才能完全适应。

虽说倪明昱穿了军装,但是他并没有肩章,也就看不出他的军衔。

湖城军区突然冒出没有军衔的指挥官,若这人不是他,他或许会查上一查,但偏偏这人是倪明昱,让他如何动手?

穿过林子,来到潺潺小溪,环境倒是不错。

耳边,传来夏蝉与鸟鸣声。

若不是他还穿着军装,倒像是来度假的。

“不按时吃饭,那丫头知道准要和你闹。”身后,是倪明昱略带调侃的声音。

厉泽阳转身,就见他走过来,手里夹着一根点着的烟。

他从口袋掏出烟和打火机,丢了过去。

厉泽阳接过,抽了一根烟,点燃之后,又还了回去。

两个男人,站在溪水边,沉默地抽着烟,彼此都没有说话。

厉泽阳不善言辞,他并不想主动触及眼前这个男人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倪明昱吐出烟圈,询问:“就真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一定有你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应该是不想让人知道。”厉泽阳说完,看向他。

正因为如此,他才将身份埋得这么深。

倪明昱垂下头,自嘲的一笑,“的确,不想让人知道。”

毕竟,也没那么光彩。

过了好一会儿,倪明昱才重新说话:“这身军装,我渴望很久了,却在这个时候才穿上,也挺不容易的。”

“你和于向阳是什么关系?”

厉泽阳弹了弹手里的烟灰,开口道:“当然,不想说也没关系。”

好奇自然是有,一旦碰及到他的隐私,绝对不会强人所难。

倪明昱轻吐出声:“合作关系。”

四个字,并没有什么隐瞒。

他与于向阳的确是合作关系,合作的内容,却并没有提及。

厉泽阳问:“需要我保密?”

“最好。”

厉泽阳吸了最后一口烟,轻吐出烟圈之后,将烟蒂扔到地上,用脚尖碾灭。

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他才点头,是应下了保密的要求。

或许,是一种直觉,告诉他,倪明昱不是坏人,让他愿意保守秘密。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提。”

倪明昱笑起来,说道:“暂时不用。”

他笑,是因为厉泽阳的话,同时也替倪初夏感到值得。

以他现在的身份,愿意和他说这些话,怕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两人之间像是达成某种协议,彼此都没再说话。

直到听到总部的集合号声。

倪明昱扬了扬手中的烟,说道:“你先走吧。”

厉泽阳朝他点头,转身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停下来,嘱咐道:“无论发生什么,都要照顾好自己。”

因为,夏夏绝对不希望看到她的大哥受到伤害。

他离开之后,倪明昱把烟蒂扔进溪水中,望着潺潺流水思绪翻飞。

很快,事情就会尘埃落定的。

回到礼堂外,裴炎迎上前,压低声音问:“您刚才和夫人的大哥在一起?”

厉泽阳不明所以看着他,没回答。

“吃饭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于诚和他们军区的说话,言语中有提到他。”

裴炎看着他,欲言又止。

总觉得这个时候提及这个,尤其是在他面前,很不好。

厉泽阳眉头微蹙:“有什么就说。”

“听他的口气,对他有诸多不满,他说如果不是因为那小子混了那么多年道上,知道很多事情,绝对不会让他来这里。”

最后,裴炎将于诚的原话说出来。

------题外话------

大哥和厉先森碰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