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一切都好,就是很想你/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裴炎的话,厉泽阳静默不语。

无论是语气还是内容,这句话的褒贬显而易见。

于诚是看重倪明昱对他有利,而后者,怕是也是为了能得到什么,所以正如他自己所说,是合作关系。

‘在道上混了多年’,稍稍一想,都会和不好那些联系在一起,配上刚才倪明昱自嘲的表情,倒是有点不安。

既然已经答应不再深究,他便不会主动去查。

收回思绪之后,只是看了裴炎一眼,转身进了礼堂。

下午的会议还没有开始,礼堂里有小憩休息的,也有抱团聊天的。

厉泽阳把军帽摘了,坐回座位上。

前排的人并不算多,而珠城军区的也只有他和裴炎回来。

裴炎明白他并不想提及倪明昱,也就识趣的没说。

说实话,当他听到于诚那段话的时候,心里挺震惊。

本来以为,夫人的大哥能出现在这里,必定身份不一般,或者军衔够高,但按照于诚的意思,他可能是用某种利益换取的机会。

他们是军人,对‘道上’这类词很敏感,无非是毒枭、军火以及其他违法犯罪的道联系,提及倪明昱是混道上的,不得不让他多想。

如果他真的接触过这一方面,少爷与他的关系还真是一言难尽了。

“少爷,那边是帝都军区的人吗?”

午休时间太长,裴炎重新找了话题,“太嚣张了吧,当着领导的面打电话,这……”

厉泽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第一排的确是帝都军区的位置。

坐在中间,被一群人簇拥的男人,手里的确握着手机。

“…身影好眼熟,他、他是?”

“他是景逸。”

厉泽阳替裴炎说出半天没说出的名字。

“是傅中校,不、现在应该称他为上校了。”

前不久的演习中,帝都军区获胜,身为司令部的一员,他也升了军衔。

这时,裴炎突然想起来,开口说道:“少爷,上回您在西北遇难,傅上校也帮了忙。”

厉泽阳深邃的眸子微动,薄唇挽起。

算一算,两人也有很久没见。

听之前的战友提及过,他如今儿女成双,双胞胎儿子一萌一正,女儿也才刚出襁褓,学会走路的样子。

这次的军演,能与他碰上也算是意料之中。

准备起身过去,那边的人看过来,两个男人的视线在半空中对视。

裴炎见他走过来,礼貌问候,“傅上校。”

男人黑眸带着浅笑,因为还未正式开会,领口大开,倒是一点也不像是参加重要会议的军人。

他朝裴炎点了点头,不客气地做到厉泽阳身边,语调上扬,笑道:“听说你前不久伤到腿了,第三条还好吧?”

厉泽阳睨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倒是裴炎憋了笑,在一旁解释:“傅上校,咱们少爷今年年底就要做爸爸了。”

傅景逸眉峰微扬,显然是没有料到,反应过来后,说道:“生个不带把的,我家两小子等着呢。”

厉泽阳看向他,不像是开玩笑:“帝都太远,你儿子愿意入赘吗?”

“……”

傅景逸沉默了,他家两个臭屁儿子,心中几经对比,点头说:“你要真生不出儿子,倒是可以考虑入赘。”

厉泽阳已经开始谈入赘的人:“我看中小小年纪进入军队的那个,是叫傅子焓吧?”

“那不行,我们家子烁也不错,活泼点的男孩子很讨喜的。”傅景逸一口否决,讨价还价。

“这事没得商量。”

话多的孩子,吵人!

厉泽阳撂下这句话,将视线移开,不打算再说话。

裴炎在一旁听着,无语汗颜。

首先夫人生男生女都不知道,就在这讨论让人儿子入赘的事,太超前了吧?

再者说,傅上校您心真大,两儿子就这么被你出卖了。

傅景逸见他不搭理自己,急吼吼地说:“咱们好歹这么多年没见了,别这么冷淡,再聊五毛钱的。”

“我是红方。”

听着厉泽阳没头没脑说出这句话,傅景逸疑惑道:“所以呢?”

“等会抽到我,帝都军区不败的传说就保不住了。”很狂妄的一句话,偏偏被他说出来,真的很令人信服。

傅景逸清咳几声,抬手碰了碰他的肩章,大气地说:“你可是少将,我输不丢人,你输嘛……”

后话,没有说出来。

毫无战火的宣战,气氛并没有剑拔弩张,就像是多年的好友寒暄聊天。

随后,傅景逸从口袋掏出手机,当着不少人的面回起微信消息,丝毫没有这里禁止携带电子设备的觉悟。

“傅上校,你?”裴炎指了指手机,欲言又止。

“没办法,我女儿听不到我声音哭闹的厉害。”

说着,按下语音键,声音蓦然变温柔。

“……”

裴炎眼角抽搐,亲娘啊,这样的女儿控,是怎么能保证帝都军区年年不败的神话?

好在,他家少爷目前很正常。

待傅景逸放下手机,厉泽阳将手摊开,摆在他面前。

紧接着,开口道:“手机,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一向遵守部队规矩的厉泽阳要破例了?”傅景逸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厉泽阳眉头微蹙,伸手摁着眉心,说道:“你那活泼的儿子要想来珠城,也不是不行。”

“算你有眼光,我家二宝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傅景逸把手机递给他,起身、慢条斯理地整理军装,戴好帽子,朝着所属于自己的军区走去。

接过手机,厉泽阳起身离开,找了人少的地方拨通电话。

*

倪初夏接到电话时,刚准备去午睡。

看着属于帝都的陌生号码,她犹豫了一会儿,接通了。

“夏夏,是我。”

听到厉泽阳的声音,倪初夏沉默了好久,才开口:“泽阳?”

一上午的时间,叶飞扬都在调查邮件的路径。

有很多次,她想拿起手机给他打电话,可又怕听到‘手机已关机’或者‘不在服务区’的机器声。

每次,他的电话来的都是这般猝不及防。

令她吃惊又欣喜。

厉泽阳看了时间,问:“还没午睡?”

“刚准备睡得。”

说完这句话,怕他会挂电话,急忙补了句,“不过现在不困了。”

男人嗓音中带着笑,说道:“那就再聊会儿。”

倪初夏躺在大床上,眼睛稍稍弯下,询问他在做什么?

得知等会有会议要开,又问了手机是谁的。

“很好的兄弟,你也应该听说过他。”

厉泽阳提醒,告知那时她与大哥、裴炎去西北找他,还曾经接受过那人的帮助。

倪初夏细细想了一会儿,恍然明白:“我有印象,那会儿是一位叫阿华的年轻士兵在帝都接的我们,后来到西北,带路的人也是傅……他安排的。”

“嗯,他叫傅景逸,以后有机会会见面的。”

两人又随意聊着,大抵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目前的情况。

当然,倪初夏隐去了腹疼住院的事情,也是怕他在带兵的过程中会分心,毕竟现在已经没事。

倪初夏侧身躺着,企图让自己舒服一点:“七大军区开会是什么样的啊?”

厉泽阳想了一会儿,形象地回答:“和你在大学时候上形势与政策报告差不多。”

“啊?那不是很无聊!”

倪初夏有些失落,紧接着问:“那是不是有很多像你这样的军哥哥吗?”

“像我这样的是哪样?”厉泽阳笑。

“就是高大、帅气,迷人的样子。”倪初夏说完,笑呵呵地说:“你就是想让我夸你,真坏。”

厉泽阳听着她的笑声,薄唇倒是挽起来,“高不高大、帅不帅气我不知道,但能确定他们都没我能迷倒你。”

“啧啧,就这么自信?”

“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厉泽阳好脾气与她耍嘴皮,之后唤了她的名字。

倪初夏应答:“嗯,怎么了?”

听到厉泽阳询问她最近的情况,倪初夏沉默了一会儿。

而后说道:“一切都好,就是很想你。”

虽然,已经能适应他的离开,但还是控制不住想他的心。

厉泽阳没说出想她的话语,只是道:“今天开会就是确定军演时间,如果顺利,下个月中旬就能结束。”

倪初夏轻‘嗯’一声,也就一个月而已,很快就会过去的。

听到那边传来人员进场的嘈杂声,倪初夏叮嘱道:“虽然军演时人员伤亡很少,但还是要小心行事,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好,挂电话吧。”

“泽阳!不久前我给你发了一条彩信,是我们孩子的彩超图片,你有空可以看一下。”从他的话语中,能听出他的疲惫,应该是没有看到那条消息。

厉泽阳保证:“回去就看。”

倪初夏攥着手机,却还是不舍得挂电话。

眼眶中的泪水,已经在打转。

可能是怀孕的缘故,泪腺也发达了。

厉泽阳环顾四周,人基本已经落座,他低声道:“夏夏,我这边要开会了,你去午睡吧。”

话落,没再等她说话,挂断了电话。

重新回到位上,厉泽阳已经把所以外放的情绪收敛,看不出刚才对爱人流露的柔情。

与此同时,倪初夏把手机搁在一边,将头埋进薄被中。

还是太高估了自己,仅仅是一个电话,就已经克制不住情绪。

在想念中,睡过去。

再次醒来,天色已经渐晚。

洗漱好下楼,张嫂已经在准备饭菜。

唐风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打招呼:“嫂子,醒了啊?”

倪初夏走到阳台上,看着屋外乌云密布,有些担忧:“要下雨了吧,不知道云轩有没有把蠢蠢牵回家。”

“我去看一下,飞扬临走时,把钥匙交给我了。”唐风含着苹果,从口袋掏出钥匙,起身走向玄关处。

倪初夏把窗户关严实,走进厨房倒了杯水。

“太太,今天穆先生上班,叶先生有事,所以少做了几个菜。”张嫂这时开口,就怕她有意见,临时夹菜来不及。

倪初夏莞尔:“三个女人加一个孩子也吃不了多少,你看着来就好。”

张嫂见她是真的没意见,才放心。

毕竟来这也不过半个来月,对她还并不了解,只知道这家男主人的背景不一般。

当初她也不想接这活,毕竟前面的家政阿姨出了事,但看着酬劳高心又痒,也就接下。

可经过这些天的观察,倒是庆幸自己接了。

倪初夏不知道她心中的那些弯弯绕绕,捧着杯子出去,没有打扰她。

没过一会儿,外面开始打雷,紧接着落下倾盆大雨。

听到门铃声,倪初夏把水杯放下,走去玄关。

看到视频里垂着头掸身上水珠的人,微愣了一下,才将门打开。

“你…您怎么来了?”

刚开始的‘你’觉得不太礼貌,又换成了‘您’。

周颖把带来的东西递给她,侧身进来,说道:“过来看看你。”

倪初夏将她的东西放到一边,转身去浴室拿了干毛巾过来,“擦擦吧。”

雨势很大,所以,微卷的发上和素雅的旗袍,都沾了雨水。

“家里就你一个人?”周颖没见外,接过毛巾擦拭起来,坐到了沙发上。

倪初夏点头,“泽阳去军演了,等会曼曼和亦航会过来。”

她还记得周颖上次过来,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剑拔弩张,这回倒能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聊天。

按照厉泽阳所说,她这个婆婆与离世的公公之间经常争吵,大抵就是为了追寻梦想、是否公开婚姻这类事情。

最后,两人天人永隔。

她明白泽阳对父亲的爱,所以才会怨恨周颖。

但同样的,作为女人,她选择这条路,应该也走的很艰辛。

周颖看了眼放在一旁的东西,说道:“带了些孕妇吃的补品,没事让家里的阿姨给你煮点,这时候就要多吃。”

听她这么说,倪初夏应下来,同时表示感谢。

“最近身体怎么样?”周颖看着她的小腹,关切询问。

看出她来真的只是看望自己,倪初夏也没有拘谨,微笑着说:“能吃能睡,挺好的。”

“看来孩子不算闹人。”

周颖脸上也浮出笑来,回忆道:“当初带泽川的时候,他也很乖,没让我吃苦,带泽阳就不行,吃什么吐什么,到了妊娠期都没有胃口。”

如果翻看三十年前她参加活动的那些剪辑,就能发现,那短时间她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照片,脸色都不太好。

提及往事,周颖脸上是带着笑的,并不是做节目时候的假笑,是发自内心的。

倪初夏将最近腰酸的情况告知,询问有什么办法缓解。

“快四个月了吧?”

周颖问及怀孕时间,见她点头,才开口说:“显怀这段时间就是这样,要是泽阳在,晚上还能替你揉一揉,不过后期会更辛苦,那时候就别让他走了。”

语气中,有对厉泽阳的埋怨。

倪初夏抿了抿唇,说道:“他中午的时候打来电话,说是快的话七月中旬就能回来。”

也就一个来月的时间,就能见到他了。

周颖见她眼中有期盼,无声叹气,“当初我盼着老厉的时候,也是这样,每次都是说尽快赶回来,却没有几次准时。”

军嫂难当,不仅是长时间的别离,还有心理上对未知危险的恐惧。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另一半就因公殉职了。

当然,考虑到她还怀着孕,情绪易敏感,并没有说出来。

倪初夏坚定开口:“我相信泽阳,他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周颖深呼一口气,笑着说:“也是,泽阳毕竟和他爸不一样。”

两个儿子,虽然性格迥异,但是在情感上,都是同样的专一,认定了,就不会轻易放弃。

意识到话题有些沉重,周颖转而问:“曼曼最近都住在这里?”

“嗯,大哥出差,她就带着亦航陪我了。”倪初夏点头回答。

周颖想起岑曼曼的决定,恨铁不成钢地说:“还是太年轻,等她再大一点,就知道我是为她着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