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我就抱你进去,不会乱来【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周颖提及岑曼曼,倪初夏眼眸微动。

沉默片刻后,说道:“她有她的思量,在她心中,大哥和亦航分量很重。”

分量占的比例,必然是比她自己要重。

岑曼曼似乎就是这样的人,她爱上一个人,就想把所有都付出。

现在,有很多男人不懂珍惜,嫌弃女人的爱太过沉重,让他们很有压力,有这样想法的人,往往都是一无是处。

连自己爱的女人都无法满足,还能做什么?

她相信,大哥能给曼曼幸福,两个人也能长久下去。

周颖若有所思看向她,并不是针对人,用询问的语气道:“你觉得她这样的性格是好?”

“不能说好坏吧,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也都不是完美的,只要另一半能接受,不会感到吃力就好。”

倪初夏说完,拿自己举了例子,“就像我和泽阳,我有很多小毛病,动不动爱生气,所以在和泽阳的相处中,他会包容我。”

在岑曼曼与厉泽川两人的生活中,也必然会达成这样的平衡。

也只有平衡与互补,才能让感情维系下去。

周颖微垂下头,沉默不语。

她活了大半辈子,还没有一个小辈看的通透。

之所以劝岑曼曼跟着自己,就是怕她太过依赖泽川,这样会让男人感到困倦,最终留不住男人。

却没想到,其实这样才是最正常的。

看来,她还是老了,年轻人的世界,已经无力插手。

“我其实也不盼什么,就希望你们小两口能过得好。”

周颖说着,眼中闪着泪花,“年轻的时候,我对两个孩子的关怀太少,以至他们与我并不亲厚,泽川虽然面上不说话,但是我知道,他其实也是怨我的。”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容易回想往事。

而她,想着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只有内疚和悔恨。

可是世上不会有后悔药,日子过去,就不会再重来一遍。

她做的那些,也没有改过的机会。

倪初夏抽了纸巾递给她,没有开口。

一来,她并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二来,她作为媳妇,不知是否有立场说话。

“到了我这个年纪,晚上很少能入睡,脑中就像是过电影一样,把这几十年的事情放一边,每每都有特别后悔的事情。”

周颖停顿了几秒钟,继续开口:“午夜梦回时,也常常怀疑自己,这么多年坚持的到底有没有意义?我名利双收,可提及家,却是难言以对。”

倪初夏眸中微闪,眼前的人是她丈夫的妈妈,五十来岁的人,现在却哭得不能自已。

她坐到她身边,拿了纸巾替她擦脸上的泪痕,低声说:“您靠着自己走到今天,是令人钦佩的,当然是有意义的,至于家,泽阳只是太过爱他的父亲,所以对您才会冷漠,但说到底,您终归还是他的妈妈。”

这是血缘关系,无法切割的。

“可是他不肯原谅我,连多说两句话都不愿意。”周颖哽咽,无奈摇头。

真人秀节目以及采访节目中,都会让她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会选择单身、不婚?

年轻的时候,她能回答的很流利,至今标准答案牢记于心,但是如今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她是爱着老厉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多年,一直单身。

他走的时候,她才三十多,并不老的年纪,身边的追求者也不少,可是她还是选择一个人。

终究还是忘不掉他,也没人代替他,才会孤独下半生。

老厉有时候与厉泽阳很相像,所以她会潜意识认为,孩子的爸也是怨恨她的。

“再给他一点时间吧,他无法释怀爸的离去,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想明白的。”倪初夏不知道该如何劝,毕竟她无法替厉泽阳做出保证。

岑曼曼回来,听到周颖低泣的声音,脸上布满震惊。

“小婶婶,我回来了!”

厉亦航把雨衣脱掉得到自由,撒欢地跑进客厅,看到周颖时,立刻止住步子,喊道:“奶奶好。”

周颖把脸上的泪水擦掉,对他招手,“到奶奶这来。”

小家伙很小的移动步子,最后挪到她跟前,小声问:“奶奶怎么哭了?谁欺负你吗?”

“没有,奶奶眼睛进了沙子。”周颖红肿着眼睛,唇边含着笑,像是刚才的事都不曾发生。

“那亦航给您吹一吹,吹吹就不难受了。”厉亦航踮起脚,贴心地给她吹着眼睛。

岑曼曼把书房放好,用眼神询问。

倪初夏起身走到她身边,低声说:“和周女士聊起以前的事情,触碰到她的泪点了。”

岑曼曼若有所思地点头,心里还是觉得惊讶。

在她的印象中,婆婆周颖是典型的女强人。

她是大家眼中的不老女神,创办自己的品牌,参加慈善拍卖会,游走在商界,也是厉氏的董事,看到这样的女人哭,太有冲击力。

这一刻,更加佩服倪初夏,能让她卸下面具,看到她不常为外人知晓的一面。

唐风从穆云轩别墅回来后,饭菜做好。

倪初夏邀请周颖吃饭,她没有拒绝,一行四人落座。

饭桌上,岑曼曼把小家伙喂饱,才开始动筷子。

周颖先问了唐风,得知她曾经是厉泽阳的部下,倒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她这样的身材,不去做模特挺可惜。

饭后,岑曼曼准备了水果,端到客厅。

陪着聊了两句,就上楼去看厉亦航写作业,顺带自己看书。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周颖并不赶时间,就留下来。

“刚才听曼曼提你住院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周颖问及这件事,倪初夏微愣,并不想再触及,她觉得毕竟也是倪家的事。

最后,经不住她问,才把黄娟闹事告知。

周颖听完,眉头紧锁,问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不想就这么算了,但我现在需要在家静养,这件事可能会耽搁一段时间。”倪初夏实话实说。

若不是韩立江找过来,还不想太快行动。

但对方已经迫不及待,她又何必再犹犹豫豫?

周颖点头,心中有思量:“做出这样的事,的确是过分,不给点教训怕是起不到警示作用。”

“我会看着办的。”倪初夏回。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临近晚上八点钟,周颖才离开。

待她离开,倪初夏上楼洗漱。

冲了澡出来,她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

有不少条消息,按顺序先点开方旭的。

“别说我不厚道,你哥昨天和我开了视频,你今天打他电话试试。”

跟着这条消息的,是一张视频的截图,虽然图片光线很暗,但能辨别出是倪明昱。

倪初夏快速打字,回道:“我哥有说在哪里吗?和你说了什么?”

等了一会儿,没见他回,她点开云暖的会话框。

刚开始是一串呼叫她的消息,最后说道重点:“岑南熙说临市新开发了度假村,专门用来避暑的,倪姐姐,你有兴趣吗?”

“有说什么时间吗?”

倪初夏问了之后,又补了一句,“如果身体允许,我还是挺想去的。”

从医院回来之后,她就没有出过门,害怕再出什么意外。

医生让她卧床一个星期,到今天也才刚过一半。

先回消息的是云暖,“下周末,还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可以吗?”

倪初夏没有尽快答应,而是回了‘到时候再看’。

云暖回来的消息是希望她能去,并保证这次一定会好好保护她。

结束与她的对话之后,便开始一心等着方旭回消息

约莫十来分钟,消息终于回过来,“他那边信号不好,只是交代让我替他办事。”

看到方旭的话,倪初夏急得不行,干脆打了电话过去。

接通之后,直截了当地问:“大哥要你替他办什么事情啊?”

方旭支吾几声,说道:“不太好说。”

倪初夏耐着性子,询问:“有什么不好说的,难不成是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

“性质差不多。”

他越是这么说,越是勾起她的兴趣:“那如果我非知道不可呢?”

“那我还能瞒着你吗?”方旭有些无奈地开口。

挂断电话,倪初夏抱着双腿,陷入沉思。

方旭说大哥让他给一家没了男人的妇人打钱,数量还不少,并且提及这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

她也开口问及原因,但方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向她告知这件事已经违背倪明昱的意思,其他的他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再说。

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想让人知道也正常。

倪初夏知晓这事之后,并没有多上心,反而放心不少。

至少,通过方旭所说,虽然不知道大哥在哪,但了解他目前很安全。

准备睡的时候,方旭又发来了一条消息,是地址。

倪初夏把手机放到一边,没再回。

……

翌日。

周颖让助理把酒店的东西收拾好,自己则先出了门,来到酒店餐厅。

点了份早餐,坐在靠窗户的位置。

大约等了半小时,才等来她要找的人。

招手让服务员过来,耳语几句之后,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没一会儿,有人走过来,上下打量她一番,问道:“你找我?”

周颖放下杯子,抬手摘掉墨镜,只是道:“坐。”

黄娟狐疑地眯起眼睛,最终在她对面坐下来。

等了半天也不见她说话,不耐烦地问:“找我到底什么事?”

她虽然不是混娱乐圈和时尚圈的,但是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她还是认出来,是周颖。

不清楚她为何会让服务员叫自己过来,心里始终不安。

“倪夫人是吧?”

周颖唇角带着笑,不紧不慢地开口:“最近正在筹拍一部影片,觉得其中有个角色很适合您,想试试吗?”

黄娟一听有电影要找她来演,面上没有表现,但心里还是很激动。

碍于面子,她很淡定地说:“哦,是吗?”

周颖优雅地点了点头,笑着道:“我听说您最近挺不顺的,而我又恰好喜欢用新人,机会难得哦。”

黄娟脸色有些僵硬,却想要保持形象,微笑道:“谁都有不顺的时候,这一段时间过去,就好了。”

周颖拿起刀叉,开始用餐,没再与她攀谈。

好一会儿,见她真的不再提任何关于影片的事情,黄娟心里有些着急。

询问道:“周…周女士,您刚刚说的影片是什么?我出演的话,片酬又该怎么算呢?”

若不是有柔儿接济,她真的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二十年,有倪德康挣钱,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让她现在去过年轻时候的日子,绝对不可能。

所以,她还是坚持住在五星级酒店,就是不想让人看扁,同时也是虚荣心作祟。

周颖没急着回答她,吃过早餐,擦拭完嘴角,才说道:“我给的价都很公道,不过就看你能不能演了。”

“我应该可以的。”黄娟应下来。

周颖从包里掏出一份剧本,笑着说:“这样,我先给你讲你的角色吧。”

这次,不等黄娟说话,她继续开口:“你这个角色的戏份很重,是大户人家的续弦,趁着原配病逝,用肉体博上位……除此之外,还背着老爷养男人,这个男人呢与你关系匪浅,从你还年轻的时候,他就一直陪伴着……”

听到后面,黄娟脸色骤变,浑身颤抖着,提高音量道:“够了!”

周颖见她如此激动,眼睛微微睁大,很不解地说:“倪夫人,我说的是影片中的角色,您激动什么?”

“没、没有,我恐怕不能胜任这个角色。”黄娟紧握着包,起身准备离开。

出餐厅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

周颖看着她的背影,唇角扬起一个弧度。

把手中的剧本合上,扔在了桌上,随后,掏出手机,拨了电话。

“……嗯,派人跟着她……省事点,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顿就好……好了,别给自己加戏。”

电话挂断没一会儿,助理拖着行李箱过来,“周老师,是直接去机场吗?”

周颖把墨镜戴上,顺手把剧本丢给助理,“这部戏女主的妈,找个和刚才那个女人相近的人演。”

“是,周老师。”

周颖踩着高跟走出酒店,坐上车之后,给岑曼曼发了短信。

内容大抵是自己即将飞往国外,要过段时间才能回。

没等她回,将手机关机丢进包里。

她在娱乐圈摸爬打滚这么多年,对付一个只会和小辈斗的女人,根本不在话下。

*

岑曼曼看到短信,已经是上午十点钟。

她回拨电话,听到机器声说着关机之后,出于礼貌,回了短信。

在房里又看了会儿书,觉得时间差不多,准备去接厉亦航。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电话是厉泽川打来的。

接听之后,听到熟悉的男声:“曼曼,我在机场。”

机场?

岑曼曼蓦地站起来,立即询问:“回来了吗?”

“那边都是收尾,交给张钊就行。”

言下之意,他回来了,正在珠城国际机场。

“你等着,我这就去接你。”

岑曼曼拿起包,又说道:“你再等等,我先去接亦航,然后和他一起接你吧?”

“曼曼,你在家等我就好,我打车回去。”厉泽川笑道。

她觉得自己挺傻的,他现在已经在机场,等她接了亦航,再赶去,不知道要让他等多久了。

于是,说道:“好,我现在收拾东西。”

挂断之前,厉泽川吩咐:“亦航那里让老马去接,你直接打车回来。”

岑曼曼从一边拖过行李箱,把自己和亦航的衣服装进去,又将书本放进去。

等一切收拾好之后,客房已经空荡荡。

将行李箱搬下楼,才发现大家都在,觉得挺不好意思。

穆云轩最先反应过来,起身替她拿行李,“这是要回去?”

岑曼曼略微点头:“泽川出差回来了。”

倪初夏微微一笑,说道:“让云轩送你回去吧。”

“初夏,你照顾好自己,我会经常过来看你的。”

“行了,知道你归心似箭,我没事的。”倪初夏摆摆手,示意她赶紧离开。

她来这里,也陪伴自己不少天,如今自己的身体也恢复差不多,没必要绑着她。

唐风将她送出门外,笑着说:“放心回去找老公吧,我留下来照顾嫂子就成。”

这样一说,岑曼曼原本下去的红晕,又红起来。

华忆公寓。

穆云轩将她的行李送上楼,就识趣离开。

他走没一会儿,厉泽川用钥匙打开门,风尘仆仆赶回来。

外套搭在胳膊上,领口解开到第三个纽扣,袖口也是挽起,显然是没有休息就赶了回来。

岑曼曼刚把行李箱整理好,听到动静,就从房里跑出来,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她走上前,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把西装外套挂起来,轻声说:“外面很热吧,先去冲个澡吧。”

话落,就准备进厨房忙活午餐。

男人到手一捞,将她拥在怀中,低头、精准地吻住她的唇。

此时此刻,岑曼曼浑身上下,被他的气息萦绕,连口腔中都是。

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只能被动的由着他问,而后踮起脚,主动攀上他宽厚的肩膀,与之缠绵。

男人的舌灵活地勾勒她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临摹她的唇瓣,最后吻密密麻麻地向下移,带着难忍的意味。

“不要……”

仅剩的意识推开他,喘气说:“亦航等会要回来的。”

从临海苑回来的路上,她给老马打了电话,让他把亦航接回华忆公寓,算算时间也快回来了。

这个时候被叫停,厉泽川皱着眉,隐忍地说:“我让老马带他在外面吃,不会回来的。”

“……”

岑曼曼微愣,所以,是故意等着她喽?

最后,她也不知道怎么,就陪着他洗了澡,然后滚在了一起。

最后关头,厉泽川拧着眉,低声道:“曼曼,给我生个孩子吧。”

岑曼曼嘤咛,睁开水汪汪的眼睛,猫叫一样道:“泽川……再等等吧。”

再给她点时间,至少让她参加完十二月份的考试。

事后,岑曼曼裹在被子里,手指紧紧扣着,就是不愿撒手。

厉泽川冲了澡出来,附耳说:“我抱你去洗澡。”

“不用,我等会儿自己去。”岑曼曼摇着头,就是不让他再碰自己。

没到正午的时候来到房间,太阳都快落山了,她还在床上,到底有完没完?

厉泽川单手撑着,好笑地问:“你能走到动?”

“……”

岑曼曼眨着眼,一副受委屈的模样。

“不逗你了,我就抱你进去,不会乱来。”

考虑到运动完浑身是汗,厉泽川还是将她抱进浴室,也的确如他所说,没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岑曼曼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才裹着浴袍出来。

站起来的那刻,腿打颤,要不是扶着墙,怕是直接摔到地上。

她就不明白,明明时间、次数两人都是一样,为什么事后差别会那么大?

------题外话------

唐唐喜欢一个作者的文很久啦,是个大神哦,我在PK的时候她也帮了我很多,现在她的新文正在PK,美妞可以去看看。

《豪门主母》/浮光锦

一句话简介:  【她和他,都是冷漠至极的人,有些事,只做,不说。比如:爱。】

——

作者君:不老女神果然是厉先森的亲妈,省事点,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顿就好!

周颖:不然呢?还和她嗑瓜子唠嗑嘛!

作者君:咳咳,老江湖,您是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