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洗白白等你回来/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

岑北故一口酒喷出来,差点没把他呛死。

什么玩意?

在床上失控?!

情绪平复之后,岑北故将酒杯倒满,不怀好意地笑起来,“难怪你的小未婚妻没跟着,是给你折腾的吧?”

岑南熙移开视线,没打算回答。

岑北故见他不说话,自顾自地开口:“你要是真喜欢那丫头,就直接上呗,户口本老子帮你偷出来,你俩直接登记结婚,到时候老妖婆也没办法。”

他就是糙老爷们,对恋爱没什么感觉,只知道喜欢就大着胆子,直接绑回家。

“这么仗义?”

岑南熙似笑非笑看着他,像是开玩笑说:“当初怎么没见你帮我和曼曼呢?”

“那哪能一样?曼曼是老子的妹子,能给你糟蹋?”

岑北故说了大实话,觉得话有点重,解释道:“你和她不合适,她跟着厉泽川,什么都不用愁,关键那男人对她也上心,可是跟着你……她会受委屈、会吃苦,你别嫌老子话难听,有些话就是话糙理不糙。”

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不能插手,但是就光是岑家那两女人,就足够让岑曼曼整日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有时候,光有感情是不行的,即使那会儿两人顶着所有的压力在一起,可久而久之呢,现实中的不顺会将感情消磨掉,最后的结果很可能令人难以接受。

岑南熙陷入一阵沉默当中,他的手指攥紧杯口,心乱的厉害。

云暖那丫头口是心非,无意识对他有那么点意思,不可否认的是,他也一样。

所以,才会带她来度假,想在有时间的时候多陪陪她。

但得知林凤英的意图之后,开始迟疑、犹豫。

他太清楚林凤英的独裁专制,也太了解她的手段,他倒是没事,可如果因为自己伤害到小丫头,该怎么办?

正因为喜欢,所以才会如履薄冰。

兄弟俩关于感情的探讨到此为止,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天南地北地聊着。

直到夜色很深的时候,才结了账,准备回所住的酒店。

一路上,岑南熙搀着岑北故,生怕他一个踉跄直接摔狗吃屎。

岑北故站直身子,伸手点着身侧人的肩膀,“老子真不屑岑家,他妈~的当初岑奕兆还不如射墙上呢!”

“都让你说话注意点,越说越起劲了是吧?”岑南熙挥开他的爪子,拎着他的领口向前走。

虽说他的话糙的很,但句句倒是在理。

岑南熙想着这些年,突然觉得自己真可悲。

大三开始就进了公司,五年的时间,他也还只是岑南熙,岑家大少爷而已。

靠着联姻,让岑氏渡过难关。

呵,和工具有什么区别?

酒基本都被岑北故喝下,但他却生出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触。

回到酒店,把岑北故直接丢进房里,转而走向自己住的房。

走道并不亮,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蹲在门外的人。

一小只蹲在那儿,乍看倒像是被人丢弃的小猫。

岑南熙走过去,询问:“房卡丢了?”

云暖抬起头,在暗处,她的眼睛很亮,像天上的星子,明亮而闪烁。

没等她回答,岑南熙用房卡开了门,稍稍弯腰,将手摊在她跟前。

闻到酒味,云暖嫌弃地皱着眉,自己从地上爬起来。

蹲的时间太长,起来又太猛,踉跄之后直接扑到他怀中。

岑南熙低声笑起来,说道:“原来你是想我抱你啊?”

“我没这么想。”

“以后想的话就直接说。”

话落,男人揽腰将她抱起,是公主抱。

单手插上房卡,大步流星走进房中,将她很轻地放到了床上。

云暖全程都很配合,脸颊已经泛红。

好在房内的灯光昏暗,并不太能看清。

岑南熙扯着领口,让她看会儿电视,自己拿了衣服进浴室。

十来分钟后,他打开浴室门走出来。

不似中午那会儿光着上身,而是床上了浴袍,包裹的还算严实。

云暖坐在床上,心不在焉地按着遥控器,余光一直注意他的动向。

拿毛巾擦头、举杯喝水、然后再坐在沙发上,拿出烟点燃……做完一系列的事情,就是没有主动和她说话,心里难掩失落。

“啪”一下,将电视关掉,房内突然很静。

静的像是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岑南熙抬眼看过去,随口说:“不爱看电视就去拿笔电上网。”

云暖闷闷地说:“不想上网!”

“那就回房睡觉。”岑南熙稍微俯身,将烟灰弹到烟灰缸中。

云暖坐在床上,别别扭扭好半天,气势冲冲下来。

岑南熙以为她要离开,悬着的心刚要放松,就见她蓦地冲过来,一屁股坐到他身旁,挨得很近。

稳住心神,问:“做什么?”

“我、你……”

云暖支吾了半天,最后气急败坏地说:“你今天趁我睡着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

“……”

岑南熙弹烟灰的手顿住,抬眼看过去。

狭长的眼中没有往日的笑意,很黑、很深,像是要将人吸进去。

见他不说话,她红着脸,气呼呼地说:“我、我晚上洗澡的时候看到身上……”

说到后面,因为害羞的缘故,声音越来越小。

睡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她下楼吃了饭,还在电梯里碰到了表姐,当时她就觉得表姐看她有点不太对,但没多想。

等到洗澡的时候,无意间碰到腰胯处,疼得直吸气,当时她还纳闷,什么时候撞到那里了,等她洗好换衣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直接就傻眼。

虽然从未谈过恋爱,但是宿舍那几个都有男朋友,多少听她们聊过一些,也从她们身上看到过那样的印记。

所以,她才会等在他门口,就是想问他做这些到底什么意思?

岑南熙清了清嗓子,说道:“云暖,上午的事情对不起,我也是男人,难免会冲动,抱歉。”

云暖蓦然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

难道仅仅就是冲动吗?

岑南熙把烟蒂丢到烟灰缸里,重复了一遍:“我说抱歉,以后不会再做那样的事。”

云暖紧抿唇,眼眶红红的,像是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岑南熙伸手想要替她擦眼泪,“云暖?”

云暖躲开,哽咽地问:“我于你而言到底是什么?”

岑南熙眼中有闪躲,又点了一根烟,才开始说话:“珠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我未婚妻,我们之间也有过约定不是?”

“你说的约定是一年之后接触婚约吗?”

岑南熙唇角含笑:“不然呢?”

“仅此而已?”

偷亲她、又对她说很暧昧的话,趁她酒醉做不可描述的事情,难道不应该是喜欢吗?

岑南熙点头:“仅此而已。”

“啪——”

云暖一巴掌挥过去,哭喊道:“岑南熙,你就是人渣!”

不等他反应,已经跑出房里。

她想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发现根本做不到,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

明明,她对岑南熙是没有感觉的才对啊。

明明,她喜欢的人是孙大哥。

可为什么,在看到身上那些红痕的时候,她心里有欣喜和期待?为什么在得知他的意思时,会那么难过?

出了酒店,漫无目的地在路上闲逛。

最后实在觉得难受,掏出手机给倪初夏拨了电话。

“喂,云暖?”

在睡梦中被吵醒,嗓音还有些哑意。

“呜呜呜……倪姐姐,我好难过,好想哭……”

听到她的哭声,倪初夏睡意全无,安抚了两句,问及她在哪里,又让她不要乱跑,她马上下来。

换好衣服,拿了手机,以防万一又带了钱包,抽出房卡走出去。

最后,是在酒店附近的花坛边找到人。

小姑娘哭得很伤心,呜呜咽咽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倪初夏半蹲下来,抬手揽住她的肩膀,轻声安慰:“好了,哭出来心里就不难过了,有什么委屈告诉姐姐……”

云暖哭了一会儿,这次哽咽地朝倪初夏说明情况。

等她说完,哭累,已经过了凌晨。

“倪姐姐,我再也不要理他了,他就是坏蛋,人渣!”云暖抹着眼泪,眼睛已经红肿起来。

“好,不理他。”倪初夏耐着性子附和。

了解完情况之后,多少是对岑南熙有意见,毕竟他一个大男人把小姑娘欺负成这样。

不过,埋怨他的同时,心里有疑惑。

按照云暖提及的,岑南熙应该对她是有感觉的,不然何必大费周章带她来度假,转而就翻脸不认人,很突兀。

将云暖送回套房,看着她睡着才回到自己房里。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岑南熙发来的,询问云暖的情况。

倪初夏斟酌片刻,打字回:“她已经睡下了。”

本来是想问及缘由,转念想到感情的事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便压下了好奇心。

之后,岑南熙又回了谢谢。

一来二去,睡意弄没,倪初夏躺在床上睁眼到天明。

直到凌晨五点的时候才睡过去,只是六点左右又被手机铃声吵醒。

她闭眼接通电话,迷糊道:“哪位?”

“你说我是哪位?”

听到熟悉的声音,倪初夏睁开了眼,语气有些兴奋地喊:“大哥,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啊?”

她从床上坐起来,眼角荡漾着笑。

倪明昱也带着笑:“看来你挺想我啊。”

“当然,你可是我大哥。”倪初夏回。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大多是倪初夏说话,告诉他自己正在度假,倪明昱听着并没有打断她,由着她说。

“大哥,你呢?”

“我什么?”

倪初夏问的具体了点:“最近怎么样,在做什么啊?”

“忙得厉害,只有这会儿能抽空给你打电话。”回答了前一个问题,自动忽略后面的。

倪初夏继续追问:“还在国外?是Y国吗?”

“在国内,具体位置不方便透露。”倪明昱这次没在瞒着她,说了实话。

这么多年,他不在国内,没踏足珠城,自己的行踪、情况无需隐瞒,但回国之后,倒是对她说了不少慌。

虽说是善意的,但毕竟是谎言,总会有戳穿的一天。

正如,他在军演总部,与厉泽阳见面一样。

“哥?”

倪初夏接连喊了他好几声,听到他应答,才继续开口:“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七月中下旬的样子吧。”倪明昱并不确定。

倪初夏笑着说:“那和泽阳的时间差不多,到时候可以聚一聚。”

“嗯,到时候再说。”

之后,兄妹俩又聊了一会儿,倪明昱叮嘱她照顾好自己,便将电话挂断。

倪明昱把手机搁在桌上,修长的腿交叠,有些慵懒地靠着。

他穿着便服,与房内其他几人相比,很扎眼。

陆斌从电脑屏幕前探头,问道:“明昱哥,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妹妹啊?”

倪明昱嗤笑,“她便宜是你能占的?”

陆斌瘪嘴,嚷嚷道:“我不就嘴上说说吗,真是十足的妹控!”

“你暂时不能见她。”

“为什么啊?”陆斌挠着蘑菇头,一副不开心的表情。

回答他的是于向阳:“你和我一起的时候她见过,又跟着明昱去见她,不是摆明告诉她明昱和我认识吗?”

于向阳说完,看他就和看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

陆斌拧着眉,疑惑地问:“你和明昱哥本来就认识,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

要说于向阳认识倪明昱的时间应该算长的,至少有四年时间。

四年前他刚上大学的时候,就跟着于向阳,那会儿他就见过倪明昱,只是那时候只知道他是律师,并不知道他还有另外的身份。

回答他的,是两人的沉默。

紧接着,于向阳召集军官开会,商量如何应对三天后的军演。

与此同时,厉泽阳所在营地,已经在紧锣密鼓的部署,为了迎战西南军区。

“少爷,第一路就让我来带吧。”裴炎提议。

第一路是最直接正面的面对西南扮演的岛国军,而他在Y国的时候,也曾领过海陆双栖兵作战,也算是一次经验。

厉泽阳应允下来:“你打头阵,让张宇的步兵连垫后。”

“刘玉峰,你带二、三连埋伏在敌军可能上岸处。”厉泽阳下达命令,手指向立体地形图的东北角的海湾。

“是,首长。”

“林子健,你带百人去东南角,拦截敌军。”

“是,首长。”

“……其余人留下来守着营地,记住,一旦前方失手,你们就是最后的防线!”

齐刷刷的‘是,首长’响起,斗志昂扬。

这次召集会议,一直到持续到下午才接近尾声。

虽然都明白,有厉泽阳在,加上两军的实力悬殊,赢的几率很大,但见首长很重视首战,也不敢怠慢。

等将领军官都离开,裴炎才开口:“少爷,去吃点东西吧。”

这一天,就吃了一次早餐,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

“你去吃吧,回来随便给我带点。”厉泽阳摆手,让他离开。

裴炎见他眼里有血丝,眉宇间尽显疲惫,也就离开。

临时搭建的军营,伙食能有什么能带的也只有干馒头。

待他离开,厉泽阳坐在椅子上,抬手摁着眉心,缓解疲劳。

可能是歇息太久,突然连轴转,高强度工作,一时难以适应。

闭眼休息了一会儿,才将眼睛睁开,正巧看见日落的一幕。

余晖透过玻璃倾洒进来,火红的太阳慢慢落下,应了那句夕阳无限好。

视线最后落在上了锁的抽屉,眼底泛着涟漪,氤氲了笑意。

开锁打开抽屉,里面只有一只手机。

开了机,接连收到不少短信。

从头到尾看完之后,眉宇间是一抹轻松,似乎连疲惫都淡去不少。

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最后一条短信,是交代她去临市度假。

没有回短信,而是直接拨通了电话。

听到‘暂时无人接听’时,眉头稍稍蹙起。

正想着是否给唐风或者叶飞扬拨电话,手机开始震动。

“夏夏?”

“泽阳,手机刚刚在包里。”倪初夏说话有些急。

手机的确放在包里,等察觉到,掏出来时已经自动挂断。

因为怕错过,当即拨了回去。

好在,他接了。

厉泽阳轻‘嗯’了一声,询问她在做什么,吃过饭没有。

“今天一直待在酒店,准备等会去吃饭。”倪初夏很乖的回答。

“身体不舒服吗?”得知她在酒店没出去,厉泽阳心里有些不安。

倪初夏笑了笑,“没有,是云暖心情差,我留下来陪她呢。”

得知他现在不忙,倪初夏把云暖的事简单说了一遍,询问:“你觉得岑南熙是怎么想的?”

厉泽阳很无趣地回答:“不知道。”

“你作为男人,分析一下啊。”倪初夏求知欲很强,想让他分析。

厉泽阳无奈笑了,停顿几秒钟才开口:“老婆,我不是他,这事分析不了。”

他一向对别人的事情不感兴趣,更何况,岑南熙与他完全不同,于他来说,根本就不会做出他所做的事情。

“好吧。”

倪初夏有些意兴阑珊,重新找了话题,“我听泽宇说,对手是西南军区,准备怎么样了?”

厉泽阳回:“刚开完会,这几天还要跟进。”

“倒是军事台好像有直播,守着能看到你吗?”

听她说及这个,厉泽阳嗓音带笑,“很想看到我?”

“当然啊,我们已经半个多月没见了。”

意识到语气中的哀怨,倪初夏笑着转移话题:“泽阳,我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了,孩子很健康呢。”

“彩超图像我看了。”

厉泽阳提及这个,随后问:“那时候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料到他会猜到,倪初夏否认:“没、没有啊。”

“按时间来算,应该是下个星期产检才对。”

如果说刚开始只是隐约的猜测,听她的口吻已经能确定。

知道瞒不过他,倪初夏沮丧地开口:“那会儿有点腹痛,就去医院检查了。”

厉泽阳追问:“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不小心扭到腰了。”

到底没有告诉他是因为黄娟,一来不想让他这个时候分心,二来是觉得事情已经过去,没必要再提。

良久没听到他的声音,倪初夏糯糯地喊道:“泽阳?”

“嗯,我在。”厉泽阳答。

他之所以不说话,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很苍白。

和两人异地恋,女朋友生病,男生说多喝水一样的道理。

倪初夏小声说着:“那次只是意外,我保证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等着你回来。”

“夏夏?”

“什么事?”

“我会尽快回来,不会让你等很久。”厉泽阳做出承诺。

他是军人,因为身份原因,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妻子怀孕,他不能陪着,心中愧疚又觉得遗憾。

两人又温存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最后是听到他那边的号声,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倪初夏躺在床上,手搭在微微隆起的小腹,眸中突然一亮。

她走到全身镜前,把宽松的衣服稍稍收紧,拍了一张全身照,给他发了过去。

没期待他会回,所以,两三分钟后收到他的短信,心里一阵激动。

“很漂亮。”

“圆润了不少。”

一连两条,都很简短。

倪初夏来来回回把消息看了好几遍,回道:“我胖了,你不会嫌弃我吧?”

那边很快会过来,“不会。”

此时此刻,用情窦初开来形容她都不为过。

她也的确笑的合不拢嘴,幸福的冒泡泡。

“其实我觉得胖点好一些,曼曼和我睡觉都说抱着好舒服,等着你回来抱我。”

发完这条消息,外面有人敲门。

倪初夏把手机放到一边,去开了门。

唐风和叶飞扬出现在门外,前者说:“嫂子,去吃饭吧。”

“等我一下。”

倪初夏把门敞开,回去拿了包和手机出了门。

坐上电梯,手机亮起来。

“等我回来睡你。”

六个字,看到这六个字时,倪初夏脑海中都能想象出厉泽阳会以什么语气及表情出来。

一本正经地耍流氓。

倪初夏想了一会儿,调戏回去:“洗白白等你回来,么么哒~”

接下来一个晚上,都没再等到他的短信,想来是很忙。

吃完饭,倪初夏在酒店附近逛了一会儿,给云暖发了消息,问是否要带夜宵。

得知她正和白夕语在吃饭,就没再打扰。

回到房里,看了会儿电视。

困意袭来准备睡觉时,有人在外狂敲着门。

打开门,岑南熙大汗淋漓地出现,喘气说:“云暖在哪?她和你联系了没有?”

倪初夏眉头紧蹙,交代道:“吃饭的时候给她发了短信,说是和白夕语一起吃饭。”

“靠!”岑南熙低声咒骂:“知道地址吗?”

倪初夏摇头,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手机关机,联系不上她。”岑南熙伸手扶额,很焦急。

倪初夏返回房里拿手机拨了电话,听到‘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安慰道:“可能是手机没电,别着急。”

之后,把唐风、叶飞扬和厉泽宇叫出来,几人分头去找。

唐风是和倪初夏一起,见她为了云暖操劳,开口劝说:“嫂子,找人的事交给我们就好,你还是留在酒店休息吧。”

倪初夏摇头:“我不累,走吧。”

两人跑遍了附近吃饭的地方,并没有找到人。

一个多小时后,众人在酒店门口汇合,都是没找到。

岑南熙手指无措地抓着头发,半蹲下来,“我不该那么说话的,艹!一定是白夕语!”

“那个姓白的女人不是云暖的表姐吗,应该不会害她的吧。”唐风开口。

倪初夏眼眸转暗,掏出手机给云辰发了短信,问及白夕语的联系方式。

那边几乎是秒回,发来联系方式之后,又追加一条消息询问原因。

倪初夏暂时没理会,拨了电话过去。

好一会儿,那边才接通电话。

“喂,哪位?”

听出环境很嘈杂,倪初夏眉头微蹙,自报家门之后,便开始问:“云暖和你在一起吗?”

“她啊,就在我旁边呢。”

白夕语突然笑起来,“怎么,还怕我把她怎么样吗?”

“你们在哪?”

“我们啊……我为什么告诉你?”

倪初夏美眸浅眯,用眼神示意他们不要说话,把手机开了扩音。

这时,叶飞扬从背包里掏出笔记本,手机连接电脑之后,开始追踪。

倪初夏语气不变,拖延时间:“你让云暖接电话。”

“她正和我朋友玩的开心呢,估计没空接你电话。”白夕语说完,又笑了起来。

岑南熙在一旁咬牙切齿,最后一把夺过手机,怒吼道:“白夕语,你们现在在哪?”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才开口:“看样子,你很在意云暖啊?”

“别废话,告诉我地址!”岑南熙显然被她的态度激怒。

“嘟嘟嘟——”

一阵忙音响起,白夕语挂断了电话。

倪初夏询问:“飞扬,找到了吗?”

“时间不够,只知道大致的范围。”

叶飞扬无奈摇头,提议:“先上车,继续给她打电话。”

厉泽宇开车,朝着叶飞扬指示的位置走去,岑南熙则跟着他们的车。

“你也别太急,那女人怎么说也是她亲戚,肯定不会干出格的事情。”岑北故难得体贴一回儿,安慰着。

岑南熙板着脸,心中不安。

如果说没有白夕语对他下药的事,他或许也不会着急,可偏偏经历之后,就不放心。

云暖那丫头又傻,一心一意把她当表姐,就是给人卖了也不知道。

相处的时候,他有很多次想要提醒她和白夕语保持距离,偏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

人是她带来的,也一定要安全地把她送回云家。

与此同时,临市著名的Sweet酒吧,正迎来全场嗨爆的环节。

兽笼里,穿着暴露的肌肉男性感热舞,令人热血沸腾。

白夕语挂断电话之后,便走回吧台,见云暖无精打采地坐着,问道:“怎么了?”

云暖开口:“表姐,我们回去吧,这里面好吵啊。”

白夕语坐在高脚凳上,撑着脑袋看向舞池,“没兴趣吗?那边可都是帅气逼人的小伙,不去看看?”

云暖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眼底有震惊。

几个英俊的男人穿的很少,正在贴身热舞,画面刺激眼球。

旋即,她将视线收回,支吾道:“我不喜欢这些。”

从来没有来过这类场所,这次也是被表姐拉过来,要是被爸知道她出入这样的场所,肯定少不了一顿打。

白夕语凑近,问道:“不喜欢肌肉男,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云暖眨了眨眼,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小暖,你是喜欢岑南熙对吗?”

“我才不喜欢他!”云暖矢口否认。

他做出过分的事,还说出那么伤人的话,她才不要喜欢他那样的坏蛋!

“你能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我。”

白夕语笑起来,问道:“知道为什么吗?”

云暖疑惑看着她,觉得今天的表姐有些不太一样。

白夕语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我也喜欢岑南熙。”

------题外话------

感谢各位美妞送的鲜花、钻石和月票、评价票(鞠躬感谢)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