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她的幸福,只有我能给/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动静,她缓慢看过去,目光落及云辰时,眼眶瞬间变红,控制不住呜咽起来。

这几天,周围的人对她都很有耐心,说话都轻声细语,可她却还是很害怕,又不敢表现出来,怕麻烦他们,只能一味地忍着。

心如乱麻一样,乱糟糟的。

在看到自家哥哥,压抑的情绪爆发出来,终于忍不住哭起来。

“哥,我想回家……”

云辰三步并两步上前,搂住她削瘦的肩膀,“好,哥马上带你回家,我们马上就走。”

云暖靠在他身上,哭得很惨。

唐风见她并不排斥他,稍稍松了口气,走出病房。

岑南熙揉着脸上的淤青,问道:“云暖怎么样?”

“在她哥怀里哭呢,还会哭就好。”唐风叹了口气,有些疲惫地靠在墙边。

倪初夏眉宇也明显放松,轻声说:“云辰来了也好,毕竟是她的亲人。”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想见、想依赖的就是亲人。

岑南熙眼中略微闪动,垂下头没再说话。

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朝着所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云暖不再像以前那样和他斗嘴,甚至都不愿意看到他。

说出那番话,只是为了让她不陷进去,以免到最后会受到伤害。

可是如今,才发现,至始至终陷进去的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没再听他们说话,自己离开住院部。

站在台阶上,掏出烟点上,缓缓蹲下。

背影看着,寂寥、落寞。

岑北故一路尾随,踢了踢他的脚,“哎,你他妈也太怂了吧,云辰那小子都打不过?”

岑南熙只是看了一眼,最终把视线移开,并不想说话。

他不是打不过,只是心里有愧疚,被他打两拳,会好受很多。

“你也别太有压力,老子觉得这样也挺不错。”岑北故点烟,照着他的样子蹲下来。

岑南熙莫名看向他,不明白他所说是什么意思,都这样能有什么不错的?

“反正你们迟早要退婚,不如就趁这件事退了,这样一来……”

“你是疯了吗?”

岑南熙眼光变冷,咬牙说:“我为什么要退婚?”

“有岑家那老巫婆和你妈在,你能做什么?”岑北故比他看的通透,继续说:“这事如果传出去,你觉得她们会让你和她保持未婚夫妻关系吗?”

先不说云暖现在的样子,就是她心理没问题,林凤英和朱琦玉若是知道,也绝对不会让她进岑家。

那丫头看上去比曼曼还傻,瞬间就被老老婆秒了。

听完他的话,岑南熙额头青筋暴起,一字一句地说:“这件事,一定要瞒下来。”

光有他不在乎没用,岑家还有奶奶,她早就动了接触婚约的念头,如果让她知道,一定会借由此原因。

“不用你说,云辰和倪初夏都会想办法,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你早做打算吧。”岑北故起身,抬手轻拍他的肩膀。

随后,吹着口哨离开。

岑南熙望着他潇洒肆意的背影,无力地抓着头发。

自己要是能如他一般,该有多好。

*

云辰在病房待了有一个小时,直到云暖哭累睡着,才出来。

没看到岑南熙,他的怒意才稍有收敛。

“夏宝贝,警方那边进展如何?”

倪初夏斟酌了一会儿,说道:“已经对白夕语下达逮捕令,还没找到人。”

她想,白夕语既然敢做出这事,就一定有完全的准备,应该是不会被人轻易找到。

云辰烦躁地扯着头发,最后决定,“等暖暖醒来,我会带她回珠城。”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根本瞒不了家里的二老,更何况还牵扯到白夕语。

来之前,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会和她有关。

他们云家到底哪儿对不起她,至于她这么害他的妹妹。

“回珠城对她心理也有帮助,你多陪陪她。”

倪初夏说着,抬眼看向他,“云辰,对不起,我没能照顾好她。”

“说什么傻话呢,就算是我跟过来,也是防不胜防啊。”云辰抬手想要揉她的头发,最终停在半空中,没落下。

她现在已经结婚,身后还跟着厉泽阳的人,别再做这类不符合身份的事情。

硬生生将手收回去,用笑意掩饰刚才的尴尬。

云暖醒来,是在午后。

云辰替她把东西收拾好,载着她先离开。

倪初夏则留在临市,等着任志远和宁婧处理最后的收尾工作。

直到第二天,才和岑南熙兄弟俩回到珠城。

*

云辰回到珠城时,天色还未晚。

白茹月听到车子引擎的声音,打开别墅的门,见两兄妹回来,很惊讶。

“怎么现在回来了?”

她瞅着两人身后,最后对云辰说:“你去接你妹回来的?南熙呢,没跟你们一起?”

听到‘南熙’二字,云暖身形突然顿了一下,眼眶慢慢转红。

“妈,先进去再说吧,外面热的厉害。”云辰拖着行李走过来,推搡白茹月进去。

还未到云昊的下班时间,家里出了保姆只有白茹月一人。

云辰把行李送上楼,看着杵在门边的云暖,交代道:“我下去和妈说明,你在房里等着,累了就睡一会,知道吗?”

云暖抿唇,点了点头。

重新回到家,布局都与之前一样,但可能是心境不同,看着满屋的粉色,没来由觉得烦。

她把手里的包扔到床上,拿了睡衣进浴室。

温热的水顺着头发落下,她拿起身侧的毛巾,使劲搓着身体。

手腕被碰过、脖子也被碰过……脏,实在是太脏了。

发自内心的恶心,令她突然呕吐起来。

她趴在马桶旁,将吃下肚的食物全部吐掉。

蹲在地板上,掩面无声哭起来。

真的不懂,为什么表姐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因为一个男人?亦或者是钱?

可是她是她的妹妹啊,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十来分钟过去,云暖收拾好情绪,擦干身体床上睡衣,钻进了被窝里。

这时,白茹月敲门进来。

看着女儿蜷缩在床上,眼眶泛红。

这件事对她何尝不是打击,出于好心把逝去姐姐的女儿接到云家来抚养,像是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对她,可最终却害了自己的女儿。

“暖暖,你睡了吗?”白茹月坐在床边,低声问。

云暖‘嗯’了一声,拉高被子,显然不想和她交流。

“暖暖,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该把她带回家的,妈妈……”

“妈,不怪你的,是我自己太傻了。”

云暖翻过身,像从前一样,把头磕在白茹月腿上,“你别哭了,我没事的。”

白茹月看着女儿像变了一个人,内心更加懊悔,小声低泣。

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让女儿遭受这一切。

“暖暖,妈一定饶不了夕语,她、她怎么……”

“妈,我不想提她。”

“好,妈妈不提。”白茹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掀开她的被子,说道:“妈妈陪你一起睡吧,像小时候一样。”

“嗯。”云暖鼻音很重地应下。

母女俩躺在床上,云暖紧紧靠在她身上,哽咽地说:“妈,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以后到底该怎么办?

怎么面对岑南熙,怎么面对知晓这件事的人?

“暖暖?”

云暖没有应答,而是闭上眼。

当天晚上,云昊回来,罕见的发现没人出现在饭桌上,就连家里的保姆佣人都不在。

他把公文包放到沙发上,上楼才看到佣人正在清理属于白夕语的房间。

云昊挤进去,询问:“茹月,怎么回事啊?”

白茹月欲言又止,拽着他下了楼。

当她把事情告知之后,云昊脸色阴沉,浑身气得发抖。

“嘭——”

手狠狠拍在桌上,咬牙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他供白夕语去国外上学,回国之后又允许她住在家里,最后竟然养了一头白眼狼!

“阿昊,对不起。”白茹月自知祸从她这边起,掩面、无法面对他。

云昊深呼吸,调整情绪之后,隐晦地问:“暖暖她有没有被?”

看到妻子摇头时,松了一口气。

白茹月开口道:“下午的时候我给初夏打了电话,她和我提了暖暖的事情,说她现在对男人很反感,情绪不稳,最好要定期看心理医生。”

“那就让心理医生来家里给她开导。”

云昊靠在沙发上,头疼的厉害,“南熙呢?还在临市?”

“嗯,云辰和他打了一架,我还在想要不要给他打电话。”白茹月说完,看着他,希望自己的丈夫能给她意见。

云昊冷哼出声,“出这么大的事,还要让我们给他打电话?”

“这件事我仔细想了一下,虽然人是南熙带出去的,但是谁能料到……夕语会那么做呢?”

刚得知这事时,白茹月的确埋怨过岑南熙,可冷静下来,又觉得根本怪不了他。

云昊深深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天晚上,云家没人用餐。

云辰一直陪着云暖,直到她熟睡,才走出房间。

下楼,发现父母都在,云昊正在阳台打电话。

云辰挨着白茹月坐下,用眼神询问。

“你爸在和南熙通电话。”

白茹月说完,握住儿子的手,“这段时间,你多陪陪你妹,妈看到她就特别难过,很想哭。”

不是不想陪,实在是陪不了,对这个女儿实在是愧疚。

云辰重重点头,应了下来。

阳台,云昊不发一言,听着对面岑南熙的说辞。

“……伯父,我没能照顾好云暖,真的很抱歉,明天我会亲自上门请罪……”

“你怎么想的?”

怕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云昊解释道:“暖暖出了这事,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岑南熙攥紧了手机,站在露天阳台上,望着海景,一时失语。

云昊问得正是他最近一直在思考的。

所以,才会对云暖说出令他后悔的话。

“我一向很开明,不会逼人做决定,既然你无法回答,那么……”

岑南熙打算他的后话,有些急地说:“伯父,我想照顾暖暖,现在以未婚夫的身份,以后用丈夫的身份照顾她,一辈子。”

云昊笑起来,说道:“年轻人,考虑清楚了?”

他浸淫商界多年,当然看出林凤英的把戏,所以才会有刚才试探他的话。

他云昊的女儿,从来不缺人娶。

只是,在怎么多小辈当中,岑南熙各方面都不错,如果他有这方面的意思,当然是更好。

岑南熙哑着嗓子道:“说实话,在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我一直在犹豫,并不是因为暖暖遭遇的事情而犹豫,我是怕自己没有办法给她幸福。”

想到云昊后话可能就是要解除婚约,就异常排斥。

他、并不想这么做。

云昊问:“现在有信心给我女儿幸福了?”

岑南熙深呼吸,郑重开口:“暖暖的幸福,只有我能给她。”

没有说会尽一切希望给她幸福,而是夸下了海口。

尽管知道云暖现在不愿见他,但他已经下定决心,所有的阻碍都不再是问题。

……

倪初夏等人回珠城的这一天,天空正下着雨。

岑南熙把岑北故放在路边直奔云家,倪初夏则让厉泽宇先开车去了临海苑,把行李放进家里,就和他去了军区大院。

将军楼,与往常一样。

裴勇陪着厉建国下棋,厉奶奶在阳台摆弄花草。

两位老人看到她过来,脸上都露出笑容。

厉奶奶走过来,视线落在她的腹部,询问最近的情况,在得知体重没长多少时,立即吩咐保姆炖补汤。

倪初夏见她坚持,就没再推脱。

想着最近几天的确太忙碌,为了孩子能健康长大,是该补一补的。

“泽宇过来,陪爷爷下两盘棋。”

厉建国招手,让厉泽宇过去。

之后,一老一少开始下起,切磋棋艺。

临近中午,厉奶奶去厨房准备饭菜。

趁着这时,倪初夏坐到厉建国身边,体贴地替他捏着肩膀。

按了有一会儿,老人开口:“别累着自己,去吃点水果歇着吧。”

倪初夏收了手,心不在焉地吃起水果。

期间,她用眼神示意坐在厉建国对面的厉泽宇,拜托他先挑起话题。

实在忽略不了堂嫂的眼神,厉泽宇硬着头皮开口:“爷爷,堂哥那边进展还顺利吧?算时间第一场应该结束了吧?”

极其生硬的问话,厉建国听他说及,就将视线看向了倪初夏。

倪初夏嘴里含着草莓,弯下眼睛笑起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厉建国清咳两声,说道:“大败西南军区,昨晚还和他那边通了电话。”

“哦。”

厉泽宇点头,就知道一定能赢的。

“咳咳!”

倪初夏咳嗽,示意厉泽宇继续问,‘哦’什么鬼啊?

“那堂哥有说什么?”他还算上道,很快抛出另一个问题。

“臭小子特别不耐烦,没说两句就挂了。”

厉建国提到这,就气得不行。

他不就安插了人在军营里,至于气这么长时间,连他的电话都敢挂!

厉泽宇主动问:“也就是不知道下一步情况了?”

厉建国沉吟片刻,摇头道:“也不是,有人给我传了消息,七大军区除了西北轮空晋级,此番晋级的有珠城、湖城和帝都,实力悬殊都不大,有看点。”

“珠城如果对上西北和湖城,胜算应该会大一点。”厉泽宇发表自己的意见。

厉建国点头附和:“帝都军区,不管怎么说也是首要军区,应对起来相对会费时费力。”

再者说,这次帝都是傅家那小子指挥,他和泽阳在一起待过不少年,彼此都熟悉,就更加难对付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虽然很多军事术语她不太懂,但依旧逐字逐句都没有落下,就是想从只言片语中,获取关于厉泽阳的消息。

吃过中饭,厉奶奶让人把床单被套换好,叫倪初夏去午睡,顺带叫厉建国上楼休息。

嘴里埋怨,这么大年纪还不服老,下一上午棋都不知道过瘾。

倪初夏上楼之后,没急着进房间,而是站在爷爷奶奶的卧室门口。

在看到厉建国走过来,她眼中微亮,讨好地喊:“爷爷,您也午睡啊?”

只稍一眼,就能看透她在想什么。

厉建国只是轻‘嗯’一声,没有拆穿她。

倪初夏干笑了两下,在老人进房之前,拽住他的手,“爷爷,我、我想问问能不能借用您办公室的电话?”

厉建国故作为难道:“这、这不合规矩啊。”

倪初夏瞬间红了眼,手覆在肚子上,可怜兮兮地说:“爷爷,我可是你孙媳妇啊,肚子里还有重孙呢,你忍心让我茶不思饭不想吗?”

厉建国眼角抽动两下,道:“我看你中午饭吃的挺多。”

“……”倪初夏略有尴尬。

“行了,先去休息,等晚上吃过饭再说。”

话落,厉建国摆手,打发她离开。

“谢谢爷爷,爷爷您真好。”倪初夏眼中含着笑拍着他的马屁。

睡上一觉,吃过晚饭,就能听到他的声音了。

不同于厉家的和谐、温馨,此时的云家气压很低。

白茹月坐在沙发上,目光在云辰和岑南熙身上流转,生怕一个不留神,两人就要打起来。

云辰抬起下巴,厉声呵斥:“识相的就给本少爷滚出去,我家不欢迎你!”

“云辰,你给妈坐下。”白茹月拉着他的手腕,歉意地看着岑南熙。

“妈,你难道看不出来暖暖根本不想见他吗?”云辰甩开她的手,气急败坏地说:“反正有我在,你今天别想见到暖暖!”

夏宝贝和她的朋友都提及过,暖暖现在很害怕和男人接触,看到家里的司机都像是惊弓之鸟,怎么能让这个男人上楼?

白茹月头疼的不行,低声说:“你又不是暖暖,怎么知道她不想见南熙?”

“暖暖成这样,他要负一半的责任,我就不懂你和爸是怎么想的?”云辰敌意地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男人,最后挠着头说:“靠,算了,你们爱怎样怎样去,我不管了行吧!”

话落,他抄起桌上的车钥匙,摔门离开。

“南熙啊,我这儿子性子好冲动,他太关心暖暖了,所以?”

“伯母,我理解的。”岑南熙接话,表示理解。

白茹月招呼他,“你先在这坐一会儿,我上楼去叫暖暖。”

敲门进去,见她还在床上躺着,无声叹气。

“暖暖,南熙在楼下,你……”

话还没有说完,云暖决绝开口:“让他走!”

“暖暖,你听妈一句劝,妈看得出南熙对你是上心的,不管你们有什么矛盾,至少给他一次解释的机会。”

白茹月说着,轻拍她的肩膀,“就算最后你们没能在一起,也不会留下什么遗憾啊。”

“我不想见他,妈,你让他走吧。”后半句,几乎使用哀求的语气。

该说的已经说了,她不愿意,白玉茹也不能强求,转身离开。

下楼告知岑南熙,让他改天再来。

岑南熙提出要求:“伯母,我就在门外和她说两句话,行吗?”

眉宇尽显疲惫,眼中清晰可见红血丝,显然是这几天都没休息好。

白茹月犹豫片刻,点头应下来,让他上楼。

岑南熙靠在门边,敲了敲门,说道:“云暖,是我。”

没听到回应,他继续说:“那天在房间,我说的那些话都不是真的,什么只是冲动,以后再也不会那么做,这些话都是自欺欺人的,你还那么小,我只是怕伤害到你,所以才会那么说。”

没有打过腹稿,想到哪儿便说出来,“我很后悔,到最后还是伤害了你,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们还像从前那么相处,这一次,我绝对不会以保护你为由而推开你,原谅我好吗?”

“……”

说完这些话,房内还是静悄悄。

岑南熙知道她一定听见了,只是不愿意说话。

于是,低哑着嗓音道:“暖暖,我明天再来看你,有空看看手机,我给你短信。”

又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确定她不会出来开门,转身走下楼。

房内,云暖抱着枕头,指尖因为用力泛着白。

她望着天花板,眼中是迷茫。

已经分不清,他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还是因为同情、可怜她,才会过来找她。

听到汽车引擎的声响,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户边,掀开一角。

他的车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才重新回到床上。

看着床头的手机,将它握在手中,开了机。

出事以来,第一次开机。

接收的短信,大多是由岑南熙发来的,没有看内容,选择了一键删除。

社交软件没登录,给倪初夏发了条短信,随后便将手机丢到一边。

*

——倪姐姐,你有空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吧,我想和你聊聊。

看到云暖的短信,是在晚饭之后。

怀孕之后,手机不经常看,往往很多消息不能及时回。

家里,两位老人坐在沙发上看新闻,厉泽宇在一边陪同。

倪初夏握着手机,来到了后院,拨通电话。

“喂,倪姐姐?”

听出她嗓音沙哑,倪初夏轻声询问:“身体不舒服吗?”

“嗯,咳咳…有点咳嗽。”

云暖咳了一会儿,说道:“倪姐姐,我不想看心理医生,我没有病。”

倪初夏耐心解释:“看心理医生只是为了缓解心中的压力,并不代表真的有病,其实很多时候,对陌生人反而能吐露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云暖沉默片刻,继续开口:“那你能和我哥说,换一个女医生吗?”

倪初夏眉头微蹙,问道:“云辰找的是男医生?”

“嗯,说是这样效果更好。”可她现在真的不想接触男人。

“你哥这么做一定有理由,这样好吗,你先试试看,如果真的抵触,特别不愿意,我再和云辰提。”

最后,云暖接受了折中的办法,决定试着让男医生治疗。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提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白夕语,却只字未提岑南熙。

倪初夏本不想提及他,可想到岑南熙这几天的状态,问了他是否去找过她。

云暖安静了好久,才开口说:“他今天来过,说了很多我并不想听的话。”

“云暖?”

“倪姐姐,我心里很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加上他下午又说了那么多,原本就没理清,现在更加乱了。

倪初夏问:“你怪他吗?”

“…不知道。”

“好了,觉得乱就暂时不想。”她没有再问下去。

感情的事,只有他们两个才能解决,旁人给的永远只是建议,决定权在当事人手里。

又聊了一会儿,才将电话挂断。

等倪初夏重新返回将军楼时,客厅只剩下厉泽宇。

“爷爷呢?”

不是说晚饭过后会带她去办公室,和那边连线的吗?

厉泽宇如实回答:“他们都上楼休息了,爷爷刚才还说你没诚意,吵着要给堂哥营地打电话,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倪初夏欲哭无泪。

错过这次机会,真觉得是心如刀割,难受的厉害。

直到洗漱好躺在床上,都没恢复。

听厉泽宇转达的意思,爷爷明天还会连线,但白白推迟一晚上,有些接受无能。

翌日,倪初夏醒的很早。

吃完早饭以后,她便跟在厉建国身后,可以说寸步不离。

上午十点钟,岑曼曼提着补品和瓜果蔬菜来到将军楼。

姐妹俩没有提前打招呼,却偶然遇到,自然有很多话要说。

在聊天的时候,倪初夏不忘让厉泽宇盯着爷爷,有异动立刻要告诉她。

岑曼曼问:“前几天急忙给泽川打电话,是出什么事了吗?”

那天晚上,她都快要睡着,被手机震动吵醒,一时间就没了睡意,等厉泽川重新回到床上,随口问了句是谁,这才知道电话是倪初夏拨来的。

事后,她也发了短信和微信消息询问,却没见她回。

“不是我,是云暖。”倪初夏言简意赅说明情况,眼中满是无奈。

岑曼曼睁大眼睛,显然觉得这事很不可思议,“那她现在没事吧?”

“云辰请了心里医生,一直都在家里,没去学校。”

岑曼曼若有所思,像是想起什么,说道:“那个白夕语好像是喜欢…他的。”

也只有某件事触动,才会刻意地去想起以前的事情。

她记得那会儿白夕语给岑南熙下过药,就差把衣服脱光贴上去了。

虽然很多人围观,但那时候有比这事更吸引人的事发生,最终不了了之。

倪初夏点头,说道:“这是一点原因,主要的还是她欠了一笔钱,急需还上。”

“那也不能……”岑曼曼最后的话没说出来,无奈摇着头。

说实话,她真的无法理解靠伤害别人获取利益的人。

尤其,是用违法犯罪的方式。

结束这个话题,觉得气氛有些沉重,岑曼曼主动提及要和厉泽川举办婚礼的事情,“我这次来这里,就是想问问爷爷奶奶的意见。”

“大哥可真浪漫,还知道给你一场婚礼。”倪初夏用手撑着下巴,话语中能听出羡慕。

岑曼曼低头一笑,最后将视线落在她腹部,“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也可以考虑补办的。”

倪初夏抚上微微隆起的肚子,故作无所谓地说:“到时候再看吧。”

按照厉泽阳的性子,怕是想不到补办婚礼这一层。

她家老男人,半点浪漫细胞都没有。

这么想着,她垂头看着肚子,低喃道:“你以后可千万别学你爸,不讨异性喜欢的。”

当倪初夏卸了货,孩子一天天长大,与厉泽阳截然相反时,又开始犯愁,这痞样下去,该怎么办啊?

当然,这是后话。

吃中饭的时候,岑曼曼红着脸向二老提及要补办婚礼的事情。

反应最大的莫过于厉奶奶,笑着说:“咱们老厉家是该办喜事了。”

就是当年厉亦航的满月酒,也只是一家人坐着吃顿饭,是该热闹一下。

厉建国问:“既然决定就办吧,时间方面怎么定的?”

“泽川的意思是六月底或者七月底。”

厉建国思考,最后定下日子,阳历八月八日。

他是综合考虑,六月底泽阳没回来,举办婚礼家里人怎么能缺席呢?至于后一个七月底与八月初也没差几天,时间长一点,也好准备充足。

岑曼曼没有意见,用短信把最终时间告诉厉泽川。

饭后,两位老人上楼歇息,姐妹俩坐在沙发上,吃着当季的水果。

岑曼曼打开相册,把婚纱的样图翻出来,“样式太多,我都看花眼了。”

“这都是Y国知名设计师设计的款式吧?”倪初夏一张张浏览,越发觉得大哥用心之深。

这些婚纱,每一种款式只会有一件,是独一无二的。

每件婚纱的价格,自然也不会便宜。

倪初夏莞尔,把手机递给她,“我觉得这款好看,你自己看呢?”

看中的,是抹胸式婚纱,能将精致的锁骨与完美的背脊露出,穿上不会显得复杂累赘,给人清新脱俗的感觉,很适合她。

岑曼曼微笑,“我第一眼看中的也是这款呢。”

她笑,是觉得倪初夏真的很懂她。

倪初夏歪着头,疑惑道:“那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泽川他…嫌这件太暴露了。”

话落,她的脸蛋染了红晕。

“……”倪初夏扶额,没发表意见。

虽然兄弟俩性格相差甚远,但对于这方面,还真是出奇的相似。

犹然记得那会儿去参加宴会,他为了不让自己穿着太暴露,直接在她脖子上乱啃,害得她最后只能穿职业制服。

岑曼曼来回翻着图片,最后把照片用微信发给厉泽川,附上自己的话:“婚礼我想要穿这一件,你要是不允许,那么……”

那边很快回过来,“那么什么?”

“那么就不结了!”岑曼曼发完,便没敢去看他回的什么。

岂料,手机刚放下,就传来铃声。

看着屏幕上‘老公’的备注,有些错愕。

她就开个玩笑而已,这就来兴师问罪了吗?

------题外话------

感谢

【哆来咪0093】1月票

【只背双肩的老姑娘】1评价票、4月票

【zsq86587630】1月票

【朱朱0502】3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