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她要去找厉泽阳/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将视线投过去,无意间看到联系人,眼眸有些了然,语气戏谑的告知她,自己上楼午休,把地方让给她。

“初夏?”

岑曼曼见她离开,有些不好意思。

铃声接近尾声时,才接通了电话,“喂?”

听到她的声音,厉泽川刚结束一场会议。

从会议室一路走来,不少人与他问候,而他只是一一颔首,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岑曼曼隐约听到,询问道:“刚开完会吗?”

“嗯,最近几个项目比较棘手。”

厉泽川把手中的文件递给身后的张钊,问她是否吃过,并没有提及婚纱的事。

“吃过了。”岑曼曼回答,把自己在军区大院的事告知,“初夏也在,应该会住在这里。”

饭后,厉泽宇去了临海苑,为得是她的行李,所以才猜测她会小住几天。

“住在厉家也好,安全有保障。”那些与泽阳结怨的人,再怎么胆大也会忌惮军区重地。

岑曼曼轻‘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此时,厉泽川也已经回到办公室,张钊拿着文件,在门外踱步,踌躇是否跟进去。

见她不说话,轻笑道:“真喜欢那件婚纱?”

“……我说喜欢,你就同意订那件吗?”这话,有点赌气的意思。

其实,当时她就表达了意向于这件的意思,只是见他并不想,便没有多提。

现在用电话聊起这件事,反而更容易一些。

厉泽川嗓音依旧带着笑,低声说:“曼曼,这时候撒娇比生气有用。”

听出他语气中的戏谑,岑曼曼红了脸,闷闷道:“我才不要撒娇。”

说完,她静默了一会儿,仔细回想,好像两人相处的时候,并没有撒过娇吧。

厉泽川不再逗她,开口说:“婚纱的事我会和那边提,对婚礼方面,还有什么要求?”

哎?

岑曼曼眼中划过疑惑,这就同意了?

“和奶奶说一声,下班后我会带亦航过去。”厉泽川把桌上的笔电打开,抬眼看向门外踱步的张钊。

“好,那你先忙吧。”知道他最近会忙,岑曼曼没再打扰他,挂断了电话。

午后,不仅是小洋楼,整个军区大院都很静。

岑曼曼并没有午睡的习惯,起身来到后院。

在厉奶奶的照顾下,后院的花花草草长势都很好。

随便转了一会儿,便拿起包回到房里。

厉家的小洋楼并不大,平摊到每间房的面积也不大,房内只有一张床、立式衣柜和几平米的浴室。

将包中的复习资料拿出来,打开床头灯,直接跪在地板上,把床当成桌子,开始看起来。

毕业有两年,很多知识点已经模糊,看着专业书就像是预习,比较吃力。

一下午时间过去,也不过才翻了两页,效率实在有些低。

岑曼曼动了动肩膀,把专业书放到一边,拿出时事政治与考点,开始翻看。

听到开门声,她扭头看过去,唇角略微扬起,“你来了?”

厉泽川把手中的外套搭在一边的老式木椅上,卷起袖口问:“看了一下午的书?”

岑曼曼点头,沮丧地说:“并没有什么用。”

看过就忘了,等于从头开始。

只有五个月的时间,她连专业课都还没看过来。

厉泽川把领带解开,伸手将她拉起来:“陪我出去转一转,晚上再看也不迟。”

岑曼曼被他牵着来到楼下,看着家里人都在,刚要挣开他的手,就被他拽着离开将军楼。

“哼,又背着我去约会。”厉亦航原本坐在沙发上,乖乖吃着冰淇淋,余光扫到携手离开的两人,酸溜溜地开口。

倪初夏笑出声,伸手捏着他胖嘟嘟的脸蛋,“小家伙,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人小鬼大的模样,越看越觉得可爱。

同时,免不了会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也是可爱的冒泡泡?

“小婶婶,我的脸本来就大,不能再捏我的脸了!”厉亦航别开脸嘟嘴,躲过她的魔爪。

这句话,把坐在一边的厉奶奶也逗乐了,“小孩子就要胖一点才可爱,我们家亦航这样最好。”

“太奶奶,不行的。”厉亦航摇头,奶声奶气地说:“我一定要帅过爹地,然后帅过小叔。”

他执着于和家里的两位大人比较,虽然这么说着,但嘴巴却没有停下来。

“要想帅就去当兵,穿上军装,保准帅上天!”

厉建国哼了哼,还用网络用于。

厉亦航转动乌溜溜地大眼,摇头说:“才不要,我将来可是要继承爹地的公司,当兵的任务就留给弟弟吧。”

“瞧你那出息样。”厉建国无奈摇头,把视线重新放到报纸上。

倪初夏脸上一直洋溢笑容,觉得和小孩子在一起久了,幸福感都会增强。

晚饭前,厉泽川才和岑曼曼回来,除了后者脸蛋红红的,倒也没什么变化。

桌上,厉建国问及厉泽宇武警编制部队的情况,“泽阳那小子就知道使唤人,你那边没问题吧?”

“爷爷,没问题的。”厉泽宇回。

“泽宇,如果部队那边真的有事,你就先回去,我这边不会有事的。”倪初夏很不好意思,总是在麻烦他。

厉泽宇略微摇头,说道:“堂嫂,我前几年没休过年假,这次就当给自己放松,你不需要有压力。”

堂哥正在紧要关头,他既然答应留下来照顾堂嫂,就不会食言。

况且,自己当初会进部队,坚持下来,也全靠有堂哥的支持与开导,当是报恩也不为过。

“不是我说你啊老头子,泽宇能留在珠城陪我们两个老人家挺好的,这样的机会不多。”厉奶奶想的没那么深层次,只希望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平平安安就好。

老伴儿开口,厉建国再有话也不敢多说。

饭后,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联播。

播报完之后,倪初夏隐晦提出希望爷爷能连线那边军营的要求。

厉建国一大把年纪,也不是为难小辈的人,将钥匙给了厉泽宇,让他带倪初夏过去,他自己则上楼歇息。

从将军楼去办公楼的路上,倪初夏内心异常激动,以至还有些不确定:“通过爷爷这边,真的能联系到泽阳那里吗?”

厉泽宇点头:“当然了,抽签结果和战况都是需要回报给上级的。”

觉察出她的兴奋,厉泽宇在她身体能接受的情况,加快了步伐。

军区司令的办公室,即便是晚上也有人看守。

经过安检之后,才在指挥官地带领下进来。

厉泽宇与他沟通,那人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连线军演营地。

那边通讯员接到电话,还要层层向上报,等倪初夏拿到电话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她坐在椅子上,单手撑着脑袋,显得很困倦。

“珠城军区,厉泽阳。”

明明是熟悉的声音,但自报家门时,带着她很少能见的寒意。

倪初夏眸光微亮,朝身侧的人点头,等他们都退出办公室,才开口:“咳咳,珠城军区,厉泽阳的妻子,倪初夏。”

学着他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出来。

不知是否是错觉,她似乎感觉到那边呼吸有一瞬的凝滞。

不同于刚才的冷声,再次说话语气中多了丝柔和,“夏夏,刚开始怎么不说电话是你打来的?”

电话是从珠城军区拨过来,所以即便知道,他也会故意拖延时间,并不想接。

可,若是知道电话这端是她,哪里会让她等这么长时间?

“我要是说了,是不符合规矩的。”

要是让他的下属知道是她打来的电话,指不定会怎么在背后诟病他。

她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是否好,但在乎他的。

“对于你,从来没有所谓的规矩。”厉泽阳是含笑说出这句话。

而他身边,除了裴炎之外,还有通讯员。

裴炎早就见怪不怪,笔挺地站在那儿,像是什么也没听见,苦了通讯员,明明心里震惊,想要和身边的人讨论,却碍于人在,只能硬生生憋住。

听了他这话,倪初夏心跳加速跳动几下,厚着脸皮说:“那我以后要是想你了,可就自报家门说是你老婆了哦?”

厉泽阳极为认真地回答:“好,我等着。”

手底下的兵经常会讨论一些有的没的,他不是聋子,自然能听到。

若是找机会说明,总有欲盖弥彰的意思,机会给她,让她来说明是最好不过。

倪初夏选择性忽视他的话,重新挑起话题:“泽阳,我听爷爷说,你把西南军区打败了,后面可能会和于向阳对上,是吗?”

“不是可能,今天抽签的结果,就是对上他所在的湖城军区。”厉泽阳并没有瞒着结果。

最迟明天厉建国就能得到消息,她还是会知道,与其这样,倒不如他亲自告知。

“你一定会赢的。”语气很坚决,是对他百分之百的信任。

“这么相信我?”

说实在,他对输赢看的并不重,只能说尽力而为。

军演虽然影响着很多,其中就是军区的排名,但只要是类似这种有利益之争,就永远会有不可抗力。

公平永远是相对的。

“因为你是厉泽阳啊。”倪初夏理所当然地说道。

语气饱含依赖与信任。

男人沉默片刻,低笑起来,“夏夏,你这句话给了我不少压力。”

似玩笑说出这话,却令他在完成任务时,多了一点想奋斗的意思。

倪初夏也跟着笑起来,“不要有压力,不管结果如何,你都是你,是我的丈夫。”

彼此静默,都没有说话。

倪初夏换了坐姿,舒服地靠在椅背上,“接下来你会很忙,对吧?”

厉泽阳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道:“抽到的是蓝方,相对于之前任务会更重一点,等这次军演结束,就差不多了。”

赢,会进入最后的对决,碰上帝都军区,他并不打算太拖延;输,他暂时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虽然他并未回答,但话中的意思,也能听出的确会很忙。

“就算再忙,也不能不吃饭,身体最重要,知道吗?”

倪初夏难免会啰嗦两句,最后干脆威胁道:“如果回来让我发现你瘦了,你就睡客房!”

男人并没有把他的威胁当回事,用醇厚低沉的嗓音,问道:“分别这么久,舍得让我睡客房?”

“当然。”

倪初夏回答的很果决,“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要知道,你现在有我和孩子,更应该顾惜自己的。”

以前,都是厉泽阳不厌其烦地照顾她,让她改掉那些坏毛病,如今她会说上两句,倒有了妻子念叨另一半的样子。

厉泽阳温声应下来,心里头倒是暖暖的。

之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有谁提出挂断电话。

直到倪初夏困顿地打了哈欠,男人才催促他去睡觉。

尽管她并不愿意,但看着时钟指向十,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让外面的人一直等着自己也过意不去。

两人互相道了晚安,才挂断电话。

倪初夏推开门出来,外面只有厉泽宇一个人。

他看出她眼中的疑惑,说道:“指挥员八点半交班,换班的没有上来。”

倪初夏朝他歉意笑了笑,“让你在这陪我这么久,不好意思。”

走道的灯不算昏暗,能看到他因为闷热,额头浮现的汗渍。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多少对他有了解。

与厉泽阳一般,不太爱说话,做事踏实,能让人放心。

厉泽宇扬了扬他手里的手机:“平常这时候我也睡不着,玩玩手机时间很快就过去。”

他没说那些客套话,是真的把她当作是亲人对待。

将她安全送回将军楼,厉泽宇把钥匙递给倪初夏,表示天色已晚,就不进去打扰。

倪初夏接过钥匙,回到小洋楼。

此时,爷爷奶奶都已经歇息,上楼经过大哥的房间,听到小家伙吵闹的声音,想到明天是周末,怕是要闹上一会儿。

这一夜,因为有那一通电话,睡得很熟,梦也很美。

……

自那日与厉泽阳连线,倪初夏就一直在厉家。

有时候,白天也会回临海苑。

趁着穆云轩不上班的时候,几个人围坐在客厅里,打打牌、吹吹牛,时间很快过去。

这天,倪初夏拿着伞准备从厉家出门,就见厉建国怒气冲冲从外面回来。

“嘭——”

大门被他关上,发出巨响。

厉奶奶正在摆弄她的花草,被他的举动下了一跳,“死老头,你做什么呢?一惊一乍的!”

裴勇在一旁劝着:“司令,您消消气,这事也不能听他们一面之词。”

“哼,我看他们就是见不得我们老厉家好!”厉建国重重坐在沙发上,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又是一声巨响。

厉奶奶无奈摇头,从阳台进来,“到底谁给你气受了?”

厉建国没说话,反而是将视线落在倪初夏身上,神色意味不明。

倪初夏见他气很大,所以,也不好再走,就一直站在沙发旁。

这下被他这么看,觉得有些莫名。

于是,问道:“爷爷,是出什么事了吗?”

“小夏啊,上次你和泽阳通电话的时候,都有谁进过我办公室?”

倪初夏细细回想了一下,拧眉道:“办公室的门是有当晚值班的指挥员开的,后来又进来一位连线的通讯员,加上我和泽宇,一共四个人。”

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完她也没好再问。

“阿勇,你和我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厉奶奶性子急,见厉建国不说话,问起裴勇来。

裴勇先是看了眼老人家,随后说道:“二少爷的军演作战图泄露出去了,昨晚差点被湖城军区击败。”

倪初夏眼中满是震惊,焦急问:“泽阳没事吧?”

“二少奶奶您放心,二少爷没事。”裴勇如实回答。

昨晚发生的事情,今天这边才收到,应该是少爷有意压下来,怕被有心人利用。

只是,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刚才司令就是从会议桌上下来,自家人差点就闹起来。

厉奶奶也算见过大风大浪,提议道:“你派人好好查到底是谁泄露的,光坐这里生气有什么用?”

“就是查到才生气,那群人竟然说……”

厉建国看着倪初夏,最后把话咽了下去。

“老头子,你看着小夏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把嫌疑怀疑到她身上了?”

厉奶奶走过去,用身子把倪初夏挡住,“你别忘了,她是我们厉家的媳妇,是泽阳的妻子,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倪初夏脑袋还有些晕,作战图泄露与她怎么会扯上关系?

难道是她与厉泽阳通电话的那一晚泄露的?

“爷爷,您能把具体的事情告诉我吗?”

厉建国看着她,开口道:“这事你别管,好好在家休息养身体就好。”

这句话,足以证明他偏向的是谁。

活了这么多年,要是看不出这事与她是否有关联,那真是白活了!

“爷爷!”倪初夏坚持要了解情况。

她不想平白无故背锅,也不想让任何人误会,更不想连累到厉泽阳。

厉建国出声让一老一少都坐下,“小夏,以下说的话都不代表爷爷的立场,知道吗?”

见倪初夏点头,才开口道:“军演作战图就是那晚通过传真传来,具体时间大概是七点钟,那会儿我正在家里,没有及时查收到,第二天确认没问题便通知那边按照这个方法来,哪知道昨晚敌军连破泽阳布置的两个据点,要不是他临场反应迅速,就这么败了。”

他不在乎输赢、胜负,但是对方胜之不武,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没有人打断他的话,厉建国继续说:“虽然泽阳那边极力压这件事,但军区还是有不少人知道,昨晚就开始调查原因,问了那晚的值班,知道你和泽宇曾经进过。”

“那也不能诬陷小夏吧?她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厉奶奶听不下去,出声打断。

觉得这些军官真是闲的没事干,就知道做这些无用功的事情。

厉建国无奈叹气,说道:“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湖城军区中,有小夏的大哥。”

“我大哥?”

倪初夏吃了一惊,喃喃道:“不会的,我大哥明明……”

之后,她便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倪明昱在哪,所以说不出反驳的话。

“二少奶奶,的确有人传来消息,说是在军演开会现场看到过您大哥倪明昱。”

裴勇想了想,从口袋掏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接过照片,倪初夏紧抿唇角,微微垂下头。

震惊、沮丧、难过……一时间百感交集,眼睛酸涩的难受。

所以,这就是他为什么会收集那么多枪支模型的原因?

这种感觉,类似于当初知道倪德康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却又有所不同。

她曾经,做出过最坏的打算,却没想过结果是这么令人惊讶,似乎更难以接受。

“小夏,你没事吧?”

厉奶奶搂着她的肩膀,坚定地说:“奶奶相信这件事与你无关,咱们不要去管他们大老爷们的事情。”

说完,她瞪着厉建国,责怪他说出那番话。

倪初夏愣愣地坐在那儿,手指紧紧攥着照片,脑中涌出太多的问题。

厉建国叹了口气,说道:“小夏啊,爷爷刚才说过,这些话都不是我的立场,爷爷也是相信你的。”

至始至终都不曾怀疑过她,所以,才会对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就下结论的人生气。

倪初夏抬起头,勉强扯出一抹笑:“爷爷、奶奶,谢谢你们。”

“傻孩子,你可是我们厉家的孙媳妇啊。”厉奶奶轻拍她的肩膀,安慰着。

脸上的笑,很虚假,却又怕两位老人担心,不得不这么做。

不论那些人的想法如何,她都不在意,只是担心厉泽阳,是否能顶住压力。

再者,对于大哥,她不知道该持什么态度。

又在想,这件事泽阳是不是也知道?因为怕她担心、胡思乱想,所以才瞒下来了吗?

有太多想不通的问题,平复心情之后,倪初夏轻声说:“我并不知道大哥也在军演现场,也不能确定这些到底是否是巧合。”

“好了,不要去想这些,奶奶煮了绿豆汤,去端过来给你喝。”厉奶奶起身,进了厨房。

厉建国沉吟片刻,说道:“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这件事我和泽阳会处理。”

倪初夏点了点头,对他提及自己有事,没等厉奶奶把绿豆汤端过来,便出了家门。

院子外,厉泽宇的车停在那有一会儿。

见她上来,也没问耽误的原因,便将车驶离军区大院。

倪初夏手心还揪着那张照片,途经珠城市区时,让厉泽宇停了车。

她找了一家喝下午茶的店,把地址发给方旭,让他尽快赶过来。

半小时左右,方旭满头大汗冲进来,招手要了杯冰饮料。

等服务员把饮料端过来,喝了一大口,才出声问:“姑奶奶,什么事这么急?”

倪初夏看着他,静默不语。

方旭被她盯得有些心虚,“怎…怎么了?”

他最近工厂、客户两头跑,并没有偷懒,怎么有种她在兴师问罪的意思?

倪初夏将手放在桌上,开口问:“我哥在哪?”

“我不清楚。”

方旭见她不相信,气急败坏地说:“他真没和我说具体位置!”

倪初夏慢慢松开右手,桌上多了一团纸。

随后,她漫不经心地将纸团打开,轻声说:“你不知道他的位置,我告诉你啊。”

“嘭——”

彻底打开之后,她将蹂躏的照片拍在桌上,手上筋络暴起。

没料到她如此,方旭愣了一下,将视线投向那处,紧接着,瞳孔骤缩,不自在地咽了口水。

“一张照片能说明什么?”

妈的,怂逼!

就刚刚,他竟然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唬住!

倪初夏冷笑,言语带着讽刺:“呵,你看到照片,竟然都不好奇我哥穿的是军装?”

“……”

方旭沉默数秒,说道:“明昱有不少件这样的衣服,你看他穿的衣服,是没有肩章的,或许他就是穿来装逼的。”

倪初夏缓缓闭上眼,克制情绪,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骗我。”

“我……”

方旭哑然。

这要让他怎么说呢?

他曾经答应过明昱,没有他的允许,不会像任何人透露关于他的任何事情!

任何人,当然包括他最在乎的妹妹。

至于任何事情,是他已经经历的、正在经历的以及将来要经历的,不足为外人道之的事。

良久,久到桌上软饮中的冰块融化,饮料从杯中溢出。

“呵呵……”

倪初夏突然轻笑起来,“我哥选你当朋友,真是选对了。”

从未对她透露过半点真话,说出来的都是在糊弄她。

如果不是捅出篓子,爷爷告知了这件事,她是不是要被蒙在鼓里一辈子?

“丫头,有些话我真不能说。”方旭皱眉,咬着牙。

作为倪明昱的朋友,太了解他,那些过往,说什么都不会向他的妹妹吐露,而他作为他的坚守者,就更加不会说。

倪初夏问:“我哥胸口的伤,并不是他所说的和人起冲突受的吧?”

方旭犹豫好一会儿,才点了头。

不想再为难他,倪初夏别开视线,轻声说:“就这样吧,你可以走了。”

既然不愿意说,那么,她会自己找到答案。

方旭见她眸中恢复平静,确保她不会做冲动的事情,才离开。

这件事,还是要尽早通知倪明昱才好,他妹妹这性格,只能交给他处理。

厉泽宇在车里等了很久,见她还坐在位上,下车走进来,问道:“不是说回临海苑?”

倪初夏缓慢眨了一下眼睛,落寞地说:“我还想再坐一会儿。”

厉泽宇拉开椅子坐下,见她没了往日神采奕奕的模样,犹豫片刻,问道:“为了作战图泄露的事烦心?”

“嗯,差不多。”

“这件事我也有嫌疑,目前只能静等调查的结果。”这方面,他看的算开。

可能是他本身也是军人,所以对发生这事并不觉得意外。

“我知道,但还是会担心他。”就是因为对这方面知识欠缺,才会没有底。

“堂哥既然能识破对方的计谋,就一定会有其他的准备。”作战图只是前期的,真正还是要靠临场发挥能力。

倪初夏咬着唇,问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

“俗话说的好,兵不厌诈,有人图的就是结果。”

厉泽宇无声叹息,不比她大多少岁,却很老成:“不过,这样其实已经失了军演的真正目的。”

倪初夏垂下眼眸,沉思良久后,说道:“你知道军演地点在哪对吗?我想去找他。”

听到她要去找厉泽阳,厉泽宇震惊到不行,摇头拒绝:“军演的地方一般都很荒芜,条件都不好,这……堂哥肯定不会同意的。”

“不,我一定要去。”

就算见不到他,离他近一点也好。

等他彻底结束,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他。

再者,她也能见到大哥,真的有太多的事情想要弄明白。

------题外话------

感谢

【鱼儿游y】16鲜花、2月票、1评价票

【zy701123】1鲜花

【臻玺5201314】1月票

【夏王乖乖】1月票

【sheliahuang】1月票

【lululululala】1月票

【eryue1993】3月票

【静闻书香】1月票

【602690431】1评价票

【陶乐丝】1月票

【缓缓说】2月票

【唯吾为祎】2月票

【sherry张】2月票

【智子辉煌】5月票

【蓝兰2010】2月票

【lq678】4月票

【日全食500】2月票

【zhw213707】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