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像你一样酷酷的儿子/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什么样子我没有见过?”

厉泽阳嗓音暗哑,落在耳中很性感。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调情。

事实上,他这副模样,说不是也没人相信。

倪初夏将搭在肩膀上的手松开,捧住他的脸,笑靥如花,漂亮的眼睛微微弯下,“厉先生,你是在暗示我什么?”

“别瞎想。”男人低声浅笑起来,轻拍她的脑袋。

深邃湛黑的眸光流转涟漪,眼底带着丝笑意,并不打算继续刚才的话题。

穆云轩说的话他听进去,母体体重偏低,也清楚她孕期不算短,很多事情已经不太合时宜。

昨晚是久别重逢,难免会一时情动难以自控,今后自然会注意。

午后,外面的阳光很烈,屋内温度适宜,气氛因为两人的对话点缀着暧昧。

她也没有瞎想啊。

倪初夏不满地哼了哼,坐回位上,拿起手机玩起来。

厉泽阳的大手搭在她腰间,轻轻搂住,“生气了?”

“我有那么小气吗?”

倪初夏偏头看着他,把手机放在他眼前晃了晃,“曼曼给我发消息呢!”

视线落及手机屏幕,正是与岑曼曼的会话框,先是发了一张婚纱照片,后面的话是告知婚纱已经到了,明天会去拍婚纱照,地点定在苏南。

厉泽阳眼眸微动,问道:“大哥要办婚礼?”

“是啊,时间就定在下个月八号呢。”说话间,倪初夏已经把手机拿回去,与对面聊起来。

大抵就是婚礼的进程,和这些天情绪上的变化。

尽管已经领过证,但真正到了临近婚礼的时候,也还是会紧张。

厉泽阳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落在她隆起的小腹上,如果没有孩子,今年举办婚礼是挺不错。

上次离开前,她提过想要拍婚纱照,那时候只觉得一天的时间太紧,最终没拍成,现在他已经回来,很多事是该筹划。

念及此,就听见倪初夏开口说:“大哥知道你回来,让我们今晚一起回厉家聚聚。”

厉泽阳点头应下。

回来的事情,今天肯定会传到爷爷耳中,与其让他叫自己回去,倒不如主动一点。

聊天结束,考虑到这是近段时间两人同时回厉家,倪初夏提议出去逛一逛,买些东西带去。

倪初夏起床时,就已经换好衣服,所以在客厅等着他。

本想留下来逗一逗大金毛,哪知它见男人上楼,屁颠屁颠儿跟了上去。

不算短的粗腿,蠢萌地爬上楼。

倪初夏的手轻抚在小腹上,低声道:“你以后可不能整天跟着他,不然我会吃醋的,知道吧?”

话落,倒是把自己逗乐了。

没遇上厉泽阳之前,她认为自己是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

可真正遇上,才发现自己竟然那么喜欢黏着他。

即便没话说,待在一起各自处理各自的事,抬头就能看到他,心里会踏实很多。

约莫五六分钟,厉泽阳下楼。

深蓝色衬衫,脖下两粒纽扣未系,下身是西裤,衬着双腿笔直颀长,手腕上的军用表也已经换下,与以往军装给人的感觉大不相同。

倪初夏抿唇咽下口水,并不是第一次见他穿除军装以外的衣服,可每一次都会令人惊艳,脑中划过四个字,绝顶美色。

他跨步走过来,弯腰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走吧。”

离开临海苑,厉泽阳直接开向市区。

找了地方将车停下,两人进了商场逛起来。

自从怀孕以后,她就没有再穿过高跟鞋,这下与他并肩走,才发觉自己只到他下巴。

“看什么?”厉泽阳微弯下腰,好笑看着她。

从下车到刚刚,她就没有收回过自己的视线,他这样穿难道很奇怪?

偷看被抓包,倪初夏也没觉得尴尬,直接问:“你有多高啊?”

她的净身高是一米六五,可站在他面前,就像是小孩子。

男人握住她的手,带着她上了扶梯,说道:“一八六的样子。”

倪初夏笑起来,“那我们的孩子身高不用愁了。”

原本计划是为两位老人买衣物,等选好之后,倪初夏又拉着他来到男装店。

用现在的话来说,他就是行走的衣服架,那些款式一般的衣服,也能被他穿得格外有感觉。

挑选几件后,厉泽阳刷卡买下,提出去女装店。

倪初夏摇头拒绝:“我买了挺多裙子和孕妇装的,暂时不用去。”

女人都是在乎容貌和身材的,她现在怀着孕,好看的衣服是穿不了,还是不要让自己视觉受刺激。

正当两人准备走出这家店时,宁婧从外面进来。

她是一个人来的,进店后直奔衬衫区,说了大致体型,让店员拿最经典款的男士衬衫。

挑选加付钱,也不过三分钟的事情。

等她出来,才注意到倪初夏就在店外。

宁婧主动与她打了招呼,“倪小姐,您好。”

“不用那么客气,叫我初夏就好。”

倪初夏微笑,先将厉泽阳介绍给她,又把她在大哥律所工作的事告知与他。

“你好。”厉泽阳朝她点头,主动走到一边。

“上次云暖的事情,还要谢谢你。”倪初夏道。

宁婧摇着头,“你也别和我客气,并不是什么大事。”

关于临市的事,与法院联系、提出诉讼这些基本都是任志远在做,她也没帮上什么忙。

两人随意聊了两句,得知她是专门请假为哥哥买男装,时间有限,就与她分开。

回厉家的路上,倪初夏主动与厉泽阳提及宁婧的事,问道:“你说大哥和她有可能吗?”

倪明昱早就过了而立之年,但感情生活却没有丝毫动静,她当然会有些急。

正如他先前所说,只要与他有一点联系的女人,她都会格外注意,想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去证明她的猜想。

厉泽阳打了半圈方向盘,汇入车道:“这要看双方的意思。”

感情的事,只有当局的两个人才知道,旁观者就算看得再清,怕也无法了解他们的内心。

“这些年我和大哥联系的不多,每次和他通话话题都是围绕着我,也就那么几次他主动提及过自己的事,知道他处过对象,和他在同一所大学,可等他工作之后就没再听他提过。”

那时,她也不过才十来岁,对男女感情的事情不了解,如今想起才明白,他不再提应该是两人分手。

听出她话语中的担忧,厉泽阳低声说:“顺其自然就好,无需太忧虑,你要知道,我也单身了三十年。”

倪明昱比他长两岁,对待感情的事情应该看得比他开,有时候并不是不想去找,而是没有精力和时间,顺其自然反而更好。

不刻意、不强求,该来的总会来。

单身三十年?

听到他用自己的事来安慰自己,倪初夏不厚道地笑了,笑意直达眼底,心里倒觉得美滋滋。

军区大院,将军楼。

厉泽阳把车挺好,一手拎着东西,一手牵着她走进小洋房。

门是裴勇开的,看到厉泽阳的时候,眼中划过惊讶。

他只知道今晚厉泽川会带着老婆回来,却不知道二少爷也会来。

要知道,司令得知他从军演现场跑回来,在家发大火,连老夫人都劝不住。

的确,这事如果换成是他,裴炎那小子一声不吭回来,自己绝对是要练他的。

“二少爷、二少奶奶,进屋吧。”裴勇侧身,让两人进去。

客厅里,厉建国正在与厉泽宇对弈,不时与他交谈,厉奶奶则坐在一旁,戴着老花镜打着小毛衣。

倪初夏主动上前问候:“爷爷、奶奶,我和泽阳回来了。”

话落,从厉泽阳手里接过东西,放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厉奶奶把毛衣摆在一边,笑着说:“人来就好,还带什么东西?以后可不准这样了。”

说完,喜逐颜开地拉着倪初夏的手坐下,询问她最近的身体状况。

得知她一切都好,转而问厉泽阳。

厉泽阳答:“奶奶,我也都好。”

“哼,把烂摊子甩掉回来潇洒,能不好吗?”厉建国随便动了象棋,气不过开口。

“爷爷。”厉泽阳走到他身边,喊了声。

厉建国眯起眼,大声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吗?”

“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你态度就不能好一点?”厉奶奶轻拍倪初夏的手,示意她不用太担心。

将军!”

就在这时,厉泽宇出声:“爷爷,你输了。”

“……”

厉建国望着被他胡乱下一通的棋盘,连话都不想说。

厉奶奶开口,缓解气氛,“好了,小夏还怀着孕,别把我重孙子吓到了!”

厉建国看了眼倪初夏,沉住气对厉泽阳道:“跟我来书房。”

一老一少上楼,进了书房。

厉建国坐下,抬眼问:“说说看你退出军演的理由。”

他这个孙子,从小做的糊涂事并不少,但那时候念在他还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过了。

可随着年龄增加,无论是做事还是其他方面,都应该更沉稳才对,却没想到恰恰相反。

传来消息,得知他请辞军演,真将他气得不行。

那时候,要不是有老伴拦着他,直接连夜赶过去了,有他在,报告批不下来,他就是想走也走不掉。

厉泽阳如实回答:“觉得没意思。”

厉建国头疼地看着他,正要说话时,听他继续说:“为达目的,连无辜的人都能利用,待在那里还有什么意思?”

这场军演,无论怎样,给外在看的都是光鲜亮丽的,可实际上,那些阴暗、不公才是更应该让大家知道的。

只有知道弱点,错在哪儿,下一次才能进步。

厉建国语重心长道:“我以前怎么和你说的,公平是相对的,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行,管那么多做什么?”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不屑就忽视,只有这样才可能更好的把路走稳。

他是过来人,自然明白这些。

厉泽阳不置可否,说道:“我请辞就是做好自己。”

“……”

厉建国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

他是珠城军区的指挥官,没和这边报告请示就直接请辞,已经是破坏军区规矩,现在问及原因,竟然还是这理由,就这样,明天军区开会,能说服几个人?

“你、你赶紧给我出去!”

厉建国摆手让他离开,无奈道:“看到你就眼疼,这几天别在我眼前晃。”

“爷爷,这个要求恐怕做不到。”厉泽阳站得笔直,还简单做了解释。

厉建国用手撑着额头,缓了好半天,问及当天军演的情况。

厉泽阳把大致情况说明,开口说:“军演作战图是从我这边泄露的,证据在裴炎手中,等他回来会交给你。”

厉建国问:“都查清楚了?”

能靠近珠城军区司令员办公室的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和核实的,所以那天的两人并无可能,泽宇和夏夏就更加不会这么做。

现在听他提及,倒是了然。

“嗯,明天在会上我会具体说明。”厉泽阳点头,眸中泛着冷光。

那些趁他不在,随意怀疑夏夏的人,绝对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整天不干正事,就会做无聊透顶的事情。

厉建国陷入沉思,随后问及倪明昱,“小夏的大哥不是现役军人,他到底什么身份?”

知道那孩子与湖城军区在一起,他就特意拜托人去查,却发现七大军区军籍档案中并没有倪明昱这个人。

而他作为长辈,也不好随便问小夏,一来二去这事就耽搁。

厉泽阳并没有回答,而是借吃完饭为由,离开书房。

厉奶奶与裴勇似乎早就习惯这种情况,并没有多担心。

爷孙俩隔段时间就会争执,然后两人进书房继续辩驳,等从楼上下来,又恢复往常,像是没有争吵这回事。

倪初夏害怕他受罚,起身迎上前,小声问:“爷爷没骂你打你吧?”

“没有。”厉泽阳笑。

“真的?”

倪初夏并不太相信,毕竟刚才爷爷是真的生气。

男人牵着她的手,直到来了后院,才开口:“我做出的决定,虽然会让他老人家气恼,但最终都会尊重我。”

“那就好。”

倪初夏仰头看着他,脸上重新扬起笑容,“刚刚奶奶问我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我说想要男孩,像你一样酷酷的儿子。”

------题外话------

第330章重复的,只需要缓存就能看到!把手机缓存清理就行!

推荐帝歌的新文《幸孕重生之日日撩妻》

楚未晞一不小心在车里睡了个男人,却被男人用枪拍着脸,威胁道:“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现在跟我回家,咱俩来日方长。要么…”

男人手里拽着她薄薄的衣裙,利眸闪着狡黠,优哉游哉地道:“你就裸奔下车吧!”

她:“…”

遇到这种情况,你是裸奔下车,还是跟他回家?

*

前世,她是金牌杀手,恣意一生,却死的窝囊。

幸运重生,本该是一场华丽的逆袭盛宴,却倒霉催的成了一场大冒险。

重生便遇车祸,她是楚家的白痴私生女。

嫁给了个男人,才发现婚姻是一场骗局。

一怒之下离婚,却招惹上了另一个瘟神。

瘟神家有一宝,总拽着她的衣角喊妈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