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出了点事,掉头先去警局/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余晖,透过后院树木倾洒在两人身上,影子投在地上,相依和谐。

倪初夏那双漂亮的眼睛弯下,笑靥如花地看着他,似乎想要得到他的认可。

男人只抬手攥住她的手,低声说:“不论男女,像你就好。”

虽然心里更加偏于女孩,但只要是他们的孩子,是男是女都好。

她还年轻,这些都来日方长。

倪初夏将头埋进他胸口,伸手环住他的腰,十足的依恋。

等两人回到屋里,厉泽川带着岑曼曼和厉亦航已经到了。

小家伙手里捧着玩具模型,正缠着厉泽宇帮他拼。

厉建国正在和厉泽川说着事情,厉奶奶则拉着岑曼曼的手,叮嘱她平时多吃点,学习固然重要,但也要休息好。

场面温馨,令人舒坦。

厉家两位老人是知道岑曼曼有考研继续读书的打算,他们思想很开明,自然是支持她这么做。

对于他们的理解,岑曼曼心里很感激。

其实厉奶奶曾经提过,让她生一个孩子,事情最终是推给厉泽川解决,之后再回厉家,便再也没听她提过。

遇到这样的长辈,真的很幸运。

好像她前二十年的不幸,就是为了在这时遇到这一家人。

落座吃饭,聊的都是最近的情况,老人家听完这些,心里也能放心不少。

厉泽阳拿碗盛汤,等温度差不多,在让倪初夏喝掉。

一顿晚饭下来,他自己没吃多少,只顾着照顾身侧的人,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厉泽阳与厉泽宇常年在部队,并不怎么喝酒,而厉泽川平时不应酬酒也很少碰,鉴于这两点,厉建国让裴勇也坐下,和他小酌起来。

今晚孙子、孙媳还有小重孙都在,厉奶奶心情不错,也就没有阻止喝酒的两人。

等饭局结束后,厉建国有喝醉的迹象,是俩兄弟将他扶上楼,厉泽宇则扶着裴勇走出小洋房,朝宿舍走去。

等保姆把饭厅、厨房收拾好,厉奶奶把下午炖好的山药排骨汤端到客厅,在桌上摆好四个碗。

倪初夏闻着觉得味道不错,也不算大荤,连着喝了两碗。

喝完朝着厉泽阳一笑,轻声说:“我看到你胃口都好了很多。”

要是搁在前几天,她是绝对吃不下的。

厉泽阳薄唇挽起,问道:“饱了吗?”

倪初夏点点头,“都有点撑了。”

“出去散步消食。”

厉泽阳提议,顺势牵着她的手,走出屋内。

客厅里,岑曼曼望着碗里大块排骨,眼中流露为难。

她瞅了眼四周,没看到老人家,用筷子把排骨夹出来,放进了厉泽川的碗里。

干笑两声,抢在他之前说话:“明天就要拍婚纱照了,瘦点上镜头好看。”

厉泽川好笑看着她,开口道:“一口吃不成胖子,这句话没听过吗?”

岑曼曼抿了抿唇,小声嘀咕:“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吃那些的。”

她不是为了保持身材而故意不吃,只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不爱吃。

厉泽川没说话,把碗里多出来的排骨吃掉,喝完汤放在桌上。

岑曼曼咬着山药,碗里没有肉之后,吃起来都快了很多。

吃完后,把锅碗送回厨房,主动洗好。

走回客厅,正巧听见厉泽川在与厉奶奶商量,要将厉亦航送来厉家。

老人家开心还来不及,欣然接受,直接要求小家伙今晚就住下。

考虑到是明天早上出发,厉泽川决定回去把厉亦航的衣物收拾送过来。

看到岑曼曼走过来,询问她是否一同回去,见她点头,两人和厉奶奶打了招呼,便先离开。

*

两人在军区大院逛了一会儿,每次要说话时,都能遇到巡逻的警卫兵,所以,决定打道回府。

和老人告辞,开车回临海苑。

路上,倪初夏主动问及大哥目前的情况,询问是否还在军演那处。

得知他在厉泽阳之前就离开,心稍稍放松。

无论他是何种身份,在自己眼中,他永远都是她的大哥,不会改变。

“他回珠城了?”

倪初夏这么问,已经从包里掏出手机,打算与他联系。

“嗯,那天是裴炎送他回来的。”厉泽阳如实答,把他受伤的事情告知,省去了惊险的过程。

有些事,并没有必要解释那么清楚。

“伤的严重吗?他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吗?”

倪初夏一连问了两个问题,最后拨了他的电话,只是在听到‘嘟’声后,果断挂断。

算了吧,他回来这么多天都没有联系她,想来就是怕自己知道他受伤的事。

之后,听他提伤的并不重,也就放下心。

就在离临海苑还有十来分钟的路程,倪初夏手机响起。

接通后,传来陌生的男声,“请问是倪小姐吗?”

倪初夏眼中划过疑惑,“嗯,我是。”

厉泽阳察觉到她表情的变化,刻意将车速降低,趁着红灯时,偏头看向她。

“……我马上赶过去,这件事麻烦你了……好,就这样。”

电话挂断,倪初夏转头说:“远皓出了点事,掉头先去警局。”

红灯过去,厉泽阳将车开到路口,掉头开回去。

“需要找律师吗?”并没有问是什么事,只是想着解决的办法。

“暂时不用。”倪初夏摇了摇头。

两人一路沉默,很快来到珠城警局。

车停好,并肩走进去。

晚上的警局,只零星地坐着两三个值班警察。

告知来意,交完罚金,才把人从警察局弄出来。

坐上车,倪初夏主动陪他坐后面,询问他身体状况,需不需要去医院检查。

倪远皓摇头,只说想要回临江别墅。

“今晚就在我那住一晚吧,家里也有医疗箱,能帮你处理脸上的淤青。”倪初夏眉头微蹙,从车窗透进来的光,依稀能看见他脸上的伤,并不算轻。

在她的印象中,倪远皓是很乖的男生。

性子算不上开朗,反倒是有些腼腆,这样怎么就与打架斗殴扯上关系了?

“大姐,我回家就好,就不麻烦你和姐夫了。”

“就回临海苑,你这样回家你姐也不会放心。”

这话,是厉泽阳说的。

从倪远皓上车到刚刚,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口吻算不上强硬,但能听出语气中的不容置疑。

最终,倪远皓再次留宿临海苑,住的依旧是一楼的客房。

床单与被罩是张嫂新换的,浴室的浴袍也是他上次来这里穿的,叠放整齐地放在衣柜里。

刚洗完澡,厉泽阳敲门进来,手里拎着医疗箱。

“姐夫,我自己来就好。”

倪远皓见他要动手帮助自己上药,有些受宠若惊。

对他是有崇拜、敬畏之情的,这事被他知道,多少会觉得羞愧,耳根发烫。

厉泽阳没说话,手上的动作没停,熟练地替他上药水。

等脸上的伤处理差不多,他问:“还有哪儿受伤了?”

“没有了,嘶……”

话还没说完,厉泽阳的手搭在他肩膀上,疼得他直吸气。

厉泽阳手劲没松,只是问:“为什么和人打架?”

“……”

倪远皓呶嘴,犹豫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高考成绩出来,录取通知书也快下来,高中举办了散伙宴,要求一个班的人都要去。

刚开始吃饭气氛都还不错,可当结束饭局来到KTV的时候,酒劲上来,开始胡闹,最后演变成人身攻击。

而他,就是那群男生攻击的对象。

公司破产、父亲犯罪坐牢……各种污言秽语冒出来,甚至是攻击他的家人。

从来不是冲动的人,可看到他们越来越过分,积攒的怒意爆发,冲上去就和他们扭打在一起。

之后,他和班上那些男生一起进了警局,陆续有人将他们保释出去,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

“你马上就要去读军校,打架斗殴虽不是重罪,但处理不好,多少会有影响,知道吗?”厉泽阳俨然是一副说教的面孔,表情严肃。

“姐夫,对不起。”倪远皓垂下头,语气中有愧疚。

他能考上军校,很大的原因是靠着厉家的关系,可他非但没有感激,还惹了很多麻烦。

“不用说对不起,知道错就要去改正,否则你对不起的将会是你自己。”

厉泽阳看着眼前的男孩,无论是年纪还是面容都是稚嫩的,“你还小,情绪控制不好实属正常,但不要做不符合你这个年龄段的事情,也不要做令你大姐担心的事。”

倪远皓点头:“我知道了。”

“药箱就先放在这,消除淤青就用我刚才用的那瓶,涂完出来吃点东西,你姐给你准备了夜宵。”厉泽阳交代完,便走出去,不忘将他的门合上。

回到主卧,倪初夏已经洗好澡躺在床上,翻看育儿书籍。

等厉泽阳冲好澡出来,她才问倪远皓的事情,“知道他打架的原因了吗?”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女人,问及这事终归没有他问好。

“没说。”

厉泽阳掀开薄被躺下,手拨弄微湿的头发。

见他眉宇轻松,丝毫不担心,倪初夏用脚踢了踢他,“你说远皓会不会进入叛逆期了?”

每个人都会有叛逆期,有人出现的早,有人出现的晚,而青少年最易如此。

倪远皓还未满二十岁,叛逆也算正常。

“不至于。”厉泽阳拿掉她手里的书,示意她躺下睡觉。

倪初夏哼了哼,滑下来盖上被子,无聊地又踢了他两下。

刚准备收回脚,就感受温热袭向脚踝,这个温度与触感是属于厉泽阳的手掌。

他将她的腿抬高架在自己双腿间,阻止她胡胡作非为,上半身靠近轻搂住她的腰,低声说:“今天没睡午觉,不困?”

倪初夏眨了眨眼,笑着说:“和你在一起精神抖擞,不困。”

要是平常,中午不睡觉,晚上七八点就会困,但这两天都有他在,可能刺激了神经末梢,不犯困也不嗜睡。

厉泽阳伸手将床头灯关掉,房内陷入黑暗当中,只有窗外洒进皎白月光。

他的眼睛深邃、明亮,专注的时候格外迷人。

此时此刻,正在看着她,深情又缱绻低喃:“那就做点睡前运动,帮助你睡眠。”

“昨晚不是才、唔……”

唇被封上,一切话被堵住。

男人瞌上眼,温柔细腻地吻着她的唇。

辗转、缠绵;

舔舐、临摹;

深入、晕眩。

缱绻的吻持续了很久,久到倪初夏眼皮都有些睁不开。

最终,没等来他的下一步,便紧闭双眼睡过去。

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厉泽阳离开她的唇,缓缓松手,将下半身挪到床边。

吸气、吐气,深呼吸好几次,才将最原始的谷欠望压下去。

……

翌日,厉泽阳起床,没有惊动身侧的人。

告知张嫂把早餐热着,便出门。

车子最终停在珠城财经政法大学门外,问了校门口的门卫,一路开车来到教职工住处。

在车里,掏出手机打了电话。

等了十来分钟,一栋别墅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一道声音走出来。

这时,厉泽阳才下了车,径自走过去。

进了别墅,倪明昱在厨房倒了两杯水,坐回沙发上问:“丫头告诉你地址的?”

“不是。”

厉泽阳接过水,不动声色环顾四周,“回来就一直在这?”

“嗯,这里适合养伤。”倪明昱看了眼自己的脚,唇边始终挂着浅笑。

厉泽阳看着他,说道:“夏夏知道你回来,受伤的事我也告诉了她。”

此话一出,倪明昱眼睛蓦地眯起来,原本还算融洽的气氛瞬间凝滞,“不是说过不要告诉她?”

“军演时,与湖城军区第一次对决你还记得吗?”

厉泽阳见他扬眉,继续道:“那时候她就知道你在军演地,与于向阳在一起。”

倪明昱手指紧握,眉头紧拧起来。

他拼命想要守住的事情,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她所知晓。

按照她的性格,一定会第一时间找他,联系不上他就会联系他周围的朋友。

倪明昱无声叹气,抬手摁住眉心,很疲惫。

“丫头没多想吧?”

厉泽阳薄唇抿起,没有说话。

但他的表情已经告诉他,不多想是不可能的。

“再给我一点时间,等伤养好,我亲自去见她。”倪明昱做出保证。

瞒着她,是迫不得已。

这么多年不与她见面,也是形势所逼。

那些人一旦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必然会对他身边的人下毒手。

在没有能力保护她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暴露。

厉泽阳问:“需要我派人吗?”

那些人知道他不在军演地,必定会找来珠城,虽说他们不敢光明正大做什么,但难保不会有人选择狗急跳墙。

倪明昱摇头:“暂时不用。”

他还没有窝囊到,那些小喽啰都对付不了。

厉泽阳略微点头,简单说了最近情况,让他注意,便起身离开。

倪明昱腿不方便,没让他送。

走出院外,还未走到车旁,就见一人骑着自行车而来,篮子里放着新鲜的食材。

她也没料到在这里能撞见仅有一面之缘的人,先是楞了一下,而后向他问好。

厉泽阳朝她点头,坐进车内,开车离开。

宁婧站在院外好一会儿,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提着菜走向别墅。

用钥匙开了门,径自走进厨房。

把食材放进冰箱之后,探头问道:“早饭吃过了吗?”

“没有。”倪明昱懒懒地答。

他把受伤的脚架在另一只脚上,长腿交叠,显得很慵懒。

说话时,眼睛微眯起来,像是随时都能睡着。

宁婧走过来,说道:“冰箱里不是有面包?”

“没胃口。”

宁婧见他一副不理人的模样,愤懑磨牙,最后平复情绪,问:“那你中午想吃什么?”

“随便。”

“你!”

倪明昱掀开眼皮看向她,笑着问:“怎么?嫌我难伺候了?”

“……”

宁婧深呼吸,脸上扬起假笑,“没有的事,你是我遇到的人中,脾气最好的。”

才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