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有没有新欢,似乎与你无关/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就没见过像他这样挑剔、毒舌的人!

从他回来那天起,就没停止过使唤自己。

真是疯了,才会答应任志远,跟着事务所的人过来看望他,结果被钦点留下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偏偏他还是老板,只能服从。

“对人要真诚,你这样的笑被客户看到,事务所还能有生意吗?”倪明昱微抬下巴轻点身侧,示意她坐下。

宁婧狐疑地看着他,挪着步子坐到单人沙发上,低声嘀咕,“我在事务所又不这样。”

“我听志远说,他去临市的时候把你带上了?”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切入正题。

宁婧微愣,随后点了点头,“嗯,有什么问题吗?”

案子的跟进最后是交给周传洋,后续事情她并不清楚。

只是私底下偶尔会与云暖微信聊两句,知道她定期会进行心理辅导,并且事件最终指使人,也就是她的表姐并没有捉拿归案。

倪明昱眉峰扬起,询问道:“回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

宁婧拧着眉,似乎在回忆她从临市回来都遇上了哪些人,又有谁能被归类为‘奇怪的人’当中。

“在高铁上有位大妈嗓门好大,逃票不说还占别人的位置。”

说完,她看了倪明昱一眼,“这算吗?”

“……”

倪明昱沉默数秒,无奈道:“男人、三十岁上下、胸前挂着单反,他的身边可能跟着年龄相当的女人……”

宁婧眸光一亮,打断他的话,说道:“穿着白色连衣裙是吗?”

“遇到过?”倪明昱眼睛一眯,全身上下的慵懒劲瞬间消失。

宁婧点头,回道:“他们和我在一节车厢的,男的像是搞艺术的,女的挺漂亮,他们俩有什么问题吗?”

当时她是先注意到那个男人身边的女人,穿着连衣裙,优雅安静,给人的感觉像极了家庭圆满时候的妈妈。

并不是说她年龄大,而是多年积淀的那种心境,很像。

不能说是奇怪的人,应该是赏心悦目的人才对。

倪明昱眼中划过的惊异转瞬即逝,随后冷下声音:“谁让你没事对别人提你是名誉律师事务所的?”

宁婧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从挎包里拿出文件夹,指着上面的字说:“我拿着写了‘名誉律师事务所’的文件夹,就算不说别人也知道吧?”

倪明昱:“……”

没听到他的辩驳,宁婧才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你还没说那两人有什么问题呢?”

她从临市坐高铁回来,他并不在,却能知道与她同一车厢的人,说明他应该是认识那两人的。

这么想,就更加好奇。

“你只要知道以后遇到那个男人离远一点就行。”

倪明昱没给她追问的机会,岔开话题:“听老陆说你哥出来了?”

宁婧身形一怔,没接话。

她哥的确说前几天刑满释放的,目前在她租的房子里。

“你的事我都听老陆说了,欠下的钱事务所会替你一次性付清,当然每个月会在你工资里扣。”

倪明昱没在意她眼中的惊愕,问道:“没问题吧?”

“为、为什么帮我?”

自他生日起的那日,她就没和他碰过面,不知是不是巧合,即便同处于事务所,见面的机会也不多。

如今,两个多月过去,因为他的腿伤,又重新有了交集。

宁婧不清楚他的意思,难道这是照顾他这些天的谢礼?

倪明昱漫步在乎开口:“想要留住员工,自然要用怀柔政策,再说,我也不差那点钱。”

“……”

这句话一出,嘴里那些感激的话全部咽下。

两人一时无话,场面安静下来。

鉴于时候还早,宁婧准备去厨房给他准备早餐,却被出声打断,“坐着吧,我暂时不饿。”

宁婧‘哦’了一声,垂下头攥住发梢,无聊地将头发一根一根分开。

事务所最近并不忙,所以,她除了上下班要去打卡、给他做一日三餐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很自由。

本想着给他做完早餐,她就可以陪着哥去找工作,不过现在看,是不可能了。

“宁婧,人要往前看,过去的事情终归已经过去,知道吗?”

倪明昱以一副过来人的模样与她说话,没等她接话,继续道:“六年前,你家出事的时候,我并不在国内。”

宁婧眼眸一怔,定定地望着他,等着他的后话。

六年前宁氏破产,是众所周知的,所以,倪明昱知道她的身份,她并不意外。

只是,他突然提及这事,说出这话,是想表达什么?

倪明昱解释:“宁氏的纠纷案刚开始的确是找名誉事务所的律师处理,只是后来事态严重,当时的律师应对不来,与宁氏商议之后,便把事情转交给苏南华天事务所,后续具体发生什么,也只有那边清楚。”

搁在腿上的手微微握紧,宁婧花了好长时间消化这段话,抬起头说:“不管是谁接的案子,都不会改变结果的。”

半个月前,她就能自由查阅名誉律师事务所曾经接过的案子,也找到了当年宁氏的那份档案。

那些资料,很清楚的记录了当时宁氏的情况,在她看来,真的很糟糕,已经到了无论怎么做,必定会有那样结果的地步。

倪明昱扬眉道:“你明白就好。”

之前疏远她,就是怕她想不通会做傻事,经过这两个月的观察,已经看不到她当初的那份执着。

宁婧的眼中有些闪躲,沉默几秒,下定决定说:“当初那些看似巧合的相遇,其实都是我设计的,的确是希望你能注意到我,继而……”

倪明昱双手环胸望着她,饶有兴味地问:“继而什么?”

“继而、继而发生一些事。”宁婧不自在地把话说出来,心里对此很不齿。

一次又一次制造机会,就是希望吸引倪明昱的注意,想通过他知道当年的案件情况,甚至想,如果真与名誉事务所有关,她会想尽办法毁掉。

可、事与愿违。

她不曾想倪明昱根本不吃这一套,也不曾想原来事情并不如她所想的那样。

怪不得,哥哥宁愿肇事逃逸去坐牢,都不愿承担责任。

因为太重,凭他根本无法承担。

倪明昱嗤笑起来,身子向后靠了靠,“你还年轻,等以后就知道那时候的想法多么幼稚和可笑。”

虽然没怎么接触过女人,但好歹也三十来岁,她的那点心思早就看清,只是当时没点破罢了。

“我现在已经决定幼稚、可笑了。”宁婧低头,闷闷地开口。

当时真是猪油蒙了心,才会想出那样伤尊严的蠢办法。

“呵!”

倪明昱一声冷笑,偏头睨着她,“你该庆幸事务所的老板是我,否则……”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但即便不说,宁婧也很清楚他指的是什么。

她咬着下唇,别开眼不去看他。

其实,那时每次制造两人偶遇,她都很紧张,怕露出破绽,又怕真的与他发生什么。

现在假设,如果事务所老板并不是他,她还会这么做吗?

她以为会是肯定的回答,可就在刚刚,内心犹豫了。

宁婧收回纷飞的思绪,起身说:“我去洗点水果过来。”

话落,径自走向厨房。

当初心里的那些小心思,她以为掩藏的很好,却没想到那个男人都知道。

等他腿伤养好,还是少和他见面,免得尴尬。

倪明昱深靠在沙发上,刚准备闭眼休息,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拿起手机,看着屏幕显示一串数字,以为是事务所的客户,接通后,官方开口:“你好,名誉律师事务所倪明昱。”

那边先是传来笑声,而后说道:“倪、明、昱啊,我当然知道是你。”

一字一句念完名字,又是一阵笑。

倪明昱眉头皱起,沉下声音,“你是盛浩杰?”

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已经是肯定语气。

盛浩杰依旧笑着,寒暄道:“难为你还能记得我,最近过的怎么样?”

“不错。”

得到他的回答,倪明昱的情绪并没有想象中的波动,除了刚开始语气略有坚硬,其余都很平静。

平静地回答他问的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平静地反问回去,最后应下他见面的要求。

时间是疗伤的良药,十多年的时间,足以让那些曾经忘不掉、过不去的坎磨砺成平坦的路。

倪明昱望着屏幕显示的‘通话结束’四个字,稍稍愣神。

脑海中的画面,切换到自己还处于二十出头的时候。

那时语言不通,就是出去打工也是干最苦最累的工作,回来沾上枕头就能睡着。

后来,与房子里的人熟络起来,才开始有业余的活动。

经过大家同意,会在屋内开party,有时也去附近的小酒吧喝酒聊天。

也是那段时间,认识了盛浩杰。

不同于自己还处于适应新环境的阶段,他已经能熟练的与当地人打成一片,在酒吧也很受女生喜欢。

除了与太多异性暧昧不清,为人仗义、重情。

他想,如果没有那件事,他们应该会一直联系。

果盘与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将他翻飞的思绪拉回。

倪明昱没有吃水果,而是起身上楼。

再次下来时,圆领短袖与休闲裤已经脱掉,换上衬衫西裤,与上班不同的是,没有系领带。

宁婧吃着水果,含糊问:“要出门?”

倪明昱点头,解开袖口的纽扣,将衣袖翻折,露出精壮的手臂。

随后,弯腰从桌上拿了车钥匙,离开别墅。

正式的衣着、高配置的汽车配上他那张俊俏的脸,绝对令人想入非非,只是走路姿势,又令人忍俊不禁。

*

约定的地点,是在市区一家酒店附近。

将车停好,倪明昱走进咖啡店。

上午九点左右,店里的人并不多,太阳升起,透过玻璃映照进来,让人昏昏欲睡。

收银趴在柜台,半眯着眼,听到动静才懒懒站起来,问来人要什么。

倪明昱点了两杯美式咖啡,随便找了位置坐下。

十来分钟,约他的人出现。

中分、黑发,凌乱中似乎又带着章法,下巴蓄了一把山羊胡,与当初那个青涩的小伙判若两人。

盛浩杰拉开椅子坐下,感慨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变化啊。”

倪明昱说:“你倒是变了不少。”

那人拨弄头发,又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笑起来:“这样才符合现在从事的行业,文艺范。”

倪明昱微扬眉头,并未说话。

之后,盛浩杰说着这些年的所见所闻,跑了四大洲,准备在国内住上一段时间,继续后面的旅程。

倪明昱只是听着,偶尔搭上两句话,态度始终不咸不淡。

“……我还是觉得人在年轻的事情不能太安逸,去外面转一转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盛浩杰说渴了,喝了口咖啡,问道:“这些年,一直都在珠城?”

“去年才回来的。”倪明昱答。

盛浩杰从口袋掏出烟,递给对面一根,笑着问:“感情生活怎么样了?”

倪明昱环顾四周,微抬下巴指向禁烟的标志。

“那就出去吧,也快到中午,等会一起吃饭。”说着,已经率先走出去。

在外面等着,看到身后的人脚步并不利索,眼睛划过疑惑。

“前些天伤了脚。”倪明昱把烟含在嘴里,点燃后抽起来。

“刚才的问题还没回答呢,感情如何?”盛浩杰执着于这个问题,调侃问。

倪明昱轻吐烟圈,低哑嗓音道:“目前单身。”

“那正好,子怡也是单身,可以考虑复合的。”兜兜转转,终于提到重点。

倪明昱手指轻弹烟灰,表情未变,说道:“你觉得可能吗?”

十多年前,女友和最好的哥们携手离开,十多年后,哥们过来劝他与前女友复合,呵……不觉得可笑?

盛浩杰扬眉,“还是说你已经另有新欢,那个小律师?”

倪明昱眼睛危险一眯,冷笑着说:“我有没有新欢,似乎与你无关。”

“护这么紧,是又怕我去抢?”

前面两人相谈甚好的画面,就像是假象,这样剑拔弩张才像是见面、相处的方式。

倪明昱将烟蒂按在墙上,扔进垃圾桶里,一系列动作做完,才平淡开口:“终于肯承认当初做的那些恶心人的事了?”

“我恶心?”盛浩杰轻笑起来,抬手指着他,“倪明昱,你搞清楚,无故消失半年的人可是你,试问有哪个女人能熬住寂寞?”

倪明昱看了他一眼,轻蔑地笑着,薄唇轻吐:“没种。”

敢做不敢承认,如今还将错全推到女人身上,真是令人倒胃口。

没等他回话,倪明昱已经走向停车处。

见他之前,本以为会摩拳擦掌揍他一顿,可真正看到他,当初咽不下去的气就消散了,除了恶心就再也找不到词去形容。

这件事,除了三个当事人,并没有任何人知晓,所以,任志远才会想着把孟子怡的电话给他。

其实,就算没有这事,他与她也再无可能。

这么多年过去,再深厚的感情都消磨殆尽,何况他们并没有爱的多深。

没有直接回学校,而是将车开到倪家。

管家听到引擎的声音,以为是倪初夏夫妻送倪远皓回来,所以,在看到倪明昱时,脸上满是惊喜。

“大少爷?”

倪明昱朝他笑了笑,把车钥匙递给他,径自走向别墅。

倪程凯把车停好,立即走进别墅。

倪明昱环顾四周,看着布局与原来不同的客厅,问道:“重新装潢了?”

“嗯,那次夫人回来,和小少爷大吵了一架,把客厅能砸的都砸了……最后按照大小姐的意思重新装潢购买了家具,把单据都送到了小姐那里。”倪程凯解释,顺便把最近的开销与他汇报。

倪明昱靠在新沙发上,问道:“倪柔那边把钱付了吗?”

“按月分期付的,目前还差一些。”

倪明昱微微眯起眼,浅笑着道:“分期付记得算利息,知道吗?”

“……”

倪程凯一阵汗颜,这两兄妹处事风格也太像了吧。

当初他向倪初夏提这事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回答,强调利息算上。

------题外话------

作者君:老倪,你真是抠到极致了!

倪明昱:嗯哼,是吗?

作者君:说好的你不差钱呢?

倪明昱:呵,这句话分人!

推荐请看——

推荐好友唐久久新文【早安,顾太太】

睡了茗江市赫赫有名的顾二少之后,默默无闻的江槿西一夜成名。

事后,顾二少说,“咱们都是第一次,不如凑合凑合就去领个证吧?”

亲朋好友都夸她命好,顾湛帅气又多金,沉稳又专情,是颗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钻石,江槿西简直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江槿西,“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