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别说碰,看一眼都觉得恶心【虐渣】/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不丁被点到,倪柔身形蓦地一怔,怯生生地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韩立江,哑着嗓子道:“立江,我?呜呜……我害怕……”

韩立江眉头皱着,跨步走过去,静静地盯着他,似乎在思索她想要耍什么花招。

于是,耐着性子问:“怎么了?”

倪柔看着她,而后把视线落在齐泓身上,眼神带着恐惧,在他看过来时,当即垂下头默默抽泣。

韩立江被她的举动弄得有些莫名,却又碍于韩老和他爸在场,只好坐在她身边,低声安慰,实则内心早就被磨得没了性子。

“哭什么哭?哭能解决问题吗?”

韩英杰音量陡然提高,怒气冲冲地拍着桌子,“齐泓,你来说!”

齐泓扫视一眼,最终将视线落在倪柔身上,冷下声音:“这条路虽然是你走出来的,但接下来发生什么可就不是你所能控制的了。”

倪柔身形一顿,放在腿上的手稍稍握住,压住心中的那点不安。

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韩英杰亲眼看到她出现在齐泓房内,还是一身狼狈,就算老人家心里怀疑,没有证据,他只能吃哑巴亏。

“你是立江的表哥,所以我才对你没有一点防备,可是你……你又做了什么?”倪柔说着,双手紧紧抱住胸口,神色惶恐不安。

齐泓轻笑,唇角微扬弧度,“演技不错,有考虑换专业吗?”

倪柔紧了紧握拳的手,继而拉住身侧韩立江的袖口,“立江,发生什么,我真的说不出口。”

韩立江心中有了自己的猜测,拧眉问:“表哥,你对柔儿做了什么?”

韩正辉的妻子见三个小辈一直不解释清楚,很是焦急,适时开口,“这事肯定是有误会在里面,阿泓啊,你赶紧说说。”

“二弟,你一直在家,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韩正荣没耐心听他们打哑语,点名让见证人开口说话。

看了眼韩老,见他并没有出声阻止,把刚才他所看到的事说出来。

虽然最后强调其中有误会,但听到前面那些,后一句根本引起不了人的注意。

“畜生!”

韩立江反应极大,直接起来冲上前,伸手揪住齐泓的衣领,咬牙切齿道:“她是我的老婆,你这么做不觉得恶心吗?”

他不爱倪柔,这是事实,但不代表别的男人能碰她。

只要是男人,都忍受不了被戴绿帽子,更何况这人还是齐泓,一直压着他,不让他翻身的人。

齐泓微微侧头,低声笑道:“别说是碰,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你!”

韩立江握拳朝他挥过去,拳风凌厉。

齐泓抬手挡住,另一只手掏向他的腹部。

韩立江被打,斗志被激发,直接扑上去,要和他一较高下。

两人就当着大家的面动起手来,韩老看了怒吼:“像什么样子,都给我住手!”

听了他的话,韩立江将揪住他的时候松开,齐泓也配合地向后退了两步,慢条斯理地整理起褶皱的衣服。

“倪柔,你先说说,为什么进齐泓房间?”韩老眼神凛冽,警告道:“记住,我要听实话!”

韩英杰这么问,坐着站着的人都讲目光投向倪柔,似乎都想知道原因。

倪柔事先已经想好对策,不慌不忙地说:“我和二婶聊完天之后,就上了楼,见表、表哥房门没关,就站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想问他是否知道附近有套房出租的,准备给我妈找套房子。”

韩正荣问:“之后呢?”

“之后,他说资料都在房里,让我先进去,可是等我进去……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倪柔隐晦地说着,抬眼看向齐泓,“表哥,你、你今晚是喝酒了吗?”

问出这话,是不想把再把事情闹大。

她的初步目的已经达到,看到韩立江那样抓狂的一幕,心里已经舒坦不少。

现在她跑出台阶,只要他顺势走下来,他们俩就都会相安无事。

毕竟,韩英杰他们赶到的时候,齐泓的衣服只是乱,而她也包裹的很严实,明眼人都清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倪柔眼中划过一抹得意,唇细微扬起,似乎是示意齐泓见好就收,赶紧接话。

等不到齐泓说话,韩正辉接话打圆场,“阿泓肯定是喝多了,我看他下楼倒水的时候走路都不稳。”

“是啊,好在什么事也没有,别伤了一家人的感情。”他的老婆附和。

齐泓至始至终都没说话,对上她的视线,饶有兴味地笑了。

看到他这副模样,倪柔心里‘咯噔’一下,开始发慌。

这个时候,他还能笑出来,是真的不在乎,还是留有后招?

不,不会的!

倪柔强迫自己静下来,死死咬着下嘴唇。

韩英杰目光犀利,看了一圈之后,沉吟道:“既然是醉酒,这事就到此为止,说到底也是我考虑不周,我让人把公司附近那套房收拾,你尽快搬过去吧。”

前半句话是对韩立江的,而后半句是对齐泓。

不光彩的事情,自然不能让它传出去,在源头就应该掐掉。

他做出这决定,一来能解决这事,二来能给韩立江交代。

韩立江面上并没有变化,但内心却有丝雀跃。

尽管自己的女人被他碰过,可借此机会把他赶出去,也不算亏。

如此想,他便不打算说话。

就在众人准备回房休息时,齐泓开口打断:“外公,这事还没完。”

韩英杰脸色黑沉下来,“你想说什么?还嫌不够丢人!”

话落,别墅门铃响起。

齐泓儒雅一笑,走过去开门。

重新回来,身后跟着莫少白。

莫少白朝他弯腰,声音华丽而有礼:“韩老,少白知晓深夜造访唐突,但事出突然,不得不这么做。”

韩英杰见有外人到来,脸色稍稍恢复,“少白啊,有什么急事?”

莫少白单手插进裤兜中,掏出银灰色U盘,不紧不慢地说:“韩老,我与阿泓交往甚密,今晚通视频原本只想请教他生意场的事情,却没想到看了出精彩的戏,堪比我公司旗下出的作品。”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是震惊。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倪柔,她的手心已经在冒汗,不可思议地看着摆在手心的U盘。

怎么会这样?

她进齐泓的房间,完全是无预谋的,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如果……如果爷爷、韩立江他们看到,她就完了。

眼眶已经含着泪水,痛恨地看着齐泓。

她以为是自己算计了他,却没想到最后竟然被他算计进去。

齐泓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什么叫偷鸡不成反蚀米,这就是!

“电视能开吧?”

莫少白跨步走到电视一侧,偏头在找USB插口。

“不要——”

倪柔大声尖叫起来,从沙发上起来,扑向他。

莫少白侧身、脚步微挪,而她人直接摔倒在地,狼狈不堪。

“韩太太,你很喜欢投怀送抱?”

莫少白垂眸笑看她,不经意开口:“刚刚你就是像这样要扑向阿泓,还好他身子敏捷,躲开了,现在怎么又故技重施?”

在别人看来,这话挺有幽默感,可当事人都在这,就像是针扎进心尖。

人生不易,全靠演技。

莫少白可是国际巨星,前半辈子都是在演戏中度过,他真是把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发挥的淋漓尽致。

现在让他扮演正义使者,拆穿恶毒之人的诡计,很简单的事。

倪柔倒在地上,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她缓缓抬头,拼命地摇着头,“我没有,你、你诬陷我!”

莫少白掂了两下U盘,眼中带着笑:“看了视频,就知道我是否诬陷冤枉你了?”

韩英杰清咳一声,给齐泓使眼色。

奈何他根本不理会,只是环抱手臂,似笑非笑地看着剧情反转。

他说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阴他,就该想到有这样的下场。

韩立江的脸色,因为莫少白的三两句话,变得阴郁。

那么怕视频播出来,肯定是心里有鬼。

手指紧握,关节发出‘啪啪’的响声,像是随时都会暴走。

倪柔从地上爬起来,用祈求的眼神看向齐泓,想让他不要公开视频,放过她这一次。

她真的太天真,以为凭自己能玩到这个男人,可是却忽略了,齐泓本身也是唯利是图的商人,是笑里藏刀的人。

齐泓冷眼睨了她一眼,对莫少白伸出手。

拿到U盘过后,直接递给韩英杰,“还是那句话,我什么都没有做。”

“阿泓,外公当时是气疯了。”

那种情况下,打他的确是因为生气,后来仔细想又觉得有破绽,但毕竟是长辈,不能直接去质问。

齐泓摇了摇头,温润开口:“您只要看了就知道一切。”

韩英杰怒斥:“哼,敢当着我的面撒谎,是觉得我老了说话没用了吗?!”

话出,倪柔身子略微颤抖,脸色煞白。

“为了防止此类事情,我还是搬出去住比较好。”

齐泓借此机会,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这一大家子都防着他,当初留下来是有膈应他们的玩心在里头,如今倒也不想这么做。

毕竟,有一个倪柔,已经够他们膈应。

借着送莫少白离开为由,他走出别墅,直接坐上车。

客厅里,韩英杰手里握着U盘,心里有所打算。

“正荣,你和我来趟书房,立江过十分钟再上来。”

吩咐过后,上楼来到书房。

父子俩面对面坐着,一直沉默。

韩英杰把U盘递给韩正荣,用电脑把视频播出来。

看完之后,两人的脸色都不算好。

韩英杰问:“你怎么看?”

“目前的情况,他们两不太适合离婚。”韩正荣分析公司正处于上升阶段,离婚必定会有多影响。

韩英杰点了点头:“这婚我也不赞同现在离,不过是早晚的事。”

当初,他是一心想让立江娶了倪初夏的,哪知道他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竟然最后让倪柔怀了孕。

两人结婚时,还闹出那么一出丑闻,本想着有孩子就娶了吧,毕竟是韩家的血脉,哪里知道婚后没多久,孩子却流掉了,到底是做什么孽!

韩英杰吩咐:“立江那边,你去劝一劝,就算日子过不下去,也给我装点样子出来,不能让外界抓到把柄,知道吗?”

人老了,最注重的就是晚节,谁不希望自家的名声好。

“这我知道。”

韩正荣点点头,像是响起什么,说道:“这离婚的事要是被黄娟知道,怕是不好办。”

韩英杰冷哼,满脸不屑:“她女儿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还想指望韩家收留她?做她的春秋大梦!”

本来就对这个孙媳妇不满意,又看了她如此不要脸的视频,心里怒火中烧。

若不是时机不对,明天就要请律师上门。

这时,韩立江敲门进来。

韩英杰把U盘拔了扔到桌上,“我和你爸的意思是,婚暂时不能离,把这段时间过去再说。”

“爷爷!”

“我不管你们夫妻俩怎么相处,但前提不能给我闹得不能收场,要是见报了,你就给我等着!”

韩英杰摆手,打发他们出去。

这一晚上,就折腾这事。

两人出去,韩正荣把U盘递给他,老生常谈嘱咐他凡事不能太过。

父子俩商议的结果,倪柔暂时离开韩家,两人先分居,离与不离后续再商量。

回到房里,韩立江不顾倪柔在,直接用笔记本外放了莫少白送来的视频。

他现在浑身都是戾气,倪柔不敢与他多说话,拿了衣服躲进浴室。

没听到外面的声音,才敢把门打开。

“啊——”

脚刚踏出去,头发就被他一把扯住,将她扔到床上。

啪——

韩立江一巴掌扇下去,“贱人,我花钱养你和你妈,你竟然背着我勾引别的男人!谁他妈~的给你胆子的?”

愤怒的缘故,这一巴掌手劲太大,以至倪柔出现耳鸣情况,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大。

“…放开我,韩立江……”

“放开?”

韩立江嗤笑起来,“给齐泓投怀送抱的时候,是不是就想要他这么压着你,啊?”

“我、我耳朵疼……求你放开我……”

“贱人,你勾引谁不好,偏偏去勾引他!”韩立江用力掐着她,怒吼道:“我对你不好吗?你要什么我没给你买,可你呢?想着背叛我!”

“既然这样,明天你就滚出韩家,和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起过日子去!”

“我韩立江,真是瞎了眼才娶了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

“……”

骂累了、打累了之后,韩立江扯着衣服,径自走进浴室。

倪柔从床上爬起来,一阵头晕目眩,摔倒在地上。

害怕他出来还会动手,她拿起自己包,踉跄跑出房内,冲下楼离开别墅。

捂着右耳,边走边敲打头部,企图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

终于,走出别墅群,打了辆车,报出黄娟所住酒店的地址。

*

这个时间点,黄娟已经准备睡觉。

打开门,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狼狈的出现在这里,眼睛都直了。

黄娟扶着她,焦急地询问:“怎么回事?柔儿,谁欺负你了?”

“妈,我过不下去了,真的过不下去了!”

倪柔看到她,扑到她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到了最后,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黄娟撩开她的头发,痛心地问:“柔儿,告诉妈,是不是立江欺负你了?他打你了是不是?”

倪柔哽咽着,死咬着下唇,“他真的会打死我的,妈,我想离婚……”

自从韩立江第一次对她动手之后,她就萌生离婚的念头,可一再顾虑,才会落到如此地步的。

黄娟托着她的身子,眼中是不忍,咬牙道:“柔儿放心,妈绝对不会让你白白受苦的。”

紧接着,使力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去床上休息……”

“柔儿——”

话还没有说完,见她脸色煞白,面露痛苦,吓得大声喊起来。

倪柔虚弱地靠着,手揪着衣服下摆,“妈,好痛啊,头疼……肚子好痛……”

------题外话------

嗯,恶人自有恶人磨!

感谢

【lululululala】1评价票、1评价票

【飞雪含恨】1月票

【邓英俊的妈妈】1月票

【152**8882】4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