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一步错,步步错/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柔痛苦呻吟,双手紧紧捂住肚子。

熟悉的痛,令她措手不及。

正如那次在韩氏正荣办公室一般,撕心裂肺的疼。

“妈,我……”

话还没说完,小腹往下坠,一股暖流滑落。

“柔儿,我们去医院,马上去。”

黄娟看到血迹,脸色陡然发青,拿起手机叫救护车。

救护车赶来之前,她都紧紧搂住倪柔,想打电话通知韩家,转念想到刚才女儿说的那些话,硬生生忍住了。

医护人员将倪柔用担架抬上救护车,立刻给她戴上呼吸机。

黄娟坐在一旁,已经哭成了泪人。

她们母女到底造什么孽,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之后,医护人员询问倪柔的血型,得知以后与医院联系准备血浆。

来到医院,倪柔被送进手术室。

黄娟慌张地在过道中来回走着,手心、额头全是汗渍。

犹然记得,上次也是这种情况,柔儿在抢救,最后孩子没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看到刚才那一幕,她就明白会发生什么。

冷静下来后,她拿出手机,给倪远皓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也不管他在哪,是否方便,就让他直接赶来医院。

倪远皓有些迷糊:“妈,发生什么事了?”

“你姐出事了,赶紧过来吧。”黄娟攥紧手机,说话都有些哽咽。

现在这样,她已经不知道该去求谁、依赖谁,想着能让儿子过来陪她,心也会安定不少。

倪远皓听了这话,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拿了衣服快速套起来,“妈,我马上就去,你等着我。”

挂断电话,他拿了钱,冲出房内。

人刚下楼,就被倪明昱出声叫住,“要去做什么?”

倪远皓停止脚步,稳定情绪道:“大哥,我姐、我姐在医院,出了事。”

虽然黄娟没有告诉他情况,但是能让她这个时间点还叫他过去,一定很严重。

倪明昱跨步从楼上下来,问话:“出什么事了?”

“我不清楚。”倪远皓摇头,有些急地说:“大哥,我真的要赶过去了。”

没等他同意,已经走向玄关。

“等等。”

倪明昱再次打断他的话,“去外面等一会,我送你过去。”

话落,他转身上楼,准备去换衣拿车钥匙。

倪远皓望着他并不利索的脚,神色有些恍惚。

他其实明白,大哥对他妈和二姐没有好感,也没有奢望他也会去,可他竟然提出要送他,内心划过一丝暖意。

不论他是担心二姐,还是放心不下自己,都让他感受到了来自家人的温暖。

两三分钟之后,倪明昱换了衬衫西裤,走下楼。

经过倪远皓时,笑道:“傻站在这做什么?”

上了车,倪远皓偏头看着驾驶座,说道:“大哥,谢谢你。”

倪明昱轻笑,没有说话。

他对黄娟与倪柔出事没兴趣,只是天色已经晚了,让这孩子一个人过来,多少会不放心。

说实话,他与倪远皓的交集不多,可以说几乎没有。

当年他离开家的时候,他不过才六七岁的样子,等他回国,他又在寄宿学校上学,也就因为倪初夏,才有罩面。

但正是因为有那丫头,她护着的人,自然是看重他,自己也不会照顾。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无法割舍的血缘。

两人一路沉默,来到医院。

倪明昱把车停下,敲了敲方向盘报出一串数字,“记下来,等那边情况差不多,打电话给我,接你回去。”

倪远皓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拿出手机,尴尬地说:“大哥你再报一遍。”

“……”

记下号码,倪远皓快步走去急诊手术室。

人刚赶到那里,话还没来得及与黄娟说上,护士从手术室出来,问:“谁是倪柔的家属?”

黄娟连忙回:“我是她妈妈,这是她的弟弟。”

“血库紧张,你们俩有AB的血型吗?”护士询问,见黄娟点头,立刻领着她去另一间病房,需要她献血。

倪远皓呆愣地站在原地,缓缓转过身,眼眶突然充盈着泪水。

护士重新返回,瞅了他一眼,以为他是伤心过度,好意提醒:“小伙子,你去那边坐着等吧,手术结束还有一会儿。”

倪远皓眼睛微闪,依旧站在原地。

待护士进入手术室,他才艰难移动步子。

约莫十来分钟,黄娟从病房出来,因为献了血,脸上略显苍白。

她挨着倪远皓坐下来,小声低泣:“你姐…是流产了,这已经是第二次,还都是因为韩立江!”

上次,她一直劝着倪柔,要和韩立江好好过日子,可如今,她为自己说的话、做的决定懊悔。

舍不得韩家的庇护,所以,才会让她的女儿遭了这么大的罪。

倪远皓静静地听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良久后,黄娟平复心情,道:“你在这坐着,我去打个电话。”

倪远皓垂着头,手指紧紧攥住手机,很痛苦。

为什么戏剧化的事情总会发生在他身上?

AB型?

哈哈……他妈是A型血,他爸是O型血,怎么可能有AB型的亲女儿?

所以,这就是妈为什么一直偏袒二姐,为什么能狠下心来把爸的药换掉的原因吗?

这时,手术室门被推开。

医生宣布手术成功,患者已经从另一边转移去住院部。

倪远皓木讷地听着,等黄娟打完电话,跟着她一起去住院部,全程都没有吭声。

此时,她刚从医生那里了解情况,得知倪柔以后再难怀孕的消息,宛若晴天霹雳一般。

“远皓,你姐受这么多的苦,是造了什么孽啊?”黄娟紧紧拽着倪远皓的胳膊,泪流满面。

一个女人,被诊断不能怀孕,是对她多么大的惩罚。

她的柔儿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韩家,是韩家那些人欠她的。

“远皓,你给你姐夫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黄娟掏出手机,说着就要翻韩立江的电话。

韩立江竟然敢打她的女儿,这事不会这么了解!

倪远皓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

黄娟注意到小儿子的不对劲,问道:“远皓,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妈,你想让我说什么?”

倪远皓冷眼看着她,随后突然笑起来,“你告诉我,你想让我说什么?”

“远皓……”

从未见他这般,黄娟心里有些慌张,不明白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叫我!”

倪远皓提高音量,咬牙切齿问:“我就问你,我是你和爸生的孩子吗?”

黄娟微愣住,拧眉道:“你说什么胡话呢?你当然是我和你爸的孩子!”

“那她呢?”倪远皓伸手指着病床上的人,面无表情地问。

虽然已经能确定,可是却还抱着一丝希望。

他宁愿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记错了。

黄娟慌张的不行,上前抓着他的手问:“倪初夏对你说了什么?”

这句问话,让倪远皓彻底清醒过来。

他甩开黄娟的手,苦笑着向后退,“妈,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你怎么能……”

爸对她有多好,他是知道的。

虽然当时的遗嘱并没有把公司给她,可是无论是动产还是不动产,那些足以让她阔绰地过下半辈子。

可是反观她是如何对待爸的呢?

换药想要致他于死地,竟然早在那么多年前,就给他戴了绿帽子。

一夜之间,二姐不是他的亲姐姐,而是他同母异父的姐姐,一切全变了。

“远皓,你听妈跟你说……”

“走开,别碰我!”

倪远皓挥动手,不让她碰自己,随后指着她,咬牙切齿道:“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算我求你,行吗?”

“倪远皓——”

“我是你妈妈,你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

“你给我站住……”

而后是黄娟的大嗓门,直到他从走进安全通道,声音才逐渐消失。

“啊——”

从台阶走下去,来到一层,靠着墙掩面发泄情绪。

他还没有到十八岁,可经历的事情,足以让他心态变老。

以前,自己就算不是健谈、活泼的人,也不至于像这样阴郁。

而现在,他的感受就是看不到未来,生活一团糟。

良久,久到双腿已经发麻,他才走出楼梯间,朝医院门外走去。

手里握着手机,几度想要给倪初夏打电话,可看着已经到了下半夜,硬生生忍住。

大姐,于他而言,就像是指路明灯,跟她聊过,哪怕并不是聊自己烦恼的事情,都会觉得很开心。

她会设身处地地为自己着想,也会竭尽全力帮助自己。

有时候,他在想,为什么和她不是亲姐弟?

走出医院,他将手机揣进口袋,顺着路边漫无目的地走。

盛夏的夜晚,微风吹来都带着温热。

不远处,是一条街烧烤。

白天是一条人形横道,到了晚上,就被红色的伞蓬占领,成为夜市烧烤。

倪远皓走过去,看着男男女女围坐在桌上,喝啤酒、吃烧烤、聊聊天,很羡慕。

他选了一家,随便点了些东西,拿了两瓶啤酒,坐下来。

打开啤酒,满上后,一口闷掉。

“咳咳咳……”

因为是第一次喝酒,味道刺激味觉,所以直接咳嗽起来。

“没出息。”身后,传来倪明昱的声音。

倪远皓红着脸转过头,惊讶喊道:“大哥?”

“第一次喝酒?”

倪明昱重新拿了酒杯,给自己满上。

随后,抽了根筷子,贴着酒杯搅了一下,一饮而尽。

倪远皓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以前没喝过。”

学校管得严是一点,另一点是他对酒和烟并不感兴趣。

倪明昱略微点头,替他满上:“那就慢慢喝,没人和你抢,不用着急。”

兄弟俩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很快,桌上摆了七八个酒瓶。

倪远皓头有些晕乎,虽然这些酒基本都是倪明昱喝的,但他毕竟是第一次碰酒,酒量很浅。

倪明昱付了钱,伸手拽着他,两人继续向前走。

倪远皓指了指路边停的车,说道:“大哥,你车还在那儿呢?”

“喝酒不开车,就放那吧。”倪明昱单手插进裤兜,掏出烟和打火机,点燃一根抽起来。

瞧见倪远皓渴望的眼神,笑着道:“烟不能教你,不让你姐和我急。”

提及倪初夏,倪远皓傻笑起来,笑着笑着竟然哽咽起来,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是我亲姐姐?”

倪明昱轻吐烟圈,沉声回:“你是亲姐胜似亲姐,这样不是更好。”

他这个妹妹,狠下心来,要么翻脸无情,要么就护短护到底。

很显然,倪远皓这傻小子很得倪初夏的喜欢。

明明小时候,因为他而让自己受了很多委屈,可终究抵不过血缘与投缘。

“胜似亲姐?”

倪远皓重复念这四个字,蓦地豁然开朗。

是啊,尽管倪初夏并不是她的亲姐,可她对自己的好,不就已经说明一切了吗?

“大哥,我们是兄弟对吗?”

“傻小子!”

倪明昱捏着他的肩膀,笑着点头。

他并不是看谁都会不爽,也不会刻意去针对一个人。

正如,他不会因为倪远皓是黄娟的儿子,就会对他不留情面,不认他。

倪明昱一路钳住他的手,拦下出租车以后,先将他塞进去,而后自己坐进去。

回到倪家,倪明昱架着他进了房,把水温调好,让他去冲澡。

洗完澡,倪远皓清醒过来。

他换了睡衣,准备下楼倒水,看到书房的灯是亮着的,移步走过去。

敲门进去,见倪明昱坐在书桌前翻看书籍,好奇地走过去,“大哥,不是已经暑假了吗?”

倪明昱捏了捏鼻梁,道:“八月初学校有讲座,正在改稿子。”

倪远皓拖了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当时大姐还提议我报财经政法大学呢。”

“为什么没报?”倪明昱把笔放下,向后靠了靠,势有与他谈下去的架势。

倪远皓答:“我对军事比较感兴趣。”

刚开始聊天还有些紧张,总觉得对面坐着的是自己的老师。

之后,见倪明昱并没有拔高姿态,就像是普通聊天,便慢慢放松。

“军校也不错,那时我也想过的。”倪明昱对他选择的这条路给予鼓励,告诉他自己当时也很想上军校或者服兵役。

倪远皓问:“那为什么最后会选择法律?”

倪明昱沉默片刻,沉声回:“一步错,步步错,法律能平衡我心中的那杆秤。”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无赖大神拐娇妻文/紫色斐然

不都说大神是冷艳高贵或者惜字如金,生人勿近的吗?

为什么这个大神各种无赖追在她后边讨债,大神你不要那么没有节操好不好?

不都说,游戏妹子都爱大神,各种勾搭诱惑!

为什么这个妹子看见他跑了兔子还快,难道这个世界都不爱大神爱猥琐男了?

然后,佳人在前:

陌颜浅笑吼道:大神,请滚开!

漠然暖言:嗯,好。

眼见大神如此听话,她正欣喜,就看到自己的游戏角色被扑倒,压在了身下。

陌颜浅笑:无耻小人!

漠然暖言:亲爱的,不是你叫我滚的吗?所以我就滚你身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