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你惹毛我的次数还少/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时间的沉默,彼此没有说话。

倪明昱手指敲打桌面,片刻后道:“时间不早了,去睡吧。”

“大哥,你也早点休息。”倪远皓起身,走出书房。

回到房里,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二十四。

躺在床上,把空调温度调高,刚准备入睡,手机铃声响起来。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妈”,倪远皓眉头紧皱,毫不犹豫挂断,最后干脆关机。

与此同时,黄娟攥紧手机,气得脸色发青。

懊悔,怎么就大意让他知道了真相?!

偏偏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瞎着急。

回到病房,床上的人还没有醒。

刚刚没了孩子,脸色苍白,黄娟看着心里揪着难受。

她坐回床边,握住她的手,“柔儿,是妈妈不对,妈妈不该逼你的。”

那时候,如果她没有执意让她和韩立江过下去,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在她眼中,韩立江虽然手里没什么权力,但人看上去斯斯文文,是能托付终生的男人,尽管有糊涂的时候,但总会想明白。

可——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越想、越觉得气恼。

这时,倪柔嘤咛出声,欢欢睁开眼。

适应亮光之后,她偏头看向黄娟,“妈,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

同样的场景,心情却截然不同。

若说之前那次,她是伤心欲绝,为自己有这样的丈夫而悲哀,这次却很平静。

看到她点头,突然笑出来声,“哈哈……”

“柔儿,你才二十出头,不用急着……”

“妈,你不用安慰我,就算孩子保住,我也不会生下来的。”倪柔咬牙切齿,眼泪悬在眼眶中,“韩立江、他就是畜生,断子绝孙的畜生!”

黄娟别开眼,不去看她。

良久的沉默之后,倪柔又睡了过去。

黄娟来到护士站,让护士多注意,便离开病房。

天还未亮,来到韩家。

进了院内,她叉腰大喊,惊动了别墅里的人。

开门的是韩正荣,看到来人,脸色顿时垮下去,“这么早来有什么事?”

若是之前,他可能还会客气,但知道倪柔做的那些事,连佯装的心情都没有。

“……”

黄娟憋了一肚子的火,明明是她的柔儿在韩家受了委屈,肇事方竟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韩正荣!让你儿子过来见我!”

她径自走进去,直接坐在沙发上。

因为她的嚷嚷,韩家其他人已经醒来,分分从二楼下来。

韩立江看到黄娟,眼睛微闪,大抵能猜到是倪柔向她告状,才会过来。

他移步走过去,刚喊了声“妈”,黄娟从位上冲过来,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黄娟,你在韩家闹什么?!”韩英杰怒吼,气得不轻。

“我闹什么?”

黄娟指着韩立江,谩骂道:“你问问他都做了什么?柔儿第一个孩子因为他没了,这个孩子又是因为他,畜生!”

“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断子绝孙!”

“今天,你们韩家不给我交代,我就报警告你们谋杀!”

“……”

韩家众人的脸色,因为她的话越来越差。

最后,是韩正荣开口:“倪夫人,警察是讲究证据的,没证据光会在这闹,我告诉你,没有用!”

“柔儿还在医院躺着,她没了孩子,身上还有多处淤青,等医院验伤报告出来,你们韩家就等着被人唾弃吧!”

黄娟怒气冲冲指着韩立江,愤懑道:“我把柔儿交给你,是希望她幸福,可你做了什么?打她?骂她,你还是男人吗?!”

韩立江被她骂的心里不舒坦,却又不能发火。

“亲家,夫妻之间小打小闹也属正常。”

韩英杰当起和事佬,继续说:“那也是小一辈的事情,我们做长辈的,应该是不插手就尽量不插手。”

“你看这样行吗,我陪立江去趟医院,和柔儿好好聊一聊,问题总要通过沟通才能解决。”韩正荣适时开口劝说。

事情闹大,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本想着再过段时间直接让两人协议离婚,却没想到在这一节骨眼上,出事了。

“我女儿两次被他打到流产,这事沟通就能解决吗?”黄娟冷笑起来,抄起手里的包砸向韩立江,“我让你打我女儿,你还敢不敢打了?”

韩立江一把握住黄娟的手提包,隐忍怒意道:“来闹事之前搞清楚状况没有?是你女儿先背叛我的,勾引别的男人,我没有提出离婚你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你胡说什么?”

黄娟想要夺回包,发现做不到,又要开始辱骂。

“我再说一遍,是你女儿有错在先,怀的孩子是不是我的还有待考量呢?”

韩立江松开手,后者猛地向后退了两步,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黄娟见硬的不行,干脆瘫在地上,大哭大闹,吵着要讨回公道。

韩英杰被她烦的不行,把烂摊子直接丢给韩正荣,让他解决,交代完之后,便上了楼。

“你们不给我交代,就等着吃官司,就算倾尽所有我也要让你们韩家付出应有的代价!”黄娟像泼妇骂街,手里已经握着手机,等着韩家让步。

韩正荣额头青筋暴起,对付生意场那些明刀暗箭他在行,但这样不讲理的女人,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压低声音对身侧的韩立江道:“我怎么和你说的?凡事不要做太过,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韩立江站在那儿,看着地上撒泼的人,眼中满是厌恶。

同一种方法用多了,就不再有用。

他弯腰,拽住黄娟的手,拖着她走向别墅外。

“你给我放手!”

“我可是你丈母娘,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韩立江把她推搡出去,挡在门边,“丈母娘?很快就不是了!”

话落,直接把门关上。

如果没有黄娟这么一出,他可能会过段时间再考虑离婚的事情,但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和这对母女撇清关系。

*

临海苑。

倪初夏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刚吃过饭,就接到齐泓的电话。

大致把昨晚的情况说了一遍,感慨道:“好在我有所防备,否则事情就麻烦了。”

“佩服她的智商,竟然能想到这一出。”倪初夏向后靠了靠,侧身把头靠在厉泽阳肩膀上,“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韩家现在一团乱,外公压着不让离,韩立江却执意要离婚。”齐泓轻描淡写地开口:“倪柔的情况也不好,得来的消息是伤了身子,以后很难再怀上孩子。”

倪初夏眼睛略微一怔,下意识抬手抚上自己的小腹。

得知这个消息,她心里并没有幸灾乐祸或者开心,只觉得有些惋惜。

无论怎么样,大人之间的矛盾,也不应该涉及到孩子,他们都是无辜的。

收回思绪,问道:“倪柔成这样,黄娟能袖手旁观?”

“今天凌晨来韩家闹了,结果并不如意。”齐泓笑着回。

这些,还是今天上午经过茶水间的时候听员工议论得来的。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说的一点也没有错,韩家只要有一点事情,很快正荣集团就能传遍。

“这事不论是走法律程序,还是私下解决,她们母女都讨不到一点好处。”倪初夏面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与他随意聊了两句,便收了线。

放下手机,她仰头把刚刚得知的事告知厉泽阳,开口说:“你觉得倪柔会同意和韩立江离婚吗?”

厉泽阳只是看着她,并没有回话。

他一向对别人的事情不感兴趣,尤其这两人还都曾经伤害过她。

“她离开韩家,意味着一无所有,按照她的性子,应该不会离婚。”倪初夏猜测。

她和黄娟都是过惯了好日子的人,让她们自己挣钱简直是难于上青天,为了物质,她们也会忍下去。

“离婚与否都和我们无关,小脑袋瓜子别想那么多。”厉泽阳轻柔她的头发,把水果沙拉递给她。

倪初夏吃了一口,开口问:“你说,如果有一天我把你惹毛了,你会不会像韩立江一样打老婆啊?”

“不会。”厉泽阳毫不犹豫回答。

倪初夏眼睛弯下来,笑看向他,刚准备奖励他一个吻,就听他不紧不慢说道:“你惹毛我的次数还少,再想想,我哪次打你了?”

要是惹毛就要动手,就算她有九条命也不够揍的。

“哼,我让你打你敢打吗?”倪初夏故意挺了挺肚子,美眸浅眯瞅着他,“男人打女人是最没品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能干这么掉价的事情!”

厉泽阳哭笑不得看着她,眼神中满是宠溺。

午后,倪初夏靠在他怀中,昏昏欲睡。

一通电话,将睡意驱散。

接通后,直接点了免提,“喂?”

“初夏丫头,最近怎么样啊?”

听出韩英杰的声音,倪初夏蓦然睁开眼,清嗓回答:“韩爷爷,我都挺好的。”

“听说工厂已经投入生产,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向爷爷提,爷爷能帮一定会帮的。”韩英杰与她说着工作上的事情。

“谢谢韩爷爷。”

倪初夏表示感谢,询问:“您有什么事吗?”

尽管知道他打这通电话,十有八九是为了黄娟母女,出于礼貌还是问了意图。

韩英杰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丫头,你继母和妹妹的事情应该知晓了吧?”

“嗯,知道。”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老头子知道你与她们关系并不好,但还是希望你能劝劝她们不要把事情闹大,这对谁都不好。”

韩英杰把黄娟要走法律途径和大肆宣传此事的情况告知,希望倪初夏能出面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他能打这通电话,自然是知道此‘劝说’非正常的劝说,也明白她有对付这对母女的办法。

“韩爷爷,您该知道,我与她们的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我如果去劝,事情只会更加糟糕。”倪初夏听懂他的话,却佯装不懂。

虽说姜是老的辣,但她这样的青涩小辣椒,也不能白白出力。

工厂刚投资生产,除了与她和方旭交熟的客户愿意买账,其余商业精,根本连机会都不给他们。

这种情况,总得想想办法才行。

韩英杰清咳,问道:“丫头,老头子也不拐弯抹角,你想要什么?”

“韩爷爷,我的事得当面谈才行。”倪初夏眼中划过精光,笑着说:“您看这样行吗,今晚我做东,请您和韩伯伯吃顿便饭。”

“当然可以,地点你来定,到时候通知我就行。”韩英杰语气也带着笑,聊了两句之后把电话挂断。

韩正荣在一旁问:“爸,她肯帮忙吗?”

“倪家丫头长大了,知道和我谈条件了。”韩英杰脸上的笑意收敛,沉声说:“今晚和她一起吃饭,谈得双方都满意,事情就算解决。”

韩正荣明白他心情并不太好,没敢再说话。

正荣集团有建材方面的生意,自然是听到倪初夏出来单干的消息,虽然才刚刚起步,但她有经商的天赋,后有厉家撑腰,不出几年,规模一定会大起来。

有舍必有得,舍弃倪氏固然可惜,但得到的却是抛开倪氏过去不堪,这样建立的公司,才能长久。

*

傍晚时分,韩英杰带着儿子与孙子一同来到约定的地方。

包间里,除了倪初夏还有厉泽阳与方旭。

倪初夏站起身,替他拉开椅子:“韩爷爷,您过来坐。”

“你坐下就好,我们自己来。”瞧见她隆起的肚子,韩英杰连忙让她歇着,这时候形式自然是没有身体重要的。

坐下后,目光掠过另外两人。

厉泽阳略微颔首,“韩老。”

方旭则站起来与他打了照顾,“韩老先生,您好。”

“不是说吃便饭吗?都坐下吧。”韩英杰让他们都坐下,到目前为止,脸上都是带着笑的。

韩正荣坐在韩英杰右手边,他的身边是韩立江。

本以为吃饭就只有倪家丫头,这样无论是人数还是路数,他们都占上风,却没想到并不如他所想。

看来,今晚算是鸿门宴。

倪初夏让厉泽阳开酒,替他们斟酒。

到韩立江时,他把杯子递过来,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看。

斟满后,她把酒杯递还回去,全程没有多看他一眼。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情雪凝钰

【高冷真流氓VS热心伪白兔,简而概之:都不是省油的灯】

初次见面,飞机上,他们互不相识,却已是合法夫妻。

同别墅三个月后:

她把两份离婚协议放到他桌上,说:“签字,我们离婚。”

他抬眸看着她,并不说话,眼神带着疑问:为什么?

“你太闷了,我又有喜欢的人了。加上,你讨厌麻烦,我又属于麻烦中的……”麻烦两字没有说出口,就瞄上他严肃的表情,立刻噤声。

他将她逼到角落,双手壁咚她,说:

“我拒绝,最近爱上麻烦了。”低头吻了她的唇。

她扬起唇角,窃喜“奸计”得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