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吃饱了,才有力气制住我/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脸上不着妆容,一直带着浅笑。

举手投足间,都能看出是被爱情、婚姻滋润的小女人,尤其是低眉与另一半说话的时候。

韩立江见到她这般,情绪难免会有起伏。

与她相比,自己的婚姻实在太过失败。

他承认自己并不是位好丈夫,但较之倪柔,他至少未在婚姻里出轨。

想到那个女人,心情更加槽糕,摸着裤兜找烟和打火机,企图用这种办法平复。

方旭止住他即将点火的动作,“韩先生,这里有孕妇,烟咱们还是去外面抽。”

韩立江愣住,把烟放回原位,抬眼看着倪初夏说:“那就不抽了。”

菜上齐,倪初夏招呼桌上的两位长辈动筷,期间并未提任何要求。

方旭主动敬酒,与韩正荣聊起股市与最近的建材生意,为之后做铺垫。

下午接到倪初夏的电话,他还以为是在戏耍自己,要知道,当初他在倪氏建材任职的时候,时刻需要防的就是韩家,如今肥肉却送到了嘴边任人宰割。

不得不说,她很有本事。

“泽阳啊,我们喝一杯。”

韩英杰主动举杯,“听说前段时间在军演,现在结束了?”

厉泽阳举起酒杯,抿了一口,缓声道:“提前回来了,那边还没结束。”

“真是年轻有为,我们几个老家伙凑一起的时候就羡慕厉老有两个好孙子。”韩英杰频频点头,眯着眼把酒喝掉。

说是羡慕,其实又何止是羡慕的程度。

厉家两个小辈,都是出类拔萃的。

从军的厉泽阳,少将军衔,日后他就是从部队退下来也可以直接从政,再谈他的哥哥厉泽川,管理的厉氏集团可是珠城的商界龙头。

厉泽阳谦虚说道:“您的孙子也不错。”

“不能比啊,那么大的人还总让我们做长辈的操心。”韩英杰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韩立江,无奈叹气。

后者神色略微闪动,垂下眼没有说话。

明明不比厉泽阳小几岁,但不管是与他对视还是说话,都有面对长辈和领导的感觉,没来由紧张。

厉泽阳只是举杯,隔空碰杯后,并未说话。

坐在他身侧的倪初夏,轻拽他的衣摆,低声说:“少喝点,让方旭陪他们喝就行了。”

无形中,坑了把方旭。

男人偏头望着她,眼神分外柔和,从桌下攥住她的手,笑道:“怕我喝醉?”

倪初夏假意挣扎两下,没好气道:“是啊,喝醉耍酒疯我可制不住你。”

想到醉酒,脑海中浮现上次的场景,脸蛋不由得发烫。

厉泽阳短促笑起来,拿起筷子替她夹菜,“吃饱了,才有力气制住我。”

很有歧义的话,倪初夏听了只默默垂头吃饭,不再理会他。

饭局差不多结束时,韩家三人放下碗筷,大有谈判的架势。

倪初夏看眼方旭,示意他打起精神。

“丫头,等我把那些破事处理好,你和泽阳一定要来韩家吃顿饭。”韩英杰发出邀请,目光慈爱。

倪初夏莞尔,“一定去。”

距离上次去吃饭,已经过去快一年的时间,而如今,似乎所有的都发生了变化。

“那现在我们谈谈你的要求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

接下来的谈话,就是围绕刚投入生产的工厂,缺乏客户与市场,所以需要正荣帮忙打知名度,在她的公司未上市之前,都不得正面发生冲突之类。

谈到最后,韩正荣脸上的笑容都已经僵硬。

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这个小规模公司未能发展成为上市公司以前,正荣都不能使用任何手段打压或者与之竞争。

对于正荣来说,其实就是养虎为患。

“我相信韩爷爷和韩伯伯,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当然,我也一样。”

倪初夏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袋,直接递给韩英杰。

后者接下,便打开来。

瞅了两眼之后,神色突然变得很怪异,沉吟片刻说道:“丫头,这……是真的?”

倪柔是黄娟与别的男人所生,这样的消息谁知道都会惊讶,他也不例外。

倪初夏点头,开口道:“我不会拿这事开玩笑的。”

韩英杰沉思片刻,把文件重新放进文件袋,摆到了一边。

这事与倪家而言并不是好事,但与韩家却是。

他一直头疼黄娟要将事情闹大的事,有了这个把柄在手,她必然不会轻举妄动。

饭局结束,韩英杰与韩正荣坐上司机的车离开。

厉泽阳打电话叫了代驾,让他送方旭回去,而自己则去了车库取车。

方旭扶着路边的树,结巴道:“今天…嗝……这酒喝得值!”

“站好了,你摔倒我可扶不动。”

倪初夏让他靠好,转头看向地下停车场的入口。

开车先出来的是韩立江,在她站的位置将车缓缓停下来,打开副驾驶车窗,探头喊了她一声。

倪初夏看着他,并未说话。

“我很快就会和倪柔离婚,以后她的事我不会再管。”

“所以呢?”倪初夏笑。

韩立江愣了一下,随后解释:“我…我知道你和倪柔不合,我和她离婚之后,希望我们还能成为朋友。”

倪初夏莞尔:“我家那位脾气不大好,朋友就不必了。”

话落,厉泽阳开车过来。

看到有车停在那里,按了喇叭。

韩立江看了眼后视镜,一言不发升起车窗,开车离开。

厉泽阳将车停下,下车走过来。

看了眼抱着树的方旭,将目光落在她脸上,执起她的手问:“他缠着你了?”

倪初夏本想摇头,突然间起了玩闹的心,垂头说:“是啊,他和我说要和倪柔离婚,让我和他……”

话还未说完,就被厉泽阳打断:“没可能。”

倪初夏仰头望着他,眼中含着笑意,“厉先生,我发现你在这方面已经能用自负来形容了。”

厉泽阳将她拉到怀中,手轻轻搭在小腹上,低声道:“你都怀了我的孩子,还有什么可能?”

倪初夏哼了哼,一本正经地说:“那也说不准,哪天你要是对我不好了,我就带着孩子改嫁,娶了我还有萌娃,多划算啊。”

“我倒要看看,有我在,还有谁敢娶你!”尽管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却还是霸道宣誓主权。

倪初夏抬手戳了戳他的脸,笑道:“瞧你嘚瑟的,受法律保护了不起啊?”

男人嘴边噙笑,不置可否。

听她这么说,才觉得军人的身份的确很不错。

两人在路边腻歪好一会儿,代驾才赶来。

方旭歪歪倒倒上了车,临走时嚷嚷:“下次不许秀恩爱!”

目送车子离开,倪初夏径自上车,趴在车窗边缘道:“听见没,下次不许秀恩爱了。”

厉泽阳轻笑,绕到驾驶座。

开车之前,倪初夏招了招手,“过来,让我闻闻还有酒味吗?”

男人配合地解开安全带,倾身过去,“有吗?”

倪初夏凑到他跟前嗅了嗅,除了专属于他的气味,并没有酒气。

他喝得并不多,一小时左右的时间,足以稀释。

轻拍他的肩膀,说道:“开车回家吧,有点困了。”

下午接到韩英杰的电话,就和方旭商量,没有时间午睡,所以,现在是有些困。

“那就做点让人清醒的事情。”

话落,挑起下巴,含住她的唇,轻轻舔舐。

只稍片刻,倪初夏伸手攀住他的脖颈,回应这个吻。

车内,一片漆黑。

除却汽车空调运作的声响,剩下两人唇齿交织声,异常暧昧。

狭窄的空间,肌肤相贴,犹如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原本该八点到家,硬是磨蹭到晚上十点钟。

倪初夏是被抱着下车,回到别墅,又被他抱上了楼。

厉泽阳将她放到床上,怜惜地托着她的脸,低声道:“我去放水,洗完澡再睡。”

“嗯。”倪初夏胡乱地点头,眼皮已经开始打架。

精神本来就不振,刚刚在车里体力也用完,坐着都能睡着。

从浴室出来,看到她已经躺在床上睡着,愧疚之余也有些哭笑不得。

摸了摸她的脸,将她抱起来,转身走进浴室。

……

军区医院,住院部。

韩立江问护士站,知道倪柔的病房,径自走过去,推门而入。

开门的动静,惊动了陪夜的黄娟。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警惕地看着他,“你还好意思来?”

韩立江环顾四周,最终将视线落在病床上,“医生怎么说?”

“小产需要静养,你先出去。”黄娟掀开薄毯,走过来就要赶他离开。

女儿好不容易才睡着,被他吵醒怕是又要睁眼到天亮。

韩立江甩开她的手,快步走到病床边,“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韩立江,你还是不是人?”黄娟气得浑身发抖,压低嗓门说:“柔儿刚刚小产,你不关心她就算,怎么……”

这时,床上的人睁开眼,“妈,你先出去。”

“柔儿?”

“出去吧,这里是医院,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倪柔朝她扯了扯嘴角,看着她走出病房,收回视线问:“你来又想做什么?”

韩立江绕到另一边,坐在椅子上,“毕竟夫妻一场,过来看看你。”

倪柔拧眉问:“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让律师起草离婚协议书,该是你的一分都不会少。”韩立江翘起二郎腿,笑道:“当然,你是过错方,撑死也分不了多少。”

倪柔一口气闷在胸口,脸蛋憋得通红,“你……想离婚吗?休想!”

她已经想的很清楚,就是死也要和他磕上,她是绝对不会离婚的。

已经没有成为妈妈的可能,这一切都是他害得,一句离婚就想甩了她吗?

不可能!

“这不是你说的算。”韩立江看着他,残忍开口:“只要把你勾引齐泓的视频上交法院,你不离也得离!”

倪柔冷笑起来:“呵呵……随便啊,你能上交视频,我也能提供你两次害我流产的证明,还有你家暴的验伤报告,看法律最终会判谁是过错方。”

在上次流产时,她就留了一手,就是防止会有今天的情况出现。

执意离婚,那么谁都讨不到好。

“你威胁我?”

“对啊。”倪柔扬眉,咬牙说:“韩家的名声如果因为你臭了,你觉得在韩英杰眼中你还能翻身吗?”

韩立江恼羞成怒:“住嘴!”

“我知道你一直把齐泓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可是不论你怎么努力,都不及他一根小拇指。”倪柔不但没住嘴,反而说的更欢,“他比你正直,至少他不会利用女人,更加不会打女人!”

韩立江猛地站起来,椅子‘嘭’的倒在地上。

黄娟听到声音,立刻推门冲进来,神色慌张,“柔儿,没事吧?”

“妈,我没事。”

倪柔抬眼看着他,低喃道:“生气了?那你打我啊。”

韩立江双手握拳,死死盯着她。

没得到回应,倪柔突然笑起来,“哈哈,不敢打是吧,这里可是医院,你动手就又是一个把柄。”

“离婚协议拟好,立刻会送来,到时候你不签也得签!”

韩立江撂下这句话,转身走出病房。

若不是爷爷不让他提及DNA检测的结果,也不至于被她如此威胁。

她说的那番话,有一部分是对的。

无论他如何努力,始终都超越不了齐泓。

与其说他是眼中钉肉中刺,倒不如说是他的噩梦。

在他没回韩家之前,爷爷对他抱有希望,将来整个公司的重担都会是他承担,可他回来以后,自己就变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事业毫无进展,婚姻一团乱麻,总得先解决一个。

病房里。

倪柔躺倒在床上,手心全是汗。

她其实是害怕的,看到他,就会想起那两个无辜的孩子,做梦都是孩子哭声,问她:妈妈,为什么不要宝宝?

不是不要你们,而是你们的命不好,投在了韩家,有一个狠心的爸爸。

“柔儿,”黄娟替她捻好被子,沉默良久后,说道:“妈其实很后悔,当初你要离婚的时候,为什么拦着不让,让你受了这么大的苦,这次,咱们把婚离了好吗?”

“不好。”

倪柔拧着眉,不甘心地道:“妈,我如果离婚,还怎么在珠城待下去?”

她和韩立江的婚礼,整个珠城都知道,离了婚还有什么脸留下来,让她怎么面对那些名媛小姐?

“不留在珠城也好,妈可以和你一起去别的地方。”黄娟握着她的手,苦口婆心劝说:“柔儿,听妈的话,这个婚咱们离了,你还年轻,总能找到对的人。”

倪柔静静地看着她,蓦地抽走自己的手,“你让我离婚,到底是真的为我好,还是你自己想和那个男人离开?”

黄娟不可思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离婚,我为什么要离?”倪柔眼眶泛红,哭着说:“错的又不是我,他凭什么离婚?”

她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那个畜生,凭什么他一句离婚,就能抛弃她,否定所有?

清楚的知道,一旦离婚,她就没了韩家的庇护,倪氏也破产,什么都没有的她,该变成什么样?

蹲在路边吃地摊?租一间多一个人都觉得挤的房子?还是为了钱精打细算?

她不要,不要过这样的生活!

“柔儿,你何必这么执着?”

“妈,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在黄娟惊讶的目光下,倪柔轻声说:“你从小就告诉我,我是珠城倪家的千金,将来的老公一定会家缠万贯、宠我疼我,而倪家的一切也都会是我们娘三的。”

“……”

黄娟紧紧皱着眉,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所以,妈,你不用劝我,我死都不会离婚。”

倪柔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我就是死,也得拉着韩立江一起,这样才公平,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