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我哪有那么花心!/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月底,军演正式结束。

裴炎作为珠城军区的指挥官,尽管没能赢过帝都军区,却是尽了很大一份力。

表彰大会,按照军演表现决定功勋。

宣布一等功,听到裴炎的名字,厉泽阳薄唇轻挽,露出少有的微笑。

他穿着军装,身姿笔挺地坐在第一排,和众人一起鼓掌。

“你啊,再坚持几天,也能接受褒奖。”坐在他身边的厉建国开口。

参加军演的兵,表现优秀,由直属领导提名,一般都能记功,这样宽裕的情况不是每次都能碰到。

“那些于我而言并不重要。”

名誉、利益,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没必要太看重。

厉建国也就一时感慨,听他这么说,也不再执着于此,“军演告一段落,我会准你一段时间的假,就在家陪陪小夏吧。”

厉泽阳问:“多久?”

虽说他是自己的爷爷,珠城军区归他管,但假期的事,还是要公开明确。

厉建国清咳,装模作样开口:“按正常假期来算,一年四十天。”

“那我选择现在不休假。”厉泽阳果断回。

她的预产期在十二月,离现在还有四个来月的时间,如果这时候把假期休掉,很难保证年底能请到假。

厉建国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从明天开始,每天来部队报道。”

“这几天不行,大哥的婚礼将至,很多事要处理。”

话落,厉泽阳把桌上的帽子拿起来戴好,低声道:“晚上的庆功宴就不去了,先走一步。”

没等厉建国反应,起身离开礼堂。

台上,是军区文艺兵给功臣表演节目,大家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没多少人注意中途离开的人。

就知道睁眼说瞎话,泽川的婚礼会由他自己一手操办,什么时候需要麻烦他了?

厉建国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呶呶嘴,一脸无奈。

走出礼堂,外面阳光正烈。

厉泽阳走下台阶,径自来到车旁,驱车离开。

这个时间点,是倪初夏睡午觉的时候,并不着急回去,将车速保持中等。

路程行至一半,手机收到她发来的短信,“白夕语落网了,我去趟云家。”

厉泽阳回了短信,把手机丢到一边,并没有改变车向。

*

——结束后我去接你,注意安全。

倪初夏收到他的短信,正在出租车上。

回了‘好’字之后,便将手机放进包里。

到达云家,倪初夏付钱下车,打着伞站在院子外按铃。

隔了好一会儿,云辰走出来,亲自替她开了门,领她进去,边走边埋怨:“这么热的天,都告诉你不用过来,怎么还来了?”

把伞放到储物柜上,倪初夏开口:“我不放心。”

云暖这些天都没有断过心理治疗,现在白夕语被抓,两人免不了会碰面,怕她承受不了。

进了别墅,除却云昊夫妻以外,还有两位警察。

客厅,并没有云暖的身影。

云辰看了她隆起的肚子,叮嘱:“暖暖在房里,上楼小心一点。”

倪初夏与长辈打了招呼,上楼去找云暖。

房门并没有合上,隐约能听到讲话的声音。

没有推门而入,而是敲了门,得到允许才走进去。

云暖本来心情不佳,看到她时,脸上浮现笑容,“倪姐姐?”

“怎么样了?”倪初夏握住她的手,看到房内还有一位陌生的男性,打量几眼后,收回视线。

“看到你来,心情就好了。”云暖让她坐在床上,介绍道:“倪姐姐,这位是我的心理医生,郑医生。”

倪初夏朝他略微点头,“你好。”

“你好,我经常听小暖提起你,终于有机会见到真人了。”郑医生脸上带着笑,很有亲和力,“果然如她所说,很漂亮。”

倪初夏莞尔,“这段时间,多亏你陪着她。”

“这是我作为医生应该做的。”官方的话,说的很得体。

接下来,因为今天的治疗还未结束,倪初夏暂时坐到一边,保持沉默。

期间,医生就像是与她闲聊,只是作为旁观者,能察觉出他的问题都是有迹可循,设计好的。

比如问及学校的情况时,就会似有若无地把问题引到球场、操场这类地方,让她去讲这方面的事情。

约莫半小时,郑医生起身准备告辞。

云暖将他送出房门,笑着和他打招呼告别。

关上门,她扑在床上,问道:“倪姐姐,你觉得郑医生怎么样?”

倪初夏想了一会儿,开口说:“笑容亲切,很容易得到别人的信任,做这一行挺有优势。”

“哎呀,我说的不是这方面,比如长相啊,性格啊?”云暖像是已经回到从前,脸上重新有了笑容。

倪初夏好笑地问:“别告诉我,你又喜欢他了?”

“倪姐姐,我哪有那么花心!”云暖撅着嘴,仰躺在床上,说道:“再说,郑医生都有孩子了。”

已经有孩子?

倪初夏眼中划过了然,看来云辰办事挺靠谱。

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笑着道:“会笑、会闹,恢复的不错。”

云暖点头,“嗯,只要不看到岑南熙,我都挺好的。”

“怎么了?”

“觉得从头至尾,自己就像是傻子,任人摆布。”云暖从床上坐起来,闷闷开口:“和他订婚的时候,我不知道他和曼曼姐互相喜欢,出事之前,我也不知道表姐喜欢的人是他,无形中变成罪人,再由罪人变成枪靶。”

“曼曼现在过得很幸福,你不需要有任何压力或者负罪感,至于白夕语,她那么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欠了外债。”

言下之意,她的顾虑都是没有必要的。

云暖不解地看着她:“倪姐姐,你在帮他说话吗?”

“没有,我只是将我看到地说出来而已。”倪初夏摇了摇头,低声说:“你已经长大了,旁人给你的都是建议,最后做决定的那个人只有你自己。”

没有人能替自己做决定,因为后果并不是他所能承担的。

云暖眼神有些迷茫,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前些日子,岑南熙每天都会抽空过来,要么远远地站在一边,要么隔着门与她说话,内容的都是千篇一律。

可——

自他看到自己与郑医生一起散步那次,他就消失了。

没有短信、不再过来,她的世界就好像从未有这个人的存在。

说没关系、无所谓是不可能,没人陪伴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地想:他在哪?做了什么?是不是又看上别的小丫头了?

就是这样,她也忍住没有去找他。

每当看到他,就会想到那晚的事,不堪、恐惧、绝望这类的感觉刺激神经,这样的她还能怎么办?

“暖暖,警察有些事情要向你了解情况,快下来吧。”

最后,是白茹月的声音拉回她翻飞的思绪。

倪初夏陪她一起下楼,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紧张。

警察的问题,在临市的时候,云暖已经回答过,按照事实情况又说了一遍。

期间,一位警察中途接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他委婉开口:“嫌疑人白夕语与你们存在亲戚关系,她在警局提出与你们见面的要求。”

这样的案子,算是比较少见的。

毕竟,少有人能狠下心来如此对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下狠手。

“不见!”

云昊提高嗓门,怒吼道:“她这样的白眼狼,还想耍什么幺蛾子?告诉她,我们云家从此和她再无瓜葛!”

白茹月见丈夫这么生气,好声好气地劝说,转而对两位警官说:“警察同志,我们不想见她,这事就按照法律程序走吧。”

也被怪她狠心,谁让这事触碰到她的底线。

若她只是欠了赌债或者犯了别的罪,她会想办法帮,但伤害的是她的女儿,没有商量的余地。

此时,云暖开口问:“警察叔叔,我能见到她吗?”

“云暖,把你的想法收起来!”

“暖暖,听哥的话,这事不要插手。”

云昊与云辰同时开口,都是反对她去见白夕语。

一来是觉得没有必要,二来则是怕她心理承受不了。

“爸,我必须见她。”云暖头一次和云昊对着干,就是当初与岑南熙订婚,她的态度也没这么坚决。

“你、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

云昊拧眉看着她,见她说不听,直接对两位警官说:“就按照我说的,不见。”

“爸……”

云暖脸上焦急,却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倪初夏眸光略微闪动,开口说:“云叔,就让她去见一面吧。”

“倪姐姐?”云暖感激地看向她,紧紧握着她的手,像是找到了知音。

她真的非去见白夕语一面不可,很多事情她还没有弄明白。

最后,云昊拿她没办法,只好同意。

云辰开车送云暖去警局,倪初夏跟随。

案件还没有开庭受审,所以,白夕语只是被暂时关押在警局,还未进监狱。

走过程序以后,云暖被带进去见人,倪初夏与云辰在外面等着。

云辰靠在墙边,低头看着倪初夏,“暖暖胡闹,你怎么也跟着一起?”

犹然记得那会儿在病房看到云暖的模样,好小一只蜷缩在床上,眼中满是惊恐,令他心疼的不行。

最近好不容易能在她脸上看到笑容,这要是见到白夕语又重回那时候,该怎么办?

“不是胡闹。”

倪初夏视线直视前方,缓声说:“事情是由白夕语一手策划的,总要让她弄清楚,解开心结才行。”

“那万一……”

倪初夏仰头看着他,眼中含着笑:“别把事情想那么坏,要相信你妹妹。”

其实,她也不能百分之百确信之后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但通过这几次与云暖聊天,今天的见面,敏感发觉她与以往大不相同。

不再是以前那个傻傻的姑娘,她已经有自己的判断。

这或许就印证了一句话,人在逆境中,才会更快成长。

云辰见她这么说,心稍稍定下来,目光落在她小腹,“怀孕辛苦吗?”

手搭在小腹上,莞尔道:“有苦有甜吧,就目前看,甜是大于苦的。”

想着肚子里正孕育着一个生命,TA正在茁壮成长,幸福感就会涌上来。

她没有刻意打扮,头发随意挽起,有几缕搭在侧脸,唇瓣稍稍扬起,眼中含笑,相貌明明未变,但给人的感觉却又很不一样。

温柔。

云辰脑海中蹦出来的词就是这个,以前这词与她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如今却真真切切感受到。

“先说好,本少爷要做孩子的干爹。”

“没问题。”倪初夏笑着,伸手道:“干爹记得准备好给干儿子的礼物。”

不同于外边的轻松,里面的气氛已经陷入冰点。

“……他们竟然放心你过来,就不怕我再对你做什么?”

云暖看着她,“你还能对我做什么?”

白夕语头发凌乱,脸上、胳膊都有擦伤,是在逃跑过程中受的伤。

而她丝毫不觉得疼,冷笑着说:“傻姑娘,信不信我三两句话就让你哭着出去?”

云暖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和你说过了,我喜欢岑南熙啊。”白夕语平静说完,突然问:“对了,你和他怎么样了?他知道你被人强暴,还会要你吗?”

云暖脸色陡然变了变,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攥着裤子,平静之后,回道:“表姐,我没有被强暴。”

白夕语眉头一皱,眯着眼问:“没有?”

“你很失落对吗?”

云暖抿了抿唇,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岑南熙,但他现在依旧是我的未婚夫,将来还会是我的丈夫,不过,这些都将与你无关。”

“闭嘴!”

“你前面说的那番话,不过是不想让我和他在一起对吗?”云暖没有听她的话,继续说:“来之前,倪姐姐就把你会说的话都告诉我了,当时我还有些怀疑,可现在相信了。”

除了语言组织与顺序不同,倪初夏在车上与她说的玩笑话,真的都说中了。

当时,她只觉得是玩笑话,可现在回想,才发觉,她其实是用心良苦。

白夕语情绪有明显的波动,被铐着的手拿上桌面,咬牙道:“你刚才说的话也是她教你的吧?”

云暖摇头:“不是,我说的都是自己想的。”

她来这里,只是想弄清楚一点。

这么多天她一直在钻牛角尖,不过,现在她已经明白。

“呵呵……”白夕语突然笑起来,面目可憎。

她这个傻妹妹,竟然有一天也会说出这番话来。

“我恨过你。”云暖起身,居高临下望着她,“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话落,她转身离开。

经历的这些事,让她明白了很多。

走出阴森的房间,望着外面略有刺眼的阳光,脸上浮现了浅笑。

看到云辰依旧靠在那儿,她快步走过去,伸手抱住他。

云辰身形一怔,扶着她的肩膀,“怎么了?是不是她对你说了什么?”

“哥,我没事。”云暖笑看着他,眼眶泛红地说:“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陪着我,以后我不会让你们担心了。”

她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家人每天都小心翼翼,生怕触碰到自己,令自己伤心难过。

可是,这么多天,最难受、最担惊受怕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他们。

曾经洒脱的哥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敢随时随地开她的玩笑,与她像姐妹一般的妈妈,也很久没与她谈心。

云辰眼中的焦虑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直达眼底的笑,“傻瓜,说什么谢谢,你可是本少爷的妹妹。”

倪初夏神色柔和看着这一幕,随后悄然离开。

走出警局,便准备去路边打车。

太阳伞刚撑开,就见不远处一辆军用车停在那,身着军装的男人倚在车旁。

像是有所感应,男人抬眼,目光柔和缱绻投过来。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