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报道上写的,一个字都不要相信/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眼中划过惊讶,是没料到他会来这里。

今天军区有事,她是知道的,所以出门并没有让他陪着。

突然现身在这里,分外感动。

男人深邃的视线投向她,眼中是只对她才会有的温和。

没等她走来,他已经跨步过去。

接过她手中的太阳伞,揽住她的肩膀,护着她上车。

坐上车,倪初夏偏头看着他,问道:“怎么过来了,那边是结束了吗?”

“后面的事不是很重要。”男人打了半圈方向盘,驶进车道。

倪初夏向后靠了靠,右手轻轻敲打后腰,舒缓酸胀。

等红灯时,厉泽阳发现她细微的动作,询问:“不舒服?”

“这个座椅有点硬。”

倪初夏侧过身,用肩膀抵着后背,说道:“没事,一会儿就到了。”

平时坐的都是私家轿车,军用车的座位自然不能与之相比。

厉泽阳降下车窗,不时看着外面,像是在寻找什么。

没一会儿,他将车停靠在路边。

叮嘱她在车里等着,自己很快就回来。

倪初夏看着他穿过人行横道,到了马路对面,心里升起疑虑。

等待的过程,先掏出手机给云暖发短信,告知自己已经离开,之后便无聊地刷朋友圈和微博。

厉氏珠宝集团的官方微博已经公布厉氏总裁的婚讯,时间、地点,还有两位主角的婚纱照,一共九张。

倪初夏随便点了一张,曼曼穿着古代的嫁衣,微垂着头,身边是穿着喜服的厉泽川,手掀开盖头,目光温柔。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浓浓的爱意。

这样浓情蜜意的照片,的确适合柔情似水的曼曼。

厉泽阳重新返回车上,手里提了两个抱枕,体贴地将抱枕放到她腰后,调整到最舒适的位置才重新发动车。

他的举动,让倪初夏觉得暖心。

其实,只有半小时的路程,但他却愿意做这些事情。

这让她想起自己刚怀孕的时候,情形都差不多,因为自己不舒服,他便下车买了糖雪球。

一个男人时刻考虑到你,甘愿为你做这些看似很小的事,通过小细节,就能察觉他是在乎你的。

夫妻之间不用言谢,倪初夏只是偏头望着他,眼中满满都是感动。

厉泽阳看了她一眼,低声问:“是不是困了?”

“还好。”

察觉到这条路并不是回临海苑的,倪初夏问:“要去哪儿?”

厉泽阳回:“鼎盛酒店,帮大哥和大嫂确认当天流程。”

他与爷爷说的话并不假,厉氏近段时间很忙,作为老板,自然是需要把事情全部处理,才能保证八月八日当天不用分心。

婚礼的另一位主角正忙着准备考研初试,能省的时间自然要省下。

到达目的地,两人下车走进酒店,与前台说明来意,径自来到二楼。

婚礼邀请的人较多,酒店经理决定将二楼的两个厅合并,布置起来也是费时费力。

策划人以为两位是婚礼当天的新郎新娘,看到倪初夏凸起的肚子时,眼珠都快瞪出来。

咽下口水之后,特别尽职地提议:“厉先生,鉴于您太太的身体,我觉得那些互动的小游戏可以适当取消。”

倪初夏低头看了自己的肚子,笑着说:“你误会了,到时候结婚的是我丈夫的大哥,所以那些小游戏不用取消,挺有趣的。”

策划人松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不是没接手办过新娘怀孕的婚礼,但月份这么大的是没遇过,好在不是这一对,不然就真难办了。

与总策划人商议之后,大致了解当天的流程,之后,又配合着全程走了一遍。

全部结束,已经是傍晚时分。

来之前与张嫂打了招呼,所以,她并没有准备晚餐。

考虑到回去的时间和食材问题,两人干脆在酒店解决晚餐的事。

晚上八点左右,回到临海苑。

洗完澡,倪初夏躺在床上给岑曼曼打了电话,“在干嘛呢?”

岑曼曼回:“刚准备拿卷子出来做。”

倪初夏不厚道地笑了,“还有一个来星期的时间就是婚礼了,还有心思复习?”

“没办法,就剩四个月的时间了。”

此时,岑曼曼趴在书桌上,表情生无可恋。

除却上次去拍婚纱照,她这些天就没出过门。

自己做出的决定,总要咬牙坚持下去。

“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知道吗?”

倪初夏收敛笑意,将今天去酒店的情况简单告知,“还有不清楚的,等你有空咱们当面聊。”

“嗯,谢谢你啊,初夏。”岑曼曼表示感谢。

公司的事太多,拍完婚纱照回来,厉泽川就出差了,昨天刚回来,今晚就要加班。

很多时候,她看着他这么忙,很想去帮他,可是无能为力。

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省点心。

收了线,岑曼曼拿起卷子,全身心投入开始做题。

十点多,英语真题卷终于做完。

岑曼曼起身,原地活动了一下,觉得有些饿,推门走出来。

门合上,书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来,来电显示‘老公’。

给自己煮了面条,吃完又把锅碗洗好,没有直接回书房,而是来到厉亦航的房间。

看着他睡得很熟,轻手轻脚走过去,把床头灯关掉,退出房间。

回到书房,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拿起手机,看到厉泽川的未接来电,回拨过去。

听到‘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的话,岑曼曼眼中划过疑惑。

难道是手机没电了?

放下手机,开始核对刚才做的卷子。

凌晨时分,岑曼曼又拨了一遍,依旧是没人接听,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转而给张钊打电话。

“老板娘,请问有什么事?”

岑曼曼询问:“知道泽川在哪儿吗?”

“老板?”

张钊打了哈欠,迷迷糊糊道:“他不是回家了吗?我们十点半会议就结束了。”

岑曼曼眉头稍稍皱起,稳住心神说:“你想休息吧,他应该快回来了。”

挂断电话,她将手机攥紧,心里越来越不安。

自结婚以来,厉泽川并没有晚归过,有事也会提前告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回到主卧,刚把睡衣换下,准备出门看看,就听玄关处传来声响。

她急忙跑出去,看到厉泽川回来,直接扑到他怀里。

“怎么了?”

“你去哪儿?”岑曼曼紧紧搂着他的腰,焦急地说:“你电话打不通,给张钊打电话,他说会议早就结束了,我还以为,以为你……”

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搂抱他,不愿意撒手。

厉泽川回抱住她,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压低声音解释:“路上有点事耽搁,本想给你打电话,没等你接通手机就没电了。”

“别乱想,也别害怕,我没事。”

“听话,时间不早了,回房睡觉吧。”

“……”

男人低声安慰着她,揽着她回到主卧。

厉泽川去洗澡,岑曼曼把睡衣换回去,躺在床上。

这时,摆在床头的手机震动。

拿到手机,解开锁,看到短信内容时,岑曼曼的眼眸怔住。

——今晚,泽川和我在一起。

一条陌生的短信,异常暧昧。

加起来不过九个字,却足足看了半分钟,才缓过神。

无论发件人是谁,她始终相信他。

于是,直接将短信删除。

不一会儿,又进来一条短信。

——你觉得八月八日,你们能顺利结婚吗?

紧接着,同样的号码发来彩信,图片色调很暗,但还是一眼就看出照片里的男人是厉泽川,只是他怀中的女人身份不详。

岑曼曼撑手从床上坐起来,脸色并不好。

三条信息之后,手机归于平静。

只是,她的心却久久没有平复下来。

没看到照片之前,她是坚定地相信厉泽川,看到照片之后,虽然心里依旧相信他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但还是会止不住乱想。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被打开。

岑曼曼蓦然抬眼,攥紧手机,神色有些慌张。

“怎么这样看着我?”厉泽川擦着头,好笑地问。

“没,你饿了吗?”岑曼曼转移话题。

“不饿,晚上吃的比较晚。”厉泽川走到床边坐下,视线落在她手上,“很晚了,手机放下睡吧。”

岑曼曼抿了抿唇,说道:“我刚才淌了汗,再去冲个澡。”

说着,她下床走进浴室。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岑曼曼努力将表情与情绪调整。

随后,有看了眼照片,果断选择了删除。

她是相信厉泽川的,短信可以瞎编,照片可以合成,但是他的表现是最真实的。

就算都是真的,那又能说明什么?

迅速冲了澡,擦干身体穿上睡衣准备出去,无意间瞥到装衣服的篓子,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拿起他的衣服本能的检查。

虽然心中是相信,但女人总在胡思乱想,要做点什么,才能让自己心里更加放心。

重新出来,床上的男人已经熟睡。

岑曼曼轻手轻脚上了床,刚把灯关上躺下,身侧的男人一个侧身,就将她搂在怀里。

动作娴熟,行云流水。

单单一个动作,就将她不安的心抚平。

*

翌日,岑曼曼很早就醒来。

做好早饭,去叫家里的一大一小起床。

厉亦航穿好衣服,拿着自己的小书包,睡眼惺忪地走出来。

小家伙看到厉泽川,打着哈欠说道:“爹地,我今天能想要你送我去学校。”

“赶紧把早餐吃完。”厉泽川轻敲桌上的盘子,自己也落座。

吃过早餐,两人一起出门。

岑曼曼提着小书包将两人送到楼下,叮嘱道:“中午让马师傅给你送午餐,记得吃。”

“好,要是在家无聊,就出去逛一逛,来公司陪我也行。”

厉泽川目光温柔望着她,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目送黑色卡宴离开,岑曼曼转身上了楼。

把厨房收拾好,回到主卧。

手机一直在床头柜上震动,没人接听。

岑曼曼走过去,接通了电话,“二哥?”

就一会儿工夫,岑北故打来好几个电话。

“哎呀我去,老子以为你想不开呢!”岑北故听到她的声音,送了一口气。

“怎么会?”

岑曼曼边说边往房外走,笑着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岑北故质问:“你老公昨晚在家吗?”

“在啊。”岑曼曼越听越糊涂,又问了一遍有什么事。

“你老公上报了,不过他昨晚回家了,那就是误会。”岑北故把报纸上的内容简述了一遍,继续说:“现在这些记者就知道捕风捉影,老子就不明白,屁大点事至于这么大肆宣扬吗?”

岑曼曼嗯了一声,走进书房,打开了桌上放的笔电,搜索今天的新闻。

‘厉氏总裁深夜幽会神秘女子,是三还是正?’

果不其然,是昨晚的那张照片。

女人的脸完全被遮挡,却能清楚地看到厉泽川的侧脸。

岑北故察觉到她太过平静,询问:“曼曼,你没事吧?”

“没事,二哥。”岑曼曼把电脑合上,情绪低落道:“报道上的照片,我昨晚就收到了。”

“那你问厉泽川了吗?”

岑曼曼靠在椅子上,轻声说:“没有。”

“现在打算怎么做?”岑北故问。

“交给他处理吧。”岑曼曼手心冒汗,说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

岑北故又说了什么,她并没有听清,挂断电话之后,心里还是很乱。

其实,若是平常,这些根本不可能被曝出来。

只是因为他们的婚期将近,便没有太过注意报道这方面。

手机刚放到桌上,厉泽川打来电话。

接通后,直接切入正题:“曼曼,看了今天的报纸吗?”

“看了,刚刚二哥给我打了电话。”岑曼曼如实回答。

厉泽川交代:“报道上写的,一个字都不要相信,知道吗?”

“嗯,我知道。”岑曼曼应下。

“还有,关于这件事,等我回去再告诉……”

厉泽川的话没说完,被秘书催促的声音打断。

等他处理完那一头的事情,刚要重新说话,岑曼曼开口:“泽川,你先去忙吧,我等你回来。”

“答应我别乱想,事情并不是那样。”

厉泽川又插空又说了两句,最终把电话挂断。

书房里,岑曼曼攥紧手机,目光若有所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