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回来跪键盘/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里,岑曼曼攥紧手机,目光若有所思。

望着桌上摆放的资料书,此时此刻,也看不进去。

一个星期之后,她与厉泽川就要举办婚礼,在这时突然曝出如此不利的事,该是早有预谋的。

还有昨晚的三条信息,意思很明显,发来其实是想让她探究下去,和他闹。

偏偏自己没有理会,才有了网上的事。

无论指向的是她,还是想要影响厉泽川,都不能让那人成功。

只是——

目前她还能做些什么?

岑曼曼缓缓闭上眼,试图平复此刻的心情。

睁眼时,她握着手机走出书房,来到了厨房。

清点冰箱里的食材,开始一心一意准备今天的午餐。

厉泽川让她不要乱想,那么总要找些事情做才能分散注意力。

夫妻之间需要信任,也需要一定的独处空间,所以,即便他不打算告知,她也是能理解的。

只要,他依旧是那个厉泽川就好。

十点半左右,冰箱里的食材被清空,做了满满一桌菜。

岑曼曼拿出保温桶,开始给厉泽川与厉亦航装饭菜。

十来分钟之后,给司机老马打了电话,让他来华忆公寓接她。

坐上车,老马注意到她手里的两个保温桶,笑着说:“现在很少有像您这么大的姑娘会做菜,真是贤惠。”

岑曼曼微笑着道:“上大学的时候,无聊去选修了烹饪课,觉得挺有意思。”

那时候她不能像初夏那样可以天南地北的旅游,就只能做一做这类事情,来缓解压力。

尤其当自己的厨艺被人肯定、得到夸赞时,会觉得自己也是被人需要的。

老马频频点头,询问是先去厉氏还是先去厉亦航就读的小学。

岑曼曼垂头思索,说道:“先去给亦航送吧,泽川估计还要忙一会儿。”

“行,那就先去给小少爷送午饭。”

老马将车开向小学,途中与岑曼曼聊着天。

到达目的地,岑曼曼来到门卫处,把卡通保温桶递进去,签了字以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等到了中午放学。

看到厉泽川的老师过来取保温桶,才放心离开。

十一点半左右,来到厉氏大厦。

因为不确定什么时候离开,岑曼曼先让老马离开,等她要离开时再给他打电话。

走进大厅,前台一眼认出她来,拿着通行卡替她引路。

坐进电梯,她忍不住开口:“厉太太,您和厉总的关系真好,每天都给他做爱心便当。”

岑曼曼朝她一笑,没有说话。

往常的午餐都是老马送的,只不过今天,她很想见他,就亲自过来了。

对于前台小姐所说奉承的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如今阳奉阴违的人太多。

前一秒可能面善心好的夸赞,转身则有可能存了恶毒的心思。

经过秘书室,艾琳在埋头处理文件。

听到办公室的躁动声,才抬头看到岑曼曼。

她放下手中的工作,走出来,“老板娘,您来了。”

岑曼曼略微一点头,问道:“你们老板呢?还在开会吗?”

“老板目前在会客室,您可以先去办公室等他。”

艾琳领着她走进办公室,体贴地给她倒了杯果汁。

岑曼曼把保温桶放在桌上,自己则坐在会客时用的沙发上,无聊之际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

刚开始纯属消磨时间,到后面关卡越来越难,就全身心投入,连厉泽川回来都没有发现。

男人把文件送回办公桌,解开衬衫纽扣,顺势挽起袖口。

一系列动作做完,也没见她发现,不免觉得好笑。

他走过去,手撑着沙发椅背,俯身低头慢慢靠近,瞧出她玩的游戏之后,低声提醒:“把颜色相同的星星凑到一起。”

“这我知道,关键是……”

岑曼曼停下来,转头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后话没说出来。

厉泽川清嗓,问道:“关键是什么?”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岑曼曼没有回答他的问话,有些羞赫地问。

“有一会儿了。”

厉泽川从沙发后绕过来坐下,长腿交叠起来,“某人玩的太入迷,当然没有发现。”

岑曼曼脸颊浮现绯红,把手机按锁屏,手忙脚乱地打开保温桶,拙劣地转移话题,“饿了吧,赶紧吃饭。”

厉泽川不再调侃她,询问她是否吃过。

岑曼曼把保温桶打开,摆好碗筷,“等你吃完,我就回去吃,现在不太饿。”

察觉到菜色丰富,厉泽川抬眼凝视她。

岑曼曼出声,疑惑问:“怎么了,是饭菜不和胃口吗?”

她是按照他和亦航的口味做的,按道理不会错的。

厉泽川握住她的手,沉声说:“一会儿让张钊请位阿姨回家。”

“其实不需要……”

“听话,这样你也能安心准备初试。”没有给她反对的机会,就这么直接做出决定。

岑曼曼知道说不过他,只好同意。

厉泽川吃饭的时候,她就捧着纸杯坐一边看着。

尽管他于她而言已经很熟悉,但每次看到这张熟悉的脸,不经意间心跳还是会加快。

他就是这样,仅仅坐在那儿,都会让人移不开眼,是男性独有的成熟魅力。

念及此,岑曼曼突然觉得两人之间的年龄差,如今与自己而言是件挺不错的事情。

至少,在她迷茫时,他能很快帮她辨认方向,找到正确的路。

“想什么呢?”厉泽川低声问,嗓音带着笑。

岑曼曼收起纷飞的思绪,轻声说:“在想,遇到你真好。”

厉泽川眼眸微怔,放下碗筷,执起她的手道:“怎么了?”

听着他温润的嗓音,柔情的目光,岑曼曼将头磕在他肩膀上,抽出手搂抱他的腰,低喃道:“泽川,如果我能考上研究生,毕业之后就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那要是考不上呢?”厉泽川笑。

岑曼曼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说道:“要是考不上,就不用等毕业了。”

男人轻笑起来,手在她后颈处摩挲,“这就难办了。”

他是盼着考到,还是盼着考不到呢?

岑曼曼仰头看着他,认真地说:“一点都不难办,考上也就两年的时间,很快的。”

那时候她也才二十过半,这个年纪不早不晚,最主要的是,两年后,亦航比现在懂事,会理解她的做法。

厉泽川低头与她对视,故作无奈道:“你都这么说了,还能怎么办呢?”

她的眼睛很亮,像是小鹿一般。

明明已经与他结婚有半年,却又像什么都没变,依旧清纯如学生。

再次垂头靠近,直接含住她的唇瓣,舌尖临摹,随后撬开贝齿,长驱直入霸占她的领地。

岑曼曼虽然脑袋晕乎乎的,但手却本能地攀上他的肩头,插进他的发间。

这个动作,无疑是对男人的刺激。

厉泽川将她压在沙发上,大手撩开挡在脸上的头发,眼中是炙热与难灭的情谷欠。

“叩叩——”

就在这时,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岑曼曼一个激灵将他推开,腰板挺直坐起来,整理头发和凌乱的衣服。

男人眼中划过一丝不耐,冷声道:“进来。”

冷不丁听到他这般严肃的声音,张钊眼底划过疑惑,照理说老板娘过来,老板的心情应该是愉悦的才对。

推门进来,瞅见老板娘脸蛋泛着红晕,以及老板黑沉的脸,张钊心里了然。

他不是故意打断两位好事的,只是事情太紧急没有办法。

趁着张钊汇报工作之际,岑曼曼把桌子收拾好,在两人彼此沉默时,提出先离开。

厉泽川握住她的手,叮嘱道:“让老马接你回去,在家等我。”

岑曼曼嗯了一声,提着保温桶离开办公室。

待她离开,张钊把下午的行程安排汇报,“舒城彦家老爷子来了,晚上约了您吃饭。”

厉泽川抬手摁了眉心,吩咐:“把下午四点到五点半的时间空出来。”

张钊看了眼行程表,表示没有问题,临走时免不了八卦:“空出的一个半小时,您是要回去陪老板娘?”

“呵。”

厉泽川轻睨他一眼,嗤了声。

张钊赶忙把文件收拾好,起身准备告辞,都快走到门外,回头又问:“老板,昨晚怀中的女人是谁?”

厉泽川坐在那,没说话。

“再问一个问题……”

厉泽川脸色黑沉下来,冷声道:“滚!”

随后,没看他一眼,起身走向办公桌。

坐回老板椅,刚打开笔电,手机铃声响起。

接通电话,语气很冷淡:“你好,厉泽川。”

“泽川啊,你现在面子大了,连我要见你一面,都得层层向上报。”

电话里,传来老年人的声音。

厉泽川听出来,笑着回:“彦老,您说笑了。”

“知道我是开玩笑就好。”那边也是爽朗地笑着,问道:“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和你结婚的姑娘,今晚把她也带着吧。”

“彦老,她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改天吧。”厉泽川婉言谢绝。

老人家笑着问:“哟,这是防着我的意思?”

“并不是您所想。”

两人僵持不下,最后电话那头松了口,只是放话,这次一定要见到人。

挂断电话,厉泽川靠在椅子上,俊眉皱起,显然是为这事发愁。

想到昨晚的事,太阳穴都跳着疼。

舒城的彦家,除了与他交好的彦梓楠稍微正常,其他人行事用一言难尽形容最贴切。

……

岑曼曼离开厉氏大厦,掏出手机刚要给司机老马打电话,看到短信时,打消了念头。

——敢和我见面吗?

依旧是昨晚的号码,发来无厘头的短信。

岑曼曼走到厉氏附近的咖啡店外,拨了电话过去。

“终于肯面对了?”

岑曼曼眼眸微闪,话语脱口而出,“你是卢静雅?”

六个字,但语音语调,分明就是她。

那端冷笑起来,“难为你还记得我。”

“你到底想做什么?”

岑曼曼稳住心神,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报道上的照片是真,那个女人分明是她从未见过的,不可能会是卢静雅。

“很简单,你过来见我,我就把事情告诉你。”

卢静雅报出一个地址,没等她说话,便把电话掐断。

岑曼曼站在那,想了一会儿,果断走到路边拦下出租车去了她说的地方。

地点离厉氏并不远,是在街角的甜品店。

推门走进去,就见约她的人坐在窗户边,精致的妆容,一字肩的红色雪纺,与她的唇色相配,下身是黑纱长裙。

与之相比,岑曼曼的穿着很简单,上身纯色T恤,下身是浅色铅笔裤,看上去青春活力。

走过去坐下,开门见山问:“发那些没有意义的短信给我,想做什么?”

卢静雅风尘一笑:“如果真的没意义,你就不会来这里了。”

随后,她掏出女士香烟,点燃抽起来。

岑曼曼眉头微皱,对于她的举动,心生疑虑。

自第一次见她,就感觉她是品味较高,举止优雅的人,尽管那些是后天培养而成,也不至于做当众抽烟的事。

“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卢静雅将烟灰弹到桌上,冷笑着说:“这一切还要拜你所赐啊。”

岑曼曼看着回:“不过是咎由自取,怪不到别人。”

“哈哈……”

卢静雅突然笑起来,引来别人的目光她也不在意,“岑曼曼,看着我堕落,你是不是很开心啊?”

“你的事与我无关。”岑曼曼依旧看着她,轻声说:“谈不上开心,只是为亦航感到悲哀,有你这样的母亲。”

她现在庆幸,亦航从小是留在厉泽川身边,虽然没有感受过母爱,但他的人品、处事都是随他父亲。

“你!”卢静雅直接掐断了手中的烟,平复情绪之后,说道:“看到他和我在一起,你就一点都不难过?”

“照片上的人并不是你。”岑曼曼稍稍向后靠,微垂下眼,“我相信泽川,所以并不觉得难过。”

“呵呵,愚蠢!”卢静雅冷眼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你竟然相信男人的话,真是太愚蠢。”

“如果你叫我过来是为了确认我是否难过,那么让你失望了。”岑曼曼撂下这句话,起身准备离开。

“站住!”卢静雅握住她的手腕,“当初,他也像对你那般对我好过的,我经期痛的时候,他为我泡过红糖水,累得走不动的时候,他主动弯腰背我,可是呢?转眼间这些好就不复存在了。”

岑曼曼挣开她的手,语气并不好,“你不用对我说这些。”

虽说,她不介意厉泽川有过妻子,但听她说出来,心里多少会有些吃味。

尤其是,有些事他都没有为自己做过。

“我是告诉你,男人的心说变就会变的,厉泽川他也不例外。”卢静雅眼眶泛红,鼻音很重地说:“我曾经是她的女人,回来就是想和他重新在一起,但他却算计我,任由我被人玩弄,哈哈……我的下场,就是你今后的下场,你就等着吧。”

岑曼曼眼中划过错愕,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所以,她不再找自己麻烦,是他早就暗自解决。

卢静雅看到她的表情,笑道:“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是多么纯正的人吧?我告诉你,厉泽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是唯利是图的商人,能在这个年纪走到这一步,足以见他的手段。”

“我以为,就算你们离婚,也应该尊重彼此。”岑曼曼低头看着她,有点居高临下的意思,“他之所以那么对你,是因为你之前做的事太过分,如果你从头至尾都没有坏心眼,他也不会这么做。”

说到底,也还是咎由自取。

虽然她并不赞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做法,但也不会因为他这么做,就否定他这个人。

这么久的相处,她很清楚厉泽川是什么样的人。

温柔、体贴,也很顾家,他是位好父亲,也是位好丈夫。

或许,他在工作上,会如她所讲那般,手段狠厉,但那些与她心中的样子,并不冲突。

走出甜品店,太阳正烈。

她快步走到路边,刚准备拦车离开,卢静雅追了过来,“你就不好奇那个女人是谁吗?”

“好奇。”

岑曼曼在她说话之前开口:“即便好奇,我也想听他亲自告诉我,而不是从你口中。”

没等她再说话,岑曼曼拦下出租车,打开车门坐进去。

看着后视镜越来越远的身影,无声叹气。

面对卢静雅,她始终没有办法做到毫不在意。

对于她遭遇的事情,并没有大快人心或者幸灾乐祸的感觉,只是觉得人一旦起了坏心思,是会受到惩罚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她想,这个人,只会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这一次与她见面,今后怕是都不会再相见。

回到家中,给厉泽川发了关机看书的消息之后,便将手机关机。

没有了手机的干扰,她回到书房,专心看书。

四点半左右,厉泽川回来,顺带接厉亦航放学。

岑曼曼听到动静,从书房出来。

看到父子俩排排坐在沙发上,笑着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没什么事,就先回来了。”

厉泽川替小家伙剥开棒棒糖,递到他嘴里。

厉亦航见岑曼曼看着自己嘴里的棒棒糖,立刻捂着嘴含糊说:“这是爹地硬塞给我的,不是我要吃的。”

厉泽川:“……”

岑曼曼走过去,揉着他的头发,“你倒是会撇清关系。”

厉亦航眨了眨无辜的眼睛,怕棒棒糖被夺走,直接咬碎含在嘴里。

“……”岑曼曼笑看他,“只能吃一根,马上开饭了。”

得到小家伙的保证,岑曼曼才转身进了厨房。

五点左右,饭菜做好,三人落座。

厉亦航喜欢挨着岑曼曼坐,拿着筷子,不娴熟地夹菜吃着饭。

厉泽川替对面两人夹了菜,开口说:“等会有些事,要出去一趟。”

岑曼曼抬眼看着他,叮嘱道:“嗯,开车注意点。”

这时,埋头吃饭的小家伙奶声奶气问岑曼曼:“你怎么不问他去哪里啊?”

岑曼曼笑着回:“为什么要问?”

“你难道不怕他出去找别的女人吗?”厉亦航把筷子放下,小手指着厉泽川说:“网上的报道我都看了,你也别解释,快去跪搓衣板吧!”

“……”厉泽川脸上挂着黑线。

小家伙像是想到什么,偏头看着岑曼曼:“我家没搓衣板,让他去跪键盘,好不好?”

岑曼曼忍俊不禁,点头说:“好,罚跪键盘。”

除了上午那通电话,两人就没再提过这事。

这下,由厉亦航提,反而变得不在拘谨。

厉泽川见对面两人一唱一和,倒也笑起来。

“曼曼姐姐,他态度一点都不诚恳,还笑!”厉亦航皱着眉头,对厉泽川的举动很不满。

厉泽川佯装生气,举起手中的筷子,“臭小子,没大没小了是不是?”

厉亦航缩到岑曼曼身后,对着他做鬼脸,丝毫不害怕。

“听到亦航说的吗,态度不诚恳。”岑曼曼眼中带着笑,与男人对视,问道:“晚上几点回来?”

厉泽川唇角上扬,承诺:“我尽量早点回来。”

岑曼曼点头:“嗯,这话我和亦航都听着呢,不准食言。”

吃过饭,厉泽川主动包揽洗碗的任务。

把饭厅和厨房收拾好,又把冰箱中的水果洗好装盘,端给客厅看电视的两人。

接近六点,厉泽川拿了车钥匙。

临走前,男人俯身亲了亲岑曼曼的头顶,戏谑道:“等我回来跪键盘。”

岑曼曼笑出来,目送他离开家。

厉亦航老成地问:“小妈妈,爹地都抱别的女人了,你怎么还让他出去?!”

岑曼曼揽着他的肩膀,轻声说:“报道上写的都不真实,要相信你爹地。”

“好吧,那我就暂时相信他。”厉亦航嘟着嘴,过了一会儿说:“可是电视上不是这样的,你应该吵着不让他出门,然后找那个女人去算账!”

“……”

岑曼曼轻拍他的脑袋,故作严肃开口:“亦航,看来以后要限制你看电视的时间,净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要!”厉亦航摇着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

厉泽川开车离开,径自来到约定的地点。

一路走来,遇上几位熟人,因为时间缘故,并未与他们多聊。

来到包间,位置都坐满,只余一位空座。

对面坐着一位老人,目光炯炯有神,神采奕奕,在他身边,是厉建国与厉奶奶,其余都是小辈。

早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厉泽川并未惊讶,坐过去,主动道歉:“各位不好意思,有事情耽搁了。”

坐在他左手边的女人笑了笑,问道:“什么事能让一向守时的厉总迟到?”

厉泽川环顾四周,温声笑道:“在家陪妻儿,一时忘了时间。”

此话一出,问话的女人脸色顿时不好,却还是强颜欢笑,接话:“怎么没把他们带过来,让我们瞧瞧也好啊。”

对面的老人开口说话:“泽川大概是怕我们吓到那小姑娘吧,下午我让他带过来,也没讲通。”

厉建国适当开口,缓解气氛:“彦老头,这话你说对了,就你那土匪性格,看到我孙媳妇,保不准就把她吓到了。”

厉泽川附和:“彦老,她胆子不大,看到您的确会吓到。”

舒城彦家,盘根交错。

解放初期,就是黑白两道混,并不好惹。

当家的是彦老,子女众多,最受宠的是最小的儿女,彦锦乐与彦锦深。

刚刚说话的女人,就是彦锦乐。

“哦,是吗?”彦老笑起来,说道:“那我还必须得见见才行。”

厉建国轻拍桌子,为两位孙媳妇讨要见面礼:“见当然是能见,但礼要准备好,记得双份。”

“建国啊,这么多年,你可真是一点没变,老奸巨猾。”

“哼,什么老奸巨猾,没文化就别咬文嚼字!”

“……”

两位老人,在饭桌上斗起嘴来。

一看,便知两人是相识多年。

厉泽川见话题不再围绕自己,暗自松了口气。

刚掏出手机,就听边上人低声问:“你真要结婚?”

------题外话------

感谢

【zy701123】5钻石、6鲜花

【情非缘】16鲜花

【158**2617】1月票

【夏小坏】5月票

【?dai—小媛】1月票

【emilyzll】5月票

【高冷小公举】1钻石、9鲜花、1评价票、188打赏

【151**4746】4月票

【夏王乖乖】1月票

【貓兮兮】2月票

【weixin5ed14adabc】1评价票、1月票

【邓英俊的妈妈】1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