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别碰我,不然我杀了你!/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嫂子,那照片上的人是不是曼曼的母亲啊?”

她也只是看了一眼,可五官轮廓与岑曼曼实在太像,才会让人有这样的猜测。

记得那时候嫂子因为腹痛住院,自己与岑曼曼有过接触,知道她只是岑家收养的孩子。

所以,她的猜测并非无可能。

“是和曼曼挺像的。”

倪初夏向后靠了靠,目光略微闪烁。

她心中所想与唐风是一样的,只不过觉得太过巧合,有些没底。

早些年,帮过曼曼找她的家人,但得来的消息并不好,久而久之,也就不再抱有希望。

很怕这次也是一样,会令人空欢喜。

“那要告诉她吗?”趁着红灯将车停下,唐风开口:“或者让曼曼过来见这位老人一面?”

倪初夏摇头:“暂时不用,等能确定了再说。”

给予希望,最后如果落空,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还是一开始弄清楚,再告知为好。

唐风应下,询问现在去哪里。

倪初夏回:“先送我回家吧。”

今天的事情,她需要时间消化,加之目前想问题的速度,是需要厉泽阳的帮助。

回到临海苑,倪初夏邀她进家门,被她婉拒。

“快回去休息吧,我就不进去了。”说完,告知近段时间她与叶飞扬都在珠城,有事帮忙可以尽管找他们。

倪初夏看着她将车驶离别墅群,才转身进去。

别墅内,张嫂在打扫卫生。

见她回来,笑着打了招呼,“厉太太,二楼地板还有些潮湿,请等会再上去。”

倪初夏点头应下,打着哈欠走到客厅,刚坐下准备午睡一会儿,就听见门铃响起。

张嫂让她坐着休息就好,她把东西放下,走去玄关。

隔了两分钟,重新回到客厅,为难地说:“厉太太,外面那人称是您的继母,但厉先生再三交代过,除了平日那些人,谁来都不能开门。”

黄娟?

倪初夏眉头稍稍皱起,没想过她还会上门。

“您看?”

“就按先生说的做吧,不用开门。”

话落,她靠着抱枕,瞌上了眼睛。

怕外面人按门铃吵到她,张嫂快步走到玄关处,按下听筒,“太太正在午睡,你还是先离开吧。”

“午睡?”黄娟眼睛眯起,语气极为不好地说:“是倪初夏让你这么说的吧!把门打开,我有事要问她。”

“我家太太的确睡了。”

黄娟认定倪初夏在端架子,冷声道:“我今天必须见到她,话我放在这里了,你看着办吧。”

张嫂见她讲不听,说道:“随便你吧,要是你吵到太太休息,我会直接叫保安过来。”

“你就是一个保姆,凭什么……”

话还没说完,张嫂就将通话挂断。

防止她总是按铃,直接将音量关闭,转而继续打扫。

门外,黄娟的脸色很差。

想到被家政阿姨拒之门外,心里就堵得慌,偏偏没有任何办法。

八月初的天气,闷热无比,尤其是午后一两点左右。

黄娟举着伞站在别墅外徘徊,狠狠踹了两下门,走到院内的树阴下。

还就不信,她不出门。

下午三点半,倪初夏转醒。

上楼洗漱之后,便来到书房。

打开笔电,查看方旭发来的邮件,处理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下楼时,厉泽阳恰好从军区回来,边脱外套,边问:“听张嫂说,今天上午出去了?”

倪初夏看着他,有些不满地说:“以后去哪是不是都得向你报告?”

厉泽阳只是静默地望着她,眸中氤氲笑意。

最后,敌不过他的眼神杀,倪初夏主动交代上午的行踪,“我让唐风陪着我的,不会有事的。”

厉泽阳点了点头,蹙眉问:“彦老叫你过去做什么?”

“给我看了一张照片,问我是否见过照片上的人。”

倪初夏并没有隐瞒,移步来到客厅,坐下后继续说:“照片上的人是彦老的女儿,长得很像一个人。”

厉泽阳沉思片刻,抬眼看向她,似是再询问像谁。

当提及曼曼时,他的眼中划过诧异,显然是没有料到的。

倪初夏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你说,曼曼会不会是彦老的外孙女?”

厉泽阳眼睑微动,“若真如你所说有七八分相似,是有这个可能的。”

“曼曼还不知道,我想等确认了再告诉她。”放在双腿上的手握紧,是因为这事而紧张。

男人攥住她的手,目光温和投向她,给了大的方向,“这事可以从岑家那边查起,当年是谁领养的她,又是在珠城哪家孤儿院。”

倪初夏有些担心:“岑家老夫人不一定会配合。”

当初她和大哥同时针对岑家,林凤英怕是一直记在心中,不会轻易吐露。

“绕过她,去找岑家的其他人。”厉泽阳看着她,解释道:“领养孩子不是她一个人说的算,岑奕兆既然同意,也一定知道详情。”

倪初夏豁然开朗,笑着说:“说不定岑南熙和岑北故也知道。”

厉泽阳薄唇轻挽,抬手揉了揉她的发,“所以,不用担心,既然有心要查,必定会有收获。”

“哎呀,我老公怎么这么聪明呢?”

倪初夏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弯下,手捧着他的脸,凑近在他嘴角亲了一口,“奖励你的。”

厉泽阳好笑看着她,戏谑道:“你没怀孕之前,也是能想到的。”

倪初夏眨了眨眼,似是在消化他话中的意思,反应过来后,哼声道:“你现在嫌弃我笨了,是吗?”

男人轻捏她的脸蛋,心情很愉悦。

倪初夏拍开他的手,佯装嫌弃:“浑身汗津津的,快去洗澡。”

“好,我先上去冲澡。”一天都在部队忙碌,也的确是流了不少汗。

走到楼梯口,厉泽阳停下步子,说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黄娟在门外,暂时别出门了。”

倪初夏眉头上扬,没想到她会等一下午。

看来,于她而言,事情挺棘手。

十分钟左右,厉泽阳洗完澡下来。

此时,张嫂已经把晚餐做好。

两人用过晚餐,没有急着回房,而是选择出门散步。

刚开始,并没有遇上黄娟,等原路返回时,碰到了她。

黄娟看到她就想冲上来,注意到厉泽阳陪在身边,瞬间收敛不少。

即便气焰消散,说话也依旧趾高气昂,“我有事要单独和你谈谈。”

倪初夏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黄娟见她对自己爱答不理,隐忍情绪,对厉泽阳说:“我有些事要和她谈谈,五分钟就好。”

言下之意,是希望他移步。

“有话就说。”厉泽阳并未如她意。

面对倪初夏,说话不用顾虑那么多,但有这个男人在场,无形中就给她增添压力。

转念想到女儿的事,只能硬着头皮说:“是你向韩老造谣,说柔儿不是你爸的孩子吧?”

“造谣?”

倪初夏轻笑出声,嘲讽看着她,“我说的可都是事实。”

黄娟开始狡辩:“你完全就是在歪曲事实,如果柔儿不是你爸爸的孩子,他能发现不了吗?”

倪德康已经进了监狱,她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没有证据,只要她一口咬定,就不会有事。

“我爸就是太相信你了,才会任由你胡作非为这么多年。”说的音量提高,倪初夏微抬下巴,“黄娟,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是吗?”

“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用这一招对付我和柔儿,没有用!”黄娟瞪着眼,恨不得把她扒皮抽筋。

“非让我把你的情夫请来和你当面对峙,才肯就范吗?”

倪初夏浅笑着,一字一句地说:“我这不是恐吓你,而是通知哦。”

用不到黄河心不死来形容她,真是最贴切不过。

厚脸皮做成她这样,也是挺够的。

“你!”

倪初夏偏头看着身侧的男人,示意他可以回家,并没有再理会她。

黄娟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脸色也是变了又变。

转身离开临海苑,坐上出租车。

回酒店的途中,她掏出手机拨了电话,接通后开门见山问:“最近身边有没有人跟着你?”

“……”

“没有就好,暂时不要来珠城,找个偏僻的地方多一阵子再说……我知道你委屈,但为了女儿和我再忍耐一段时间吧……”

望着屏幕上‘通话结束’发呆。

黄娟靠在后座,缓缓闭上眼,柔儿的身份千万不能被曝光,否则她不仅在韩家待不下去,连珠城也将不会有容身之处。

当年,是她一念之间犯了错,并且任由错误延续这么多年。

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就让她带进棺材吧。

付钱下车,走进酒店大厅。

坐电梯来到顶层,刷卡进房,发现倪柔不在,心提到嗓子眼。

立刻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生怕出什么事。

“柔儿,你在哪?”

此刻,倪柔坐在出租车里,目的地是韩家。

告知黄娟之后,她开口说:“我和韩立江没有离婚,当然要回去。”

“你听妈说,妈上午已经去了韩家,韩老态度很坚决,要让你们离婚,并且他可能知道……”

话没说完,倪柔打断:“不用再劝我,我一定要回去。”

“柔儿!”

“我说过,我不会离婚。”

倪柔咬牙说完这句话,挂了电话之后直接关机。

韩家,水岸雅筑。

齐烁回国,两兄弟回来陪韩英杰吃晚饭。

饭局进行到一半,管家领着倪柔进来。

原本被齐烁逗乐的老人家,脸色骤然阴沉下来,显然对她的到来很反感。

“爷爷、爸、二叔二婶。”倪柔一一问候之后,径自走到韩立江身边坐下,让佣人替她准备碗筷。

韩英杰‘啪’地放下筷子,“谁让你坐下的?”

还算其乐融融的气氛瞬间凝滞,逐渐变成冰点。

倪柔双手握拳,慢慢站起来,主动退到一边。

她虽然犯了错,但能有韩立江把她打到流产过分?

韩英杰又给她一个下马威:“你们给我听清楚,以后碗筷就摆这么多。”

言下之意,告诉她,同桌吃饭的机会,以后都不会有。

倪柔胸口起伏明显,目光含恨地看着韩英杰,在他重新动筷时,蓦地跑过去,把餐桌上的菜全部挥到地上,大声尖叫:“今天谁他妈都不准吃!”

韩正辉老婆吓得叫出声,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柔柔弱弱的女人。

在场的,除韩立江以外,眼中皆是错愕。

齐烁蹭到齐泓身边,低声问:“她疯了吗?”

没等到他的回答,自己自言自语,“肯定是疯了。”

外公在这,她竟然敢这么嚣张,不是疯了是什么。

韩英杰望着饭厅一片狼藉,气得脸色发绿,“倪柔,你想做什么?”

“是你们逼我的。”倪柔红着眼眶,手指向韩立江,“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我两个孩子都葬送在他手里,这就是你们韩家人,哈哈……畜生!”

韩立江快步上前拉住她:“倪柔,别在发疯,跟我上去。”

“我不上去……你又想打我是不是?我不会上去的!”倪柔大声尖叫,拼命地挣扎。

人在情绪激动时,爆发力和力气都是很大的。

挣脱之后,她从地上摸到瓷碗碎片,对准韩立江,“别碰我,不然我杀了你!”

韩立江双手抬高,低吼道:“倪柔,你给我冷静点。”

见到这过激的一幕,韩正荣站在老人跟前挡着,韩正辉则把老婆护着,慢慢退到一侧。

齐泓把齐烁拉到一边,出声:“让她把东西放下,暂时别刺激她。”

“走开!谁都别靠近我……”

倪柔神色恍惚,精神异常紧张,不让任何人靠近。

韩立江环顾四周,与齐泓对视一眼,平心静气道:“倪柔,我不靠近你,咱们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好吗?”

“不、不要!”

瞧见齐泓慢慢绕到她身后,韩立江继续说:“你放心,我不会再打你,那时候是我不对,以后都不会那么对你了。”

倪柔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看着他问:“……真的吗?”

韩立江点头:“当然是真的,来,把东西放下好不好?”

见他要过来,倪柔刚刚安抚的情绪瞬间崩溃。

在举起碎片的时候,齐泓从后面窜过来,直接将她撞到在地。

这时,韩立江快步上前,将她按在地上。

就是被束缚,倪柔也在拼命反抗,只是这次韩立江用尽全力,她挣脱不了。

韩英杰拍桌子,怒吼让人尽快联系黄娟。

“爸,我去打电话给他。”

韩正荣避开地上的碗碟碎片,去了客厅。

“像她这样的女人,我们韩家要不起,这婚必须离!”韩英杰指着倪柔,气得不行。

韩正辉提议:“爸,看她的样子,精神有些不正常,要不要送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事等她妈来再说。”在韩英杰眼中,这个女人已然精神有病,不检查都能看出来。

做出来的事情太过极端,疯癫起来简直可怕。

黄娟早在给倪柔打电话之后,就往这边赶。

接到韩正荣的电话,她坐的出租车已经快到。

不一会儿,便匆忙赶过来。

倪柔被韩立江死死扣住手,毫无反击之力地压在地板上。

看到这一幕,黄娟眼眶发热,冲过去推开韩立江,“她是你老婆,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韩立江指着桌子和地,说道:“你也不看看她都做了些什么?我要不这样,她就直接拿碎片伤人了。”

黄娟抱着倪柔,轻声安慰着,没有理会他的话。

时间过去,倪柔的情绪逐渐恢复。

母女两坐在地上,抱着彼此哭起来。

“本来夫妻间事情,我不应该管的,但事情发展成这样,不管就没法收场了,”韩英杰没那个耐心等,出声打断:“这样吧,找时间让他们把离婚协议签了。”

黄娟恶狠狠看向他,咬牙说:“呵,柔儿在你们家吃了那么多苦,一句离婚就行了吗?”

“关于补偿,你放心,绝对不会亏待她。”韩英杰先礼后兵。

如果能谈判解决,当然最好。

“当初说过,要给我女儿百分之五的股份,你不会食言吧。”黄娟扶着倪柔起来,与韩英杰谈条件。

她是主张离婚的,但这婚也不能白白离掉。

韩正荣果断拒绝:“你妄想,当初我爸是说过这话,前提是你女儿要生下一男半女。”

“我女儿怀了两胎,都是被你儿子害的流了产,这事曝光,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黄娟手里有筹码,根本不怕。

韩英杰皱着眉,沉声说:“正荣的股份不会给,换一个要求。”

当初他说这话,一来是安抚这一对母女,二来是考虑倪柔生下孩子,股份等孩子成年照例是韩家的。

但如今,两人是闹离婚,又怎么会把股份送给外人?

黄娟不过退步:“要的就是股份,至于其他也是一样都不能少。”

这是唯一能获得利益的机会,如果失败,她和柔儿很快就会座山吃空。

所以,绝对不能让步。

韩正荣适时开口:“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们韩家不是那么好惹的!”

黄娟冷眼看着他们,说道:“不给你们就等着吧。”

“你要是将事情闹大,韩家也不介意帮你们闹一闹。”韩英杰给韩正辉使了眼色,随后说道:“你是倪德康的夫人,即便倪氏破产,韩家娶他的女儿也是门当户对,可如果这女儿不是他的,我们韩家不会认。”

黄娟脸上并没有慌张,只是看着他说道:“柔儿就是德康的女儿。”

此时,韩正辉拿了文件袋走来。

韩英杰接过文件,起身移步来到她跟前,“话不要说这么满,先看这个再来和我谈条件。”

他这么大岁数,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像她这样贪婪的人,更是接触太多,想要讹他,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本钱!

黄娟心中生疑,快速把文件袋打开,抽出两张纸。

视线落及‘亲子鉴定’字样时,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假的,这一定是假的!”拿着纸的手都在颤抖,却还死不承认,指着其中一张说:“倪初夏故意陷害柔儿的,她就是见不得柔儿好!”

那一张,是倪初夏和倪柔的鉴定报告,结果是无任何血缘关系。

韩英杰看着她,说道:“不如这样,现在让倪丫头陪你们去躺医院,做一个加急的,明早也能出结果。”

黄娟唇色抖动,没有一点血色,扶着倪柔向后退了两步,不敢相信这一变故。

她以为,只要让那个男人藏好就行。

全毁了,她和柔儿真的没有一点盼头了。

倪柔很平静地接收这样的情况,哑着嗓子说:“妈,我们走吧。”

“柔儿?”

黄娟站在原地,望着倪柔转身朝玄关走去,泪如雨下。

事情成这样,是她这个做妈的对不起她。

韩英杰眼中划过冷意,说道:“明天九点,我会让立江去送离婚协议,识相的就签下,否则你该知道后果。”

------题外话------

推荐好友情非缘浅文:《婚后蜜宠:萌妻至上》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

次日评价,“嗯,长相不错,身材不错,活也不错!”

尉迟厉噙着一抹迷人的邪笑,“你也让我很满意,既然是你的初夜,我可以免费服务不用付钱。”

“我觉得钱货两清的关系更好!”话音落下人潇洒离开!

片段

真心话大冒险,白莲花拿着麦克询问,“既然你都有未婚夫,为何还死缠着尉迟厉不放?”

顾秋慈淡淡一笑,“就算我有未婚夫又如何?既有钱又有颜的男人,我为什么要丢给别人?更何况他还能让我夜夜销魂,不用付钱!”

进门的尉迟厉嘴角一抽,谁又招惹他的宝贝丫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