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明天的报道精彩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强忍眼泪。

最终与厉泽阳一起,走进医院。

此时,倪明昱已经把手续办得差不多,只剩把尸体领回去。

倪远皓随同一起,在见到被白布盖着的黄娟时,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妈,我是远皓啊,你看看我。”

“妈,我不该任性,不该不接你电话,对不起。”

“……”

几句话颠来倒去,是对自己深深的责备和难以言表的痛苦。

他始终与倪明昱和倪初夏不一样,他身上有与她割舍不断的血缘,尽管她的很多做法、想法与他不同,但她依旧是他的母亲。

如今,她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让他怎么能接受?

嗓子已经完全嘶哑,到最后,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一直在抽泣。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心中的那块柔软,就是亲情。

最后,是倪明昱过去,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后续事情还需要你,振作一点。”

倪远皓极力收起情绪,哽咽地点了点头。

之后,倪明昱专门请人处理这事,顺带找了护工照顾倪柔。

虽说他素来与这对母女不合,但名义上,她们终归是倪家人,出了这事,总要想办法尽快解决才好。

而厉泽阳则托交警大队的人,彻查车祸缘由。

*

倪初夏得知黄娟离世,倪柔昏迷不醒,是厉泽阳从医院回来。

走进别墅,扎进浴室先洗了澡,为防把病菌带回来。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

厉泽阳告诉她今天下午倪远皓的情况,末了说道:“你哥的意思是黄娟的葬礼不能草率,一来为了堵住众人之口,二来也是为远皓考虑。”

“我理解的。”倪初夏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双手紧搂住他的腰,极显依赖。

她再怎么样,也不会和死人争什么。

黄娟已经离世,于她而言也算是一个了断。

“这些天我会帮着处理一些事,晚上就歇在厉家那边,让唐风过来陪你。”

考虑到她怀着孕,这些事他本该避开,但倪家人又太少,只能等事情忙完。

倪初夏轻嗯了一声,问及车祸发生的原因。

“韩立江、倪柔还有货车司机都昏迷不醒,暂时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厉泽阳回,攥紧她的手。

他又说了一些话,因为困意袭来,胡乱点着头,睡了过去。

厉泽阳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脑袋,极其温柔地亲吻她的发间。

在她怀孕初期,他没有时间陪她,如今,有了时间,就想尽可能地陪她。

躺在床上良久,才缓缓瞌上眼睛。

倪家与韩家出了这事,想要压住舆论走向,怕是不可能。

下午发生的事情,到了第二天,消息便不胫而走,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纷纷猜测其中内情。

倪初夏醒来时,厉泽阳已经离开。

张嫂把早餐准备好,开口道:“厉太太,先生让您今天尽量不要出门。”

倪初夏若有所思点头,拿了手机坐在饭桌旁。

微博头几条消息,都是关于韩家与倪家的。

退出后,点开微信,有不少消息。

最新是岑曼曼发来的,询问情况。

倪初夏斟酌片刻,打字回:“车祸原因并不明确,正在调查。”

之后,翻看其他人发来的短信,基本都是询问情况。

没有一一理会,看到方旭发来的消息,眼眸愣了一下。

出事到现在,她还没有和大哥联系过。

没有在微信上找他,而是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接听后,她开口:“大哥,你在哪呢?”

“在家,怎么了?”倪明昱回。

听出他那边很嘈杂,倪初夏没有细说,只是说要回去。

倪明昱没同意她的要求,“现在家里很乱,暂时不要回来,等事情处理差不多,我去找你。”

“很棘手吗?”倪初夏问。

“也没有,这事你不用操心,好好在家养胎。”

倪明昱看着倪家来往的人,目光落在厉泽阳身上,笑着问:“要和你家那位说话吗?”

这样一问,成功转移了话题。

倪初夏不满道:“不用!我是专门找你的。”

“好了,有重要的事会及时通知你。”

倪明昱与她又说了两句,便将电话挂断。

挂断电话,倪初夏坐在沙发上有些无聊,给厉泽阳发了条短信。

——在倪家接待客人,乖乖在家。

简短的话,符合他的风格。

倪初夏抿着唇,觉得腰酸,干脆躺在沙发上,“晚上真不回来吗?”

——我让唐风过来陪你,她应该在路上了。

看到厉泽阳发来的短信,倪初夏抿唇笑着,她的确是因为无聊,才发短信骚扰他的。

轻咬下唇,打字回:“可我想让你陪着我。”

即便这段时间两人一直腻在一起,但她依旧想天天缠着他。

那边有一会儿没回,倪初夏他应该很忙,便把手机放到一边。

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别墅门铃响起。

张嫂去开门,是唐风到来。

她是以陪她为主,却也带来了消息。

“你说韩立江的车是突然失控?”倪初夏眨了眨眼,满是疑惑与惊讶。

“嗯,没错。”

唐风从背包里掏出笔电,打开后调出当天的路段监控录像。

白色的轿车原本在自己的道上行驶很稳,突然失控冲到另一车道,大货车紧急打方向盘,车身翻倒压在轿车上。

这一起交通事故之后,又引起后续一系列事故。

“这段路的监控系统太低级,车内情况没有拍到。”唐风把笔电放到一边,眉头皱起来,“还是要等当事人醒来才能知道。”

倪初夏垂头想了好一会儿,开口问:“泽阳知道了吗?”

唐风回:“飞扬去倪家找老大了,这会儿应该到了。”

倪初夏点头,像是想起什么,紧接着问:“监控原件拿回来了吗?”

唐风愣了一下,摇了摇头,“好像没有要回来。”

她和飞扬去查,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纯粹想搞清楚情况而已。

“嫂子,原件不拿应该没事吧?”唐风不确定地问。

“记者现在关注这件事,必然会从源头调查,如果让他们知道,明天的报道就精彩了。”

倪初夏说完,抿唇一笑,“韩立江带着媳妇丈母娘欲寻短见,韩倪两家关系大揭秘,大概就是这类标题。”

“那我现在马上去找交警。”唐风说着,立刻想起身。

倪初夏拉住她,“别去了。”

已经迟了,有心人怕是早就拿到。

“那明天?”

“不用急,这事甩给韩家解决吧。”

倪初夏起身,移步到了厨房,唐风紧随其后。

看到她在洗水果,表情不着急,自己也才跟着放松下来。

“嫂子,你说韩立江为什么想不开?”唐风问。

洗水果的手顿住,倪初夏思考片刻,说道:“据我了解,韩立江很惜命。”

“那可能是发生争执了。”唐风继续猜测。

说完,觉得总讨论这个并不好,换了话题。

两人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聊着天,时间很快过去。

不同于这边的惬意,军区医院的病房里,气氛凝滞。

韩立江醒来,察觉双腿没有丝毫感觉,对着医护人员发了一通脾气。

得知自己今后要靠着轮椅代步,情绪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立江,现在的医疗技术很发达,国内不行我们可以去国外,不要失去希望。”韩正荣语重心长地劝说。

儿子残废,最伤心难过的莫过于他。

他这一辈子只有一个儿子,将来的一切都会交给他,一夕之间,全部毁了。

“不用再骗我,我就是废人一个!”

韩立江拔掉手背上的针,咬牙切齿道:“倪柔呢?她在哪里?”

病房里,有人回答:“她在你隔壁病房,还没醒。”

韩立江翻身滚下床,狼狈地摔在地上。

“立江,你现在要做的是配合医生好好治疗!”

韩正荣快步过去,将他扶住。

“别拦着我,我要杀了那个女人!”

韩立江眼眶通红,浑身发抖说出这句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