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责任不是这么推的/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立江眼眶通红,浑身发抖说出这句话。

至始至终,他都以为自己是掌控大局的人,走到离婚这一步,也是他精心算计过的。

只是,却独独忽略了倪柔的性格。

昨天上午,他去酒店找她的时候,就如往常一样。

路上都在和她母亲说话,并没有半点异样。

谁知车子行驶到沿江路段,她突然发疯,说什么都不肯去民政局办理手续。

事故就在那一瞬间发生,想躲都来不及。

韩正荣给护工使了眼色,两人合力将他扶上床。

安抚好韩立江,他走出病房,正巧与倪柔房内的护工撞见,沉声问:“她醒了没有?”

护工老实回答:“中途醒了一次,之后又睡过去了。”

韩正荣沉吟片刻,见到她手里拎着水瓶,让她先去忙。

得知倪柔没有醒,也就没有进病房,而是下楼出了医院。

回到韩家,韩英杰直接等在客厅。

见他回来,询问孙子的情况。

“立江醒过来了,情绪不太好。”韩正荣看着老人家的脸色说话,沉默片刻之后,提及倪柔,“看立江醒来的反应,这次车祸怕是和她脱不了干系。”

“不管事实是什么,让外界那些声音全部闭嘴!”韩英杰看了眼桌上的报纸,脸色很不好,“尤其是与倪家!”

韩正荣点头应下,但又不太理解,问道:“爸,倪氏如今都破产了,也就三个小辈,外界那些可以不用太在意。”

“你懂什么?”

韩英杰从沙发上起身,微微眯起眼,“倪丫头如今是厉家的媳妇,凭我们韩家在珠城的地位,怎么能猖狂?”

“这事我会着手解决,那些报社都是看钱说话的。”韩正荣恍然大悟,见他脸色缓和,问道:“立江这事也不能就此算了,遭了这么大罪,总得要一个说法。”

韩英杰深深看了他一眼,无声叹气,“上去换套肃静的衣服,我们去趟倪家。”

倪德康续弦去世的消息已经传遍圈内,凡是想与厉家交好的人都想着趁此机会。

不过,期间的事宜都是由倪明昱负责,他明确要求,只有与倪氏长于十年的合作时间的人,才能参加。

这样一来,何尝不是再为倪丫头的公司筹谋。

如今小一辈人的花样玩得很溜,他是比不过了。

韩正荣换好衣服,父子俩去了倪家。

临江别墅。

倪明昱正在安排前来吊丧的人,厉泽阳则解决他们的用餐和住宿问题。

人手不够,厉泽阳让裴炎过来帮忙。

忙到中午时分,叶飞扬也从交警大队赶过来,把事情告知以后,也忙活开。

下午三点钟,送走一批人,能闲下来。

叶飞扬大口灌下水,坐在树荫下喘着气,“老大,和那些商界人士打交道,可比我对着电脑累多了。”

若不是执行任务,他想这一年碰到的人都没有今天这几个小时来得多。

这些商务人士说话弯弯绕绕,理解起来实在太累。

相较之来说,代码更让他舒坦。

厉泽阳拧开矿泉水瓶,抿了一口:“熬过今天就好。”

“嗯。”叶飞扬点头,提到唐风,笑着说:“刚看她发了朋友圈,吃得是嫂子做的菜呢。”

话语间,有羡慕。

厉泽阳眉头微扬,从口袋掏出手机,点开微信APP。

他的微信,是半年前才申请的,并没有加多少人,所以,点开朋友圈,往下翻几条,就是她发的。

除了菜以外,还有一张是两人的自拍照。

倪初夏穿着米色的长裙,对着镜头,目光含笑,柔美好看。

男人的表情也跟着变柔,唇角轻挽,周身少了几分凉薄。

点了赞,退出界面,这才看到她发来的短信,“可我想让你陪着我。”

前面一直在忙,并没有看到,现在看已经过去很久,瞧着时间,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没一会儿,电话接通,响起女孩迷糊的声音,“喂?”

厉泽阳问:“还没醒?”

“嗯?”

倪初夏应了一声,窸窣声过后,很清醒地说:“我已经醒了。”

语气有些焦急,像是怕他挂断。

厉泽阳轻笑,缓声开口:“中午做菜了?”

倪初夏跟着笑了,想到叶飞扬在他那里,也就没有惊讶,只是道:“菜色你应该都看到了吧。”

“看样子不错。”

“味道也很不错的。”说完,急于证明,说道:“等你回来,做给你吃。”

“好。”

厉泽阳语气很宠溺,开口问:“等事情解决,请大哥和远皓来家里。”

“你做饭吗?”

“想吃什么?”

倪初夏想了一会儿,接连报着菜名。

之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有人来,才将电话挂断。

韩英杰来的时候,人并不多,是倪明昱亲自接待。

“明昱啊,对于这件事,我深感抱歉。”老人家紧握住他的手,心情沉重。

倪明昱望着他,略微点头。

没有如愿提出话题,接着问:“远皓那孩子还好吧?”

“心情多少会受影响,现在还在里面守着。”倪明昱将视线移到别墅,领着两人进去。

倪远皓低垂着头,跪在灵堂前,情绪很低落。

看到来人,他站起身,哑着嗓子问候,问道:“韩叔,我姐醒了吗?”

他并不知道真实情况,看到韩家人,急于询问。

“还没有。”

韩正荣摇头回答,继而看向倪明昱,“较之倪柔,立江的伤势更重。”

倪远皓问:“姐夫怎么了?”

韩正荣沉默片刻,斟酌道:“腿伤很严重,想恢复到之前,可能性不大。”

听了他的话,众人皆是一愣,尤其是韩英杰,他并不知道孙子伤得这么重,以为只是轻微的骨折。

气氛凝滞,没有人接话。

韩正荣观察韩英杰的脸色,继续说:“立江醒来,说是倪柔情绪突然失控。”

这句话,就是将矛头指向了倪家。

倪明昱垂头一笑,漫不经心道:“那要看她为什么会情绪失控?责任不是这么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