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你可真够可以的!/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落,韩英杰与韩正荣两人脸色皆是一僵。

若是后果不严重,他们也不会计较,但车祸是倪柔蓄意为之,这通交通事故极有可能上升为刑事案件。

可倪明昱刚才的话,已经明确态度,倪柔的事情,与倪家无关,他也绝对不会多管。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厉泽阳适时开口:“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要做的是把风险降到最低。”

韩英杰沉吟片刻后,道:“话是这么说,但也要双方达成共识才行。”

倪家想把事情丢给韩家,自己当甩手掌柜,自然是没有可能。

“这是自然。”

厉泽阳略微点头,指着一处说:“韩老移步,有什么事情我们坐着商讨。”

这话的意思,已经告诉他,想要与倪家达成共识,前提是必须经过他才行。

两人被支开后,倪明昱才得空处理其他的事情。

傍晚时分,韩英杰父子俩从倪家书房出来,一改来时的严肃,显然商讨的结果令他们很满意。

在此之前,倪明昱接了通医院的电话。

这会儿见三人出来,走过去开口:“医院那边传来消息,倪柔已经醒过来。”

“醒了?”

韩正荣眼睛一亮,问道:“她说了什么吗?”

倪明昱眉峰微扬,摇头道:“护工说她精神状态不好,医生的检查结果也明确指出她……”

他并未说后面的话,而是轻点自己的脑袋,却也足以说明情况。

韩英杰父子俩稍稍放松的心情,变得复杂。

倪柔精神出了问题,也就说明,立江成现在的样子,没有任何人能负责,只能自认倒霉。

更何况,她与立江的离婚手续没有办完,依旧是韩家的媳妇。

父子俩对视一眼,同时看向厉泽阳,最终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

趁着现在闲下来,倪明昱出声询问:“你和他们谈了什么?”

来的时候,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走了连个屁都没放,变化实在太大。

显然,这其中厉泽阳起了很大的作用。

“正荣集团最近对城西那块地有兴趣,不过中标几率并不大。”厉泽阳没有瞒着,简单说明。

倪明昱点头表示明白,随后问:“你这是公然给他们开后门?”

“不算。”

竞标总有一方会中,给哪一方,都不会亏本。

再者,他要的结果很简单,只要韩家能全权处理,不影响倪家分毫就行。

“谢了。”

倪明昱抬手轻拍他的肩膀,出声道:“后续的事情有我和程凯叔在就行,你回去吧。”

他知道那丫头的性子,肯定想时时刻刻和他呆一起,这两天他已经帮上不少忙,没道理晚上再让他守夜。

厉泽阳见倪家的人已经不多,也就没有推脱。

离开倪家,并没有直接回临海苑,而是去了趟厉家。

按照厉奶奶的意思,这两天一直忙于葬礼的事情,多少是要注意。

用艾草泡了澡,急忙往家里赶,都没在厉家用餐。

*

临海苑。

这时,倪初夏与唐风刚吃过晚饭,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听到玄关处的动静,以为是穆云轩过来串门,躺靠着没有起身。

察觉到身侧唐风坐姿变正,才后知后觉发现是厉泽阳回来了。

偏头看过去,有些惊奇地问:“怎么回来了?”

内心是欣喜的,以至笑容自然显露在脸上。

前几个小时通电话,他的意思是今晚不回来,这下突然看到,心情会很愉悦。

虽说分离的时间很短,但他能做到这般,就觉得自己是被他放在心上。

厉泽阳没说话,深邃的眼睛温柔地看着她。

此时此刻,唐风感觉到自己是多余的,借口还有事,先离开。

几分钟之后,张嫂也把卫生打扫好,与唐风是前后脚。

整栋别墅,陷入安静当中,只有一坐一站的两人。

倪初夏对上他的视线,莞尔道:“不是说今晚不会来吗?”

明明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却还是问出来。

厉泽阳靠近,抬手抚上她的脸,低声说:“听见某人说想让我陪着。”

“某人是谁啊?”

“我的宝贝。”

男人不假思索说出口,足以令倪初夏心跳加速。

在她的印象中,他真的很少说这类甜言蜜语,于他而言,让他说可能比做难上百倍千倍。

可如今,他却这般说出来,惊讶之余,更多的是甜蜜。

倪初夏心里美滋滋的,却抚着隆起肚子说:“你的宝贝在这儿呢。”

厉泽阳只是笑,没有接话。

倪初夏仰头看着他,鼻尖萦绕着淡香,“洗澡了?”

没等他说话,脑袋已经埋进他的怀中,很喜欢他身上的气息。

好一会儿,才松开手。

得知那边一结束他就赶回来,并没有吃饭,倪初夏走进厨房,给他下了碗面条。

觉得单调,煎了鸡蛋,加入西红柿。

面对面而坐,倪初夏撑着脑袋,眼睛眨呀眨呀地,一瞬不瞬望着他。

与印象中抢时间的部队军人不同,吃饭的时候,慢条斯理,令人赏心悦目。

握着筷子的右手,骨节分明,手腕强劲有力。

这只手,与他握枪时的手重合,虎口有老茧,手掌并不光滑,但她就是喜欢他攥着自己的手,会很有安全感。

厉泽阳问:“产检时间快到了吧。”

倪初夏点头:“嗯,在大哥的婚礼之后。”

“明天让云轩去打声招呼。”厉泽阳把关于她的日子记得很清楚,甚至产检报告上的数据都牢记。

他本身记忆力就好,对待上心的事,记得就会更加清楚。

就如,他记得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从Y国相遇,到国内珠城重逢,再到他一步步诱她进自己设的局……

很多事情并不是刻意去记,而是不经意间的回想,那些画面、情景就自动融入脑海中,挥之不去。

看着吃得见底的面,他轻挽起薄唇。

一碗面条,生出不少感慨。

之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就是生活中的琐事,却令两人身心很放松。

……

军区医院。

倪明昱把琐事交代给倪程凯,便来到医院。

走进病房,护工正在给倪柔喂饭。

“倪先生。”护工礼貌问候,见他像是有话要说,主动退出病房。

病床上的人见她离开,没人给她喂饭,急得哭起来。

“我……我要吃饭,我想吃……”

一言一行,与平日完全不同。

倪明昱缓步走过去,在床边坐下。

之后,他拿起碗与勺,舀了饭递到她嘴边。

倪柔警惕地看着他,抬手推开他的手,“你是坏人,走开!”

饭菜撒到床上,汤渍溅到倪明昱的手上。

他唇角略微抿起,寒声道:“不是想吃饭吗?”

“……”

倪柔没说话,只是警惕地看着他,身子还不停地往后缩。

倪明昱把勺子扔到地上,从床头柜抽了一张纸,冷笑着道:“妈都死了,还能装疯卖傻,倪柔,你可真够可以的!”

笑中,是讽刺与轻蔑。

听到护工的那番话,他差点就笑出来。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相信过。

小孩子的把戏而已,谁能当真?

倪柔依旧瞪着眼看他,只不过眼眶逐渐泛红,充盈着泪水。

她的双手死死握拳,之间掐进肉里,都没有放手。

醒过来,得知妈妈离世,她很痛苦。

可是,又没有勇气去死,痛苦之余,只有想办法让自己逃脱罪名。

事故发生之前,她是抱着必死的心去阻止韩立江控制方向盘,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这样。

她的妈妈没了,而她竟然开始畏惧死亡。

或许,她真的有病。

不然,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良久,她哑着嗓子道,“我是装疯卖傻,怎么,你要戳穿我吗?”

------题外话------

推荐妹子文:寒默《病娇男神影后萌妻》

“先生,不好意思,昨晚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锦晨安说着递出银行卡,“这是给你的补偿!”

锦晨安后悔死了,酒后竟睡了他。

传闻,他弱不禁风,两天得往诊所一次,一个月得进重症监护室一次!

他清咳一声,一脸病态的苍白色,

“我身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