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时间都属于你/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算倪明昱会戳穿,她也根本不怕。

医院的诊断报告,是最权威的证明,警察也只会认这个。

见她似在挑衅,倪明昱脸上依旧挂着笑,情绪并未受影响。

像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即便再不满,也不会真的去表现出来。更何况,这些事于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事。

“我没有闲工夫去管你的事情,来这里,只是警告你,要装就给我一直装下去。”倪明昱脸色顿时阴沉下去。

做戏就要做全套,这点他自然知道。

韩家的人想要找倪家麻烦,无非是倪柔名义上还是倪家的人,也就给了外界一个噱头。

现在,她自己想到蠢办法解决,也省了他的麻烦。

倪柔躺在床上,掩于被子下的手紧紧握拳。

她当然知道一旦选择这条路,就意味着从现在开始,自己不再是正常人,为了防止韩家追责,需要无时无刻警惕。

想到这,突然就好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虽然时刻都活在倪初夏的阴影中,但总比像如今一样,没有家、没有亲人,活得还不如一条宠物狗。

双方都沉默之后,倪柔将被子盖在身上,翻身背对他。

在倪明昱刚回倪家的时候,她就怵他,如今是不减反增。

她可以与倪初夏叫板,说话暗讽,但是对上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同这样的人对上,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避开。

“过段时间,会有人接你去疗养院,记得配合。”

撂下这句话,倪明昱转身离开。

他所说的疗养院,说的好听是养病的地方,实则就是一家收容所。

进去容易,出来……就说不好。

像她这样的女人,从小到大对夏夏耍得心机,在他这里,要一次性偿还清才行。

……

黄娟的身后事处理完那天,韩氏正荣集团召开记者招待会,主要是向外界说明与韩家的关系,以及车祸情况。

“……韩家与倪家是世交,这点永远是毋庸置疑的,意外来的太过突然,对于倪夫人的逝世,我深表遗憾……关于我儿的婚姻,这不是我们做长辈的能插手,他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等伤势差不多,我会让他出面说明。”

屏幕里,播报着记者采访韩正荣的情况,他的回答不算官方,却成功把外人的注意力转移到韩立江的伤势以及他与倪柔的婚姻状况上。

倪初夏靠着沙发,唇角扬起浅笑,“啧,姜还是老的辣,瞧瞧说的话和神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家死了人。”

虽然已经知道,这次车祸责任再谁,但黄娟的离世,也算是给倪柔的教训,韩正荣却丝毫未提倪家的损失。

“命虽然还在,但就目前来看,怕也差不多。”

厉泽阳见她眼中有疑惑,解释道:“韩立江的腿没有保住。”

“……”

倪初夏没有立即说话,满脸不可思议。

从事发生至今,的确没有人告诉她韩立江与倪柔的伤势如何,她只知道两人已经醒过来脱离了危险。

乍听到这个消息,惊讶是必然的。

反应过来,开口问:“韩家是不是向你和大哥提了很过分的要求?”

韩英杰目前只有一个亲孙子,孙子双腿废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与大哥虽然不会因为黄娟的事去兴师问罪,但不代表他们韩家不会这么做。

见她面露担心,厉泽阳轻拍她的手,握住之后,说道:“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之后,他把与韩家父子俩商谈的内容简要告知,末了让她无需担心。

“你不该答应他们的。”

倪初夏仰头看着他,闷声道:“韩英杰和韩正荣是商人,本性就是贪婪的,这次帮了还会有下次!”

她太了解这对父子,不涉及利益之争的时候,他们的确是好的长辈,一旦设计,绝对是翻脸无情。

韩立江的一双腿,只是换一个项目的竞标,他们肯定不会甘心。

“你的本性也是贪婪的?”厉泽阳薄唇轻挽,深邃的目光盯着她。

倪初夏被他促狭的语气弄得不自在,清咳道:“我当然是例外,你要时刻记得,你的老婆和他们不一样。”

男人揽住她的腰,将她带进自己怀中,笑着问:“怎么不一样?”

“哪里都不一样!”

倪初夏哼了哼,用手戳着他的胸口,一本正经地说:“你看,我绝对不会让你做为难的事情,还会逗你笑,他们能行吗?”

男人饶有兴味地点头,低声道:“前几天不是还做了令我为难的事情?”

原先倪初夏没有想到他说的是什么,对上他戏谑的目光时,脑海中冒出那晚两人抵死缠绵的画面。

随着她月份变大,他反而是坐怀不乱,自己倒是变得格外渴望,也就上演女霸王强抢穷书生的戏码。

“我去午睡了。”倪初夏不打算理会他,推开他的手起身上楼

刚把衣服换上,厉泽阳推门而入。

倪初夏爬上床,单手撑着脑袋,懒懒开口:“你上来干嘛?”

“陪你睡觉。”

男人当着她的面把衣服换掉,掀开被子躺上床,熟练地将她搂在怀里。

“热死了,离我远点。”

孕妇都很怕热,即便是室内开着空调,也还是会觉得热。

前些日子,他刚从军演刚回来,每晚都缠得厉害,生怕他会趁着自己睡着离开,如今知道他目前不会再出去,自然就考虑到自己的自身情况。

厉泽阳哑然失笑,主动移到一边,离她远一点。

隔了一会儿,手掌突然被握住。

男人偏头看过去,发现身侧的人依旧闭着眼,薄唇挽起,攥住她伸过来的手。

八月七日,岑曼曼与厉泽川婚礼的前一天。

两兄弟当晚在厉家住下,而岑曼曼则歇在了临海苑,张嫂专门收拾一间屋子出来,简单的布置了一下。

按照两人的关系,倪初夏就算是岑曼曼的娘家人,自然是要从她的家出嫁。

当天下午,化妆师、服装师都来到临海苑,秉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又让岑曼曼换上婚礼的几套衣服,化了新娘妆。

待一众人走后,倪初夏才有空和岑曼曼说上话,“大忙人,接下来的时间可以给你最好的朋友吧?”

岑曼曼卸着妆,笑着说:“从现在到明天他过来,时间都属于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