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你就说做还是不做?/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走到她身边,接过她手里的卸妆棉,替她擦拭脸蛋。

“这些对孕妇有害吧,你还是别碰了。”

岑曼曼怕伤害到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抬手就要阻止。

“没事。”

倪初夏拖了把椅子,与她面对面而坐,感慨道:“这张脸,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可即便是这样,前二十年的笑都没有这半年多。”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难得,坚持一年、两年是朋友容易,但十年、二十年就很难。

她们俩相处的过程中也会有摩擦和误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回忆中留下的都是最纯真最美好的那份友情。

二十年的友情,俨然已经把对方当作家人。

岑曼曼缓慢地眨动眼睛,眼眶逐渐泛红,显然也是想到了她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她记得自己被人欺负时,倪初夏会勇敢地冲出去保护自己,记得自己几度撑不下去,也是她陪着度过。

“可别哭,我是孕妇,最见不得这样。”倪初夏抽了纸巾替她将眼角的泪水抹掉,自己却笑着落了眼泪,生出一种嫁女儿的感觉。

几分钟就能卸完妆,愣是十来分钟才解决。

两人从二楼下来,严瑾已经在客厅等着。

“哭了?”

严瑾看到她们红红的眼睛,目光略微闪动,“明天就别哭了,妆花了可不好看。”

岑曼曼走到她身边坐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倪初夏上下打量几眼,看出差别,问道:“瘦了不少,公司虐待你了?”

“一个星期后进组,瘦了上镜才好看。”

严瑾捏了捏自己的脸,摇头说:“前两年太放纵自己,不减不行。”

“那你今天没有口福了,我和曼曼准备烧自己拿手的好菜。”倪初夏说着,已经走向厨房。

岑曼曼朝严瑾点了点,起身跟过去。

临海苑的厨房很大,两人在里面并不拥挤,配合默契地准备晚餐。

也就半小时的时间,香味从厨房传来,勾起人的味蕾。

严瑾在客厅待不下去,也进了厨房,看到灶台上摆放烧好的菜,眼睛都看直了。

“等会给你做水果沙拉,明星应该都是这么吃的。”岑曼曼举着手里的紫包菜和沙拉酱,征询她的意见。

一边是色香味俱全的菜,另一边是清淡无味的沙拉。

严瑾咽了口水,伸手从盘子里拿起红烧肉放进嘴里,含糊不清道:“明天你结婚,我今晚舍命陪君子!”

岑曼曼与倪初夏对视一眼,默契地把水果和沙拉放到一边,笑起来。

吃过晚餐,三人并排坐在沙发上,随便找了部电影放着,有一搭没一搭聊天。

严瑾将目光落在倪初夏隆起的肚子,问道:“怀孕辛苦吗?”

“刚开始会有一点。”三人中,唯独她正在经历孕期,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

说话时,眉眼是含笑的,显然那些辛苦与幸福相比,算不了什么。

严瑾似懂非懂地点头,看着岑曼曼,问道:“你呢,有计划什么时候要孩子吗?”

“要看今年底考试的结果。”

能考上研究生,生孩子的事肯定要被耽搁,考不上就另说了。

“你俩算是人生的赢家,不动声色就结了婚。”严瑾的话语是羡慕的口吻。

倪初夏搭话:“你要想也可以啊。”

“我和鬼结啊?”

严瑾歪着头,无奈道:“要一直是当记者还有可能,重操旧业之后就太难了。”

圈子里的水太深,与他们而言根本没有隐私可言。

加之她目前刚复出,无论是经纪人还是公司,都不会允许她有个人感情问题。

倪初夏目光颇有深意地看着她,最终没有说什么。

岑曼曼明天要起很早化妆,所以,她先上楼休息。倪初夏则与严瑾交代伴娘需要注意的事项。

“你个子比曼曼高,明天最好穿平底鞋。”

严瑾应下:“行。”

“岑家的人明早应该会过来,多注意她们。”

“你就别操心了,这事我知道。”看着她快六个月的肚子,只想让她好好休息。

把细节叮嘱之后,两人一同上楼。

回到主卧洗了澡,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来到岑曼曼的房间。

屋内的床头灯没关,昏黄透着暖意。

倪初夏走过去,问道:“还没睡?”

岑曼曼翻过身,轻声说:“嗯,睡不着。”

即便她与厉泽川早就领过证,真到了举办婚礼时,还是会紧张。

倪初夏坐在床边,低声问:“曼曼,明天岑家的人会过来,你没问题吧?”

“没有啊。”

岑曼曼摇头,开口道:“虽然他们待我并不好,但毕竟是把我养大的人,没有他们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即使岑家的人伤害过她,她也怀着感恩的心,所以,当需要长辈的时候,她才没有排斥他们。

倪初夏握着她的手,像往常与她说话:“你有没有想过,家人会来找你?”

岑曼曼眼眸微愣,没有回答。

“或者说如果他们来找你,你会怎么做?”换了一种问法。

“能怎么做呢?告诉他们我现在过得挺好,有没有他们其实都不重要了。”

她怨过也恨过,可都无济于事。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过得好就行。

有爱人、好友相伴,对她来说已经是上天的恩赐。

不明白倪初夏问这话的意思,她问道:“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想着明天你和大哥的婚礼会有很多报社报道,说不定会有人找到你。”倪初夏并未告知彦家的事,而是婉转开口。

岑曼曼笑了笑,“哪有那么巧的事?”

“是啊,哪有这么巧的事。”倪初夏眼睛微闪,叮嘱她早点睡之后,便回到房间。

凌晨四点左右,手机收到短信。

岑曼曼从床头摸到手机,眯着眼划开屏幕。

——睡得怎么样?

看到厉泽川发来的短信,瞬间清醒。

她侧过身,打字回:“一点都不好。”

整晚都处于半睡半醒间,脑子混混沌沌的,皮肤肯定也很差。

消息刚发出去,那边回了电话。

接通之后,就听见熟悉的男声传来,“你也一夜没睡?”

听到‘也’字,岑曼曼眼中划过惊讶,似是没有想到他也会失眠。

没听到她的回应,厉泽川问:“怎么不说话?”

“我还没反应过来。”

岑曼曼糯糯开口,低声问:“你也紧张吗?”

“激动大于紧张。”厉泽川笑着回。

一晚上都在想见到她时,该说些什么。

睁眼看时针从十二到四,最终没忍住给她发了短信。

看到她发来的短信,倒像是回到二十几岁的毛小子,心里异常激动。

当然,这些内心的想法,他并不打算告诉她。

听着他的笑声,岑曼曼紧张的心逐渐平复,询问他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起床之后,就进入忙碌的一天,到时候想休息都没有时间。

“还有一个小时,一起睡吧。”厉泽川应下来。

岑曼曼脸颊发烫,小声道:“好,我们一起。”

或许是真的困了,也或许是他的声音有让人安心的魔力,说完这句话,她便睡过去。

再次醒来,天色已经渐亮,服装师和化妆师都来到临海苑。

看了眼通话记录,也就在她醒来的前几分钟挂断的,想来他也应该醒来。

洗漱完毕,才把门打开。

接下来,就是化妆与换装时间。

直到七点钟左右,新娘的妆容、发型与衣服才全部弄好。

按道理,他们还需给严瑾上妆,挑选衣服,却被她本人拒绝。

只是随便给自己化了淡妆,换上米白色礼服,便和倪初夏坐在饭桌上吃饭。

严瑾把粥喝掉,笑着问:“等会他们过来,我要不要适当地难为一下?”

倪初夏眨了眨眼睛,说道:“曼曼可能会舍不得。”

约莫半小时,唐风、叶飞扬过来。

他俩过来,是倪初夏的意思,按照珠城嫁女儿的规矩,娘家人的人数不能太少。

没一会儿,岑家人赶来。

朱琦玉和岑南熙没来,是在意料之中,这也是厉泽川和岑家人先前达成的共识。

瞧见林凤英上楼,严瑾把碗筷放下,径自跟上去。

房内,岑曼曼穿着婚纱坐在床尾,看到来人,身形微怔。

老太太佝偻着背走近,在离她半米的距离停下来,“即便你心里再痛恨我,也无法抹去你的过去,是我们岑家把你养大。”

岑曼曼双手揪着婚纱,定定地看着她。

“算我看走眼,没想过小山雀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若是知道当初也不会对你冷眼相待、不闻不问。”话语中虽是一派后悔,但语气却丝毫听不出。

她移步走过去,直接握住岑曼曼的手,把自己手腕上的手镯取下来要给她戴上。

岑曼曼愣了几秒,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我不需要。”

她太了解这个老人,有舍必定是想要得到。

虽然她与厉泽川成为夫妻,但没有道理要让他去替自己还养育之恩。

况且,因为她的缘故,他已经帮了岑家很多。

林凤英握着手镯,摇头说:“你这孩子真是犟,奶奶都已经承认做错了,你还不肯原谅吗?”

“您做错了什么?”

岑曼曼抬眼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是不该从小对我不闻不问,还是不该把我推给都能当我爸的老男人?”

“你!”

林凤英怒视着她,胸口起伏明显,“现在攀上高枝知道讨伐我了!你怎么不反省你自己?我们岑家收养你,是希望你能给岑家带来好处,可你都做了什么?勾引自己名义上的哥哥,我要不做点什么,我们岑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一番话说出来,岑曼曼脸色略微发白。

她拧着眉,低哑着嗓音道:“我一直对岑家收养我心存感激,即便你们没有把我当人看,我也选择在我人生最重要的时刻邀请你们过来,可您呢?作为长辈,您除了苛责我、侮辱我,还做了什么?”

没等她说话,岑曼曼低笑起来,“哦,对了,刚才您还准备把手镯给我,是岑家又遇到困难,想求泽川帮忙了吗?”

“岑曼曼!”

“我劝告您要谨言慎行。”岑曼曼转过头,目光落在一处地方,“那里有摄像头,只要我现在点头,您的一言一行就会被公之于众。”

林凤英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招,气得向后退了两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话说的就是她,从前只有自己逼迫她的份,如今却被她扼住命脉,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你这孩子总爱和奶奶开玩笑,镯子要是不喜欢,回头让你妈给你准备其他的首饰。”十几秒的时间,林凤英俨然已经转变为慈祥和蔼的奶奶。

严瑾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她直接开口:“新郎快来了,你赶紧出去吧。”

面对如此无礼的小辈,却碍于有摄像头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憋一肚子气离开。

待她离开,严瑾坐到床上,笑着说:“变聪明了,随便两句话就能把人唬到。”

老家伙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房间怎么可能会有摄像头。

岑曼曼微垂下头,“你都听到了?”

“我不放心,就跟她一起上来,不过看样子是我多虑了。”严瑾看着她,抬手替她整理头纱,“曼曼,这样的人不值得影响情绪,看清之后就不要再报任何希望。”

“嗯,我知道。”

岑曼曼微笑,问道:“泽川他们来了吗?”

“听初夏说在路上了,别太紧张。”

严瑾见她笑了,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她与大学那时相比,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其他,都与之前截然不同。

有这样的变化其实挺好,至少她懂得保护自己。

八点半左右,厉泽川从厉家过来。

一改往常的衬衫西裤,今天穿了黑色燕尾服,手拿着捧花。

跟在他身后的,除了厉泽阳与宋清以外,其余都是从舒城赶过来,以彦梓楠与顾方淮为代表。

兄弟结婚,他们自然要过来。

倪初夏防守的是第一道关卡,挺着肚子拦在楼梯处,“红包都没看到一个,就想娶老婆,哪那么容易?”

厉泽川心急如焚,直接从身后伴郎团身上夺了红包,全部塞给她,“够了吗?”

倪初夏慢条斯理地拆了红包,一张张地数着,俨然是见钱眼开的模样。

厉泽阳看到这幕,无奈摇头,径自走上前,一把揽过她的腰,将她带到一边。

“你帮谁啊?”倪初夏望着他,嘴巴撅多高,“昨晚不是说好站在我这边吗?”

她就知道男人不可靠,明明昨晚在电话里都达成共识的。

厉泽阳握了握她的腰,低声道:“老婆,我这是为了以后着想,大哥这人记仇。”

这次若是把厉泽川折腾惨了,怕是以后他们的婚礼,自己也不会好过。

“行吧,反正上面还有岑北故和严瑾两道防守线,也够折腾的。”

厉泽阳:“……”

这时,厉泽川快步上楼,迅速找到岑曼曼所在房间。

门外,是岑北故。

他今天穿了银灰色礼服,头发整齐梳上去,倒与往常那痞样不同。

“先做五十个俯卧撑,体力要是不行,老子可不放心把妹子交给你?”

话落,就暴露了他的本性。

五十个?

厉泽川额头薄汗浮起,偏头对身后的宋清说:“把泽阳叫过来。”

对付这等痞样十足的人,就要交给厉泽阳。

“快点快点,别磨蹭。”岑北故双手环胸,靠在门边,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厉泽川把捧花交给彦梓楠,先是脱掉礼服,而后解开袖口,平整地卷起,二话不说伏地做起来。

“一、二……二十八……”

岑北故眼中划过坏笑,“四十三、二十……”

“等等,四十三怎么就二十了?”顾方淮看不下去,冲上前理论。

五十个俯卧撑做下来,还能有力气干啥吗?

岑北故笑着看向厉泽川,挑眉问:“老子这里四十三后面就是二十,你就说做还是不做?”

厉泽川大概知道他这么做是因为什么事,咬牙道:“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