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你亲亲不就知道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月的气温很高,即便别墅开了空调,运动过后难免会有汗渍。

此时,厉泽川伏在地上,汗滴顺着下巴低落。

彦梓楠与顾方淮对视,眼中是不忍。

这哪是结婚,明明就是体罚!

偏偏主角还甘于忍受,一声不吭地任人使唤。

宋清和厉泽阳赶来时,岑北故正数到第二轮,刚过四十五就自然跳到三十,表情淡然,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耍赖。

厉泽阳跨步走过去,抬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走走形式就好,没必要较真。”

“老子要让他知道……”

“你觉得呢?”没等他说完话,男人加重手劲,看着他道。

随着手劲的加重,岑北故额头青筋逐渐暴起,从牙缝中挤出话来,“是,没必要较真!”

话落,厉泽阳松了手劲,薄唇轻挽,拍了拍他的肩膀。

厉泽川从地上起来,拿了方巾擦拭脸上的汗,朝着岑北故礼貌一笑,径自来到门外,连西装礼服都没来得及穿。

没有倪初夏和岑北故的阻挡,厉泽川很顺利就见到新娘子。

岑老夫人与岑奕兆在客厅,意思敬了两杯茶之后,岑北故背着岑曼曼出了别墅。

按照珠城的习俗,女儿嫁人需要家中的哥哥或弟弟背到婚车上,到了男方家,需要丈夫背着上楼,这一过程中脚不能落地。

别墅外,除却厉泽川准备的迈巴赫SUV,其余都是朋友自带的迎亲车辆。

厉泽阳开的是车库里的卡宴,载着倪初夏跟在迎亲车后面,一路驶去林间别墅。

本该是去军区大院的厉家,考虑到是军营重地,迎亲的车辆和人员又比较多,就把地点改到林间别墅,两位老人已经到了那里。

车内,倪初夏把红包一一打开,抽出了里面的红票子,脸上的笑容极为灿烂。

“这么开心?”男人低声问。

瞧她那副小财迷的模样,觉得好笑。

倪初夏点着头,“当然,这可是我自己赚的红包。”

厉泽阳望着她,眼神中是满满的宠溺。

结婚也快一年,她还是像以前那样,无论是脾气还是心态,都像个孩子。

迎亲车辆在珠城市区饶了一圈,才驶向目的地。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左右。

岑曼曼一路被厉泽川背着,进了别墅之后,两人双手相握,来到两位老人面前。

“爷爷、奶奶,请喝茶。”

跪着敬了孙媳妇茶,厉建国从兜里掏出红包,递给了她。

厉奶奶将两人的手握在一起,语重心长地说:“奶奶希望你们俩和和睦睦一直走下去,即使有小摩擦,双方各退一步没什么是解决不了的。”

“奶奶,我们知道。”厉泽川主动握住岑曼曼的手,坚定开口。

厉奶奶连连点头,笑着说:“哎,争取明年生个娃给亦航作伴。”

提及孩子的事,岑曼曼微垂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紧接着,厉家这边的亲戚要求与新娘、新郎合照,纷纷围过来。

考虑到倪初夏怀着孕,厉泽阳拥着她走到一边,没有往人多的地方挤。

“饿了吗?”

倪初夏摸着肚子,点了点头,“有一点。”

“在这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厉泽阳把她带到阳台坐着,自己则走向厨房。

等待的过程,倪初夏撑着脑袋看向客厅,见岑曼曼脸上洋溢幸福的笑,唇角也跟着上扬。

发自内心的幸福与笑容,才能感染到周边的人。

宋清从人群中走过来,找了位置坐下,问:“怎么不去拍照?”

“等这波人过去。”倪初夏接话,问他为什么不去。

宋清看着沙发端坐的一对新人,扶了眼镜道:“我啊,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听曼曼说以前在公司,你帮过她不少忙。”

宋清眼眸微闪,只是说:“都是小事,举手之劳而已。”

穿着西服衬衫,架上金框眼镜,给人儒雅的感觉,听他的谈吐,就能判断受过良好的教育。

舒城的宋家与彦家算是世交,他作为宋家的幺子,应该知道一些彦家的事。

刚想组织语言问话,就听他道:“是有事情问我?”

倪初夏眼中划过一抹惊异,点头问及彦老子女的情况。

那是人家的家事,宋清也只了解一部分,提及那位彦老一直找的女儿,他只说外界对此说法不一。

“是因为她才这么关注彦家的?”宋清问话时,目光落在岑曼曼身上。

倪初夏稍稍一愣,点了点头。

宋清笑着,开口道:“不用担心,彦锦乐的性格在那,绝不会允许自己成为她讨厌的那类人。”

言下之意,她对今天举行婚礼的两人不会有任何影响。

意识到他说的并不是自己所想之事,倪初夏只是微微一笑,没再说话。

见厉泽阳朝这边走来,宋清主动把位置让出来。

男人走过来,把碗筷放到圆桌上,“吃吧。”

“好香啊。”倪初夏托着下巴,嗅了几口。

也不管温度,先塞进嘴里再说。

屋内,热闹非凡,阳台上,却很温馨。

用完餐,厉泽阳进屋帮忙送客,倪初夏则在阳台闭眼小憩。

就在昏昏欲睡的时候,林间别墅迎来另一批人,架势很大,以至将她的睡意驱散。

前一波来的人大多是厉泽川生意上的伙伴和厉家的亲戚,而现在却是珠城的市政高官和军区代表。

倪初夏将视线投过去,大多数的面孔都曾出现在新闻中。

以厉家在珠城的地位和厉老在军事上的影响力,这些人过来是不足为奇的。

更可况,当今社会就是人情的大熔炉,做的大多事都需要靠关系。

那边,可能有人提及了什么,有不少人往阳台这边看。之后,就见厉泽阳温润的目光看过来,招手让她过去。

倪初夏随意扒拉头发,起身走了过去。

刚站定,就听厉建国开口:“和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泽阳的媳妇。”

倪初夏无措地抬眼看身侧的人,两人视线相对时,他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紧张。

厉建国介绍完,就有不少人夸赞。

大抵就是说两位孙媳妇长得标志又乖巧,羡慕他的那些话。

听到他们的赞美,倪初夏全程保持微笑,在男人身边站直就好。

若说面对的是商界人士,她可能还会问候说上两句话,但面前的是从政从军的长辈,想说也插不上嘴。

有这群人在,聊天的内容都是比较深奥的。

倪初夏原本还装模作样很认真地听,最后直接靠在男人肩膀上睡过去。

“我们耽误时间挺长,瞧把小辈弄得,都睡过了。”

有人开玩笑提到,不少人看过来,望着她笑起来。

厉泽阳偏头看着她,眼中氤氲宠溺,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脑袋,伸手揽住她的腰,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这时,岑曼曼提议,“上面有房间,抱她上去睡吧。”

孕妇本来就嗜睡,今早又很早起来陪她折腾到现在,是难为她了。

厉泽阳朝在座的点头,小心抱着她上了楼。

“厉叔,您这两孙子疼老婆和你可真是一模一样。”说话的是中年男人,是珠城市政机关里的人。

厉建国丝毫不谦虚,笑着道:“和我比还是差远了。”

下午三点钟,岑曼曼和厉泽川去鼎盛酒店准备,家里留下裴勇父子招待。

倪初夏醒来时,林间别墅的客人基本都散去,只余几位打扫卫生的阿姨和裴勇父子。

用清水洗了脸,她走出房间,正巧看到厉泽阳拿着手机从一边走过来,应该是刚挂断电话。

“酒店那边准备差不多,我们也过去吧。”

厉泽阳握着她的手,扶着她下了楼。

傍晚五点半左右,到达酒店。

这次的婚礼,是厉家近几年来办的最大的喜事,场面自然不会小。

来宾除却商界成功人士,便是政界、军事有头有脸的人物。

此时,二楼大厅客人基本到场,灯光璀璨、觥筹交错。

倪初夏和厉泽阳进场后,低调地来到酒店给新娘准备的休息室。

化妆师正在给岑曼曼补妆,严瑾则在一旁看待会自己要走的路线,以及站位。

见两人进来,岑曼曼忍不住问:“外面的人多吗?”

“该到的,基本都到场了。”回答她的是厉泽阳。

进来之前,他看了签到表,差不多签满。

岑曼曼深呼吸,被婚纱裙摆遮挡的手紧紧交握,手心已经浮出汗渍。

越是接近这个时候,越觉得紧张难耐。

倪初夏走到她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曼曼,看镜子。”

岑曼曼照做,透过镜子与她的视线交织,眼中有疑惑,似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今天是你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要让大家都见证你和大哥的幸福。”说话的时候,紧了紧握住她的手,帮她缓解压力和紧张。

岑曼曼定定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地,狂跳的心慢慢平复下来,表情也由僵硬转为甜美的笑容。

六点钟,离开场还有六分钟。

岑北故来到休息室,领着岑曼曼去了大厅前门。

紧接着,厉泽阳与倪初夏也重新回到大厅。

舞台上是这次婚礼的主持,在介绍完新人后,灯光骤灭,只余下一盏灯光照在大门。

听着经典的婚礼进行曲,场上的人屏住呼吸,睁大眼想看清进来的人。

这样的氛围,倪初夏都激动地握紧厉泽阳的手。

厉泽阳好笑看着她,问道:“不是都体验过了?”

“那哪能一样,我们那时候又没有多少人。”倪初夏垫着脚看向等会新郎要出来的地方,目不转睛。

“哐——”

一扇门打开,厉泽川手捧鲜花出现。

尽管在场的人都知道主角是他,但真正看到时,还是忍不住吸了口气。

身姿笔直站在那儿,黑色西装裤将那双长腿修饰的完美,俊朗的五官、迷人的眼神,足以迷倒在场的女人。

光是想到这样的男人是新郎,心里都不淡定。

倪初夏倚在厉泽阳身边,感慨道:“大哥是真的帅啊,而且很显年轻,迷妹还那么多。”

一通夸赞之后,她仰头望着身侧的男人。

棱角分明的侧脸,薄唇抿起透着几分凉薄,可能是灯光的原因,眼睛好像更加深邃,充满魅力。

虽说她一直夸赞厉泽川,但要两相比较,他的相貌更能令她变迷妹。

察觉到她的目光,厉泽阳低头问:“我脸上有什么?”

“没,就是想看你。”

倪初夏借力稍稍踮脚,轻声说:“还是你比较好看。”

厉泽阳笑看她,戏谑道:“怕我生气才这么说的吧?”

“哪有?!”倪初夏懊恼看着他,凑近亲了亲他的脸庞,“在我眼里,你最好看。”

男人薄唇轻挽,显然心情很不错。

他握住她的腰,压低嗓音道:“是不是吃了蜜糖,嘴巴这么甜?”

倪初夏眨巴眼睛,厚脸皮索吻:“你亲亲不就知道了?”

------题外话------

推友友文,《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花生粒著。

他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脸。“你叫什么?”

她星眸带着倔强,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咬牙道:“简折夭。”

他听言,竟勾唇一笑,轻笑道:“折夭?”

她不解的看着他。

他恶劣一笑,“你怎么不叫夭折?”

她眸子一瞪。

纵使高高在上,受万人追捧的他,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她尽折腰。

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欢迎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