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你跟着我也没用/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暗中,出现身材高大、体型健壮的男人。

他轻嗤道:“什么监督不监督的,话别说的这么难听!”

客厅并没有开灯,只有电视发出不算强的光线。

倪明昱稍稍向后靠,身体处于放松状态,笑道:“随时都能知道我的动向,还怕我跑了不成?”

隐于暗处的人走近,挑了单人沙发坐下,“可不就是怕你跑了!”

在Y国的时候,不过一转眼,人就跟丢了。

要不是他自己暴露了行踪,哪里能重新找到他?

倪明昱将手搭在沙发上,有些无奈道:“方卓,我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东西不在我这里,你跟着我也没用。”

“我只负责跟着你,至于那东西,不在我管辖范围。”方卓耸了耸肩,黝黑的脸上挂着似有若无地笑。

“……”

倪明昱无话可说,起身说:“随你吧,别被人看到就好。”

话落,便走上了楼。

回到房间,径自来到浴室。

温热的水顺着头滑落身上,开始整理凌乱的思绪。

方卓是在成为卧底时认识的人,有过很多次接触,也是唯一一个明知他的身份,还继续与他有来往的人。

想起那半年的生活,倪明昱抬手抹了把脸。

心中抗拒,并不想去回想。

可即便如此,那些片段不受控制就浮现在脑海中,无时无刻地折磨他。

第二天,倪远皓起了大早,在家里阿姨之前把早餐做好。

之后,便等着倪明昱下楼。

没一会儿,见他拖着疲惫的步子走来,出声问:“大哥,昨晚没睡好吗?”

“嗯。”

倪明昱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这几天,每晚都处于半梦半醒间,能睡什么好觉?

“睡前喝一杯纯牛奶,会有帮助的。”

倪远皓看着他,很认真地说:“临近高考那段时间我也睡不好觉,尝试这个方法之后,很有效。”

倪明昱吃了口煎蛋,说道:“好,我今晚试试。”

早餐用完过后,才后知后觉知道今早的早餐是出自他之手,问及他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些。

“高一有段时间是在外租房子住的,那时候时间充裕,就学着做了几样。”倪远皓如实回答。

倪明昱点头,说道:“嗯,比你姐厉害。”

倪远皓笑了起来,较为腼腆地说:“大姐现在会做菜了,看她朋友圈晒过的。”

“大部分都是你姐夫做的,冠上她的名罢了。”

倪明昱把早报放到一边,朝着刚进来的倪程凯道:“等会还要麻烦你送远皓去趟爸那里,其余的事无需操心。”

“哎,好的。”

倪程凯应下来,问道:“中午您回来吃饭吗?”

“不了,让阿姨不用特意准备。”

倪明昱说完,上楼换衣服。

再次下来,已经换上衬衫西裤,也系上了领带。

倪远皓见他朝玄关处走,出声叫住他,“大哥,你等会有事吗?”

“怎么了?”

倪远皓斟酌还一会儿,说道:“嗯,如果有空,你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爸。”

“怎么,见自己的爸还要人陪着?”倪明昱笑看着他,摆了摆手,“等会有事,让程凯叔陪你吧。”

倪远皓望着他的背影,目光略微闪动。

爸在没入狱前,与大哥的关系就不好,入狱之后,听程凯叔的意思,大哥没有去看过他。

所以,就想借这次机会与他一起,爸要是看到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九点左右,坐上倪程凯的车去了珠城监狱。

这时候探监的人较多,等到十点半才轮到他。

父子俩面对面而坐,隔了一层特殊材质的玻璃,只能借住电话说话。

倪德康与之前比,消瘦了不少,但精神状态挺不错。

见到小儿子,脸上扬起笑容,问道:“要去学校了吧?”

倪远皓点头:“嗯,明天走。”

“到了学校要好好的,要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你妈,实在不行就找你大姐,她会帮你的。”倪德康慈爱地看着他,叮嘱他凡是注意。

倪远皓神色微愣,随后只是点头。

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人告诉他,所以,他应该还不知道妈已经不在了,二姐被送去精神病院。

想对他说出真相,可看到他两鬓斑白的发,话语就哽在嗓子里,说不出来了。

倪德康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询问:“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有。”

倪远皓摇着头,对上倪德康探究的目光,深呼吸说道:“就是二姐和二姐夫闹了点矛盾,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事你妈应该能处理好,你就别操心了。”倪德康稍稍点头,打量了他一会儿,说道:“最近瘦了不少吧,在外一定要吃好,爸给你们留的虽然不算多,但也不需要省着。”

“嗯,我知道的。”倪远皓又一次无话说了。

没有人和他提及倪家的事情,所以,他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为了避免说多穿帮,接下来都是倪远皓问他情况。

譬如在这里过的怎么样,再譬如身体状况如何。

十五分钟探监时间很快结束。

到最后,倪德康问及倪初夏目前的情况。

“大姐预产期在十二月中下旬,各方面都挺好的。”

听到倪远皓这样说,倪德康宽慰地点头,笑了起来。

走出珠城监狱,倪远皓抬眼看着湛蓝的天空,稍稍松了口气。

除了曾经完整的家破裂,一切其实都没有变。

每一天,太阳都会照常升起,生活,也还是得这么过下去。

倪程凯把车门打开,“小少爷,上车吧。”

坐上车,倪远皓没让他直接开回倪家,而是找了家店,随便吃了午饭。

吃完饭,让他开车去了临海苑。

此刻的临海苑,午饭也刚刚结束。

烈日当头,倪初夏打电话让穆云轩把大金毛送过来,顺便给它洗澡。

“大姐,你放过我吧,我上午八点钟才下班,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穆云轩双手合十,恳求道。

“你明天轮休,别以为我不知道。”倪初夏牵着大金毛,稍稍弯腰摸着它的毛,感慨道:“蠢蠢,你被他养的快臭了都。”

“……”

穆云轩从沙发上坐起来,接过狗链道:“你歇着吧,这狗祖宗我来伺候。”

孕期都要28周了,还想着给狗洗澡,一会儿要是闪了腰,表哥非得把他皮扒了不可。

倪初夏眉头微扬,眼中划过一抹得意。

看着他牵着狗去后院,自己也慢悠悠晃过去。

*

倪远皓来的时候,刚好把狗毛打湿,正要用梳子给它顺毛。

穆云轩见苦力送上门,吆喝道:“你过来,帮我把它固定好,别让它乱动。”

倪远皓愣愣地应下来,过去配合他。

有他的配合,接下来的步骤进展的很顺利。

过程中,穆云轩与他交谈起来,大抵就是聊一些十七八岁小伙子感兴趣的话题。

倪初夏在一旁插不上嘴,干脆坐在树荫下的凉椅上,打起瞌睡。

半睡半醒间,听到穆云轩说起大学美女多,到时候可以带一个回家,倏尔睁开眼。

“咳咳……”

“嗓子不舒服?”

穆云轩偏头看过来,叮嘱道:“晚上让泽阳给你炖点冰糖雪梨,现在药是不能吃的。”

“大学美女多?”

倪初夏从凉椅上起来,笑道:“怎么没见你拐一个回来?”

“我、我这不是学医的嘛,仅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了。”

他说的是实话,自从决定学医,那八年就没懒过,一有时间就练外科结或者切土豆锻炼手劲。

倪初夏咋舌,转而看向倪远皓,说道:“我不反对你恋爱,但凡事都要有度,你还是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主。”

倪远皓点头,红着脸道:“姐,我知道的。”

穆云轩指着他的脸,不厚道地笑了,“都大小伙了,还脸红害羞呢。”

“快给蠢蠢洗吧,我去给你们准备水果。”

倪初夏没再待下去,而是回到别墅。

当天晚上,倪远皓被留下来吃饭。

只是向倪明昱提及这事时,他并没有应下,只是说自己晚上有事,就不去了。

饭后,厉泽阳开车送倪远皓回倪家。

在车上,得知他明天就去帝都军校报道,厉泽阳表示会送他过去。

……

第二天,倪远皓把行李拖出别墅,见倪明昱靠着车讲电话,没过去打扰。

等他电话结束,才走过去,告知今天同行的还有姐夫。

昨晚回来就想告诉他的,但等到后半夜,也没见他回来,事情就耽搁了。

倪明昱把手机放进裤兜,抬眼问:“你说他也一起?”

倪远皓点头:“嗯,姐夫说他去帝都正好有事要办。”

如果不是他本身有事,自己也是不会麻烦他的。

“行吧,先去机场。”

倪明昱打开后备箱,把行李放进去,绕道驾驶座,驱车驶向机场。

来到珠城机场,先是把行李办了托运,然后过安检进入候机室。

三人也是在候机室碰面。

飞机起飞时间是上午十点钟,离登机还有一会儿。

倪远皓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刚想说什么缓和,就听身侧的厉泽阳道:“我这次会在帝都待几天,有什么问题电话联系我就行。”

“嗯,谢谢姐夫。”

厉泽阳微抿唇角,轻声道:“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

与倪远皓说话的时候,他有刻意压低了声音,就是为防止他会有压力。

常年训练那些兵,又或者带人完成任务,都是以领导的身份自居,久而久之总会给人疏离感。

就如刚开始,接触倪初夏的时候,她也会害怕,想要逃离。

关于这点,在与她结婚之后,已经有所改善。

倪明昱朝他这边看了一眼,没说话。

下午两点半左右,飞机降落在帝都国际机场。

三人等着托运行李,三点钟坐上厉泽阳事先安排好的车去了军校。

军校不同于其他全日制高校聚集在大学城,而是在较为空旷、适合军队驻扎的郊区。

车子平稳停下后,厉泽阳打了通电话。

之后,下车没一会儿,就有人从学校内出来,径自走过来。

“厉少将,不知道您茬临学校,都没做什么准备。”

为首的还穿着作训服,一路对着厉泽阳点头哈腰,向他介绍校内的布局。

“我是来送家弟上学。”

厉泽阳全程只回答了一个问题,表示自己只是过来送人。

全程,倪远皓都处在崇拜中。

他一直知道姐夫很厉害,但心中却没有什么概念。

这下看到这所学校可能属于领导的人都对他尊敬,崇拜瞬间升华。

倪明昱倒没什么感触,毕竟他见过比这还大的阵仗。

报道手续办完,找到宿舍把行李放好之后,倪远皓又跟着两个大人出了学校。

军校不比普通高校,这里的管理要严格很多,等正式开学之后,军训三个月手机是要上缴的,也不能随意出学校。

鉴于这点,倪明昱与厉泽阳两人决定趁还没正式开学,带他在帝都转一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