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趁着我对你还有兴趣,跟了我吧/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晚,倪初夏没等来他的回答,就打着哈欠,睡着了。

“夏夏?”

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厉泽阳哑然,挽唇将电话挂断。

问者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听者却把放在了心上,现在思考孩子的教育问题,也并不算迟的。

厉家的男孩,都是从小锻炼他的独立性,至于女孩儿,他想,自己应该会把他宠成小公主,让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爸爸是最爱她的男人。

也就两个月的时间,他与她的孩子就要出生了。

只是想想,内心的激动就难以平复。

他的性格内敛,凡事都愿意放在心里,即便激动、开心,也不会表现出来。

但他自己很清楚,自军演回来后,笑容多了,身心也放松不少。

为她准备好一日三餐,或陪她去散步,即便每天重复相同的事,也不会觉得在虚度光阴。

就这么想着,也就闭眼睡过去。

翌日醒来,天色蒙蒙亮,换了衣服下楼晨练。

重新回到酒店,就见倪明昱把拎着行李站在吧台旁,正在办退房手续。

厉泽阳眉头紧锁,跨步走过去,“要回去了?”

“嗯。”

倪明昱轻点头,朝酒店前台说:“把我住的房退了就行。”

厉泽阳站在一旁,见他并不打算与自己多说话,欲言又止。

“先走了,等你回珠城再联系吧。”

退房手续办好,倪明昱撂下这句话,走出酒店。

酒店外,有车在等着,他把行李扔进后备箱,打开车门后没有立即坐进去,而是看向一处,眼神是警告。

待门外的车驶离,厉泽阳收回视线,朝着电梯走去。

“等等!”

方卓冲过来,伸手拦住要合上的电梯门,“他有和你说去哪吗?我是继续跟着他还是留下来?”

厉泽阳深邃的眼睛微眯起来,看向他时的目光,像是在看蠢货。

电梯的门重新合上,他才开口:“老三怎么会派你过来监视他?”

全然是负责搞笑的,或者是送命的吧?

方卓如实说:“我就是为了讨一口饭,三哥估计就看重我这点,再加上我认识倪明昱的时间最长,他应该不会把我……”

说到后面,他做了割喉的动作。

电梯到达套房所属楼层,厉泽阳跨步走出来,方桌紧跟其后。

“老三的人一般几天和你联系一次?”

听到他的问话,方卓迅速回答:“五天左右,不出意外,明天就会有人给我打电话询问他的情况。”

看着他用房卡把房门打开,他跟着进去,打量两眼之后,继续说:“每次和我接线的人都不一样,也从不透露他的位置,了解完之后通常只让我继续监视。”

明天就会派人来联系,是吗?

厉泽阳薄唇紧抿,眼睛划过一抹算计,招手让他靠近,和他交代事情。

方卓听完,眼睛瞪大,“确定要这么做吗?”

万一被那边的人发现,他就完了!

“就照我说的做。”

厉泽阳唇角似笑非笑,语气毋庸置疑。

方卓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心里还是有些发慌。

按照他的意思,他要对接线的人说:倪明昱最近与湖城军区的于向阳联系紧密,可能交易信息泄露与他脱不了干系。

这完全就是在睁眼说瞎话,瞎扯淡。

先不说湖城军区的人他得罪不起,万一三哥当真了,火大地找上门,一来二去发现是误会,那他的死期也不远了。

方卓不时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脸纠结。

“呵。”

厉泽阳冷嗤,抬眼问:“不想这么干?”

“我、您让我这么做,好歹也让我知道理由,于向阳这人是真不好得罪,和珠城军区厉泽阳一个级别的。”方卓打着商量,恳求道。

湖城军区的于向阳,他真的得罪不起。

近几年,除却厉泽阳,就属他最难对付。

有好几次,货都交易完成,就差最后一步,还被他给搅局了。

厉泽阳长腿交叠,单手搭在沙发后背上,“我说过你只要归顺,就会护你周全,不信?”

“不是,我只是……”

男人打断他的话,“方卓,你今天来找我之前打听清楚我是谁了吗?”

“……”

方卓愣了一下,好像没有。

昨晚庆幸自己没有被弄死,今早迷迷糊糊从车上爬起来,看到倪明昱离开酒店,就急急忙忙过来找他,想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哪有时间去调查。

厉泽阳拿起外套,从中掏出烟盒和打火机,扔给他。

方卓受宠若惊,抽了根烟,刚点燃吸了一口,就听对面男人说:“我就是厉泽阳,这样、你还有什么顾虑?”

“咳咳……”

一口烟,卡在嗓子里,呛的眼泪都快落下。

他到底上辈子干了什么缺德的事,让他一连碰上两个最不好惹的人?

“咳……我没有顾虑,明天一定会完成您说的事。”

无论是厉泽阳,还是于向阳,亦或是三哥,都是他不能得罪的人。

如今,其中一方承诺护他周全,帮他解决后续一系列麻烦的事,只要自己完成他要求的事,后半辈子的安稳就算到手了。

方卓离开后,厉泽阳去浴室冲了澡。

出来换了套衣服,把行李收好,退房离开。

依旧在帝都,只不过没有住在酒店,而是来到帝都军区。

来这的确是办正事,并不作假。

*

珠城,临海苑。

厉泽阳不在家,所以,张嫂负责一日三餐。

吃过早饭,张嫂要去附近超市买菜,倪初夏在家觉得无聊,提出一起。

离开别墅,两人并肩走着。

考虑到她是孕妇,张嫂配合着放慢了脚步,不时询问她身体情况。

到最后,倪初夏笑着打趣:“张嫂,我没事的,你别紧张。”

“哎,您要是累了记得和我说。”张嫂也笑了。

她本身也是生过孩子,知道到最后两个月的时候,身子重了,会很容易累。

叮嘱那么多,一来是受厉先生的嘱咐,二来是站在孕妇的角度。

聊着天,步行来到临海苑的大超市。

张嫂推着车,倪初夏跟在她身后。

月份大了之后,她很少会来超市、商场这类地方,最多是在家里,若是实在无聊,等太阳落山的傍晚时分,会在别墅附近散散步。

当然,前提是有人陪着。

她知道孕妇在外,身边若是没人,是很危险的,所以,自然不会做危险的事。

约莫半小时,张嫂把食材以及别墅所需生活用品都买好,让倪初夏先去外面,找地方等着她。

上午九点钟左右,太阳已经高高悬在空中。

倪初夏没走远,就在超市门外等着。

手机铃声响起,她低头在包里翻找,等拿出手机,铃声戛然而止。

看着陌生的号码,寻思着是否回拨过去,就听到从超市出来的人群中有人喊她。

她握着手机,偏头看过去,试图去寻找熟悉的人。

当看到那人时,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退了两步,攥着手机的指尖泛白。

她不知道孙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他会做什么?

只是下意识拥抱挡住了自己的肚子,动作十足的护犊。

孙涵笑着问:“怎么,看到我很惊讶?”

倪初夏环顾四周,稳住心神之后,说道:“的确挺惊讶的,毕竟前不久才听人说你回去处理事情了。”

“事情总有处理完的一天。”孙涵向前走了几步,目光从她的脸下移最终来到她隆起的腹部,“快生了吧?”

倪初夏脸色有些泛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低头看着手机,问道:“刚刚那通电话是你打的?”

“嗯,新办的号码,目前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说话时,脸上的笑一直都有。

只不过,这样的笑,在倪初夏看来,只会让她觉得瘆得慌。

倪初夏慢慢移动步子,抿了抿唇,开口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

在孙涵握住她的手腕时,倪初夏音量陡然提高,“放开我!”

话落,一把甩开他的手,快步走到一边。

孙涵望着自己被挣开的手,嘴角咧开弧度,跨着步子靠近她,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看着她,“我说不放,你打算怎么做?”

“你!”

倪初夏惹着痛,愤怒地瞪着他。

孙涵突然笑起来,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厉泽阳不在你身边,你什么都做不了,不是吗?”

“孙涵,你要是动了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倪初夏恶狠狠看着他,即便被他说中,神色依旧倔强。

“倪初夏,初夏,小夏?”孙涵轻声低喃她的名字,见她闭眼不看自己,凑近一字一句地说:“你说,厉泽阳回来后知道她妻儿不在了,会怎么样?”

蓦地睁开眼,有惊恐、怨恨、还有不舍。

对于这个男人,是发自内心的恐惧,她怕他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

她惜命,可就刚刚那几秒钟的时间,都已经想好会发生的事,涌上心头的除了恐惧还有不舍。

还没等到孩子出世,没听TA叫自己一声妈妈,更重要的是,她还没见到他。

“害怕了?”孙涵轻拍她的脸蛋,眼中隐隐有些兴奋。

“呸,人渣!”

看到他这样的嘴脸,倪初夏咬牙骂出口。

孙涵扬了扬眉头,把手从她脸上移开,抹了把脸之后,说道:“趁着我对你还有兴趣,跟了我吧。”

倪初夏瞳孔缩紧,胸口一阵恶心。

孙涵眯了眯眼,刚要拽住她的手,一道身影从不远处的停车场快步走来。

“倪初夏!”

那人再离两人还有些距离的时候,就喊了她的名字,“让你买菜,买的菜呢?”

趁着孙涵注意力被吸引,倪初夏用力推开他,朝着来人走过去,有些惊慌地接话,“菜,张嫂正在结账,我在外面等着。”

男人很自然的数落了她两句,抬眼看向孙涵,做了介绍:“你好,我是于向阳,你是她朋友?”

倪初夏拽着他的衣摆,摇头说:“不是,只是在商界接触过几次,并不熟。”

于向阳稍稍点头,看了眼腕表,说道:“先送你回去吧。”

倪初夏就等着他这句话,跟着他走去车旁。

坐上车,惊魂未定地呼了口气。

抬手捂着脸,额头、鼻尖全是因为紧张而冒的薄汗。

这么久以来,孙涵的到来,是最槽糕的一件事情。

她以为,珠城有军队驻扎,也有唐风他们的存在,他就不会再来。

看来,真的是太低估他了。

待情绪平复完,倪初夏给张嫂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先回去。

短信刚发出去,就听于向阳不客气道:“他走了,下车吧!”

倪初夏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抿了抿唇,非但没下车,还把安全带系上了。

“你这女人皮怎么这么厚?”于向阳拧眉看着她,就是不发动车。

救了她,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就算,还耍起无赖来了。

倪初夏转头看向他,指着自己的肚子说:“我现在可是孕妇,你作为军人,送我回家怎么了?”

于向阳只是看了一眼,冷声说:“谁规定军人就要送孕妇回家了?别给我道德绑架,我不是厉泽阳!”

倪初夏眨了眨眼睛,深呼吸道:“于军官,我真没有力气走回去了,麻烦你送我回家,行吗?”

被孙涵那么一吓,她浑身都不太舒服,尤其是冒完冷汗之后。

于向阳打量她,见她脸色的确不好,不情不愿地把车启动。

步行十来分钟的路程,开车只要三分钟左右。

车子停在别墅外,于向阳把车门锁打开,“到了,下车吧。”

倪初夏呼吸有些困难,艰难地把安全带解开,车门都没没有力气推开。

“喂,你怎么了?”

于向阳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侧身轻拍她的脸,“倪初夏,回答我的话?”

倪初夏缓缓睁开眼,有气无力道:“麻烦给穆云轩打电话……谢谢。”

从于向阳给穆云轩打电话,到他从别墅赶来,抱她进去,输氧气,不过五分钟。

主卧,很安静。

倪初夏躺在床上,旁边是小型氧气机,正在给她输氧。

穆云轩用听诊器检查过后,舒了口气。

好在只是缺氧,加上有点中暑,不是什么大问题。

下了楼,穆云轩把药箱收好,询问于向阳刚才的情况。

交代清楚之后,他有些不耐道:“情况就是这样,她到底有没有事啊?”

“暂时没事。”穆云轩坐下,翘着二郎腿说:“她醒过来之前,你不能离开。”

“什么意思?”

于向阳从沙发上起来,厉声道:“我都说了她成这样和我没有关系,你怀疑我?”

穆云轩笑了笑,“你想多了,这是我作为医生必须做的而已。”

于向阳阴沉着脸重新坐下,一言不发。

“于先生,反正也没什么,咱们聊聊天吧。”

“没兴趣!”

被无情拒绝,穆云轩也不觉得尴尬,继续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于向阳审视地看着他,见他尽显真诚,开口道:“过来接人的。”

“接谁啊?”穆云轩八卦地追问。

“啧,和你有关系吗?”于向阳冷眼看过去,面色不太好。

穆云轩妥协,说道:“别激动啊,不是都说是聊天吗,你要不愿意回答就不聊这个。”

于向阳清咳几声,别扭地说:“我过来接相亲对象的。”

“噗……”

穆云轩没憋住笑,脸上满是笑意,“哈哈,于向阳,没想到你还有今天,哈哈……”

“闭嘴!”

于向阳瞪着他,咬牙道:“再笑我立刻走人。”

“好,我不笑了。”穆云轩深靠在沙发上,换了话题,问及孙涵的事。

于向阳沉默片刻,说道:“厉泽阳得罪的人中,就属他胆量最大,有能力抗衡,这事不好好处理,倪初夏随时都可能被他劫持。”

今天这种情况,是正巧被他碰上。

若他不在,影刹想要拐走她,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当初第一代行动组没有解散时,每次开会之后,领导谈话的内容,都是告诫他们,逢场作戏可以,绝对不能有过多的感情。

感情,就等于催命符。

穆云轩难得严肃,开口道:“我们当中,没有一个提前知道他来到珠城,防不胜防。”

于向阳向后靠了靠,不厚道地说:“这事不在我的管辖范围,这次救了她,是看在倪明昱的面子上。”

言下之意,再有下次,他绝不会轻易出手。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事,我替表哥谢谢你。”穆云轩很真诚地开口。

小表嫂目前怀孕29周,还有8周就到预产期,这段时间对她很重要,想到今天她和影刹照了面,就心有余悸。

这事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和表哥解释,头疼的不行。

过了一会儿,张嫂进屋。

见家里有客人,主动倒了两杯水,顺便询问倪初夏在哪里。

穆云轩回:“她在楼上休息,暂时不要去打扰她。”

张嫂应下,到厨房准备今天中午的午餐。

约莫两个小时,倪初夏转醒。

入目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心稍稍定下来。

拔了鼻子上的氧气管,掀开被子起床。

觉得身子黏糊糊的,进浴室洗了澡,换上宽松的裙子,便下了楼。

穆云轩听到动静,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忙跑过去,“我的小姐姐哎,你能不能乖乖在床上躺着?”

倪初夏看着他,说道:“我睡够了,肚子有点饿,想吃点东西。”

穆云轩:“……”

一孕傻三年,说的还真没错,刚经历那样的事,还有胃口吃东西。

------题外话------

关于结局,我在这统一回答一下:

其实情节并不慢,只是更新不太给力,字数不多,导致美妞们觉得慢。

如果按照以前的速度,这本到这里应该已经结局了。

按照现在的速度,结局也快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